2019-09-19 17:34:28 | 人氣(37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前進的香港,與失落的港交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01

1949年10月,中國人民解放軍一路乘風破浪,當時的第4野戰軍第44軍已經兵臨深圳羅湖橋,與香港咫尺之遙。

當時駐紮香港只有1萬英國水兵,簡直不堪一擊。香港總督葛量洪認為大勢已去,時刻準備著接受敗局。


可是就在這時候,中國人民解放軍停止衝鋒的號角,周總理還一直強調一定要保持香港的淡水供應。


這讓英國大兵感到十分意外,解放軍害怕我們英國人?


估計四野的解放軍戰士聽到這個想法會說,滾犢子吧你!我們如果願意打的話,會瞬間讓你滿地找牙!

當時的毛主席眼光十分長遠。





他認為,新中國成立一定會受到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的封鎖,在這個時候如果能夠保留香港這樣一個橋頭堡,既可以利用英國來牽制美國,又不至於過分依賴蘇聯,新生政權還可以得到建設祖國的重要物資、獲取外匯的唯一渠道。


當時的香港總督葛量洪大喜過望,不光不滅我,還扶持我,真是撞大運了!


後期香港的確撞了大運。不僅迅速成為中國與世界交流的窗口,而且憑藉自身的對外窗口地位成為中國獲取物資的「轉口港」,為後期成為全球貿易、金融服務、航運中心奠定重要基礎。



02

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香港經濟開始迸發巨大活力。

通過各種方式抵達香港的內地人給香港帶來豐富的勞動力、資金與技術,更使香港迅速成為一座移民城市。移民城市往往人口結構相對年輕化,思想開放,充滿青春氣息。


到了70年代,香港同樣抓住西方國家面向發展中國家轉移「勞動密集型」產業的機會。


當時的日本迅速超越德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強國,日本經濟的迅速發展使得日後的「亞洲四小龍」韓國、台灣、新加坡、香港從中受益匪淺。

日本民間企業對外投資十分活躍,日本政府也在積極實施產業升級。






日本把紡織業、消費電子產品、摩托車零部件加工等產業轉移至東南亞國家,經營重心轉移逐步轉移至汽車製造、精密電器、家用電器、半導體等高端技術。

日本向東南亞國家轉移低端產業的行為,使得這些地區迅速發展起來。


那時候的香港人可不像現在那麼矯情,為了生存只能「擼起袖子加油干」。利潤低沒事,只要有利潤就干,反正人身上這股力氣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存在身體里也不會升值,反而有可能給青春期的男女惹出麻煩。


同時,沿襲英國而來的自由經濟體系以及完善的法制,給予香港發展提供良好的經濟氛圍與制度保證。


70、80年代的香港,不僅對於進出口商品設置極低的關稅,對於商品、土地、勞動力等生產要素的人為干涉也比較少,香港很快實現產業結構的轉移,從一個轉口貿易港口轉變為一個工業城市,國民生產總值也實現2位數的增長。






很快,香港憑藉其良好資質,成為「亞洲四小龍」中最亮眼的那一隻「龍」。

製造業發展起來,商業與金融服務業自然也不甘落後。


只要製造業利潤率足夠高,願意幫助你代銷的人肯定多,商業活動自然發達。表面上製造企業少掙點,但是其資金周轉速度快了,就可以快速回籠資金投入商品再生產。


同理,製造業利潤率高,資金融通也會活躍起來,金融服務業自然就會發展起來。


假如一項買賣的利潤率很高,能夠達到20%,但是苦於本錢少,原始積累就非常緩慢。若手中只有1萬塊錢,利潤率再高,1年下來也只能賺2000塊錢,但是如果能夠借來1萬塊錢,付出5%的成本,1年就可以賺3500元,對方賺500元,這是雙贏的結果。



或者用另外一種方法。製造業利潤高達20%,1萬塊錢1年能賺2000塊錢,我就可以出讓20%股權,作價2萬元給你,你拿出4000元錢購買我的20%股權,大家綁定在一起共同發財。

所以,產業發達自然會促進商業發達、金融業發達。

後來的香港迅速成為全球金融中心,同樣成為全球唯一的人民幣離岸市場,承擔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使命。





當然,有一點不得不提。

隨著香港經濟的飛速發展,香港逐漸成為一片熱土,一些熱錢開始不滿足於僅僅掙「慢錢」。


香港房地產在80年代中後期開始迅速發展起來,這也為後來香港資源配置失衡,基礎設施、教育水平遠遠被房地產甩在身後,這就為後來的經濟困境埋下禍根。



03

在一個地區迅速發展金融服務業,對於一個成熟的經濟體來說至關重要。

畢竟金融能夠源源不斷地為實體經濟提供資金支持,但是如若實體經濟在運轉過程中出現漏洞,過度「開放」的金融就會遭殃,這個經濟體就會被「蒼蠅」盯上。


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爆發,索羅斯是那隻蒼蠅,香港就是那只有縫的「蛋」。






1997年的香港,連年的低利率甚至「負利率」政策,使得資產價格飛漲,股市、樓市雙重繁榮,但是繁榮的背後孕育著危機。

再加上,90年代的美國經濟出現「過熱」的情景,美聯儲不斷加息,期望澆滅過度「熱情」的本國經濟,這也造成大量美元迴流美國;


廣場協議之後的日本經濟迅速衰退,日元經歷大幅升值之後的迅速貶值,使得日本大幅縮減對東南亞地區的投資,也使得東南亞經濟雪上加霜。

至於香港政府如何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之下戰勝「金融大鱷」索羅斯的,由於與本文關係不是太密切,我就不詳細說了。



香港這顆「東方明珠」為何淪為有縫的蛋呢?

美國把本國低端製造業傳導至日本,促進日本經濟的騰飛;日本經濟向高端產業轉型同樣助力亞洲四小龍經濟的騰飛;而香港在經濟轉型過程中,本應該把轉型重心轉移至重工業或高端產業等高附加值行業,只有這樣香港經濟才能夠走在「微笑曲線」的高端,而香港卻一步跨過這些行業,一步邁向金融、地產、貿易、旅遊等行業。





數據顯示,上世紀70年代,製造業佔香港總產出的比重達到30%,現在已經不足2%。


再加上,內地經濟發展,特別是珠三角經濟發展的「擠出效應」,更是令香港經濟舉步維艱。


當然,核心問題在於香港房價太貴,大大擠壓了其他行業的生存空間。2018年,香港平均房價28836美元/平方米,居世界之最。



事實上來說,香港重點發展服務業並沒有什麼錯,畢竟這個世界需要分工合作的,你不能指望香港的經濟發展面面俱到,這個社會之所以發展,就是由於分工的存在。

亞當·斯密說過,勞動者之間若沒有分工,以及專業訓練,即使竭盡全力,一天也製造不出一枚扣針,要做20枚,絕不可能。而分工之後的制針工人,一人可以成針4800枚。


香港的問題同樣在於,他不像北上廣深那樣,周邊有一批製造業基地可以協助其發展,香港的地理位置就不允許其完全把製造業隔離出去,這樣是很危險的。

當然,現在香港再去重新發展製造業也沒有必要,只需要和中國內陸做好協作就就可以了,但是香港當下這種態勢不是一種正確的姿態。



04

我們通過對香港經濟發展史大致的了解,就會知道為何「倫交所」最近拒絕「港交所」的「聯姻」請求。




並且,「倫交所」說,他最中意的合作對象是「上交所」。





為什麼這麼說呢?

交易所說白了就相當於一個「超市」,超市中的商品相當於上市公司的股票。超市的貨架上擺滿了琳琅滿目的商品,才會有顧客光顧。

如果你的貨架上凈是一些偽劣商品,或者超市中的商品過於單一,久而久之,顧客就不願意光顧了,現在的「港交所」就有這樣一個趨勢。


「港交所」發展趨勢,最終由於香港經濟被「四大家族」控制的房地產業深度綁定。

縱觀全球經濟發展史,10次危機9次源於房地產。以前一堆石頭和瓦塊放在那裡值100塊錢,等過若干年之後,你指著這些石頭與瓦塊告訴大家,他值200塊錢。


石頭還是那一堆是石頭、瓦塊還是那一堆瓦塊,憑什麼多出100塊錢來?

如果這些石頭和瓦塊又是生活必需品,老百姓不得不「淚眼婆娑」地為這多出的100塊錢買單。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房子這個東西沒有替代品,豬肉貴了,可以吃雞鴨魚肉,甚至吃蔬菜也行,但是房子不住不行啊,沒有房子就得露宿街頭。

假如整個經濟體的總利潤是100%,被房地產先拿走80%,其他所有的行業就得一起去爭那20%。


這樣下來,只會出現兩種結果:一是其他行業掙著微薄的利潤勉強度日,二是其他行業轉戰他方,不在你這裡呆了還不行。

港交所的價值最終取決於香港經濟到底能走多遠,經濟缺乏活力,金融場所自然會墮落。


後期,如果港交所這座「超市」貨架上擺放的商品質量越來越差,品種越來越少,誰還願意逛這個超市,大家肯定都願意去逛深交所、上交所這兩個商品琳琅滿目的大超市了。


當然,香港的國際地位還是至關重要的。

香港有港股通,如果想買在「A+H」同時上市的股票,在港交所就可以成交。但是,充其量只是代銷而已,最多只會有一些代銷費用而已,港交所最終還是要有自己的拳頭產品才行。


你如果只是依賴代銷的話,哪一天別人不通過代銷就可以買到產品,憑什麼還要去你這個代銷點呢?


事實上,上交所與倫交所已經開通滬倫通。上交所與倫交所上市的股票,只要符合條件,就可以在對方市場上發行存托憑證,英國投資者已經不需要來港交所這個「代銷點」,在家門口就可以買到自己心儀的股票了。


並且,A股產品目前正處於促銷期,促銷的目的在於打品牌,通過薄利多銷讓全球認識中國上市公司及其投資價值。


目前,外管局已經取消了QFII與RQFII的投資額度限制。





前期,A股的股票非常便宜,我們怕便宜了老外,就限制老外來A股投資,而現在投資額度放開了,這也表達了中國金融市場改革的決心與勇氣。


真誠希望香港經濟、港交所能夠跟上全球經濟的發展步伐!-----(小白讀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