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7 02:36:31 | 人氣(46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全公司最努力那個人,每天准點下班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不管了,什麼領導,什麼工作。

統統見鬼去吧,今天下班,我要准點打卡。

之所以這樣,我不是受了任何刺激,而是受了一部日劇的啟發——《我,到點下班》。


這部劇開播以來,豆瓣評分8.4。


                                                        被網友戲稱為

                                                  「光看名字就想打5星」





女主東山結衣堅持每天6點下班。

只要完成當天的工作,她不管周圍同事加班到幾點,或是來了天王老子,晚上6點的打卡機上,總會准時出現她的身影。






下班後,她把996們想做又不能做事,統統都做了1908遍:

准點打卡,是為了趕上6點10分前半價的啤酒和小籠包。


喝一口冰凍的啤酒,再吃一口熱騰騰的小籠包,簡直就是每天奮斗的意義:







用掉帶薪年假,做一個為期2天的全身檢查,再順便泡個溫泉,做個按摩,爽到不行:

每天下班後,還能和自己心愛的人吃上可口的晚飯,分享一天中遇到的趣事:





但是,東山這種工作方式,也惹來同事和領導的質疑:

「大家基本都是工作到晚上7點、8點,你卻在時針指向6點的同時離開公司。」

「再努努力啊,而且還有其他同事在工作。」

「你只管領薪水就萬事大吉了嗎?」


但,東山硬核回懟:

「我的努力到此為止,我要准點下班。」






01.

准點下班
是因為曾拼命到昏迷

東山作為新人的時候,也是熬夜拼命的一把好手。

剛畢業的時候,東山獲得一家大型旅行社的內定錄用名額,家人和身邊的人都覺得她太厲害了。

但是,進入後才發現並沒有如此輕松。
「前輩們都很忙,沒有人教我我做任何事情,只會對我大聲呵責。」

那時的東山,每個月加班100個小時以上,也不休息,每天期盼能生場病或者受個傷,這樣就可以不拼命工作了。






結果,真的如東山所願。入職半年後,她因疲勞過度從公司樓梯摔了下去,頭部著地,昏迷不醒,甚至進入了病危狀態。

自此以後,東山似乎突然醒悟了。

不管別人怎麼看她,她辭了這份光鮮優渥的工作,換了一份能准點下班的公司,每天下班後去尋找工作以外的意義。






因加班過度出現身體狀況的,不止東山一人,在我國也發生不少,陷入昏迷已經算命好,有些人更是無法睜眼再看看這個世界:

2019年5月,螞蟻金服高管毛軍華因患淋巴癌離世,年僅41歲;
2018年,年僅24歲工程師猝死,不抽煙不喝酒,時常加班;


2017年,某IT公司游戲設計部門組長,陪妻子散步時突然暈倒去世;
2016年10月,44歲的春雨醫生創始人兼CEO張銳,突發心梗過世;
......


根據中國適度勞動協會會長楊河清的課題組全國抽樣所做的調查顯示,我國每周工作超過50個小時的人員超過調查對象的30%,超過60個小時的近10%。





同時,中國國家統計局近日發布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

北京居民平均日工作時間較十年前增加近1小時。其中,年輕人每天工作10小時,通勤時間近2小時,甚至休息日也要工作7小時42分鐘。

北上廣不相信眼淚,也不會讓你休息。

在這個急速膨脹的社會,焦慮、被消費欲望支配、生活壓力、「加班為榮」的價值觀綁架,均是我們過勞的原因......


我們過於信奉一個「真理」:連優秀的人都比你努力,現在不拼,你還有未來?

但往往「真理」與「謊言」也只有一線之差,因為焦慮、因為企圖用戰術勤奮掩飾自己無能的加班,非但不會幫你贏得未來,還會毀掉你的身體。


02.

准點下班
前提是你能高效完成工作

有人覺得,准點下班就是工作態度不好,不願意付出薪水之外的努力。

但其實,恰恰相反,在競爭激烈的行業,能「准點下班」反而屬於那些工作效率超高、工作能力超強人群。


例如劇中的東山小姐。

她把每天要完成的事項,都寫在標簽上,粘在電腦邊,完成一項,撕掉一項,爽快!






日程安排得密密麻麻,連同事都抓不出她「一刻偷懶」。

工作8小時內,認認真真工作;工作8小時外,自由安排屬於自己生活,才是健康的職場狀態。

但反觀,我們又有多少人上班顧著摸魚,看看手機,刷刷網站,臨近下班或者傍晚才來臨急抱佛腳,開始一天的工作。


這些現象,在崇尚「加班文化」的企業並不少見。不少企業明裡暗裡喊口號:硬氣的如有贊公然喊出996,隱晦的如騰訊以班車、飯堂補貼等作為加班利誘,還有些甚至以坐班時長作為晉升考核標准......


但,這些做法真的能為企業輸出更高的價值標准嗎?


作為員工,如果知道加班是必然,反正要待到9點才能走,那不如工作慢慢做,或者吃完晚飯,看個新聞,再隨便修改幾行方案,又到了9點。






根據全球最大的人力資源公司德科集團的一項研究顯示:

西班牙人在歐洲國家裡平均坐班時間最長——約每周38小時,比荷蘭人平均每周多工作8小時,比德國人多3小時。與此同時,西班牙人卻排在工作效率的後幾名。

也由此衍生出一個單詞presentismo,上班皮囊化,意思是只剩皮囊在辦公室,靈魂早已飄出大樓外。


所以,在某些競爭激烈行業(如互聯網),能夠准點下班的人,非但不是工作態度不好,反而是工作效率超高、懂得時間管理的象征。

下次,當你到點下班時,也可以大聲喊出:這是我高效工作換來的,有何不可?



03.

用老一套價值觀
綁架新人加班,早已不吃香


當加班成為一種社會級的普遍現象時,有一類人也起了很大作用:

他們喜歡加班,更喜歡綁架別人一起加班。

仿佛他加班,而你不加班時,就像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錯事。


劇中東山的同事三谷,就是這類人的典型例子,在帶領新人這件事上,可以看出她還沿用老一套的管理方式:







下班後,要新人小泉翻譯成本的宣傳冊。

被質疑可能是「無用功」後,反說哪怕是沒用也要付出比別人多的努力。
新人小泉陪三谷工作到很晚,但第二天一早明明在9點前打了卡;

三谷卻說,你應該提前半小時打卡,這是新人應該做的,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


最後,小泉表示「無法和這樣的前輩溝通。」

在三谷的手下,一連走了2個新人,上司勸三谷道歉,三谷怎麼也不認為自己這樣有問題,還堅持是「為他們好」。





這樣的場景,是不是太過於熟悉?

從小到大,我們都被灌輸「勞動最光榮」的價值觀:醫生因加班熬夜倒在手術台,73歲老漢仍堅守崗位,交警持續加班到生病......這些事跡不斷被作為正能量被反復報道。


而被此觀念洗腦,又崇尚權力、服從的上一代,不自覺地用自己過去的一套套在90後、00後身上,要求他們必須7*24小時的工作待命,領導不走也不能走,否則就扣上「工作態度有問題」的帽子。

呵,這頂帽子太大,還是您老戴吧。


該加班的時候,我們還是會加班,但不應該以社會或者他人的價值觀來綁架我們的工作方式:我們可以選擇拼命,也可以選擇高效工作,擠出時間生活。

但不可以選擇懶惰拖延,或者是毫無意義的加班。

最後,以劇中的一句台詞作為結束——

「工作方式改革,過度工作可不行哦,時代都變了啊」






今天,我要准點下班,你呢?-----(HR互助聯盟/來源:三茅HR成長社)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