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9 18:33:11 | 人氣(11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盒科技劉夜:巨頭能輕易顛覆的賽道都不是好賽道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燃財經---(作者 :唐亞華*編輯 :魏佳)

剛剛過完40歲生日的劉夜算是壹個幸運兒。


從小學開始學習編程,兒時就確立人生方向;上大二時,靠著給企業做開發賺到70萬,後來業務多得做不過來,幹脆在學校附近成立公司,搭建了20人的團隊。畢業後,他繼續走在創業這條路上。他創立的“作業盒子”面向K12公立學校,在五年內獲得六輪融資,受到百度風投、好未來、雲鋒基金、BAI(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等知名機構青睞。


最近,作業盒子宣布完成1.5億美元D輪融資,由阿裏巴巴領投,跟投方包括雲鋒基金、C資本和BAI,投後估值超10億美元,躋身獨角獸行列。同時,作業盒子改名為“小盒科技”,強調其教育、科技、人文屬性。


技術極客、年少有為、連續創業,是外界貼在劉夜身上的標簽,但回顧18年的創業經歷,劉夜坦言自己曾是壹個典型的連續不成功創業者,他探索過七八個方向,從旅遊電商到可視化線上平臺,到基於手機的點餐,以及企業社交、效率工具等等,雖然迅速擴張但很快就遇到天花板,不得不放棄。


不過,曾經的經歷讓他和團隊對於工具類產品十分敏感,也積累了對行業、產品、資本的認知。這些經驗應用到作業盒子上,使得這款起步時間晚於同類產品的APP,在激烈廝殺的K12領域站穩腳跟。

如今,作業盒子為什麽要改名?教育部明令建立學習類APP進校園備案審查制度,會給行業帶來哪些影響?AI真的能替代老師嗎?近日,燃財經專訪了小盒科技創始人兼CEO劉夜。



*技術極客押註教育*

見到劉夜時,他正騎著輪滑車在位於望京SOHO的辦公室裏四處走動,他是壹個深度滑雪愛好者,但“騎車”辦公並不是為了體驗滑雪的感覺。前不久,他的腳剛做過手術,為了不耽誤工作,就騎著醫院配備的康復車每天照常上班。


嚴格意義上來說,小盒科技只是劉夜的第二次創業。但創業的種子,是從中學時代就早早埋下。當時,他看到比爾·蓋茨、求伯君的成就,看到微軟、金山、惠普等公司的掘起,恨不能壹夜長大,全身心投入科技浪潮中。


1998年,劉夜進入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修金融專業,從小醞釀的壹團火終於開始釋放。他泡在中關村研究清楚了電腦所有的硬件,顯卡、內存條,他壹眼看過去就能說出廠家、編號、適配產品,還成為學校修復電腦bug的“紅人”。


那時,他看完了市面上能買到所有計算機雜誌,最出名的《新潮電子》更是壹期不落,從出版第壹期看到雜誌社倒閉前的最後壹期。他還熟讀《未來時速》、《麥肯錫傳奇》、《哈佛商業評論》、GE和IBM經典的管理方法論,得到靈感後,晚上就在寢室拿著小便簽寫商業計劃書。


大二時,劉夜開始接壹些編程外包項目,壹年賺到七十萬。到了大三,他在宿舍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旅——為大型企業搭建網站。當時互聯網基礎人才稀缺,大公司報價幾百萬的網站搭建工作,劉夜只要20萬就能完成。後來,活多到接不過來,他索性組建團隊成立了公司因脈科技。


不過,創業第壹年,劉夜差點成為“光桿司令”。目標不清、組織混亂、工資不高,員工集體提出辭職,劉夜不得不每天花十幾個小時逐個聊天,挽留骨幹員工。


步入正軌後,公司嘗試了動畫、網頁、數據庫、SaaS系統,領域覆蓋旅遊、社交、點餐等等。基於技術優勢,很多項目在開始時能夠迅速擴大規模,做到行業裏面不錯的位置,但是很快就遇到了天花板。同時,劉夜發現,技術服務級市場的規模最多壹兩億,而他壹直以來的內心追求,是站在互聯網浪潮之巔,靠技術和創新能夠徹底顛覆某個領域。


2013年前後,劉夜壹直在不斷尋找新方向。最終,他將目光投向了教育,這個市場夠大、需求夠強,且鏈條中有很多可以數字化的內容。用科技的方式提升行業效率,把教育的成本降到十倍以下是劉夜當時的想法。




                    小盒科技COO王克,CMO賈曉明,CEO劉夜(從左至右)圖片來源於網絡


2014年,百度前戰略合作部總經理王克、前英特爾教育中國區負責人賈曉明和劉夜在壹次長聊之後決定壹同成立作業盒子。這是壹款面向K12公立學校,為師生提供學習題庫以及作業管理方案的APP。

有人有方向之後,堅定看好“改進教育流程”的聯想之星在壹周後就投入了天使輪資金。


*未來兩年AI老師會大規模上崗*

拿到第壹筆投資的過程看似容易,但作業盒子起步時,同壹個賽道上的“壹起作業”、“作業幫”基本上都已經融到B輪、C輪。

得益於之前做工具類項目的經驗,劉夜看得很準,“做工具,要假設人是懶惰的,要幫他提高效率,同時工具本身不能成為他們的困擾。”


在公司成立之前,劉夜和另外兩位聯合創始人拜訪了北京市十幾所學校、壹百多名老師,從他們的工作環境、電腦設備、工作流程等進行大量溝通,也了解到他們的需求和顧慮。




                                                       (圖 / 視覺中國)


由免費工具切入學習場景,學生可以在APP上做作業並利用裏面的題庫練習,學校老師則在上面布置作業並進行批改,由此,作業盒子迅速集聚了幾千萬用戶。


2017年起,作業盒子投入研發為學生提供個性化、自適應學習輔導服務的AI課程體系——“小盒課堂”,首創了“AR老師”授課,借助超過8600個人體采集點,實現了精細化3D建模和遷移,還增加了語音互動、手勢互動、表情互動等沈浸式互動課堂體驗。


據劉夜介紹,小盒科技旗下有目前國內最大的面向公立學校師生應用的教學工具之壹“小盒”系列產品,以及為學生提供個性化、自適應學習輔導服務的AI課程體系“小盒課堂”。全國31個省份近400座城市的10萬所學校,超過4000萬小學師生家長在使用小盒科技提供的工具產品、課程和教學輔導服務,而小盒課堂目前學生規模已經超過10萬人。


“如今,系統上的AI課程已經覆蓋過半,作業盒子已經不能概括這家公司了。”劉夜說。也正是因為此,作業盒子決定升級為小盒科技,旗下全系產品都將以“小盒”作為品牌主體,如原“作業盒子學生”APP更名為“小盒學生”,原“作業盒子小學老師”更名為“小盒老師”。


經過了流量探索、流量擴張、變現探索階段,小盒科技進入了變現擴張階段,團隊也從最初的十幾人快速擴張到1500多人。


在這個過程中,劉夜需要不斷清空自己,適應最新情況,“公司幾十人的時候關註的是項目的進度和產品策略,後來是各個產品模塊之間的銜接和增長,現在考慮的是公司的組織架構、公司戰略、財務管理、文化管理、架構管理、人員的引入等等。”


每個人背後都有最底層的東西,劉夜認為,他的底層就是科技,但科技沒有人文,就不能對用戶產生價值。他始終相信技術能給人提供更好的服務,也會壹直在AI領域進行探索。他預測,兩年之後,AI老師能大規模上崗,並且在很多領域裏優於真人。


以下是燃財經與劉夜的對話,帶妳解開他從兒時夢想走向創投潮頭壹路的感悟與觀察。 


1. 創業之火燃燒的少年

燃財經:最開始妳是怎麽接觸到編程的?

劉夜:我上小學時,溫州市Intel 80386型號的電腦可能總共也就十幾臺。幸運的是,我們家有壹臺,我自己通過買書和報班學習編程。

小學五六年級開始,我就決定以後要從事計算機行業。到了初中、高中,我看比爾·蓋茨的《未來時速》,看到他的成功和微軟的快速發展,還有惠普、英特爾等計算機巨頭迅速生長,“中國第壹程序員”求伯君和金山的故事也激勵著我,我內心壹直在燃燒。


燃財經:後來是怎麽樣把這種熱情轉化為創業行動的?

劉夜:壹到大學,我就把醞釀多年的熱情釋放出來了。我那時會看市面上關於計算機的所有雜誌,最知名的就是《新潮電子》,還會看壹些財經方面的書籍,了解民營企業的股權結構,也看營銷方面的內容。


我看到各種各樣的創業的故事、技術文章,只要有想法就會隨手記下來。大二的時候,我經常晚上在寢室寫商業計劃書,內容包括怎麽做管理、經營、銷售,那種黃色的小便簽本壹晚上就能寫完壹本,放在我床邊的小盒子裏。


燃財經:聽說妳大二時就掙到第壹桶金,有七十萬?

劉夜:2000年左右,互聯網剛興起,工程師稀缺,壹個企業想做網站是很花錢的,我就在谷歌上搭了壹個小網站,然後去做SEO優化,有了壹些知名度。


那時候寢室裏還是201電話,客戶壹個電話打進來我就去接活了。我給企業做開發,從做動畫、網頁、程序開發到數據庫,那時候兩個星期就能掙10萬元。大企業通常喜歡找IBM、方正、同方、聯想等公司,他們壹單要價壹兩百萬,我壹般就收壹二十萬,事少活好價錢便宜還不用預付款,所以在市場上還是有競爭力的。


燃財經:成立第壹家公司是什麽時候?

劉夜:大學還沒畢業,我接的活已經幹不過來了,就搭建了壹個20人左右的團隊,有銷售、客服、策劃等崗位。第壹間辦公室的地點我到現在都能背出來,是在亞運村歐陸經典19號樓的壹間民居。那時候,辦公室只有幾張桌子、幾臺電腦,還有壹張床可以睡覺,我就睡在那裏。


我在大三的時候,也就是2000年成立了公司,叫因脈科技。當時也是因為要簽合同蓋公章、開發票、發工資。
燃財經:這個項目持續了多久?


劉夜: 從2000年壹直做到2014年,剛開始做網站賺了壹些錢,後來做CMS管理系統、企業應用集成,慢慢的做到SaaS,2007年做了OTA平臺蘇特旅遊網,也做過興趣社交工具。

後來我們還孵化了壹個醫療項目,但是在孵化階段就把它“幹”掉了,因為醫療最終要落到藥和醫上,互聯網技術在中間能起的作用可能也就20%。


燃財經:有人評價妳很犀利,妳身上的哪個特質最適合創業?

劉夜:追求極致,不僅僅是技術方面。我不是為了犀利而犀利,只是為了追求極致,平時對團隊會直接指出問題。每個人背後都有最底層的東西,我的底層就是科技,但科技不能沒有人文,否則就不能產生用戶喜歡的東西,我們要用科技給人提供服務。


燃財經:創業這麽多年來,內心的火還在燃燒嗎?

劉夜:創業肯定有困難,但如果方向清楚,就不會有真正的絕望。和十幾年前相比,我心裏的火是燒得更旺,工作時間也越來越長了,每天平均在15小時以上。


2. 初創公司打標簽不是壞事

燃財經:從做企業服務轉方向,妳是怎麽選定教育賽道的?

劉夜:教育產業是壹個很有未來的產業,在中國有超級大的市場,尤其是在線化。而且教育鏈條夠長,從學生做作業,到老師的講課,都可以運用到AI技術。這是壹個可以用技術徹底顛覆的領域,有著非常大的機會。


燃財經:目前AI還有很大的局限性,妳堅信它能達到真人教育的水平嗎?

劉夜:AI老師經歷的時間越久,局限就越小,就像無人車壹樣。其實它能做到很多老師做不到的事情,比如個性化診斷、基於AR的多場景互動、隨時隨地個性化輔導,能把很多很好的講解做成視頻的形態,在學生需要的時候做碎片的講解。




                                                       (圖 / 小盒科技官網)


燃財經:成立公司之初做了哪些準備?

劉夜:我們公司是2014年的8月份成立的,但是我從4月份開始,就和另外兩位聯合創始人拜訪了北京市的十幾個學校、壹百多個老師,調研他們的工作環境、電腦設備、工作流程,也做了大量的溝通,看看大家的反響怎麽樣,有什麽顧慮和需求。


燃財經:“作業類”APP很多,小盒科技真正的壁壘是什麽?

劉夜:技術不是壁壘,真正能成為壁壘的是這幾年公司沈澱的內容。


過去四年多,我們連接了中國10萬個學校4000萬學生和50萬的老師,把小學語文、數學、英語三科所有的知識點圖譜全部建立起來了,包括題庫、圖片、視頻素材。可以說我們了解全中國幾乎每個學校以及壹半小學生的學習數據,包括他們的教學進度、學習水平、知識點分布和老師風格,通過給這些結構化的內容打標簽,能夠做到精準推薦。


燃財經:妳怎麽看待市場競爭?

劉夜:AI教育目前還沒有到競爭階段,用戶還沒到選擇A產品還是B產品的時候,挑戰還在於怎麽讓學生願意去用。目前的AI+教育更多的是技術、產品、教學相結合做教研,還在探索和發展期,不是在競爭期。


什麽時候用戶覺得AI老師比真人更好了,開始糾結選哪家的AI產品,那時候才會開始競爭。


燃財經:去年不少省份出臺了壹系列政策包括學習類產品進校園的規定,對包含誘導消費遊戲、涉黃的APP處罰,隨後有壹些作業類APP改名。最近作業盒子也改名小盒科技,是公司要轉型嗎?


劉夜:其實在戰略上我們壹直都很篤定,就是基於學習場景來做AI老師。但創業公司在初期切市場時,肯定要先占壹塊陣地,用壹個工具來銜接老師、學生、家長,並且獲得它的數據,才可能做AI課程。


公司不同階段的業務動作不同,我們過去用兩年時間來驗證AI的模式,慢慢的AI課占比已經到壹半以上了,顯然作業盒子這個名字不能概括公司了,我們已經從壹個純工具產品變成全鏈條教學輔導產品,改名也是順理成章。


另外,在線教育行業的政策監管是非常必要的。今年7月,廣東省教育廳公布了中小學校園學習類APP白名單,我們的學生端產品已經通過備案審核,進入首批白名單。行業的規範發展需要企業的自律,同時也需要政策的引導。


燃財經:給公司打上壹個特別明顯的標簽,是好事還是壞事?

劉夜:創業公司壹個階段要完成壹個階段的任務,那個階段打上作業標簽對我們是有好處的,這個是壹個發展的過程,其實最後行業地位還是取決於產品,不取決於妳原來叫什麽。


燃財經:工具類產品常常會面臨變現難題,像美圖、暴風影音、墨跡天氣等等,妳們從工具起家,怎麽解決這壹問題?

劉夜:工具只是載體,工具類產品還要再找到壹條商業化之路。我們的工具是服務公立學校的基礎設施,通過它連接學校、老師、學生,變現的部分是AI課堂。


這部分我們已經有壹定積累,今年上半年的招生量比去年全年漲了20倍,處在商業擴展期。對我們來說,做不做營收是主動選擇的,如果停止研發和擴張就能盈利,但是我們要不斷投入,因為這是長期的競爭。


3. 巨頭能輕易顛覆的賽道都不是好賽道

燃財經:目前,在線教育類創業公司普遍面臨成本高、盈利難的問題,該怎麽解決?

劉夜:教育類公司有壹個特性是離錢很近,商業模式都非常成熟,不存在變現難題。很多公司不盈利是獲客問題、競爭問題,目前行業內風頭正勁的公司獲客大多通過在線廣告,這本質上是資本的能力,很難說誰“燒錢”更有效率。


說到底最後還是要建立線下流量。我們基於過去五年在學習場景下,給學校提供免費增值服務,為老師提供課件內容,幫老師備課,實現日常練習的自動批改;讓家長更好的了解學情,為家長提供家庭輔導的輔助工具;為學生提供拍照批改等學習工具,和音視頻的學習內容,這是整個鏈條的服務。在這基礎上,如果用戶對我們的內容滿意就付錢,這是長期的積累,壁壘還是比較高。


燃財經:巨頭們都在自建或重金投入教育領域,妳怎麽看巨頭做教育?

劉夜:巨頭輕易能顛覆的賽道就不是好賽道。教育是壹個服務為主的行業,巨頭有流量有人才,但是服務部分巨頭和創業公司壹樣,誰在這方面願意花時間花精力,優勢就會大。 巨頭如果做得晚也得花時間去熬,沒有捷徑,這個行業不會起個晚趕個早集。很多企業很早就到10億美金估值,然後就停在10億美金不動了,我們更在意的是“雪道”的長度。


燃財經:有人覺得教育+AI更多的是噱頭,妳怎麽看?

劉夜:我們當時做這個事的時候,還有很多技術沒有成熟。現在AR/VR、AI算法圖像層面的技術越來越讓大家看到,未來AI老師優勢會越來越明顯。


比如學生不用約時間,半夜爬起來也能跟老師學,時長自主確定,不存在那麽多真人老師的禁錮。而且老師記憶力特別好,知道學生之前的進度、問題,可以跟學生有很好的互動,並且有各種各樣形象的老師可以選,甚至讓自己的偶像來講課也可以。


我預計,理想狀況是兩年之後AI老師大規模的上崗,並且在很多的領域裏會優於真人。




                                                     (圖 / 視覺中國)


燃財經:AI老師如果真的大規模上崗,會成為線下培訓機構的直接競品嗎?線下培訓機構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劉夜:有,線下氛圍不壹樣,學生見到真人還是會感覺不壹樣,就像現在淘寶這麽發達,還要去商場吃吃喝喝看電影壹樣。


其實這二者不沖突,我們可以賦能給線下教育培訓機構,他們以後也可以裝上屏幕。 只要內容好,在什麽渠道都可以分發,比如學地理,能在屏幕上看到尼亞拉瓜大瀑布,語文課講滕王閣序,滕王閣長什麽樣可以直觀呈現。背後的內容由我們來制作,沒有人會反對技術。


燃財經:5G、AR/VR等新技術會給教育行業帶來怎麽樣的革新?

劉夜:整個在線教育是建立在壹些終端和網絡基礎上的,5G可以推動更多終端的普及和更好的設施建設。


5G會讓手機分辨率更高,屏幕越大,更大的屏幕每秒鐘可承載的比特率更多,因此可以承載更豐富的媒體形式,可以支持AR/VR實時傳輸。5G也能讓壹部分計算能力放在雲端,本地終端可支撐的交互形式更加酷炫豐富,好內容就會更多地被利用,反過來促進整個在線教育和AI的發展。---(*題圖來源於小盒科技官網)。-----(燃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