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7 14:21:07 | 人氣(26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轉行、跳槽、妥協、幻滅,創投圈不敢有鄙視鏈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來源:投資家網*作者:李錚)

凜冬之下,創投圈的確不敢有鄙視鏈。


一.

轉行、跳槽,創投圈眾生百態

半年過去,再見面,投資人劉楓有些憔悴。2018年底,投資家網完成了一次題為《流入一級市場資金減少50%,你被「優化」了嗎? | 特寫》的選題,劉楓是其中一位參與者。

他當時認為,「投資機構普遍存在募資難題。」如果拋開國內外經濟大環境因素,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去槓桿;一個是美股市場表現低迷。談及目前的市場情況他說,「更加艱難。」


坐在沙發上的劉楓若有所思的彈了彈手中的煙,停頓了一分鐘,補充說道,「天使、VC、PE上半年很多沒動靜了,一些已經無米下鍋。」


創投圈資深觀察者徐明的微信公眾號有段時間沒更新了,細問之下方知,他打算轉型做快消品。關於這次「創投凜冬」的話題,徐明不願意講太多,卻又說了幾句,「很明顯,還是那個問題,舊傷頑疾,死魚把河攪渾,做不好投資,不是很正常的事麼。」


徐明在之前和投資家網記者聊天時,講過一種觀點。在他看來,過去5年創業熱不僅引爆全民激情,更改變了一部分投資人的心態。「以前國內投資機構就幾十家,穩中求進。現在變了,有一部分人開始萌生出一種投機路徑,以各種理由延長基金存續期,從管理費中獲利。」


他管這類(投資機構)叫「死魚」。有幾個明顯特征:1.這群所謂的投資人喜歡接受媒體采訪,但聊天的時候只提投資與管理,絕不提及如何退出;2.官網上總是掛著猴年馬月的經典案例,一年都不會更新一次;3.年底只想要獎、上榜,去忽悠LP。


「活動確實少了,特別是在發布會,去年還參加了一些,今年一場都沒去過。」某知名財經媒體創投口記者徐珊表示。她同時認為,今年無論做投資、FA,還是媒體,都不好做。

她身邊的一些媒體朋友,開始紛紛轉行。有些去投資機構做PR、IR,有些去創業公司做PR,有些去了公關公司做市場,有些干脆自己單干,做起媒體人以前比較「鄙視」的生意。


她身邊的一些機構朋友,也在頻繁跳槽。母基金跳到VC,VC去做PE,PE去了老牌券商,券商的出來搞精品投行,投行的干起私活,還承擔一部分媒體的作用,有的干脆又回到媒體。

「這種變化實在太快,太突然。」徐珊說,她的微信備注這幾個月下來已經改了無數次,看到朋友們頻繁換工作,她已經不知道該聊什麼,是恭喜履新,還是為何離開?


原來創投圈流傳的那個:老牌券商鄙視PE搶飯碗,PE瞧不起VC,VC嫌天使不專業,天使覺得精品投行拉皮條,投行嘲笑母基金干雜活,母基金覺得券商混飯吃的「鄙視鏈」,正在變化中消失。

至於為什麼出現冬天,原因有很多。





二.

妥協、退讓,盤子小沒生存空間

還是「創投圈太浮躁」所致。劉楓認為,「過去種下什麼因,今天就結什麼果。做不好的只會被淘汰,這是大自然的生存規律,只不過,現在是做不好的太多。」

某新銳VC合伙人趙成覺得,造成創投冷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LP心態上的變化,有些已經嚴重扭曲。「現在很多LP只認錢,在承諾回報等問題上,多了很多附加性條款,沒的商量。」


趙成說,這種情況在2年前並不多見。「股權投資回報固然重要,但如果只重收益,不如去二級市場炒股,或者炒幣好了,那個來錢更快。」

「為什麼要做股權投資呢?」

雖然,他嘴裡滿是對LP的「不滿和抱怨」,但是最終他和團隊還是選擇為顧全大局而「妥協」。


坐在星巴克咖啡桌子另一角的趙成回想起當年在一家老牌VC做VP時候,很多LP都是「求著」要投TA們,飯局不斷,TA們還要考慮考慮能否帶來附加值。「如果沒有,錢就不要。」

前段時間,他在上一家VC投過的一朋友(創業者)找他。想讓他現在的基金再投一輪,被趙成喝一頓酒給打發了,不投的原因是,還沒盈利。


後來,他和朋友為此事鬧得有些不愉快,還爭辯了幾次。他朋友認為,現在融資,正是擴大規模實現盈利的好時機。他卻堅定的說,先實現盈利,再提如何擴大規模。

趙成坦言,如果是擱以前,項目還不錯,這幫沒准就幫了。但是現在「不允許」,「盈利」已經成為基金內部人人都需要恪守的規章制度,「不盈利的看都不看」,因為LP首先不同意。


當記者問,他們是不是「雙GP」模式時,趙成沒有正面回答,只是一笑過之,又跟了句,「在投資決策上,最後扣動扳機的肯定還是我們。」

其實,像趙成這種情況還是「好的」。為了解決凜冬中影響最大的募資難題,一些機構在投決上已經淪為LP的「附屬」。即GP在與LP博弈的過程中,逐漸喪失了最重要的投資決策權。


實際上,在國外的股權投資市場上,LP與GP職責分明、邊界清晰。很多LP是養老金、家族基金,它們通常只用考慮投資、不涉足管理,也不會過問GP的投資運作。

但在國內,部分LP為了能在獲得高收益的同時又控制好風險並實現資源的共享與互通,一種名為「雙GP」的合作模式在國內投資圈開始運作起來,通俗說就是,LP參與GP的投決。


優勢是,令投資決策機制及基金的管理架構更加完善,為投資和風控兩端帶來雙重保險;劣勢是,決策時要跟LP「商量」,瞻前顧後,往往會在關鍵時刻,錯失投資的最佳機遇。


「現在很多所謂的雙GP,其實是假象。」一位市場化母基金合伙人認為,有些GP根本就沒有決策權,TA們只是起到了「前哨站」的作用,把項目找到,投不投不是GP說了算。「當然,各家有各家的玩法,LP也有非常專業的,誰都不會跟回報較勁。」


「這種模式現在已經不可取,備案收緊,監管叫停。」劉楓認為,「借通道」遇阻也是導致很多機構募資變難的原因,他不看好這類(GP),「在市場上壓根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張蒙,剛剛從一家VC離職,他打算先休息一個月,再做考慮。機構把「副業(FA)」當「主業(投資)」的做法讓他感到極度不適,但他也覺得投資的確不好做了。






「盤子太小的,沒有生存空間。」

去年,股權投資行業發生了一件備受矚目的大事,日本前首富孫正義為軟銀願景基金募集了一支1000億美元規模的基金。此後,包括紅杉中國在內的頭部VC/PE開始瘋狂起來,紛紛擴大資金盤子,高瓴資本更是以106億美元的基金募資額度成為亞洲歷史最大筆私募融資。


劉楓覺得,頭部基金在去年的瘋狂舉動,進一步壓縮了中小基金的生存空間,即便是過去一些「精品」、「小而美」基金也受到很大沖擊。「以前大家都是各玩各的,偶爾會有摩擦,現在情況不一樣,資金盤子越大,基金的觸手越長。」


他舉了個例子,「我錢比你多,牌子比你硬,業績比你強,你投教育的,現在我要跨領域而來,你說,LP會選你,還是選我?創業者選你,還是選我?一定會選擇綜合實力更強的,能提供更好背書的。面對這樣的對手,你的空間自然越來越小。」


三.

兩極分化,一面天堂,一面地獄

投中網在6月發布的一份分析報告顯示,2019年5月,共計38支基金進入募資階段,同比下降57.78%;目標募資總規模僅66.30億美元,同比下降91.44%。募資難正影響著整體市場的成長與發展。某知名VC投資人向投資家網表示,「幾輪風口的破滅已讓LP失去了耐心。」


他接著說道,「LP寧可委曲求全的找條件更高的頭部基金,也不會選擇承諾更高回報的中小基金,今年整體投資活躍度肯定是下滑的,一些明星項目的大額融資也主要歸功於頭部基金的貢獻。市場兩極分化嚴重,一面是天堂,一面是地獄。」


不想在地獄飽受煎熬,一些中小基金開始「另辟蹊徑」。徐珊在過去一年與投資人采訪和對話中,遇到過一些她認為比較「奇特」的路徑。比如一些投資機構開始下沉到4-5線城市,尋找當地「土豪」彌補資金缺口,這些「土豪」的特點是,手上有錢,但信息封閉。


TA們對股權投資的概念非常模糊,只知道如果投資一家企業可以上市,將獲取巨額收益。徐珊曾質疑拿「土豪」的錢存在極大風險,但機構卻說,「有這個風控能力」。

「誰都知道,不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兒,怎能做好?」徐珊有些無奈的說,「募不到資,有些機構就會走入極端,TA們肯定清楚裡面的風險,走上了一條永遠要填坑的路。」


一位上次參加過投資家網選題75後投資人認為,做投資最重要的就是守紀律,有底線,夠專業。然而,現在的行業的進入門檻「已經沒有下限」。

他強調,「雙創」大熱後,創投圈開始膨脹。「造成風口破滅的原因是什麼?我覺得,投資人在裡面起了決定性作用,是時候該集體反思了,還有一些自稱專業的人,都是些阿貓阿狗。」


按著這位75後投資人的話說,創投圈的確已經「膨脹」,從早期的不足百家到現在的數萬家,增長量超過百倍,但與之不匹配的是,市場擁有巨大資金量,卻沒有跑出來太多優質項目。「膨脹」背後是資金的過度浪費,也是讓LP喪失信心,造成凜冬的根源。






那麼,中小基金如果身處地獄,頭部基金就一定在天堂麼?

業內一直有個說法,「以BAT為主導的產業資本拿下了股權投資行業的半壁江山。」這就意味著,頭部基金的生存空間也被無情的縮小著。所謂的抱團與產業資本協同效應,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都是無奈之舉,即便在優質項目中擁有更多股權,也得商量著來。


不能因為一城一池,而失去全盤大局。寧可天堂裡剁手,絕不地獄中煎熬。

對於頭部基金來說,影響最大的因素仍在內部。


天使、VC、PE在近5年的大量激增,與各式各樣的「裂變」有極大關聯。拿IDG資本為例,就有30余位員工走出。其中,張震、岳斌、高翔成立高榕資本,余征坤成立濟峰資本,李豐創辦峰瑞資本,章蘇陽成立火山石資本。伴隨「雙創大熱」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比如,原紅杉中國副總裁曹毅成立源碼資本;原CA中國董事總經理戴周穎成立引力創投;原經緯創投中國投資董事胡海清和陌陌高管成立淺石創投;原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劉二海、投資副總裁李瀟和戴汨,創設愉悅資本。

還有一些是來自國企改制產生的影響,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江蘇高投。2014年,國資背景的江蘇高投改制,拆分出毅達資本與邦盛資本。


有業內人士向投資家網表示,老牌頭部基金「裂變」是行業在經過萌芽逐漸發展且成熟的必經之路,市場需要「裂變」,有「裂變」才行業才能進步,才能良性發展。

「可現在的情況是,一些剛進老牌機構沒多久的年輕人在參與裂變;一些跨界而來的明星、歌星、教授、藝術家也在參與裂變。」業內人士認為,「這不是一個好現象。」


「幾百家投資機構一下變成了幾萬家,幾十萬個投資人,這些人都是從哪裡來的?這就是一個怪象,如果不把非專業人士清除,行業將進入死境,惡性循環。」75後投資人表示。






四.

你為何選擇創投圈?為了錢or夢想?

冬天不單限制著創投圈的發展,還讓一部分人的夢想幻滅。

北京、上海、深圳已成為VC/PE的集聚之地,一些高學歷的年輕人對這三座城市由衷喜愛,TA們對創投行業充滿期待,認為只要加入投資機構,就可以給自己單薄的人脈圈輸入更高端資源的,萬一再投出幾個獨角獸,分分鐘站上金字塔頂端,邁向人生巔峰。


李楠就是一個對投資機構向往許久的人,前年他從人大畢業,滿心歡喜的到國內一家人民幣基金任職,一年多後,總接觸不到核心業務的他決定選擇離開。

當初之要做VC,源於李楠上大學時心中對未來美好的設想。他還特別崇拜自己人大的校友,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他的故事,我讀過不下幾十遍,他就是一個奇跡,我在學校的時候,做夢都想成為那樣成功的人。」


可自從進入機構,李楠覺得,和自己完全想的不一樣,就沒系統性的干過什麼活兒。有差不多半年時間,他都覺得自己是別人的小跟班兒,一個跑腿兒的角色,心被蒙上了一層灰。

而且在凜冬之下,基金運營進入困境時,他又被領導拉出來「臨危受命」,參與基金募集,指標1億元。他思考再三,終於做出提交離職申請的決定。


其實,像李楠這種剛畢業就加入機構的人在行業中屬普遍現象。TA們很有抱負,為了能做上某項目的負責人,盡快在內部脫穎而出,每天可以只睡幾個小時。

然而,冬天的寒冷效應正隨著整個大環境的惡劣迅速擴散,壓垮了這些沒什麼經驗的人。行情好的時候,TA們只是成功項目的參與者,行情不好的時候,則是被內部壓榨的對象。


與李楠有著類似經歷的還有剛進入一家VC不到1年的王志。不過與前者不同,王志是個有過兩年投資經驗的人,他特別忌諱記者叫他「投資人」,因為手中還沒有他認為能拿的出手的項目。當時選擇離開,也是因為被分配到了募資任務,這件事讓他覺得很「可笑」。


按著他的敘述,這件事是這樣:「有天晚上,一個創始合伙人給他打了個電話,說要跟另一家VC合作,共同完成一支新基金的募集,對方管理,總額8億元,兩家平攤4億元,領導要求他和另一個同事每人完成2億元指標。」


「我和另一個同事都不是做募資的,讓我們來做,太可笑了吧。」後來,他才知道,完不成任務就會被開除,最終,他選擇自己離開。

在一家市場化母基金工作3年的寧越,同樣遭遇著屬於VC、PE的難題,無米下鍋。

在外人眼中,TA們手握巨資,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在他眼中,其實只是一個資金的管理者,冬天持續放緩著TA們本來就不快的腳步,那微薄的直投利潤,能維持日常就不錯了。

寧越去年就開始質疑自己,為什麼當初選擇這個圈子,為了錢?還是夢想?


他想來想去對投資家網記者說,「90後有海外留學經歷者,大多家底殷實,錢對我們這些年輕人來說,不是為了養家糊口,認同感是最重要的,做投資,引領未來,是一種高能力的代表。很容易獲得同學、朋友的認同,自從我進了圈子,很多人都覺得我很厲害、高端。」


「這不是虛偽,你付出了那麼多,還出了國,不就是找到一份讓人驕傲的工作嗎?一份只有少數人能懂、會做的工作,一份最聰明人做的工作,投資人就是最聰明的人。」寧越表示。

只是因為冬天的變數,這種夢想隨著業務壓力不斷增大,真的成了幻想。

劉楓認為,凜冬不可逆轉,這是整個創投圈從業者都必須面對的事實,不合格的母基金、天使、VC、PE、投行、媒體會被大雪掩埋,現在市場沒有贏家,只有撐過去的才能笑到最後。-----(投資家&為保護受訪者隱私,文中涉及人物均為化名)




台長: 聖天使
人氣(26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工作甘苦(工作心得、創業、求職) | 個人分類: 職場創業心情STATUS: publish |
此分類下一篇:人為什麼而工作?
此分類上一篇:6位創業者復盤:為什麼集體失敗於2019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