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1 10:28:23 | 人氣(16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少數派的未來猜想 & 擔心AI威脅人類?先擔心人類不停「變笨」吧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文/秘叢叢*編輯:黃臻曜)


「現在我們不必害怕人工智能,而應該害怕人工『智障』,比如自動駕駛汽車已經撞死3個人了。」

不同於其他人的AI樂觀主義,皮埃羅·斯加魯菲(Piero Scaruffi)認為人工智能還是來得太慢了。皮埃羅是硅谷人工智能研究所的創始人,被譽為「硅谷精神布道師」。此前,其寫作的《硅谷百年史》已經成為研究「硅谷模式」的重要參考書籍。


「AI被誇大了,現在人們談論的AI一種是好萊塢(電影)式AI,一種是自動化系統。」皮埃羅覺得現在的AI產品,比如機器人,它的智能非常有限。究其原因,或許是計算機的運算速度拖了AI的後腿。而計算機之所以難以提速,又和摩爾定律的日漸失效有直接關系,即芯片上的元件尺寸不可能無限制縮小。


2016年英特爾宣布,不再生產超越7納米的芯片產品,就說明芯片的物理層面已經接近極限。如果摩爾定律的效用不再,那麼依靠高性能硬件設備的深度學習等暴力型AI,就即將告別高速發展了嗎?對於這個問題,皮埃羅沒有給出確切回答,但他不否認摩爾定律正在失效。


AI的發展雖然進入瓶頸期,但人機互動卻越發頻繁,這在一定程度上將減少人際交往的必要性。皮埃羅曾說,人類社會正經歷「變笨」的過程,計算機導致書法的衰落,語音識別將奏響書寫的哀歌,人類應該擔心的是自己的智力退化。「就像我曾是電視機的產物,而現在的孩子是智能手機的產物,技術的優缺點並存。它會創造一些機會,也會帶來一些問題。」皮埃羅對36氪說。


除了這些遠慮,AI也有近憂,比如安全問題。前不久美國舊金山通過法令禁止政府使用人臉識別技術。但皮埃羅認為這並不會阻礙AI的發展,因為人臉識別技術只佔AI的一小部分,這不應成為AI研究的重點領域。


談及未來最有意思的技術,皮埃羅早前就表示是長壽的科學。人不可能有不死之身,但長壽以及有尊嚴的老年生活是人們都想要的。皮埃羅說:「大家都想活得更久更健康,這是最大的商機。」就像上世紀60年代的「嬰兒潮」帶動了玩具和動畫產業,老齡化社會也將催生大量圍繞老年人的經濟模式。


皮埃羅對創新的敏感始終如一。近幾年他敏銳地捕捉到「和平科技」這個概念,並積極探索該產業能否引發新一輪社會變革的可能性。他攜資深媒體人牛金霞深入斯坦福和平創新實驗室,寫作了新書《科技與和平》,呈現了科學家們測量「積極和平指數」的10年研究成果。


在大數據時代,「和平」不再囿於傳統層面的釋義,而是用來衡量人與人之間的合作。皮埃羅表示,目前和平科技雖然還只是雛形,但對於未來的智能城市或許很重要。他認為,現在很多智能城市幾乎像座監獄,交通電力都受到精確控制,但城市中的人卻「消失不見」。「和平科技能推動人與人的協作,打造解決社會問題的創新平台。」皮埃羅很看好它的未來前景。




(圖片來自東方IC)


以下是訪談部分(經編輯):

AI進入瓶頸期? 

36氪:我們是否應該為AI的技術突破感到恐慌?

皮埃羅:我覺得AI被誇大了,現在當人們談論人工智能時,大多談論兩個極端,一個極端是「好萊塢(電影)AI」,這也許能在一千年內實現,但肯定不是現在。另一個極端是自動化系統被稱作AI。現在洗碗機和工廠裡的機器人有區別嗎? 按下洗碗機的按鈕,它就開始洗碗,按下機器人的按鈕,它也會執行對應的程序。很多自動化系統說自己是AI,只是為了時髦並且方便融資。


而真正的AI介於這兩者之間。目前語音助手是真的AI,但是它和人的智能差距很大。有時,我問Siri很簡單的問題,它能給出回答。但是我問它,你是怎麼知道答案的?這個問題對於核實回答的准確性很重要,它卻無法回答。在硅谷,很少有人把自動化稱作AI,他們對於什麼是AI很謹慎。


目前的機器人,比如酒店機器人它們比20年前的好,但是智能非常有限。我在舊金山看到的酒店機器人,它能帶你到想去的樓層,但是如果你改變了房間號,就可能犯錯。目前它們最大的優勢是幫人搬運行李。總而言之,我們現在不必害怕人工智能,而應該害怕人工「智障」,比如自動駕駛汽車已經撞死3個人了。


36氪:2016年,硅谷人工智能初創企業CEO Scott Phoenix宣稱:「在15年內,最快的計算機每秒的運算速度將超過所有在世的人類大腦的神經元總和。」這個假設會實現嗎?如果實現了有什麼意義?

皮埃羅:這是荒唐的。電腦總是比你快,七十年前第一台計算機就已經比數學家快了。那又怎麼樣呢?沒有任何意義,人類制作機器就是為了讓它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速度也可能是個問題。例如股票市場上,如果所有電腦一起決定出售股票,最後整個股市就崩盤了。在這種領域,人們並不想機器做出即時反應。


36氪:暴力型人工智能(依靠高性能的硬件設備和簡單窮舉的方式找到解決方案的計算方法)目前在人工智能領域獨佔鰲頭,但摩爾定律正在逐漸失效,所以AI的高速發展期已經接近尾聲了嗎?

皮埃羅:這是一個很好的考慮,我不知道確切答案。摩爾定律確實正在失效,為什麼13年前,圖像識別、語音識別、自動翻譯等技術才陸續出現?因為計算機不夠快。

有時,你會看到自動駕駛汽車移動起來有些卡頓,也是因為計算機的運算速度跟不上AI的發展速度。(這就造成了)即便未來AI有了飛躍發展,落地也是難題。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們可以從機器人的發展上觀望變化。




(圖片來自東方IC)


36氪:人工智能的發展,目前有很多近憂,比如安全問題。前段時間舊金山通過法令,禁止政府使用人臉識別技術,這有礙於現階段AI的發展嗎?


皮埃羅:我認為恰恰相反。深度學習和AI出現時,人臉識別技術並不存在,它只佔AI的一小部分。如果人臉識別技術成了很重大的應用領域,可能太多企業只研究人臉識別,反而會阻礙研發AI其他領域的發展。


36氪:未來機器會看管我們的家,豐富我們的娛樂生活等,也可能極大減少人與人交往的必要性。這會讓人性發生什麼變化?社會充分數字化、與機器融合共生,會讓我們生活在更美好的世界嗎?


皮埃羅:這很難回答。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們家買了第一台電視機。但我的媽媽意識到它就只是讓孩子一直看電視了。我就是這台電視機的產物。雖然技術日新月異,但是故事還在上演——就像我是電視機的產物,而現在的孩子是智能手機的產物。

技術創造了一些機會,也帶來了一些問題。但總的來說,我認為技術已經進步了,現在的生活肯定比祖輩好得多。所以,技術不要後退,我可不想回到過去的時代。


老年人重返職場,年輕人做T型人才 

36氪:你曾說,未來最有意思的技術是是長壽的科學。永生將成為可租借的服務,就像現在的雲計算服務。前不久科幻劇《愛、死亡、機器人》就涉及意識上傳和永生,我們終將迎來長壽時代了嗎?


皮埃羅:生物技術正在創造一個新的學科,長壽科學是生物學和計算機科學的融合。我認為人們想活得更久更健康,這是最大的商機。人工智能被誇大了,但生物技術並沒有。它的力量是不可思議的,結果也將是驚人的。現在,生物技術的發展帶來了好處,比如可能治愈癌症、檢查血液等。


36氪:老齡化社會將帶來什麼樣的商機呢?

皮埃羅:20世紀60年代,美國和歐洲出現了「嬰兒潮」——一個家庭會養很多孩子。整個社會經濟都在順應這種現象,玩具和動畫產業都在那時興盛起來。同理,如果整個社會進入老齡化階段,那麼一切也會隨之發生改變。


現在日本和一些歐洲國家已經出現老齡化問題。特別是日本,有很多老人需要照顧。未來可能是機器人照顧老人,這會帶來新的經濟形式。比如老年人可能需要機器人在家裡提醒他吃藥,老年人上樓有困難,機器人可以直接把食物帶入屋內。另外,老年人能在「雲」上看病不必面見醫生。


36氪:面對這種長壽的趨勢,我們將迎來「多段式人生」嗎?

皮埃羅:不是多段式人生,可能有現在不存在的新階段。我猜測老年人仍然能夠工作,我父親在我這個年紀已經退休了,但我現在依舊在工作、寫作和旅行。現在90%的工作都能通過電腦完成,以後會變得更簡單。具體怎麼做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就去創業了。但是日本的老齡化問題確實是危機,因為退休人群越來越龐大,但政府還沒想到怎麼利用好這群人。




(圖片來自東方IC)


36氪:AI時代是技術融合的時代,你對年輕一代的建議是什麼?

皮埃羅: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我們仍然有學校,而學校培養專家,這是個大錯誤。5年後,你現在的工作可能不復存在,你將從事很不同的職業。這就需要你快速學習新事物,這也是T型人才的重要之處——T型人才對很多領域都有所了解,並且在不同領域之間切換自如。當然,涉獵所有的領域是不可能的,但現在你必須要了解更多領域。


36氪:在未來,了解很多領域比對某個領域精通更重要嗎?

皮埃羅:這個時代,我們很容易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你登錄谷歌搜索資料就能知道很多事情,但是了解很多不同領域的知識是很難的。就像締造如今Apple的喬布斯,他先後打造了麥金塔計算機、iPhone、iPod等產品。但是你猜怎麼著?他並不是計算機科學家而是一個設計師。


「和平」與戰爭無關,與創新有關 

36氪:《科技與和平》這本書,提到了「測量和平」這個概念,這裡的「和平」指的是什麼?

皮埃羅:通常提到和平,我們想到的是人們不互相殘殺。這本書裡所說的「和平」,是用來衡量人與人之間的合作。目前可以通過統計互動的次數以及合作創造的成果來測量「和平」,比如一起聊天,一起做個桌子,或者建立一家公司。這就是斯坦福大學和平創新實驗室正在研究的概念,它是該領域的首家研究中心。


36氪:斯坦福和平創新實驗室具體是怎樣測量「和平」的?

皮埃羅:我們仍然需要依靠人工測量人際間的互動,現在AI系統做讀取和分析不太可靠。在普通的對話中,觀察員會坐在一旁記錄交談者的表現,比如他們是否不開心,是否精力集中,最終是否達成一致的結論。這些都是「積極的和平」(積極的人際互動)的量化指標。


36氪:測量和平或者和平科技有什麼商業應用價值?和平科技產業未來還有哪些想象空間?

皮埃羅:今天這項技術的商業價值是零,因為它仍然只是實驗,但它可以用在軍事和智能城市方面。迄今為止最好的案例是應用於軍事領域,很多當地人不喜歡外來士兵,人們看到他們拿槍就會覺得很危險,那麼這就是在制造敵人而不是朋友。美國軍隊由此發展了一套測量軍人和當地人互動的系統,從而提高他們之間的「和平」。


我一直反對智能城市,因為它計算汽車、建築物,控制交通和電力,讓城市幾乎像一座監獄,一切都受到精確的控制。而「人」在哪裡?我們希望智能城市推動人與人的協作,而和平科技成為解決社會問題的創新平台。我們最大的夢想是重新設計城市,為人們提供可以合作的技術。另外還可以設計游戲讓人們玩,通過虛擬現實展現人們之間的互動,這也是測試「和平」的一種方式,同時省去了數千萬的投資成本。


36氪:我們如今擁有哪種程度的「和平」?

皮埃羅:現在人們多是表層交流,比如我在Facebook上有5000個好友但從未見過面,我的父親有20個好友但他們多年一同工作,而我們也正付出代價——創造力匱乏。Facebook帶來了更多的溝通,但也讓溝通變得浮於表面。




(圖片來自東方IC)


少數派的未來猜想

「少數派的未來猜想」是36氪一檔關注科技、小趨勢的全新欄目。在這裡,我們會采訪擁有聰明大腦的少數派,深入解讀他們對未來的猜想。雖然少數派們的面孔不一,可能是書籍作者、創業者,也可能是科研領域的行業專家。但相同的是,不論是大數據、雲計算、還是無人駕駛和5G,他們預測未來趨勢的靈感會在這裡閃光。-----(36氪)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