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9 15:56:31 | 人氣(25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真正厲害的人,都敢於反本能



內容來源:本文為---《事實》讀書筆記,筆記俠作為合作方,經授權發布。

作者簡介:漢斯·羅斯林,「開啟民智」基金會創始人,《時代》雜志「100位有影響力人物」之一。

曾先後擔任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其他援助機構的顧問。

(封面設計 &責編| 智勇)

讀書筆記·思維方式
本文優質度:★★★★★+口感:蒜蓉小龍蝦

誰在控制你的情緒?
為什麼你的決策很容易情緒化?
如果做出正確的決策?


在人類的發展過程中,有一些本能使得我們的祖先在惡劣的環境下生存下來。這些本能慢慢地根植於人類的基因中。如今,它們讓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建立了過分情緒化的世界觀。

當人們思考的時候,人們會持續地並且本能地通過他們的世界觀來猜測和理解這個世界。

因此,情緒化本能實際上已經影響了我們對世界和身邊事物的看法和判斷能力。

這些本能無處不在,有時幾乎顯而易見,但很少有人意識到它們正在自己的身上發揮壞的作用。我們需要系統地認識這些本能,更需要通過不斷的思維訓練控制這些本能。


《事實》告訴你,如何用數據思考,避免情緒化決策!

一、一分為二思維

1995年的某一天,漢斯如往常一樣,在給學生們上一堂課。課上,漢斯向學生解釋,在偏遠地區和熱帶雨林的原始部落兒童死亡率高,是因為他們貧窮,但即使是那樣,生活在極端困難情況下的人已經變得越來越少了。
這時一個學生舉起手說:「他們永遠不可能像我們這樣生活。」


「你說的他們是指誰?是指瑞典以外的國家嗎?」他反問道。
「不是,是指西方以外的國家。」

「那日本呢?」
「不是的,日本人也有西方的生活方式。」

「那馬來西亞呢?」

「不,馬來西亞不是西方國家,所有那些沒有接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國家,他們永遠都不會接受這種生活方式,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請你解釋一下。你說的是西方和其他國家對嗎?」

「對,就是這個意思。」
「那麼墨西哥是西方國家嗎?」

這個學生再也回答不出了,他發現自己無法用剛才的邏輯來回答漢斯的問題。

因為把所有國家分為西方國家和其他國家,這本身就是一個徹頭徹尾錯誤的觀點。


當人們說「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時,他們通常真正想表達的意思是,「貧窮的國家」和「富裕的國家」。

但今天的世界已經徹底改變了,這種說法只適用於20世紀60年代的世界,到了21世紀,世界大多數國家都屬於中等收入國家,沒有一條巨大的鴻溝將世界分為兩組了。

漢斯學生們的這種想法,其實是很典型的一分為二的思維方式。許多記者、政治家、社會活動家、教師和學者,都習慣於使用這些標簽。


因為人類總有一種把事情一分為二的沖動,且分出的兩個類別一定是互相對立,互相矛盾,存在巨大鴻溝的,比如把人分為好人和壞人,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等等。


漢斯認為這是人類所有錯誤思維方式中最嚴重、最需要修正的一個問題。針對將全球國家一分為二為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這一已經不適用於現下世界的分類方法,漢斯提出了全新的概念:把所有國家根據收入水平的不同,分為四個等級。




上圖中的每一個小人代表10億人口,這7個小人代表了全世界的總人口,即70億人口在四種不同的收入水平的國家中的分布。收入水平是用人均每日的收入來代表的。生活在每個級別中的人數和人們的生活狀況如下:

人们的生活状况如下:

级别

人数

人均日收入

生活状况

第一级

10亿

一天的生活费不到2美元

人们光着脚走来走去;食物是在明火上煮熟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走路去取水的路上;全家人睡在肮脏的地板上。

第二级

30亿

每天2到8美元

人们可以买到鞋,也许能买辆自行车,不用走路去取水;孩子可以上学;餐点是在煤气炉上做的;可以睡在床垫上。

第三级

20亿

每天8到32美元

家里有自来水和冰箱;买得起摩托车;孩子可以上学,收入能。

第四级

10亿

一天花费超过32美元

你至少受过高中教育,可能买得起车,偶尔去度假


從這個表格中可以看出,目前絕大多數的人都生存在中間的級別:第二級和第三級。

這個模型和一分為二的做法一樣簡單易懂,卻能更好地幫助我們理解現今真實的世界。如果你需要做相應的商業決策,你能更好地發現真正的商機在哪裡,而不是簡單通過區分歐洲市場和亞洲市場來決定資源的投放。


很多人看到這裡可能會認為,自己其實了解以上的事實。但當你以為自己是根據數據來判斷事物的時候,恰恰是你最有可能陷入數據陷阱的時候。


針對「一分為二」的本能,正確的做法是:

1.在比較兩組數據時,除了平均數,還必須關注數據的實際分布情況,比如查看數據是否有重疊的部分。


二、直線思維

2014年9月,漢斯看到一張埃博拉病毒的曲線圖,那張圖使他感到毛骨悚然。由於工作原因,他經常會聽到各類知名疾病爆發的消息,所以他很自然地認為埃博拉病毒就像其他的疾病一樣,很快就能得到控制。

但這張曲線圖讓他第一次看到,與以往不同的狀況,埃博拉的發展不是按照直線增長,而是翻倍增長。他才意識到這個病毒的嚴重性,取消了未來三個月的工作計劃,飛往利比裡亞進行研究和援助。


人們很容易想當然地認為一件事的發展趨勢是直線發展。然而「一直增長」並非一個正確的概念。

這裡再舉個例子。如果一個小朋友出生時為0.5米高,等他六個月的時候,他已經長到了0.67米,按照這個趨勢,我們畫一條身高增長曲線圖,會得到這樣的結果:



等到這個孩子4歲的時候,他會有2米高,而等到他10歲是,他就會有4米。


我們很明顯能得出結論,這個預測曲線圖是錯誤的。因為我們對長高這件事有第一手經驗,而且我們知道這世界上沒有人能長到4米高。但對於很多其他事情,尤其是我們不熟悉的事情,卻總是輕易地下結論認為它們會按照直線發展。


這種下意識的結論,源自我們的本能。比如,如果你看到有一塊石頭朝你飛過來,你不需要數據,不需要圖表,眼睛和大腦就可以計算出拋物線的延長線,並且采取躲避動作。


我們可以很容易地想象這種自動的視覺預測能力能幫助我們的祖先從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這種能力在今天仍然在幫助我們生存,但也在妨礙我們對事物發展的預測。


針對這一本能,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去了解事物發展的不同曲線。在這些曲線中,隱藏著非常有趣的社會現象。


1.直線



2.S形曲線



3.駝峰曲線



4.倍增曲線



三、規模錯覺

20世紀80年代,漢斯在莫桑比克做醫生。那時候當地醫療條件有限,醫院裡只提供生理鹽水和肌肉注射。某個周末,他的一個醫生朋友去看望他,一個抱著由於嚴重腹瀉變得虛弱的嬰兒的母親前來求助。

漢斯看到後馬上給這個孩子嘴裡插了根管子,讓他口服補鹽液。朋友看到後非常憤怒,認為這樣做只是為了圖省事,應該給這個孩子進行靜脈注射。


漢斯向他解釋道:「現在的條件只能夠這麼做,如果給孩子做靜脈注射的話會花掉我們半個小時的時間,而且護士也不知道怎麼操作。我們不應當對每一個患者都全力以赴,因為這就相當於把應該救多個人的時間和精力花費到少數幾個患者身上。我要為整個社區的孩子死亡負責,而不僅僅是這些來到醫院、死在我眼前的孩子。」


而他朋友則不同意:你的責任就是全力以赴救助來到醫院的患者,而你所說的能夠在醫院以外救助更多的孩子,這只是你一種子虛烏有的猜測。


漢斯不想再與他爭執,而是做起了統計數據:

那一年總共約3900名兒童死亡,其中964名被送入醫院,被送入醫院的孩子中有52個死亡。漢斯所看到的死亡人數,僅僅是他工作范圍的1.3%。

在這件事中,漢斯很清楚,醫院裡給這些重病的兒童輸液治療,只能拯救一小部分兒童的生命。如果能夠改善社區的醫療條件,使得痢疾、肺炎和瘧疾不再成為威脅兒童生命的重大疾病的時候,就可以拯救的兒童就會多得多。

人們總是容易注意局部而忽略整體,總是會注意到一個單一的數字而誤判它的重要性,總是對單一事件或者看得見的受害者的重要性產生誤判。這是我們的本能之一。


媒體也常常會迎合我們這種規模錯覺的本能。記者們往往會誇大單一事件、事實或數字的重要性。記者們也非常清楚地知道人們很難無視受到傷害的個體。


為了避免只看局部、不見整體的問題,你只需要關注兩點:對比和比例。具體的思考方法如下:

1.永遠不要認為單個數字本身就有很大的意義。當你看到一個數字的時候,你應該馬上想到用它和其他的數字做對比。

2.活用二八原則。在一組數據中,通常其中幾件事的重要性遠遠超過了其他所有事情的總和。這時請多加注意這些事情。

3.學會使用比例和人均。


四、以偏概全

有一次,漢斯帶著學生去一家印度的私立醫院考察。有一個學生遲到了,按時到的其他人決定先乘電梯出發。正當電梯門緩緩關上的時候,那個遲到的學生沖到了電梯邊,伸出一條腿,試圖去擋住電梯門。

然而電梯門並沒有縮回去,而是繼續關閉並夾住了她的腿,然後開始向上移動。帶路人果斷按下了緊急暫停按鈕,大家一起用力把電梯門拉開,才救了她一命。


當地人事後說:「你怎麼能錄取這麼愚蠢的學生來學習醫療呢?」

漢斯解釋道:「在瑞典,所有的電梯門上都有傳感器。如果探測到門之間有東西的話,電梯門會自動打開。」
這個學生犯的就是以偏概全的錯誤。她沒有透徹了解印度當地的情況,將自己在瑞典生活所獲得經驗推廣到了其他地方。這種以偏概全的思維方式,差點讓她喪命。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人們發現從戰場上搶救下來的失去意識的戰士,面朝下趴著的比仰面躺著的生存率要高。
因為這些失去意識的士兵在仰面躺著的時候,很容易被自己的嘔吐物嗆到,導致窒息。而俯臥的情況下,他們的嘔吐可以自然排出,他們的呼吸道可以保持暢通。


從那時起,這種復蘇體位就成為一種全球的標准,被寫進了所有的急救課程。20世紀60年代,人們開始把這種復蘇體位推廣到嬰兒,宣傳嬰兒應該趴著睡,而不是躺著。

大家想當然地認為,復蘇體位對於所有不能自主行動的人都是正確的。但是,在全球推廣這種復蘇體位在嬰兒身上後,嬰兒的意外死亡率實際上上升了。


其實睡眠中的嬰兒和失去意識的士兵不一樣,他們有正常的神經反射系統,當他們發生嘔吐的時候,他們自己就會轉到一邊,采用側臥的姿勢。但是如果他們采用俯臥的姿勢,在嘔吐時往往沒有力量把頭轉到旁邊來保持呼吸道的暢通。


這種想當然的以偏概全的錯誤,通常是很難被發現的。因為這其中的邏輯似乎是正確的。

我們每個人都會在頭腦中自動地進行演繹和歸納。歸納法對我們來說是絕對有必要的,因為它給了我們一個思維的結構。可是,錯誤的歸納分類就會導致我們腦海中形成錯誤典型。


如果你犯了以偏概全的錯誤的話,你很有可能錯過你將來最大的客戶群。你是否在一個大型的金融機構工作?

如果你犯了以偏概全的錯誤,你很有可能把你客戶的資金投資到了錯誤的地區。因為你把非常不同的人群看作是相同的。


如果你能夠持續地質疑自己的分類方法的話,就能夠有效地避免以偏概全的錯誤思維。正確的做法是:

1.尋找同一類別內的不同之處,尋找不同類別之間的相似性;

2.注意大多數,注意極端案例;

3.不要輕易把一個類別的特征推廣到其他類別。


五、命中注定

有一次,漢斯去愛丁堡的阿爾摩酒店做一場演講,聽眾是一些投資經理和他們最富有的客戶。他在演講中展示了過去幾十年間亞洲以及非洲國家所獲得的令世界震驚的經濟進步。

演講結束後,一位紳士對漢斯說:「我看了數據,我也聽了你的演講,但我認為非洲根本不可能取得什麼進步。我在尼日利亞待過,所以我知道這些,這是他們的文化,他們的文化根本就不允許他們建造一個現代的社會,永遠不會。」




這就是人們的「命中注定」本能。很多人認為一些事物內在的屬性將決定其命運,所有的落後都是他們的內在本質造成的,而這一點是永遠不會改變的。然而社會和文化並不像岩石一樣不可改變。它們是在持續變化中的。


比如以下這個例子。

漢斯的祖父有七個孩子,他從未為孩子換過尿布,從不做飯從不打掃房間,也絕不會談論性或避孕。然而他的大女兒卻很支持激進的女權主義者,她們在1930年就鼓勵人們使用避孕套。

當她試圖跟父親溝通避孕的必要性時,她的父親變得極其憤怒,並拒絕談論這個話題。他的價值觀仍然是傳統的大男子主義。


在1960年的時候,墮胎在瑞典仍然是非法的,那時候的人還需要集資去支持女性遠渡重洋,到波蘭墮胎。但這些價值觀已經不被下一代人所接受了。當今的瑞典,幾乎人人都支持婦女享有墮胎的權利。

上述的男權主義,在亞洲和非洲的一些國家經常聽到,但這種價值觀並不是亞洲的價值觀或者非洲的價值觀,這和60年前瑞典的價值觀一樣,只是一種歷史上的價值觀。


隨著社會和經濟的進步,這種價值觀會自然消失,正如在瑞典發生的一樣,這些價值觀並不是不可改變的。
很能理解人們希望自己學到的知識永遠不會過時的這種心理,一旦你學會了某樣東西,就希望它會永遠適用,並且你永遠不需要再重新學習它。


這點在數學、物理、藝術等領域可能適用,但是在社會科學中,那些最基本的知識都有可能很快過時。因此,我們應該持續關注新的數據,來控制自己「命中注定」的本能。-----(筆記俠) 


台長: 聖天使
人氣(25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工作甘苦(工作心得、創業、求職) | 個人分類: 勵志小品 |
此分類下一篇:都說能力決定出路,到底什麼決定了能力?
此分類上一篇:看見女客裸浴怎麼辦?富人和窮人的區別在哪?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