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6 17:05:39| 人氣91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陶喆:出軌男人的標準樣板



老虎伍茲曝出性醜聞的時候,外媒犀利評論:“他的缺陷是只會把拉鏈向下拉,而不會向上拉。”男人出軌,本質就是在不該拉開拉鎖的時候,輕易拉開了,但如何能將拉鎖以體面一點的方式再重新拉上去,則十分考驗男人的修養和人品。


被爆婚內出軌的陶喆,正在活靈活現的演示著,一個不懂得如何體面拉上拉鎖的出軌男人的標準樣板。

他在出軌事前事後的種種表現都太典型了,太標準了,集出軌男人的各種特點於大成,簡直都能為出軌男人做代言。


先說出軌。

前幾天還有專家說離婚率上升是因為出軌的多了,而出軌之所以增加都是社交軟件和社交平台惹的禍,很多人還不服氣,陶喆便撞到槍口上了。短信是他們主要的聯絡工具,你來我往,甜甜蜜蜜,膩膩歪歪。楊子晴問一句:“你結婚後我們還算好朋友嗎?”他立馬便打蛇隨棍上:“當然啦,做我小女朋友更好,哈哈。”


總有人好奇男人是怎麼約到炮的,為何就能那樣準確的和對方一拍即合,秘訣不過在於每句話都不忘點題——楊子晴說:“網上我會帶個美女朋友過來給你認識。”陶喆馬上說:“看得到但吃不到,哈哈。”反正就是一遍遍的去試,若是被識破了呢,就說玩笑,如果對方笑納了呢,就美夢成真了。


因為之前有過六年的戀愛,楊子晴對陶喆的態度並不厭煩,反而比較主動,也多次問過:“你是不是還愛我”、或者“我們還是不是男女朋友”,這又爆出了男人出軌中的另外一個典型特徵,那就是輕浮的男人從來不會拒絶主動的女人。


楊子晴是陶喆不能娶的那種女人,無論是出身、職業、還是像網友說的“面相”,都較陶喆的太太江姵蓉為之遜色。這是很多男人秘而不宣的擇偶準則,挑選老婆的時候條件更苛刻,更追求體面,渴望得到社會性的認同,但是情人的條件就寬泛的多,很多男人都是抱著“反正也不娶回家,有沒有三從四德都無所謂”的念頭選擇的情人。


可不能娶,不代表不能在婚外繼續發展關係。如果女人主動一點,半推半就、欲擒故縱,即便這個女人不是自己所真正喜歡的,有些男人也不會拒絶和她談一場婚外情,更何況陶喆和楊子晴還是有感情基礎的。


縱觀很多婚外情的發展過程,男人的動物性比女人體現的更明顯。不愛一個女人而卻和他上床的男人比比皆是,男人的肉體遠比他們的靈魂要軟弱的多。


陶喆只對楊子晴的肉體感興趣,短信中的那些“我還愛你”、“突然好想你哦”、“你還是我的小女朋友”等等,都是鋪墊,唯一的目標只是為了上床——“你不喜歡跟老公愛愛嗎?”出軌男人的調情是超長版的前戲,調動著高潮的最後來臨。


正如情慾勃發的時候,男人的某些器官特別高漲,但受到驚嚇,也極易萎縮。這種以性為紐帶的婚外情,一般被曝光,他們也會迅速清醒起來,馬上撇清關係,毫無擔當。




陶喆就是這麼做的,先是聲明中致歉,承認自己婚內出軌,但依然強調:“雖然這件事情並不是那麼單純”,暗示被女方設局。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陶喆團隊居然將兩個人來往的微信截屏圖片做成PPT,逐字逐句加以分析,試圖證明楊子晴是如何如何主動,陶喆則完全是被動接受,而且兩個人不是經常發生聯繫,而且短信經過有意刪改,陶喆是被設計了,下套了。


陶喆還向楊子晴發出了律師函,指出楊子晴之前曝光的微信聊天截圖“都是經過特意刪減、編排過的聊天記錄”,誤導了公眾及媒體,使其得出“陶喆先生婚後仍與楊子晴女士頻繁聯繫並多次見面”這一錯誤結論,而令陶喆的公眾形象及社會評價受到嚴重貶損。他們要追究楊子晴及風行公司等侵權人的法律責任。


這哪裡是道歉,這簡直是全面的反攻,進軍號在吹響。“我是被誘惑的,我最愛的還是我老婆,狐狸精才應該被罵”,老套出軌男人逃避責任的戲碼再次上演。如果這是危機公關的手段的話,那麼這種手段太拙劣,陶喆及其團隊太愚蠢,但更大的可能是,陶喆真是這麼認為的,他恨楊子晴讓他下不來台,不把楊子晴拖下水一起死,他才不甘心呢。


這是叫人心寒的人品問題,也暴露出男人其實並不真的尊重情人的感情。在很多中國男人的觀念中,都是自己可以荒唐,可以和別人的太太鬼混,但是太太必須要忠貞不二。這種雙重標準讓男人身處在矛盾之中,他們一方面和情人耳鬢廝磨,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另外一方面又暗藏厭惡。對於好上手,容易動搖的女人,就像本來值100塊錢的東西別人卻意外的10塊錢就賣給了自己,高興的同時,他們只會把她當作10塊錢的東西去對待。必要的時候,當然是舍卒保帥了,因為在心裡他們一直都沒怎麼看得起她們。


現在的陶喆並不承認自己愛楊子晴,“對於我的太太,我這一輩子只會愛這個女人。”但微信上截圖清清楚楚寫著呢——楊子晴對他說:“可惜你要結婚了。”他馬上回:“是啊,可那是媽媽的旨意!但是我還是愛你的。”這又是出軌男人的另外一個特徵:為了哄情人開心,他們都喜歡把自己的婚姻說成是無愛的、不自願的、沒意義的。


“我的婚姻不幸福”是男人出軌的必殺技,出現率很高,可信率卻極低。為了取悅情人,讓對方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寡廉鮮恥之徒,男人當然要顯示自己的不幸了。


真不幸福的要這麼說,其實很幸福的也要這麼說。反正但凡婚姻時間稍微長一些的,想找點老婆的罪狀還是不難的。陶喆的婚姻時間太短,要找太太的缺點還不是很容易,所以只好祭出“那是媽媽的旨意”這樣的法寶來為自己開脫。一個40多歲的男人,還會這麼說,也真是醉了。




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陶喆的婚姻不幸福,去年七夕那盛大的婚禮還記憶猶新。但即使幸福,男人依舊可能會出軌。


因為幸福美滿的婚姻並不能夠完全阻隔男人的出軌,當然機率會降低很多,但是對於個別的男人來說,婚姻只是一個載體,它並不能夠完全承載下他對感情的多樣需求。在一個女人之外,他還渴望擁有另外的感情。感情於他就像選冰淇淋,吃了最愛的草莓口味,可是還想試試巧克力的、菠蘿的,沒嘗過,總是有著豐富的想像和渴望。


一個人自己如果不注意加強修養,沒有抵禦外界誘惑的能力,那麼多好的老婆,多牢固的感情都無法掩蓋一個人的貪心和多餘的慾望。


在男女關係中,男人通常都比女人更天真。尤其是當男人覺得自己已經掌控了局面,一個女人愛慕他的名氣與才華,甚至不惜不要名分的跟著他,總會讓男人變得自大。正如陶喆說:“我覺得在認識的時候,我確實覺得她是個善良,很好的女生。”殊不知,愛情可以讓女人盲目,更可以讓女人怨毒,它是一個極不穩定的變數。


女人的危險就在於如果她是一個視感情為唯一信仰的人,那麼她的專注可以成就她的痴,也可以成就她的狠:你若毀了她的信仰,她就毀了你的根基——你的官位、你的臉面。那些能恪守遊戲規則瀟灑離去的女人,都不會是這樣的痴女人。


楊子晴大概正是這樣的心態。乖巧之後,她並不甘心毫無所獲,反而會有種屈辱:“為什麼我在這裡承受這些痛苦,而你卻可以若無其事的回去和老婆繼續過好日子,我就是要讓你們都和我一樣。”這時候女人要求得到的,其實只是一個公道和破壞,並不是要真的重新贏回他。


只有在這時候,男人才會發現婚外情沒有那麼好玩。


這場鬧劇,處處都充滿了中國特色的背叛與欺騙,沒有被發現的時候色膽包天,被逮到後矢口否認,再到後來的避重就輕,推卸責任,刻畫出一個活靈活現的雞賊出軌男人。文章都應該感謝陶喆,有陶喆墊底,連文章閉口不談姚笛都顯得有操守多了。


關於陶喆的謊言,楊子晴是否全盤相信,還是心知肚明的在做遊戲,這不得而知。但讓一個有才華的男人離開新婚的老婆而和自己廝混,這多半都極滿足年輕姑娘的虛榮心。她並非無辜的受害者,她自有她的錯誤和軟肋,不過這種兩敗俱傷的打法,女人不到傷心處是使不出來的。


但願從今以後,她能對自己和世界都多一點警覺,感情中沒有白吃的午餐,已婚男人的諾言,如長街雪,太陽一出,全部都瓦解。-----(晚睡姐姐)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