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8 17:33:52 | 人氣(84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工作屢屢受挫?難為你的,恰恰是你自己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寫在前面的話:

或許你會發現,職場中同樣的痛苦,不知為何會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你異常渴望擺脫這樣的痛苦,但不知為何,這種近似重複痛苦就像夢魘一般緊緊跟隨,而你,總是無力掙脫。

心理學會說這是“強迫性重複”。

問題是,這一切到底是怎樣發生的?

 
今天的這篇文章,基於一例具有代表性的職業諮詢案例,為保護當事人隱私,特地隱去關鍵信息,並做了文學加工與處理,基於現實又不完全等同於現實,旨在呈現更為複雜深刻的心理根源,希望能給你帶來不同的啟發和幫助。


01

“別人的職場風生水起,

我的路卻越來越窄。”

諮詢者小文(化名)畢業已第五個年頭,讓她倍感焦慮的是,和她同時畢業的同學們很多都已經在職場混的風生水起,唯獨她的境遇越來越糟糕,前途一片渺茫,看不清方向。

 
小文畢業於一所普通高校的電子商務專業,畢業後的她先是來到一家外貿公司做業務員,一年之後,由於一直沒有出什麼業績,便辭去了這份工作,來到了一家化妝品公司做起了銷售。

 
不到兩年的功夫,她再次感到了滿滿的挫折感,又離開了這家公司。

小文覺得自己應該不適合做銷售,便來到一家物流企業做倉管,每天面對成堆的貨物和數據,讓她好不頭疼。


一想到自己之前已經換過兩次職業了,如果再輕易跳槽恐怕對自己的職場發展不利,於是忍了兩年多,如今實在受不了了,但辭職後去向哪裡,她實在不知道。

 
懷著這樣的困惑,小文找到了我。

 
在她看來,自己既沒有特長也沒有特點,甚至愛好也很少,屬於各方面都很平平的人,她實在不知道,這樣的自己又到底適合怎樣的職業呢?

經驗和直覺告訴我,小文的問題可能並沒有表面上呈現的這麼簡單。





02

渴望進步的背後

竟是深切的逃避

第一次諮詢的時候,我帶著小文運用一些方法進行了必要的梳理和澄清,結果發現,在小文的認知裡,她認為“專業性”很關鍵。

 
對於“專業”,小文給予的解釋是:“專業性意味著別人不會但我會,如此一來,我就是市場上的稀缺人才。因為稀缺,所以珍貴。”

經過步步挖掘及澄清,我漸漸理出了小文注重專業性背後的幾點重要邏輯:


1、在小文看來,“專業性”意味著“別人不會但我會”,但並不包括“別人會但做不好,而我卻能做好”的情況,因此,再好的銷售都不具備小文心中的“專業性”。

 
2、在小文的頭腦中,“專業性”意味著入行門檻高,例如醫生、程序員這樣的職業,這種職業有個特點,那就是除非經過系統專業的學習,否則外行人很難踏進這些行業,因此這些行業的從業人員在小文看來,就具備“稀缺”的特徵。

 
3、還有一點對小文來說至關重要,那就是“專業性”高的工作意味著溝通少,在她看來,銷售專業性低,所以每天要和人說很多話;而醫生、程序員等這些職業,就不需要在工作中說很多話,並且對溝通能力也沒有太高的要求......

   
我察覺出,小文的內心有著極為矛盾的一面。


一方面,她似乎很羡慕專業性強的崗位和工作,但問題是她上大學及工作這些年,從來沒有瞭解或接觸過這些職業,也就意味著,以小文現在的知識及能力情況,踏入這些她認為的“專業性高”的職業難比登天;


另一方面,她似乎在下意識地逃避“溝通”這一能力,她認為專業性能巧妙避開人際溝通。

這是一種不易察覺的內在衝突。

如果用一句話描述或概括小文的現狀就是:對“專業性”的渴望是類似“烏托邦”一般的精神寄託,是小文的“理想國”。

 
正是因為無法實現或者實現的可能性不大,小文可以將所有美好的願望全部投射到這塊頭腦中的“理想國”,而如果她真的開始行動或者邁出第一步,則意味著“理想國”的崩塌,這才是小文潛意識裡極不願意麵對或真正感到恐懼的地方。

 
痛苦萬分,卻動彈不得。

隨著諮詢的深入和推進,我意識到一個關鍵的問題,那就是,在小文的潛意識裡,恰恰非常喜歡並享受這樣的“糾結與痛苦”。





03

無法控制自己,

源於被忽視的糟糕體驗。

在後續的幾次諮詢中,小文緊繃的神經緩和了許多,很多壓抑的情緒漸漸得以釋放出來。

克萊因在客體關係理論中提到,兒童在早年與養育者之間的互動,形成了每個人的情緒、感受及行為方式。

據小文說,她家在農村,自己在家中排行老二,上面是一個姐姐,下面是一個弟弟。

 
姐姐生下來的時候,父母雖然有些失望,但好歹是他們第一個孩子,倒也挺看重;等小文出生的時候,就和“多餘”的一樣;等到小文弟弟出生的時候,家裡大人歡喜的不得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弟弟身上。

 
小時候的小文特別不受待見,尤其是她的奶奶,對小文更是橫挑眉毛豎挑眼,怎麼都不滿意。

而小文的父母忙於生計,僅有的注意力會放在小文活潑的姐姐和精貴的弟弟那裡,在他們看來,小文“很懂事”,所以父母對小文永遠用一個“小大人”的標準要求小文處處謙讓,不要爭搶。


因此,長大後的小文非常在意別人對自己的態度和看法,同時也極為敏感,只要發現對方有“忽視”自己的跡象,就會主動躲避。

 
在前兩份銷售類型的工作中,小文時常被這種“被忽視”的感受困擾,領導衡量員工的主要標準是業績,同事是否願意和你往來主要看性格,客戶能否被你拿下更是取決於能力,而小文性格敏感,導致很多能力發展不足(例如談判溝通),故而業績很差,自然更不受認可及重視。

 
在這種前提下,小文對工作的感受自然是很糟糕的,有時候可能僅僅是對方無意的話語,都能讓小文內化在心中被忽視的感受激發出來,會難過很久,覺得受不了的時候,就會選擇離職。


04

“全能感”的背後,

是為了防禦不完美的自己。

在後來的某次諮詢中,小文突然想到了一個方向。

小文和我說起,她經常買些貓糧狗糧給住所附近的流浪狗流浪貓吃,她靈光一現:“曉璃老師,你說我要不要去流浪動物救助站這種機構去應聘呢?” 

我並沒有正面回答小文的問題,而是發現了兩點更為關鍵隱秘的信息。


1、得不到積極回應,只好告訴自己“我不需要”

從我的諮詢經驗來看,如果一個人在0-3歲時期的情感與需求得不到父母尤其是母親的積極回應,TA很容易形成自我保護的迴避型策略。

 
這種迴避型策略有很多,例如有人把情感寄託在遊山玩水中,有人喜歡在暴飲暴食中獲得愉悅和溫暖,有人則把注意力轉移到花草、遊戲、閲讀中。

 
在迴避型策略的人看來,這些一成不變的事物比起經常變化的人來說更為可靠,從這些不變的事物中,能夠感受到為數不多的控制感和主動感,甚至成就感。


小文喜歡救助流浪貓狗,和這種策略不無關聯。

問題在於,一旦涉及到和他人的互動及反饋,就會喚醒他們內心強烈的焦慮,他們害怕被拒絶,害怕自己的尷尬與窘迫。

即便內心無比渴望,但依然不斷地告訴自己說:“我不需要”。

 
在小文這裡,她的痛苦有部分正是源於社會比較,尤其是自己和同學們的差距,她很渴望自己能變得有錢、職位上也能有所體現,只是出於之前的策略,她會把這部分需求隱藏起來,假裝自己“什麼都不想要”。



2、兩難的境地,更是“全能感”的表達

例如,小文每次辭職都會覺得自己很失敗,覺得自己不配在職場中發展。

 
在遇到困難或者不順的時候,她的第一反應就是逃離,可逃離之後,卻發現下一份工作並沒有比上一份好到哪裡去,便又懊悔不迭,開始自責後悔。

小文陷入了兩難的境地,這更像是在表達她內心的一種模式,即,怎麼做都不對。

 
對她而言,工作只有好與不好兩種絶對的選項,似乎沒有多餘的選項,她永遠都是試圖在選擇,從畢業到現在。

 
小文的思考重點,從來都不是去反思上一份工作,下次遇到類似的情況該怎麼做,自己又該如何更好地應對,等等。

在放棄上一份工作之後的懊惱與自責,似乎又是在對外表達,如果我能提前知道一切就好了,如果我能掌控一切就好了。

 
這更像在表達一種全能感,而這種全能感的表達,無疑是為了防禦那個無能的、不完美的自己。

這就是我前面提到,小文的潛意識裡很享受這種“糾結與痛苦”的根源所在。

因為沒去做,遠比做不好更有利於“全能感”的表達。




 
05

構建新的關係,

改變才能真正發生。

我知道,類似於小文這樣的人在職場中並不少見。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真正走出困境,一是要給予自己足夠多的包容和覺察,給自己緩衝的空間和時間;二是要去構建新的關係,習得新的關係模板。

 
這種全新且健康的關係,可以在現實中找一個願意信任的人開始,也可以借助諮詢慢慢構建。

諮詢的一項重要作用,就是個體通過諮詢中和諮詢師的關係,為新的、健康的關係模版提供基礎。

 
正如有句話說的那樣,唯有在關係中,我們才能越來越瞭解固有的關係模式,就越能去看待這些模式背後的防禦,防禦卸下的過程,正是習得新的客體關係經驗的過程。

 
否則,人生中同樣的挫折與痛苦會不斷在你生命中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就好像“輪迴”那般,讓你倍感無力卻又無法擺脫。

以上。

“我們決定彼此靠近的,是表面的陽光;但讓我們決定彼此親近的,卻是內心的脆弱。”——裡則林----- (趙曉璃 / 璃語職美人) 

台長: 聖天使
人氣(84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工作甘苦(工作心得、創業、求職) | 個人分類: 勵志小品 |
此分類下一篇:未來5年,普通人如何才能抓住趨勢逆襲?
此分類上一篇:“40歲,我做了人生的第三個選擇”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