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影】先別吵「錢」了... 溫暖平和的東京都小島們郭台銘修補人和抗韓流 如果你打算開始在家做瑜...
2018-09-28 18:49:55 | 人氣(36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年輕女性總是被兩種力量控制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個年輕女性不可能完全不受誘惑。“她總是被兩種力量控制著:一邊是綿綿無盡的愛,另一邊是滾滾而來的都市生活。”


                                                        真愛,在相互尋找之中

                                                             ---by周國平


我曾經為一個年輕女孩寫的都市愛情小說作序,故事的主人公可以說是一個純情女孩,作者在她身上寄託了自己的愛情理想,即要尋找那樣一個唯一的愛人,他在所有的輪迴轉世中都將與自己相伴。但是,與此同時,作者又清醒地看到,都市生活對於這一愛情理想構成了嚴重的威脅。一方面,在普遍的金錢和物慾躁動中,一個年輕女性不可能完全不受誘惑。


“她總是被兩種力量控制著:一邊是綿綿無盡的愛,另一邊是滾滾而來的都市生活。”




另一方面,喧囂的商業化浪潮使得一切古老的價值包括愛情價值分崩離析,“看看周圍的人吧,誰還會在乎什麼。”在兩性關係中,人們抱著誰也別認真的態度,成熟的男女直奔主題,婚外戀和家庭兩不誤的“後現代”模式盛行,到處都在上演沒有愛情的愛情故事,“有迪廳有鮮花有微笑,卻唯獨沒有真愛”。


如果說,在過去的專制時代,我們曾經被愛情遺忘,那麼,在現在的商業社會,則是我們遺忘了愛情。


“任何人任何事,只要真愛都令人感動。”

當然,問題仍然存在,真愛的可貴並不能消除這樣一個事實:


面對無情的世俗,真愛往往得不到回報,反給自己造成痛苦。在現實生活中,這個問題非常嚴峻地擺在每一個崇尚真愛的人面前。真愛不求回報,甘願自食苦果,甚至甘冒受騙的危險,這是一種可供選擇的態度。


我甚至覺得,哪怕有情人終成眷屬,那陪伴著輪迴轉世的愛人也永在互相的尋找之中,在互相的尋找之中方有永恆的愛情。




                                                        真愛,永遠都是致命的

                                                              ---by 馬洛伊


有一段時間,我感到孤獨就是一種懲罰,就像把一個孩子關在一間黑屋子裡,而成年人在另外一間屋裡談笑風生。


後來,我們也長成了成年人,這才知道,孤獨是人生中一種自覺的獨處,而不是懲罰,不是受傷者和患病者的退隱,也不是怪癖,而是作為一個人生活裡的唯一、真正的存在狀態。

那些精於算計的人,他們就算是在愛情當中也要精心算計好,彷彿在商業生活中,愛情也存在有效期,他們完全按照使用說明在生活。


大多數人都屬於這類人,他們活得窩窩囊囊,毫無價值。


愛情,如果是真愛,永遠都是致命的。


我的意思是說,真愛的目的不是幸福,不是田園詩般的浪漫,不是在盛開的椴樹下,在透過樹冠隱約可見的點著溫柔燈光的走廊上,在沐浴著微醺燈光、散發著愜意香氣的家門前手牽手的漫步……


這是生活,但不是愛情。

愛是一道燃燒得更加頽喪、也更加危險的火焰。有一天你會發現,你的內心會萌生出一種遭遇這種毀滅性激情的慾望。


到了那時,你便不再希望愛情能給你提供一種更健康、更平靜、更滿足的生活,你只是想要存在而已;你很清楚,你只會想要以一種完整的形式存在,即使是以灰飛煙滅作為代價。


我們是否相信家庭超出個人之上,代表人類生命的最高意義,是一種更高級的和諧呢?




人類不是為了幸福而活著。


人類之所以生存是為了支撐他的家庭,養育正直的人,所有這一切不要期待換來感恩與幸福。這個問題我將真誠地回答你。我的回答是:你是對的。我不相信,家庭“帶來幸福”,沒有人和東西為我們帶來幸福。


但家庭是一項如此偉大的人物,在面對自己和世界時,我們是否值得為了這個目標忍受生命中無法理解的困擾,不該承受的痛苦?


我不相信存在“幸福的家庭”。但是,我看到過某種程度上的和諧,人的共生,同時所有人都與其他人對抗地活著,每個人過的都是自己的生活。

到最後,生活中的一切必須要被給予某種形式,甚至連反叛也是如此。最終,一切都會變成生活中巨大的陳詞濫調。


他們是愛情的竊賊,把手伸進你的心裡迅速偷走一種感情,發現一些秘密的軟弱之處,然後立即消失在黑暗中,消融在人群裡,動作快得像閃電一樣,還帶著邪惡的快感。

假如一個人在生活中連一次都不曾被地震撼動過生命建築的根基,連一次都未被龍捲風掀翻屋頂的瓦片,瞬間捲走一切,捲走此前被理性和個性保持的秩序的話,那麼他的生活也太可悲了。





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過渡時期,人們以一種神奇的自信與狂熱忙著借長期貸款——不僅僅是個人,甚至國家也一樣。


更為離奇的是,他們不僅借錢,並且借到了長期貸款——而且還蓋起了大大小小的房子,那姿態就像是苦難、可怕的時代已經完全結束一樣。


就像另一個時代已經開啟,當一切恢復正常,他們又可以制定規劃、養育孩子、放眼未來,總之關心那些個人的領地之中所有的一切,關注那些令人愉悅的甚至有些多餘的東西。

長頸鹿是荒野裡的天使,在所有動物中間,它們擁有某種天使般的靈魂。它們的名字也是從天使那裡得來的,它們真正的名字是熾天使。

男人們,只有是跟同一個女人蓋過一條被子的老朋友,才會這樣走在一起。因為你看,這才是民主。


你問什麼是真相,如何能夠痊癒,並且學會快樂的方法是什麼?

我告訴你,親愛的,我用兩個詞就能說清楚:謙卑和自我認識,這就是全部的秘密。

(本文選自:馬洛伊•山多爾 《偽裝成獨白的愛情》郭曉晶 譯/周國平) 

台長: 聖天使
人氣(36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 個人分類: 情愛*幸福感STATUS: publish |
此分類下一篇:女孩應該“作”一點,還是應該“乖”一點
此分類上一篇:煙火紅塵,煨愛煮詩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