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8 14:50:17 | 人氣(33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土耳其:危機與治理模式的賽跑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劉淄川/文本幣匯率暴跌會成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滑鐵盧嗎?8月10日,土耳其里拉急遽貶值約17%,又接連幾日“跌跌不休”,震驚了全球市場,直到8月14日才止住暴跌勢頭有所反彈。今年以來里拉匯率已經總共下跌超過了40%。可以說,土耳其經濟在連續快速增長近20年之後,遭遇了進入本世紀以來最大規模的危機。


里拉暴跌的直接導火索應該是美土關係惡化。作為對土耳其關押美籍牧師布倫森的報復,美國總統特朗普把從土耳其進口的鋁和鋼產品的關稅提高一倍,分別達到20%和50%,這刺激了里拉的暴跌。然而,這並不是最根本的原因。由於土耳其經濟增長模式存在一些潛在的根本問題,以及美國退出量化寬鬆政策、美聯儲加息導致美元走強,里拉確實存在長期的貶值趨勢。本次匯率危機只是長期存在的隱蔽風險的一種顯像化。


十多年來趁著經濟高速增長的東風,埃爾多安的政治命運也一帆風順。今年6月,埃爾多安及其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在總統與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這代表了選民對他的肯定。然而,埃爾多安主持的這場經濟增長高度依賴低利率、高債務與大搞基建的模式。對於土耳其經濟的持續增長來說,龐大的基礎設施建設工程功不可沒。


埃爾多安執政時期,隨著政府私有化計劃的推進和外資的持續流入,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的基礎設施,從公路、鐵路、機場、運河到高樓、大橋、港口、電站,構成了土耳其高速經濟增長的璀璨標誌。這背後又是長期實行的低利率政策,藉此土耳其才能實行大規模的財政刺激,通過建築業的高速發展來拉動整體經濟,提供就業,為政府贏得民眾的持續支持。


然而硬幣的另一面是大規模借債,前一段時期美國實行量化寬鬆導致的全球美元流動性氾濫,也助長了土耳其方面的借債勢頭,而土耳其對此中潛藏的風險並沒有給以足夠重視,所以在美國逆轉貨幣政策之後,由於自身房屋不牢固,受到的衝擊就變得很明顯。


據統計土耳其企業目前背負的外幣貸款總計為2930億美元,本幣匯率下跌意味著這些債務負擔變得日益沉重。當然,土耳其遭遇的這一問題並非特殊情況,而是當下新興市場國家普遍面臨的潛在風險,比如阿根廷比索在今年4月暴跌,巴西雷亞爾等貨幣今年也大跌。由於投資者傾向於把新興市場國家視為一個整體,所以匯率貶值風險會在這些國家之間傳染。


在經濟繁榮時期大量舉藉以外幣計價的債務,雖然為本國的基建等事業提供了大量資金,但這本來就意味著經濟要承受巨大風險。任何風吹草動,都有可能引起一場匯率貶值與信心喪失的惡性循環:隨著本幣匯率的貶值,償還外幣計價債務的壓力大增,這導致經濟前景惡化,從而進一步降低投資者的信心,所以匯率繼續貶值。


這樣的情況在經濟史上很常見,比如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前夕馬來西亞等國的情況就與此頗為相像。這種狀態本身便意味著脆弱性,也就是說,許多原因都有可能導致這樣的惡性循環發生,既可能是外部風險,也可能是本國國內的政治環境導致市場產生疑慮。不幸的是土耳其同時遇到了這兩種情況:一是美元走強引發國際資本流動,二是國內政治變化、埃爾多安集中權力於自身,導致投資者信心發生變化。


但當然這並不是世界末日,土耳其目前可以視情況的發展,選擇打出一定的牌,比如實行一定的資本管制以阻止資本外流,在事態繼續惡化的情況下還可以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請求緊急援助。


目前仍不清楚匯率貶值會不會影響該國今年的經濟增速。假如除了匯率貶值之外,土耳其經濟基本面也趨向惡化,這就有可能引發一場新興市場國家的整體危機。由於土耳其企業向歐洲銀行大量借債,所以土經濟若陷入嚴重危機,也可能造成與希臘債務危機相似的效應,給歐洲銀行業帶來壓力,儘管土耳其並沒有加入歐盟。這些情況目前只是值得擔心的風險,能否避免取決於土耳其能否及時調整政策。


顯然土耳其的問題是經濟過熱,因此需要加息和削減預算開支,然而加息可能影響經濟增速,進而損害政府的民眾支持率,徹底改變當前增長模式也可能導致大量企業陷入破產清算,這同樣會帶來巨大的政治壓力。埃爾多安能否成功解決當前危機,取決於他能否把國家經濟命運放在自身政治考慮之前,改變他一直堅持的反對加息的態度,儘管這可能對他意味著一定的威信損失與政治成本的付出。


另一方面,儘管土耳其的經濟政策有值得批評之處,但作為北約盟國,美國在土耳其遭遇外匯市場大幅波動時突然加征關稅,特朗普給以幸災樂禍的嘲諷,這顯然有違盟國相處之道,也必將對已經緊張的美土關係造成長期損害。埃爾多安已經呼籲抵制iPhone等美國科技產品。


他還可能向俄羅斯、卡塔爾等國尋求支持,同時在配合美國制裁伊朗方面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特朗普一時對埃爾多安報了仇,但這可能給美國帶來長期性的政治成本。這或許也將印證亨廷頓曾經的預言:土耳其將與西方漸行漸遠,重新強化與伊斯蘭世界的融合。


必須承認,一直一帆風順的埃爾多安這次遇到了大麻煩。由於集中權力的傾向,以及對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昔日榮光的追念,埃爾多安被外界稱為土耳其的新“蘇丹”,這也導致他與歐洲等方面關係惡化。埃爾多安始終應該銘記的是,再強大的人,也不能嘗試以權力對抗經濟規律;政治權力的功效總是有效的,持續的經濟高速增長讓他贏得並鞏固了權力,但權力的濫用也可能導致他成功的終結。在這方面,世界各地顯然有很多前車之鑒。


土耳其已經與全球經濟緊密融為一體,土耳其總體上也是一個實行自由市場經濟的國家,這意味著埃爾多安憑一己之力主宰經濟走向的能力是有限的,儘管他自身的政治權力在擴大和強化。近期土耳其主要商業團體呼籲政府收緊貨幣政策,推出財政緊縮措施,並加緊解決與美國之間的爭端,這是一直不願公開挑戰埃爾多安的商界首次公開表達對經濟政策的不同意見。這能否對埃爾多安構成一定的掣肘和規範作用,是值得觀察的。


但當然,現在預測土耳其必然陷入全面的經濟危機,甚至預言埃爾多安時代走向終結,為時尚早。這要看里拉匯率下跌對外國投資者及土耳其本國人的信心造成何種程度的影響,會不會引發銀行擠兌和金融危機,目前來看這一風險存在,但不一定會爆發。


土耳其是中東地區最成功的經濟體,體量巨大,產業多樣性程度也高,擁有比較強的抵禦風險的能力,不像阿根廷等其他陷入危機的國家那麼脆弱。土耳其政府目前應該利用這一有利情況,展現出改革的心願和誠意,假如繼續奉行干預央行決策的做法,拒絶適當加息,繼續維持在經濟學家眼中看來不合理且隱藏高度風險的政策,那麼投資者也可能會望而卻步,並從土耳其大量撤出資金,從而引爆全面危機。


同時,妥善應對危機需要一個廉潔和高效的政府,腐敗與裙帶主義的氾濫必將影響應對效果。今年7月上任的新財政部長阿爾巴伊拉克是埃爾多安的女婿,這已經招致了很多非議。另外,在2016年發生未遂政變之後,土耳其的文官體系在埃爾多安主導之下日益政治化,不服從正義與發展黨官方路線的官員被排擠,這也可能導致人才的流失與決策質量的降低。假如權力的集中導致執政者無法兼聽則明,誤以為可以無視經濟規律一意孤行,政府高官又附和並固化執政者的這種頑固傾向,那麼初露頭角的危機總是會向著更大規模的危機演化。


儘管市場和全球輿論反應強烈,前路坎坷,但今天的土耳其遠遠沒有落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仍有巨大的調整空間。未來將是一場危機與治理模式改革的賽跑。這個國家需要繼續嚴格奉行“三權分立”,保持司法體系的獨立性,約束行政權的擴張,並充分保護公民政治權利與言論自由。只有這樣才能恢復市場信心,進而甚至可能緩解與歐盟之間的矛盾,給土耳其加入歐盟重新帶來一線曙光。前進還是倒退,執政者的抉擇至關重要。-----(經濟觀察報)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