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臭說拜拜 吸汗純棉襪 想找絕對不背叛你的小三嗎韓流、柯P 民進黨苦戰 帕胡德長笛四重奏 長笛...
2018-07-09 16:17:32 | 人氣(21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誰在縱容幣圈亂像“李笑來”們?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本文來自【鈦媒體深評】欄目,深度評析一週熱點話題

一段李笑來的錄音,掀開了幣圈躲在“區塊鏈”概念背後最不堪的那層紗,所有的醜陋、勢利以一種赤裸裸的方式,衝擊了所有人的眼球。“李笑來”這個名字也似乎一夜之間成了幣圈亂像代名詞。“他說出的難道不是幣圈真相嗎,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支持者們卻依然恬淡如昨。


在鏈得得吐槽大會創始群裡,資深群友們感嘆總結:

現在的行業畸形在於:投資人先看看站台的人是誰,投資團隊哪些,問一些很沒意義的,你準備上哪個交易所,開盤幾倍,啥時候讓我出貨————再加上創始人是不是網紅或者有那沒有網紅潛質——真的有人關心區塊鏈實際落地應用價值嗎,少之又少——這些既是李笑來“錄音門”的總結,也是幣圈的現實映射。所以“李笑來”們,與其叫區塊鏈投資者,不如就叫“炒幣者”。再還是攢幣、發幣、炒幣一條龍的“操盤者”。


我們依據公開資料和官方消息,整理了李笑來近年來“通往財富自由之路”上的一些典型做法,之所以選取李笑來為窗口,因為他極具代表性,自2013年以在央視上自爆擁有“六位數比特幣”並因此被業內稱為“比特幣首富”以來,關於“六位數比特幣”的真實性,及其個人財富成長路徑就爭議不斷,直至“錄音門”爆發,“李笑來”這個名字,似乎已成為幣圈“網紅”力量的代表,更是國內目前幣圈亂像的典型縮影。


此文旨在“管中窺豹”,盤點歷史和現狀,以求解決問題之路經,對未來啟迪,希望更多以理性建設性推動區塊鏈變革。

其實,早有媒體對李笑來的報導稱:“復盤李笑來的“通向財富自由之路”,實際上就是一條“名氣變現”之路,他充分利用自己的名氣,配以精妙的營銷,最終通向了財富自由。” 這與“錄音門”中,李笑來自己總結的“先成為網紅,有自己的IP,再組建社群”、“價值投資無用論”等的“區塊鏈投資”邏輯一樣。


i黑馬的一篇文章曾引用對李笑來的評價:“曾經一次微醺,李拿著手機跟我說:‘不用去同情那些傻X們,也不用承諾什麼,只要你看起來強大,他們甘願給你交錢。’當時陣陣涼意,把自己的信徒說成傻X,其實他心裡應該都清楚的,我想。”

當然過後,李笑來否認他說過這句話。但是這段話的意思,卻與本次“錄音門”暴露的意思和語氣也都如出一轍。


亂像看似可怕,但比現存亂像更可怕的,是集體無意識地認為“理所當然”,一如既往,甚至有人還翻版了一份“正面解讀”。所以,即使灰色手段層出不窮,輿論質疑綿延不絶,政策高壓並未緩解,但他們依然安然自得我行我素,“榜樣的力量”給了後來者與同行者們信心與參照。那麼是什麼缺位了?


募資手段千奇百怪

有人在網上發佈過一張樹狀圖,稱之為“李笑來圈錢史”,將其近年來的募資手段做個分類,我們也在此基礎上進行了求實和一一驗證,雖然不夠全面和個別細節描述不夠精確,但大體如實,我們在此基礎上也做了更多資料蒐集,通過梳理其不同的募資方式也發現,以李笑來為代表的幣圈募資手段的確可謂千奇百怪,但也基本涵蓋或者說引領了“潮流”,參與募資者眾。





李笑來“圈錢史”,來源:網絡

這也是為什麼,多位投資者雖然在李笑來的投資項目上多有虧損感到憤恨時,也還是向鈦媒體表達了對李笑來的感謝,“他算是帶我們入行入圈的”。通過流量優勢,以李笑來為代表的“網紅”大V的確不斷吸引著新的“韭菜”進場。對李笑來來說,不僅數字貨幣,不僅ICO,幾乎每一個新時期出現的新的募資方式,例如中間曾經股權眾籌的短暫興起,他都沒有錯過,與區塊鏈更是關係不大。


鈦媒體總結了以下幾種典型募資手段:

一、法幣募資、比特基金與股權眾籌

2013年在央視自爆“六位數比特幣”一站成名後,李笑來眾籌了350多萬美元(當時相當於3萬個比特幣)創建了比特基金(Bitfund),吸引了吳鋼等眾多幣圈大佬參與認購(多位大佬直接以比特幣認購,或者為了更合法化,將比特幣兌換成了法幣後認購)。

媒體報導稱,到了2017年11月,距比特基金的四年兌付約定期限過去4年,李笑來卻單方面宣佈延期1年兌付。


寶二爺的一個朋友借他的微博發佈一條視頻,說自己放在(李笑來)基金裡的3萬枚幣蒸發了,寶二爺本人在視頻中喊話:最應該和李笑來撕逼的應該是老吳。吳鋼隨後轉發微博並且表示:“我希望Bitfund能夠對LP公開透明,不負初心和託付。”

但他們並沒有得到回應。

而無論是新生大學、馬克新生學院,還是一塊聽聽,都是沒有延續至今的項目,但都成了當時用來募資眾籌的手段,也進行了股權眾籌。同時,備受詬病的問題也都幾乎沒有差別:項目團隊和進展不透明,財務管理不公開,即便LP都無法獲得基金財務報告,項目多為李笑來“攢局”而非普通投資,項目最終幾乎都倒了。





二、600ETH入會俱樂部

給微信群收高額入門會以做共同投資,李笑來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都顯示了監管地帶的完全空白。




“支付600ETH的人當然不會白白付出,會通過各種辦法找補回來,不僅要收回成本,還要藉機大撈一筆。不僅如此,交了20ETH的人很多又自己拉群,每人收2ETH,又發展了一層下線。” 作為之前李笑來的追隨者,MrChow撰文稱,“ 他的解釋是,600ETH是為了篩選出“合格投資者”,達到這個資產門檻的人才能和他的基金合作。這又是故意混淆概念:要求投資者證明擁有這麼多資產,和要求投資者支付給他這麼多資產,是兩回事!”







不過入群之後,向群友們推薦等大多數幣,又有多個都與李笑來自己發行,並上自己控制的交易所有關。幾個月後李笑來推薦的這些幣,大多破發嚴重,很多至今也未恢復元氣。在一片罵聲中,李笑來在600ETH群裡退了500ETH——最後迫於壓力終於把那剩下的100ETH也退了。

但這種入門方式至今仍在幣圈各種炒幣喊單群裡流傳。


三、風利基金用支付寶“吸儲”

根據李笑來官方微信號的發佈,風利基金每份最小2萬元募集,通過支付寶集資,按照年化 8% 的利息計算,投資者兩年後贖回本金。“舉例來說,某位投資者投資了 10 萬元人民幣,兩年後到期,贖回本金 10 萬人民幣,期間產生的利息為 1.6 萬人民幣,以眾籌的方式投入了某個早期創業項目。利息雖然是兩年借期之後才能落實,但風利基金在投資者投入資金之後墊付相應的利息先行進行投資。” 有律師看了該文件後表示,從描述來看,風利基金已具備典型含固定回報承諾的“吸儲”功能,可能會涉嫌部分“非法吸儲”的可能。





來源:李笑來微信號

迄今風利基金已經做了超過30期,並且還發佈了固定利率的理財產品“風利投資”(如圖),該理財產品同樣不具備任何資質。





四、用糖果幣混淆ETF開放基金

雖然李笑來在媒體採訪中說他沒有推薦炒幣,在央視上更是聲明自己99.99%都是被站台,但是網絡上他推薦各種幣的記錄仍然比比皆是。也由此,他受到了大量的網絡質疑。


以下節選自李笑來曾經追隨者Mr.Chow的一篇文章,發表於今年2月,也是對後文中,李笑來錄音實錄裡有提到的“Candy”(糖果幣)的一些疑問:

“李笑來的公眾號“學習學習再學習”上有一篇文章《錯過了比特幣,別再錯過糖果》,仔細講解了他發行的糖果幣CANDY,在哪裡領,價值跟哪些幣錨定。)


引用一下李笑來官方描述:

說白了,CANDY就像是ETF(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一樣,顯示著其所包含的代幣的價值。這些代幣包含PRS、BIG、XIN、MTN等在內的近二十種代幣,目前總價值即將突破8000萬美元。

ETF(Exchange Traded Funds)是股票裡的概念,實際上就是把一攬子股票交給一個共同管理者,打包並重新發售的新股票。

這番解釋避重就輕,故意繞過最關鍵的概念。最關鍵的概念是什麼?是ETF基金份額的價格如何做到“錨定一攬子股票的價格”。本來應該是這樣做到的:

1. 在一級市場,交易者可以直接拿自己持有的一攬子股票去換取ETF基金份額,也可以用ETF基金份額換回一攬子股票,因此基金份額的價格等於這一攬子股票的價格。

2. 在二級市場,交易者可以掛單買賣ETF基金份額,成交價格跟那一攬子股票的價格相比,可能會有溢價或折價。

3. 由於在二級市場交易ETF基金份額有溢價或折價,就會有人從事一級二級市場間的套利交易,最終會把溢價或折價拉平,套利交易的存在使得二級市場的ETF基金份額價格不可能跟一攬子股票的價格偏離太多。


那麼,CANDY是一種ETF嗎?

CANDY確實可以在BigONE交易所掛單買賣,也就是可以在二級市場自由交易。但一級市場在哪兒?我能把我的CANDY兌換回那一攬子的各種代幣,或者反過來用一攬子代幣兌換CANDY嗎?我找遍了candy.one官網也沒找到這個功能,官網上有人提出這個問題也沒有得到回覆。


所以現狀是這樣的:

1. 李笑來聲稱他把一攬子各種代幣放進了糖果盒,總價值8000萬美元。

2. 至於到底鎖定沒鎖定這些代幣,誰也不知道。

3. 就算真的鎖定了這些代幣,它們跟CANDY之間也看不出有任何聯繫。因為CANDY的一級市場是不存在的,只有BigONE的二級市場。

4. 那麼在二級市場上CANDY該值多少錢?反正有人賣,有人買,你相信它值多少錢,它就值多少錢。

5. 如果你相信CANDY錨定的總市值是8000萬美元,所以每個CANDY應該值 8000萬 / 1萬億 = 0.00008美元 ,你願意當這個接盤俠,那也是你的自由。李笑來不是剛講過麼,“在現代交易市場上,沒有任何一筆合法交易是被迫形成的,雙方買賣自由”(詳見 所謂“韭菜”和所謂“無政府主義者”有什麼驚人的共同之處?)。

6. candy.one上面無數人留言提問“為什麼提幣到BigONE等好多天了一直在審核中”?而我想問的是,BigONE上面搞活動發放的CANDY遠遠少於candy.one上發放的,而candy.one上領到的幣又提不出來,那麼BigONE上掛單賣CANDY的都是誰在賣?


從MIXIN(註明:也是李笑來發起的另外一個著名項目幣)到CANDY,鼓動粉絲們用分銷連結刷屏是“笑來系”發幣的慣用伎倆。每次看到微信群和朋友圈全被攻陷,真的覺得很噁心。

營銷就像味精,本身並不能成為菜,而且也不需要太多。落地的產品沒看見,天天就看見無數粉絲被裹挾著鋪天蓋地做營銷,你說煩不煩?

所謂“發糖果”,真的是李笑來自掏腰包給大家發福利嗎?不是的。本質上不過是發動一部分群眾割另一部分群眾的韭菜罷了。

1. 通過層層分銷,讓社交網絡中的大V有機會收割他們的粉絲,培養大V們的忠誠度。

2. 通過自家完全控制的交易所BigONE,讓最忠誠最腦殘的韭菜們接盤。


五、發幣、發幣、發幣

有人經過不完全統計,把李笑來參與發幣或者“明確站台”發幣的項目進行統計,數量多達數十個,這些代幣也大多上了李笑來自己掌握的交易所。




(上圖來自網絡)

而這些為了“發幣”而發幣的項目,荒謬到,一個發幣(ERC)地址下還可以有多個發行的幣。此處需要解釋的是,一般以太坊上發幣,是一個ERC2.0合約地址對應一個代幣。經鈦媒體找技術人員進行的地址驗證,在李笑來發行的兩個典型代幣Candy和Pressone的token合約地址下,都的確各有多個不同幣的記錄。這些幣又疑似進入了前述600eth俱樂部推薦裡。

而上述這五大操作,都離不開的是另一個典型的利益循環。


交易利益鏈毫無區隔,瘋狂做市操縱一條龍

以下引用自李笑來“錄音門”事件中廣為流傳的錄音內容,發言者為李笑來:

“我不管你是投機還是投資,賺到錢的才是成功,你投資也可以失敗,你投機也可以成功。到最後他媽的我跟你講一大堆世界觀,我操你不賺錢,投資幹嗎的?核心目的目標只有一個賺錢。所以這他媽的,所以你一定要找到最核心的東西,然後我們把它當作第一性原理我們不能騙自己你這樣能理解嗎?


當然,我們會研究很多戰術,來完成這個東西。就是說你看我做Candy(糖果幣),用一個那麼爛的技術團隊,第一天網站掛了負載均衡沒做,第二天終於好了,第三天短信費他媽居然沒交足。第四天終於好了,第五天。網站被拖庫了,所以所有的數據庫都被人拿走,虧的那個網站上根本就沒有錢。但是我知道那個網站上沒有錢,所以我不管你搞得好不好,你只要搞起來就行。七天兩百萬用戶,流量放大不起,我達成我的目標,我們會研究這些戰術的,怎麼迅速的把流量搞起來。


然後又怎麼才能把它持續的,就它的核心競爭力在於說我們往裡放多少個糖果幣,我那個糖果盒裡我容多少糖果,那我知道我肯定是有核心競爭力的,所以我出去搶錢,我根本就不是說跟人商量,立馬跟我合作你就扔進來,否則別合作了,少廢話,所以我有這個強的能力,所以這個別人拼不過我。然後我也在擔心說那他媽有錢,有一天我搶不動了怎麼辦?所以我會把它變成一個交易所。


到4月份它就是一個交易所,你上架你總得往裡扔,所以這就持續了,他只要持續,我操,它就能漲,所以我心裡有數,然後我再怎麼樣通過我的方式把這些糖果幣分散到足夠多的人手裡面,現在看已經至少分散到300萬。因為現在是註冊用戶應該超過800萬了。但實際上這裡有很多樣模板,把他們踢掉也剩300萬。


然後再做個交易所,然後那些糖果幣現在已經有定價了,所以我下一步就是說它裡面有三樣東西:一個是交易所,這交易所保證持續的往裡放幣;然後一個是遊戲中心,就是一個遊戲的引擎,就是捕魚達人就是他們的開發的,他們能做一切概率遊戲,我把這個遊戲廳開起來,這樣的話就是看你在裡面就有消費和循環了,然後我又把那個,你知道金馬嗎,他有代投社區,定投社群,3000多這個付費用戶,然後把他們拉起來就很簡單。


“我問金馬,我說你這些用戶一共交給你多少錢?他算了一下是大概160萬。我說那這樣,就是我給你1600萬,價值1600萬人民幣的十倍收益(糖果或幣),你發給你的用戶,他們就爽翻了。然後你發動他們幹一件事,就把那個新聞版塊運營起來,四處摘好新聞,大家現在都在去做區塊鏈媒體,互聯網發生過事情會重新發生的。就是當這種媒體多起來之後,下一個大號它就不是某個媒體了,它是聚合媒體,大家把東西貼到一塊。大家來看這就好了,然後再把信息分發出去。


我說你就把這個弄起來了。所以這上面,流量有了,媒體有了,遊戲廳有了,這個交易所有了,那這個東西它就轉的起來。所以就是說你通過這個例子能看出來,就是我們是很研究戰術的。我們很知道怎麼去幹,然後去做真正有意義的事情。但是到頭來大原則上,你要是真信那套(價值投資),你就廢了。


過去融資三個月,現在融資五分鐘,過去上交易所就紐交所18個月,現在人家同意直接上,所以中間環節是一定會被幹掉的,所以我要是當中間環節我就傻逼了。所以其實我們(註:應該指李笑來的inb資本)是家技術公司。我們是一家技術公司,你想發幣我們能馬上給你發;你想建立要求網絡,我們馬上有現成的給你用;你想開交易所,我直接跟你對接;你有社區想轉化成區塊鏈項目,區塊鏈積分,我馬上給你介紹全幣種錢包,然後你想快速的建立社群,你給我足夠代價,我肯定馬上給你能把流量導過去,我們是幹這個事。”


上述內容,幾乎是全部錄音最精華的部分,充分曝光和拆解了“幣圈大佬”或者說幣圈流量掌握者們,瘋狂做市操縱一條龍的操作方式, 且在“交易所”、“媒體”、“代幣發行方”幾乎合為一體, 交易利益主體之間毫無區隔。

有一篇自媒體文章總結了一句話:“李笑來們”本身就是利好或利空的風向標,他們大多數人要麼擁有代幣發行權,要麼擁有交易所,甚至將二者都握在手裡,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最終的結果,自然是李笑來們財務自由了,散戶則成為“韭菜”。


財新網也曾報導,當時有業內人士認為,李笑來自己發行ICO項目,並將其放到自己投資的平台上進行交易,“相當於交易所參與IPO”。

《新京報》也還原過李笑來一項操作稱:李笑來既是EOS開發block.com的成員,又是為EOS進行眾籌的雲幣網的股東,“利用雲幣網平台做交易為EOS眾籌,相當於把雲幣網客戶的錢,變成自己口袋裏的錢”。


媒體報導稱,去年7月10日,除了EOS,李笑來還開啟了另一個比較大的ICO項目Press.One,宣佈發售220億代幣,其中100億枚PRS通過眾籌完成,價值2億美元。這個項目的最大爭議之處在於沒有白皮書,僅在官網寫著幾百字的介紹。


“一個不知所云的項目,連白皮書都懶得寫,竟然想募集2億美元,太荒謬了。”當時一名投資者對《新京報》說。當然,現在Press.One的現狀就不用說了,至今團隊不明,價格暴跌之後,Press.One的代幣,也幾乎成了僅在李笑來自己掌握的交易所Bigone上交易的雞肋。


政府“公信力”成為消費品

因為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在中國政策層面依然是一個比較敏感的地帶,使得政府公信力成為特殊背書。

今年4月9日,雄岸基金對外發佈消息稱,浙江杭州餘杭區政府、未來科技城管委會與杭州暾瀾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資成立了一個名為“雄岸全球區塊鏈創新基金”。該基金總規模100億元人民幣,由姚勇傑的暾瀾投資和李笑來、老貓聯合創立的INBlockchain組成的雄岸基金管理公司進行管理。


據媒體報導,杭州市政府引導資金將出資30億,占基金總額度的30%,70%向社會合格機構投資者公開募集。

從此之後,李笑來就背負了更多“政府支持”的色彩,雄岸基金按中國首個政府背景支持的區塊鏈投資基金形象在外活動,相對基金來說,更需要“政府背書”的,是雄岸基金投資的那些幣圈項目。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雄安基金公佈的首批投資名單中,有兩家交易所VNbig和ThinkBit,與此同時,其他多個項目方都正在籌劃ICO,“政府背景加持”無疑成為它們的最大砝碼。雖然現在所有交易所都號稱是海外交易所,但不可否認的是,“交易所”依然是國家政府嚴令禁止的範圍,ICO更是在去年94被“一刀切”之後,也是尚未明朗。


事後,也有媒體致電出資方之一未來科技城管委會和餘杭區政府瞭解情況,但未獲得答覆。在科技城官方網站所披露的2018年預算材料中,並沒有任何政府性資金基金支出。

據知情人士稱,政府引導基金這種行為乃重點規劃領域的正常招商引資行為,很難稱得上是政府背景資金。同時,發佈會後,政府實際也還未實際出資,因為該事宜在杭州市政府內部也存在很大爭議。目前,該項目在政府層面也已暫時擱置。


不過據參會現場人士稱,實際上,杭州市領導揭牌和站台等事宜也並非基金而是研究院。





一位當地政府部門人士說,在這件事裡,政府顯然也成了被懵的帶進去的那一方。“浙江與杭州政府向來是敢於嘗試,積極支持創新發展經濟,領導開明且照顧民營企業。但如果因為炒幣需要,利用政府風險投資引導政策,虛構百億政府基金形象,以吸引散戶信任為目的,使得政府公信力被消費,這就變味了”。

上述這些,都遠非一人一事,而是極具代表性和普遍性的行為,從一級市場到二級市場,喊單、拉單,操縱交易等行為隨處可見,但因為中國現有法律標準和對加密貨幣對定性尚不清晰,幾乎難以管理。


綜合看來,為何會出現整個幣圈被放縱的“亂像”,有如下幾個原因:區塊鏈的知識和認知門檻較高,具有很大迷惑性,普通百姓看不懂只能追隨所謂信任的“網紅”力量,政府看不懂則只能暫時觀望;被各界塑造的“一夜暴富”幻想和榜樣,不斷在激勵著人性貪婪的鋌而走險通向“財富自由之路”;監管不明朗始終如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空中,但由此帶來的套利空間也巨大,巨頭參與少,傳統主流競爭者不敢進場,在競爭不足當情況下也給了市場裡的投機者巨大的套利機會。

區塊鏈變革力量巨大,但依然任重道遠。-----(鈦媒體APP)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