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undai全系列車出清 東京鐮倉、江之島懶人包台灣50的傻瓜投資術 選舉支票兌現了 花媽回...
2018-07-07 17:59:01 | 人氣(27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從意大利金融危機談起(全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總之,看來迄今為止,歐債危機依然無解,依然我幾年前就提出的判斷,歐元區散夥是早晚的事,除非“歐豬五國“願意真正緊縮過日子!如若某日出現歐元區16國中的一員拒絶使用歐元的情形,其它成員國的連鎖反應很可能導致歐元區解體。如果寅吃卯糧的經濟結構不加以根本性變革,歐元在10年內消失並非天方夜譚。 


*從意大利金融危機談起

(文/陳思進)
 
5月29日(星期二),由於市場對意大利政治動盪的擔憂,導致股市暴跌,在歐洲市場,意大利富時MIB收跌2.7%,而歐洲其它的主要股市大跌逾1%。
 
如此一來,也引發了華爾街對歐元區金融市場穩定的憂慮:摩根士丹利下跌5.3%,摩根大通下跌3.7%,美國銀行和花旗財團下跌了3%以上,道指瓊斯指數因此下跌1.6%,標準普爾500指數也跌去1.2%。
 

此外,意大利債券的拋售導致兩年期債券收益率突破2%,是意大利短期債券26年來的最大單日跌幅;意大利10年期國債收益率更是大漲51個基點,收益率破3%,是2014年6月來的首次。因為國債收益率和國債價格是呈反比關係,收益率大漲,就意味著國債價格大跌!
 

經濟從來都與政治息息相關。近年來,意大利的政治動盪,是導致了經濟大衰退的主因之一;反之亦然,意大利的經濟大衰退,也是導致了政治動盪的主因之一,互為因果。
 
現在,意大利的混亂局面——在三個月無政府狀態之後,終於成立了一個新政府:兩個不太可能聯合的、抱持懷疑歐元、以及持反對立場的黨派——聯盟黨和五星運動達成協議,其領導層發誓要兌現競選承諾——在一些圈子內已經出現彈劾總統、退出歐元區、甚至退出歐盟的言論。
 

不難看出,聯盟黨和五星運動是一個奇怪的組合。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兩個黨派都對歐盟和歐元區表現出極大的懷疑態度,除此之外它們沒有什麼共同之處。
 

聯盟黨,在意大利大部分北部工業界的支持下,其中心權利運行獲得了大量選票,是一個更加親商的減稅和倡導經濟改革的政黨;而五星運動則向左傾斜,在意大利南部貧窮的地區得到多數民眾的支持,是更民粹主義的政黨。在選舉期間,他們互相殘殺。而當他們開始談判組成聯盟時,聯盟黨堅持將稅率降至15%,而五星運動則想保證所有意大利人之前的收入。
 

其實,意大利自加入歐元區以來,經濟長期陷入衰退狀態,十五年來GDP上下起伏徘徊於1%。意大利領導人也是饑不擇食了,連地下經濟都要計算在內。早在2014年,意大利統計局就表示:毒品、賣淫、走私都將被記入GDP,以反映GDP統計範圍的新變化。
 

意大利曾經是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目前排名第四),全球名義GDP排名第八,國內生產總值(PPP)排名第十二,而且是歐盟、歐元區、經合組織、七國集團和二十國集團的創始成員之一。
 

意大利是世界第八大出口國,2016年出口額為5,410億美元。與歐盟其它國家的貿易關係最為密切,貿易總額約占總體貿易額的59%。按市場份額排序,最大的貿易夥伴包括:德國(12.6%)、法國(11.1%)、美國(6.8%)、瑞士(5.7%)、英國(4.7%)和西班牙(4.4%)。
 

在戰後時期,意大利從飽受戰爭重創的國家,到由農業經濟轉變為世界最先進的國家之一,並成為世界貿易和出口的領先國家。根據人類發展指數,意大利享有非常高的生活水準。據《經濟學人》稱,該國的生活質量達到世界第八,擁有全球第三高位的黃金儲備,並且是歐盟預算的第三位淨貢獻國。
 

這個勤勞的國家在激烈的競爭中,非但農業迅速發展,比如成為全球最大的葡萄酒生產國,而且成了僅次於德國的歐洲第二大工業製造商。因其具有影響力和創新能力的商業經濟而聞名於世,其創意和高品質的汽車、航海、工業、家電和時裝設計,成為歐洲最大的奢侈品市場,也是全球第三大奢侈品市場,更是發達國家中私人財富最多的國家之一。
 

儘管意大利取得了重要的經濟成就,但是今天經濟仍面臨結構性和非結構性的問題。意大利在上個世紀後期的經濟衰退中受到特別嚴重的打擊。自1945~1990年GDP強勁增長後,過去20年的平均年增長率低於歐盟平均水平,經濟增長停滯不前。
 
無奈之下,政府努力通過80年代以來的大規模政府支出,來恢復經濟增長,最終導致公共債務劇增。





此外,意大利生活水平存在相當大的南北差距:意大利北部和中部地區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大大超過了歐盟的平均水平,而意大利南部的一些地區和省份則大大低於這一水平。
 
近年來,意大利的人均GDP增長速度緩慢,雖趕上了歐元區的平均水平,而就業率仍然落後。然而,經濟學家對意大利的官方數據提出質疑,因為是大量非正式工作(估計為勞動力的10%至20%)提高了失業率。
 

而且,意大利銀行資本嚴重不足。早在2016年9月,在歐盟銀行業的壓力測試中,意大利的西雅那銀行(Banca銀行MPS)表現最差。這一測試結果不但突顯意大利銀行業的隱患,也令歐洲銀行股的走勢更為波動。
 

繼英國決定脫歐後,處理意大利銀行問題所構成的挑戰,令歐洲面臨新的政治考驗。意大利是歐元區第四大經濟體,可眼下意大利面臨著創業難、擴大規模難、開除員工更難。因為加入了歐元區,意大利連“本幣貶值”這個法寶都失去了。而意大利的債務占GDP的比例,已高達132.5%超過100%的大關(潛在的危險關口為90%)。
 

事實上,這些都是老問題了,幾年前歐債危機就已經出現了。當時,德國總理默克爾就反覆強調:“財政緊縮是應對歐債危機唯一正確之道,除此之外別無良方,而緊縮帶來的經濟衰退是在糾正過去錯誤的過程中不可避免的代價!”





幾年過去了,陷入債務的那些歐洲國家並沒有從債務中解脫出來,除了意大利,當年的其他“歐豬”四國希臘、西班牙、葡萄牙、愛爾蘭依然如故。隨著美聯儲進入加息和縮表週期,各國央行必須跟進,這對於這些深陷債務國家更是雪上加霜。
 

在歐元區,只有統一的貨幣,沒有統一的財政,歐洲一體化的理想就無法實現,必然出現今日債務危機愈演愈烈的狀況。因為統一的貨幣,使得歐元區債務國(比如意大利)不能自己印錢還債,同時又要維持高福利,寅吃卯糧,只能繼續借債度日,導致債台高築。
 

目前,歐元區多個成員國都仰賴歐洲央行,想利用央行充裕的資金來化解政府的赤字與債務危機,因此在歐盟之中,富國(如德國、法國)和相對較“貧窮”的國家捆綁在一起,就好似窮人與富人搭伙過日子,這樣的“大鍋飯”是難以持久的,也就是說歐元區散夥是早晚的事。
 

意大利目前的困境,從全球經濟角度來看,其實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餘波未了,病根還除。根據國際金融協會的季度報告,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全球債務總額達到237萬億美元,比十年前增加了70萬億美元。
 
近來,繼之前的PIIGS(“歐豬五國”),財經媒體將目前問題最大的幾國稱為VITA(崩盤四國),即阿根廷、土耳其、委內瑞拉和意大利。儘管這幾個國家都有各自不同的問題,更彷彿是在一夜之間陷入困境,但它們問題是主因之一是共同的——天文數字般的龐大債務。
 

最近,副總理劉鶴在“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體系”專題協商會上指出,“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借錢是要還的,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這四句話,恰好似針對以意大利為代表的歐債危機,更點明了全球的超高債務的信用違約的必然性,以及債市投資的邏輯。
 

總之,看來迄今為止,歐債危機依然無解,依然我幾年前就提出的判斷,歐元區散夥是早晚的事,除非“歐豬五國“願意真正緊縮過日子!如若某日出現歐元區16國中的一員拒絶使用歐元的情形,其它成員國的連鎖反應很可能導致歐元區解體。如果寅吃卯糧的經濟結構不加以根本性變革,歐元在10年內消失並非天方夜譚。 -----(財經 /陳思進寫於多倫多)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