術前評估脊椎手術風險 ... 來仙台看場男女老少都開心蔡政府閣員頻頻發爐 法擬年底前提案 討論女...
2018-07-05 09:44:58 | 人氣(32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從太空旅行到人工智能,有多少科幻預言已成現實?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865年,法國科幻作家凡爾納出版了科幻小說《從地球到月球》。小說描繪了人類利用“超級大砲”飛向月球,又成功返回地球的故事。一百多年後的1969年,人類實現首次登月。近代以來,隨著科技的發展,科幻小說中關於未來的想像和預測逐漸成真。可見,科幻作品的最大魅力之一就是讓人類看到未來的巔峰和深淵,陽光和黑暗,幫助人類去思考和選擇未來的發展道路。那麼,科幻作品中有哪些預言已成現實?一起來看看吧。





(寶樹/科幻作家)

預言未來,古已有之。從先知到占卜師,都是靠預言尚未發生的事吃飯。但想像未來的技術進步和社會發展,卻是很晚近的事。

前現代社會,技術和社會的變革十分緩慢,幾百年才有一點點改變,甚至時有倒退,人們也就認為“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未來不會發生什麼重大的革新。但近代以來,隨著新科學發現的問世和工業革命的展開,“未來世界將會變得不一樣”的觀念日益深入人心。因此,一種關於未來的文學——科幻小說——應運而生。


雖然科幻小說以及其他科幻藝術還是旨在講述故事,並不是對未來的精確預測,但既然大部分科幻小說都涉及對未來世界的描述,那麼自然就產生了一個有趣的問題,這些描述準確嗎?那些神奇的未來技術有多少已經實現了呢?


從最廣泛的意義來講,科幻表達了當時讀者的期望和擔憂,或多或少都能在後來的世界上找到一些對應的東西,比如一些早期科幻小說幻想有靈丹妙藥能包治百病,現在雖然遠遠沒有實現,但很多疾病都得到治癒,平均壽命也大為延長。這些列舉起來就無窮無盡了。所以,我們只在此略論及一些具體的設想或技術的實現情況,分為一系列不同的領域加以闡述。


1

太空旅行

■ 登月:

飛到月亮上是古今中外許多故事的幻想主題,不過直到儒勒·凡爾納的《從地球到月球》(1865)才嘗試用科學方法去實現這個目標。在這部小說中,美國人在佛羅里達州某一角落造了一門超級大砲,朝向月球發射了一枚砲彈,三名主角們在砲彈中飛到了月球附近,繞月飛行,後來又成功返回地球。一百多年後的1969年,幾乎在小說中描寫的同一地點,三名美國宇航員乘坐阿波羅飛船飛向月球,登月後又返回。





▲在人類真的登上月球之前,科幻小說家就在1865年的小說《從地球到月球》中幻想過這一場景。


在凡爾納之後,威爾斯也寫了一個登月的故事《月球上最早的人類》,不過使用到一種過於玄幻的“反重力”物質,不能算成功的預言。後來的科幻作家構想出了更寫實的宇航故事,比如英國科幻大師阿瑟·克拉克的《太空序曲》(1947),小說中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宇宙飛船首次太空飛行的發射方式、時間、地點,以及飛船的外形、結構、動力、建造等等,甚至包括宇航員的選拔和訓練過程,可謂即將到來的宇航時代的先聲。


■ 人造衛星:

1869年,美國作家愛德華·黑爾在短篇科幻小說《磚月亮》中想像將一個磚頭做成的人造物送入太空,這是人造衛星設想的雛形。十年後,凡爾納在《蓓根的五億法郎》(1879)中也寫到一枚砲彈飛入太空,成為了環繞地球的第二顆衛星。科幻作家後來和人造衛星建立了更深的關係——在1945年,阿瑟·克拉克在一篇發表於《無線世界》的論文中仔細描述了地球同步衛星的概念,指出三顆這種衛星可以供整個地球範圍內通信之用。克拉克的貢獻直接影響了後來同步衛星的誕生。1957年,第一顆衛星發射入太空,1964年,第一顆地球同步衛星進入太空。地球同步衛星運行的軌道,至今仍然被稱為克拉克軌道。





■ 太空站:

相比起短暫的宇宙飛行,能在宇宙中長期生活的太空站具有更重要的意義。在前述1869年的《磚月亮》中,因為在磚頭衛星上有人存在,所以已經可以算是某種太空站,當然未免過於簡陋了一些。到了1968年,阿瑟·克拉克在《2001:太空奧德賽》中詳細地描繪了在2001年的“一號太空站”生活的情形。那是一個直徑三百米,由各國一起建造而成的小型太空城。1971年,蘇聯發射了第一個太空站,但只是一個極狹小的艙室,遠不能和小說中的宏偉藍圖相比。直到1998-2011年間,由多個太空艙構成的、長寬約百米的國際空間站組裝完成,才稍具小說中太空站的韻味。


2

生命科學

■ 克隆:

1962年,美國科幻名家提奧多·斯特金在短篇小說《關心便是愛》中講述了一個男子因癌症而死,一個愛他的女人從他的癌細胞裡重新複製出一個他的故事。到了七十年代,從細胞中複製出完整的生命已經是科幻中常見的題材,比如美國女作家凱特·威廉獲得雨果獎的名著《遲暮鳥語》中,人類在世界末日後喪失了生殖力,一小部分人通過克隆技術得以繼續繁衍下去,結果每一代的男人和女人都一模一樣……1996年,克隆羊多莉的出世,這是世界上第一隻通過體細胞無性繁殖的哺乳動物。2017年,中國的體細胞克隆猴問世。雖然目前人體克隆由於道德和法律問題還沒有進行,但技術上已經趨向成熟,必將給這個世界帶來更深遠的改變。


■ 生物工程:

威爾斯在《莫羅博士的島嶼》(1896)想像可以通過給動物的細胞進行手術,把他們改造成人形。目前還沒有這麼神奇的技術,但已經可以在動物身體上培育人類的器官組織。2016年,日本科學家成功地在老鼠身上“種”出了人的耳朵。中國作家更注重“民以食為天”,1963年,魯克的小說《雞蛋般大的穀粒》中想像了通過選擇性雜交創造出穀粒超過一兩重的新品種水稻。葉永烈膾炙人口的名作《小靈通漫遊未來》(1978)則描繪了蘿蔔黃瓜雜交而成的蘿瓜、大鯉魚、巨西瓜等許多人造品種的動植物。八十年代,袁隆平研究的雜交水稻初見成果,雖然沒有小說中那麼巨大的穀粒,但也增產40%以上,解決了中國人幾千年來的吃飯問題。至於通過雜交和轉基因等技術生產出的新品種蔬菜和肉類,就更數不勝數了。





■ 納米技術:

1966年,阿西莫夫的小說《奇妙的航程》以及同名電影講述了一個神奇的故事:一群科學家和醫生通過將人體縮小,進入一個病人體內,去移除他腦部的一個血栓。顯然,如果有“小人”在體內作業的話,要比從外面動刀安全高效得多。雖然把人體變小的技術現在還遙遙無期,但科學家通過製造出納米級的微型機器人,將其注入人體,也可以完成微小的手術,比如2018年,中國科學家團隊研發出了一種可編程的納米機器人系統,它們可找到腫瘤,然後阻斷血液供應,影響腫瘤的生長和轉移。納米技術將來在醫療上的應用前景無限。


3

電腦網絡

■ 人工智能:

早期的機器人本身是人工智能的一種表現,不過還是過於注重了人的外形。在1968年的《2001:太空奧德賽》中,克拉克筆下的飛船計算機中樞“哈爾9000”沒有人形,但具有人格,可以和人類船員用語言交流。今天每個人都可以和Siri以及其他各種A.I.聊天,解決各種專業及生活問題,當然智能程度還有待提高。





■ 平板電腦:

在庫布里克執導的《2001:太空漫遊》電影中,出現了一種神奇的小設備:一片薄薄的扁平屏幕,可以展示各種內容供人瀏覽,叫做“NewsPad”,由IBM公司生產。真實的事件是,2001年蘋果公司正在研發平板電腦iPad,並在2002年生產出第一台原型機。不過,iPad直到2010年才正式上市。


■ 網絡空間:

八十年代初,彼時個人電腦剛剛興起,主要處理一些技術性事務和進行簡單的遊戲,大規模的互聯網還毫無跡象。但在威廉·吉布森的名著《神經漫遊者》(1984)中,已經設想出未來宏大的“網絡空間(Cyberspace)”,億萬人類將生活在其中。“每天都在共同感受這個幻覺空間的合法操作者遍及全球,包括正在學習數學的兒童……它是人類系統全部電腦數據抽象集合之後產生的圖形表現,有著人類無法想像的複雜度……”我們熟悉的萬維網(World Wide Web)在1990年代誕生,網絡空間事實上成為了它的同義詞。





▲未來的VR設備很可能不僅僅滿足“觀看”的功能,也能實現更為廣泛的沉浸式連接,如《頭號玩家》裡所昭示的那樣。


■ 虛擬現實:

阿瑟·克拉克在《城市與群星》(1956)中描述了一個超級電腦控制的都市,其中的居民能夠在其安排下,進入一個虛擬世界進行冒險娛樂。這一設想在《神經漫遊者》中有更細緻的刻畫。人們通過腦-機接口輸入數據,沉浸於網絡空間數據流所創造的虛擬景象中。90年代電腦特效技術的發展,使得構建可以亂真的虛擬景觀成為可能,各種真實感極強的遊戲紛至沓來。在VR眼鏡問世後,虛擬現實已經展現出可以和真實世界相匹敵的潛力。


■ 虛擬偶像:

1996年,威廉·吉布森在《愛朵露》(Idoru)一書中設想了未來東京會出現一個虛擬偶像“東英零”,以人工智能合成人格,甚至還有人要和她結婚。2007年,日本人果然創造了傾倒眾生的虛擬偶像——初音未來,並第一次通過全息投影技術舉辦了演唱會,想要和她結婚的網友大概不計其數。


4

武器

■ 坦克:

H.G.威爾斯在1903年的小說《陸地裝甲車》中預言了一種神奇的車輛:它長達上百英呎,周身覆蓋著鐵甲,輪子上帶有小足,能夠翻越壕溝,內部可以裝下數十人,還可以發射自動槍彈。顯而易見,這種車輛的構想非常接近一戰期間發明的坦克,甚至有人推測,坦克發明者之一,英國工程師厄內斯特·斯文頓便直接受到了威爾斯的啟發。





■ 轟炸機:

威爾斯在1908年的另一部小說《空中之戰》中,預言了當時剛剛出現的飛機將被用於戰爭中投下炸彈,摧毀城市,而各國也將展開航空競賽,為爭奪制空權而戰。實際上,幾年後爆發的一戰中,飛機的用處還非常有限,戰爭的主要形式還是陣地戰,威爾斯的前瞻性到了二戰才清楚地展現出來:空軍成為戰爭中的決定性力量,對城市的轟炸成為平民最可怕的戰爭夢魘。


■ 核武器:

不過,威爾斯最神奇的預言出現在1914年的小說《解放世界》中,他預言了核子武器的出現。威爾斯從拉姆西、盧瑟福等科學家的著作中獲得了對原子核的初步認識,並意識到核輻射可以成為爆炸性的武器。但他的預測和三十多年後問世的原子彈稍有出入:他沒有意識到核武器直接的威力便遠遠超過一般炸彈,而是認為核武器的特殊之處在於可以持續地爆炸,維持許多天,讓一個地方沒有人能夠居住,這實際上更像是核洩漏。





■ 軍用機器人:

長期以來,人們就夢想著在戰爭中不需要使用人類士兵,機器人的概念為之提供了理論的可能性。1956年,雷·布拉德布里的《華氏451》中提到一種用以追蹤和殺人的“機器獵犬”,這已經接近了軍用機器人的概念。1986年的美國電影《霹靂五號》的主角“五號”是軍方研製的作戰用機器人,它以車輪運行,不具人形,但卻因為短路而具有了人性。從外形和基本構想來看,五號非常接近二十一世紀各國陸續列裝軍隊的地面無人戰車。


5

結語

以上我們從航天科技、生命科學、電腦網絡、武器等幾個方面略述了已經實現的科幻中的未來技術及相關構想。當然,科幻小說並不是未來學論文,不能以此來判定其成就和價值。未來尚未確定,從最自由的想像中才能誕生最令人驚異的創意。





▲未來戰爭的發生地:太空。這一想像很有可能在某一天變成現實。

另外,有許多沒有或根本不可能實現的內容,仍然對我們具有重要的意義。比如科幻小說中的核大戰和世界末日,何嘗不是對人的警示呢?至於人工智能的失控,納米技術造成的災難等等,雖然過於誇張,但也極有參考價值。

讓我們同時看到未來的巔峰和深淵,陽光和黑暗,幫助人類去思考和選擇未來的發展道路,這正是科幻作品最大的魅力之一。-----(騰雲/邁克爾·蒂莫克)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