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車送你1萬元原廠保養券 在巴黎被騷擾的SOP被饕客們「私藏」的牛排! 侵犯行政權 ABS案蔡...
2018-06-11 21:23:12 | 人氣(25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特朗普經濟學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對內減稅,安撫百姓;對外加稅,發動貿戰;回歸了強勢美元,向全世界亮肌肉,放棄做世界警察,開源節流······這一切構成特朗普經濟學的底氣。


特朗普經濟學vs里根經濟學

特朗普的經濟主張是一個比較完整的政策體系,人們稱之為"特朗普經濟學"。"特朗普經濟學"涵蓋的範圍十分廣泛,包括財政、製造業迴流、金融投資、就業保護、國際貿易單邊保護以及貨幣政策等等。整體而言,特朗普經濟學的“三板斧”主要包括:一是減稅(包括富人、窮人、公司、個人);二是推行霸道的“美國第一”貿易保護主義;三是增加1000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




 
特朗普的主張與“里根經濟學”極為相似,都將“減稅才能救經濟”作為核心點。里根反對凱恩斯需求主義,堅持“供給學派”策略,拉弗配合里根提出了著名的“拉弗曲線”理論,推動里根實現了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減稅:從1981年10月起的三年內,分三次降低個人所得稅,邊際稅率從14%到70%降為11%到50%。減稅可以減輕企業負擔,增加社會活力,降低通貨膨脹率,減少美元赤字,個人消費也隨之增加,還有什麼比政府“割肉”更能表現政府誠意與吸引投資的嗎?


特朗普經濟學的核心是通過稅收改革增加企業活力與競爭力,吸引全球各地資本來投資建廠,並同步加大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實現美國製造業的復興。同時,通過對內不斷增加供給,拉動內需;對外堅持打全球貿易戰,搶佔利潤邊際。雙管齊下,刺激市場、帶動就業,長遠效益不可小覷,特朗普要讓美國重新偉大起來,保住世界第一強國的江湖地位。


特朗普經濟戰略具有極強的進攻性,試圖通過強硬蠻橫的手段把控全球經濟脈搏,給世界經濟增添了諸多不確定因素。特朗普本人 是典型的商人總統,常常把利益放在第一位,經濟博弈帶有市井商人色彩,大棒政策、懸崖政策,虛虛實實、反反覆覆,一時間讓人難以琢磨。所謂“有棗沒棗打一竿子”,今天在中東“虛晃一槍”,明天在亞太“放個嘴炮”,實則虛之,虛則實之。




 
特朗普經濟學對美國的影響

全球化經濟影響下,耐克、蘋果、戴爾、惠普等都是中國製造,而不是美國製造,這就意味著美國大批藍領工人就業困難,失業率居高不下,這是特朗普最不願意看到的。因為大批跨國公司把製造中心搬到了諸如中國、越南、泰國以及柬埔寨等勞動力成本廉價的地方,導致原先的重工業基地諸如俄亥俄州一片凋零,工人很難找到工作。因此,特朗普大喊:“我要所有工作崗位回來,我要所有大公司把就業崗位帶回給美國人民”。我要改變一億美國人掙扎在貧困線上這一殘局,重建國內經濟。


全球化,就是資本輸出,一些跨國公司諸如BIM、微軟、蘋果、通用汽車、GE和強生等製造工廠在中國、越南選址,因為這裡生產成本低,GAP就是柬埔寨生產的,很便宜。想建廠,就得先把資本從美國轉移過去,亞洲的工作崗位多了,美國的失業率高了,收入差距增大,中產階級縮水。


如此這般,就捅了特朗普的肺管子,美國人不開心了,特朗普不開心了,於是乎,不再搞坑爹的全球化!特朗普堅持停止資本輸出,停止製造業輸出,放出承諾:“回來吧,給你們減稅。不回來,加收境外利潤10%的稅!”


何為自由貿易?大家都知道,進口豪車如賓利為何貴,因為關稅。試想,如果商品零關稅,商品自由流動,將會很便宜,也會衝擊國內製造業。特朗普又不幹了,於是,對中國徵收高關稅,扼制進口商品,從而帶動國內貿易發展。還利用“墨西哥牆”來限制移民,進行貿易保護。


特朗普主張降低個人和企業所得稅,將企業稅率從35%降低至21%,20%利潤回歸股東,富人還免掉遺產稅,像巴菲特、比爾蓋茲和蒂姆庫克這些富豪會高興得睡不著覺,當然還有富人特朗普。


說起搞基礎設施建設,有人可能會問,美國經濟那麼發達,還用搞基建,不多此一舉?去過紐約曼哈頓的會知道,除了眼花繚亂的摩天大樓外,還有破敗不堪的老舊地鐵,經久未修的高架橋,坑坑窪窪的道路。美國版的4萬億正式開始,搞建設,就會開始招人,開始花錢,會帶動經濟復甦,產生需求,帶動就業。特朗普主張重振美國製造業,通過製造業回遷、反貿易傾銷、提高貿易壁壘、反對TPP等形式為美國勞動力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


特朗普經濟學對全球經濟的影響

特朗普經濟學在國內成就斐然,但世界經濟卻在經受其衝擊:




 
特朗普經濟學把治國理政當做談交易做買賣,大搞經濟孤立主義、貿易關門主義。特朗普是個精明的人,也老於算計。所謂“反對”、“退出”、“取消”、“不買”、“懲罰”都是些大大的幌子,意在把水攪混,增加對手的不確定性和恐慌感,而後渾水摸魚、從中漁利、再次包裝、粉墨登場。


最近中美貿易談判的反覆,便是一例。特朗普實施的提高關稅和貿易壁壘、製造業重振計劃,劍指中國崛起,他試圖通過中美貿易和投資對中國經濟施加影響,通過示範效應對中國的經濟政策走向產生巨大壓力,最終增加中國在國際經濟舞台上的變數。拖住“中國製造2025”,為美國再次偉大爭取時間。


全球化加劇的今天,選擇一位用逆全球化的手段、把利益凌駕於美國價值觀之上、缺乏從政經驗的房地產富商進行治國,也許這件事情只能在美國上演。特朗普經濟學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日漸加劇,一場“蝴蝶效應”正在形成。

(文/李光鬥:中國品牌第一人、中央電視台品牌顧問、著名品牌戰略專家、品牌競爭力學派創始人、中國電子商務協會互聯網金融委員會首席顧問、華盛智業•李光鬥品牌營銷機構創始人)。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