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車的設計美得不合理! 薪水不漲也能換新車...被饕客們「私藏」的牛排! 廉政署清查路平專案 公...
2018-06-04 14:04:06 | 人氣(73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中美貿易戰背後有兩個“隱形贏家”,但媒體卻集體沉默?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文 | 宋鴻兵)

現在所謂的“中美貿易戰”沒有打起來,雙方短期達成了協議,但是實際上中國也看明了美國的全部底牌,接下去這個牌局就很簡單了。

不過在我看來,中國在兩個方面作出了重大的讓步。我們現在看新聞媒體報導的永遠不是重點。比如說汽車減稅,覺得美國汽車工業占了多大便宜,在我看來這是個煙幕彈,事情本來不重要,但是媒體把它炒作得看似很重要,讓我們所有人以為汽車是美國獲益最大的一個產業。但真正的主要受益者永遠是躲在幕後,不會衝到前台來。


美國真正的主要受益者,第一是金融行業,第二是醫藥行業。為什麼金融重要?我曾用了30萬字的篇幅,寫了《貨幣戰爭3金融高邊疆》,講的就是一個國家最重要的經濟命脈是你的金融命脈,所以我稱之為是高邊疆。如果我們對比中國洋務運動和日本明治維新,二者幾乎起源於同時一個時代,為什麼明治維新成功了?中國洋務運動失敗了?





提煉出來就是一句話,金融有沒有失控?你會看到,日本明治維新所有的改革,沒有一件事情是讓日本金融失控的。所有的改革,他可以學習英國、法國、德國或者美國的憲法,都無所謂。但是在金融問題上,日本從來沒有放棄對於中央銀行的控制權,從來就沒有放棄對於金融體系的控制權。


金融高邊疆是能夠控制全局的。你在一個產業中失守,雖然很慘,但是問題不大。比如說汽車工業全軍覆沒,但沒關係,你還有機會在其他產業中撈回來。可是金融行業如果失守了,你就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前年我去波蘭的時候,碰到波蘭當年的總理,他說自己是在2011、2012年才看到波蘭文版本的《貨幣戰爭》,當時他看完之後就有個很深的感觸。


他說可惜我當年主導波蘭改革時沒有意識到金融和銀行對波蘭這麼重要。所以我們在私有化改革中,賣掉了90%的金融機構和銀行。但是幾年以後,他覺得有點懷疑當初這個決定是不是正確的。實際中到現在為止,波蘭經濟情況並不好,他不得不承認,現在越來越懷疑當初的決策是不是對的。雖然他堅信理論上對,但實際上出了很大的問題。





波蘭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沒有金融的控制權,沒有自主權。歐盟出現債務危機金融危機,但波蘭自己調動不了任何資源來對抗,他只能通過行政命令下令,外國在波蘭的銀行不能把自己在波蘭的準備金調到歐洲其他國家,資金不能越境,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事。


就像我們現在搞金融開放,我所研究的一切成功案例,都是國內銀行走向國外,殺到全球去,建立金融體系和金融結構,從來沒有發現過一個相反的成功案例。所以我認為中國金融業開放使美國金融行業成為了最大受益者之一。


另一個最大受益者是美國醫藥行業。我記得非常清楚,1995、1996年的時候,有一幫醫藥公司遊說美國國會,要求政府出錢,立法強制所有16歲的女孩必須要打一個宮頸癌疫苗,說是為了這些人以後不會再得這個病。但是這樣一個立法在美國為什麼被堅決否決了?90年代中期美國所有城市所有州的大部分家長是堅決反對的。





因為生活在美國醫療體系中間時間長的人會明白,醫藥公司跟醫生是完全不同的兩群人。醫生的天職是治病救人,骨子裡是想把人治好的,不管全世界哪國都一樣,沒有醫生希望病人越治病越重。但是製藥公司跟醫生是決然不同的兩個群體。


製藥公司的人就是商人,在商人腦子裡面只有一個概念,那就是利潤,其他東西都是次要的。你不能指望商人經營的製藥公司像醫生對待病人一樣,考慮病人的利益,這是絶對不可能的,邏輯上就該得到這麼一個推理。


實際上當時有很多科學家、醫生,站出來說這個疫苗沒有什麼太大作用。那麼這些家長就明白了,你醫藥公司不過是想推銷疫苗,想賺這個錢。但為什麼要用我女兒的健康作為代價?為什麼要用我女兒的身體作為小白鼠來做測試?這是絶對不能容忍的。所以這個立法最後失敗了,好幾次試圖闖關通過立法,但是都失敗了。


醫藥公司這些人的出發點不是要害你,但是當健康和利潤發生衝突,他們最終一定會選擇利潤。有一種藥可以把人立刻治好,還有一種藥是讓人終身服藥。在這樣的一個重大利益面前,我覺得製藥公司的CEO,有一個算一個,一定會選擇後者,讓你終身服藥,而不是一次性把你治好。


如果你不是這樣的人,你就作不了製藥公司的CEO,即使你當上CEO也會很快被幹掉。其他製藥公司你不是想競爭嗎?你可以推出能根治的藥,但你的結果就是要麼被其他大的製藥公司聯合剿滅,根本不給你生存的機會。要麼就是把你的專利買過來,然後鎖到保險櫃裡讓它再也不見天日。





所以醫藥公司在全世界是相關報導最少,但最黑暗的一個領域的寡頭。美國只有一件事情是最可怕的,就是喪失醫療保險。醫療保險對於每個人的心理上的壓力,會產生無以附加的心理負擔。一家兩口,或者帶一兩個孩子,在現在的醫療保險中,你就是什麼病也不得,正常交保險費,起碼交1000美元/月。你在身體沒有任何毛病的20多歲的時候就得交這個錢,一直交到65歲。要麼是你交這個錢,要麼你公司幫你交一大部分,你自己交一小部分,但是這個錢保險公司是一定要收到的。


美國的醫療開支高達GDP的20%,遠遠高於歐洲和日本,遠遠高於其他所有國家,但它平均壽命卻未必比日本和歐洲高。什麼原因導致美國醫療費用這麼高?什麼樣的政策導向能使他的醫療效率這麼差?中國在赤腳醫生那個時代,人均壽命可以達到70、72歲,美國現在是74、75歲,但是它花的代價是你的好幾十倍、上百倍,誰在中間獲得利益?當然是醫療公司。


真正研究美國經濟結構的,如果不研究醫療公司,那根本就沒有碰到問題的邊緣。奧巴馬醫療改革為什麼受到利益集團這麼大的攻擊?包括特朗普自己也承認美國的醫療保險貴得驚人,這種保險價格放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絶對不能容忍的。





這個貴得驚人的保險價格,背後其實是醫藥公司、醫院、保險公司,是三者利益的結合,整合起來一套超級剝削的“徵稅機構”。這個稅的概念現在落實在每個人上,是把每個人的身體當成了一個取款的銀行,這個身體不斷得病,你需要不斷的醫療服務,就會不斷地產生現金流。醫藥公司需要你這個人體的資產,因為你是個優良的現金流載體,這就是醫藥公司對人體的認識。千萬不要理想的認為醫藥公司會為了人們的身體健康而去考慮問題。


真正最賺錢的行業,我想不出還有哪個行業的利潤率會比醫療製藥業更高。醫藥的這種搞法完全超過正常人的想像,已經變成了中世紀的政府對全民的一種稅收。哪個國家和哪個時代,包括現在,能夠對老百姓每家每月徵收1000美元以上的保險費用?什麼開銷能夠達到每月1000美元、1500美元甚至更高?絶無可能。


你什麼病都沒生,就必須得交這麼多錢,這是一種稅收制度,這是一種金融制度,這是一種把人體當成銀行的壓榨制度。在我看來只能這麼理解。否則的話,沒有任何一個其他國家能夠容忍這樣制度的存在,日本不會,歐洲當然也不會,加拿大這些國家都不會。





所以在我看來,“中美貿易戰”中間得益最大的兩個產業,金融業和醫藥業,應該是美國發動貿易戰背後的主要推動力量。這兩股力量一直沒有站到前台來說話,一直在幕後發揮影響力,而我們所理解的中美貿易戰基本上全部偏了。-----(貿易戰/衛生醫療健康/醫藥)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