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高醫... Lexus CT200H首賣定頻洗衣機!限量出清中 「腳踏車騎斑馬線」要罰...
2018-03-28 19:28:34 | 人氣(94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得了抑鬱症的人,到底有一個怎樣的靈魂?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長期罹患抑鬱症的英國首相丘吉爾曾這樣形容:“心中的抑鬱就像條黑狗,一有機會就咬住我不放”。抑鬱症能奪走人感知快樂的能力,讓人隨時隨地崩壞。

今天分享一個抑鬱症患者的故事,他想告訴你,一個得抑鬱症的人到底有一個怎樣的靈魂。


01.腦中的大石瘋狂生長

已連續一週沒能有過一天的安睡,終日渾渾噩噩如行尸走肉,昨日睡前特意服了助安眠的藥,但臨睡前又獲知翻譯家孫仲旭先生因抑鬱症自殺離世,於是掙扎著爬起來決定一定要寫點什麼,告訴大家得了抑鬱症的人到底有一個怎麼樣的靈魂。

其實幾個星期前得知羅賓·威廉姆斯因重度抑鬱症自殺時,就整個人都不好了,整一週都無法從那種黑雲壓城般的情緒中跋涉出來,我的抑鬱症只是輕度,已讓我受困於極大的無力感,我無法想像一位重度患者,該是如何步履維艱地走過每一個24小時,我也不由開始擔心若我也有一日病症加重,又當是如何?


三年半前,我開始有身體不適感,後腦就如同終日壓著一塊大石,昏昏沉沉瞌睡不止。相伴隨的是理解力、記憶力和注意力開始明顯走向下滑,這對剛換了一份新工作的我來說著實艱難。直到有一日清晨我終於頭痛難耐到無法上班,於是,我去了醫院。

坑爹的醫生給我的診斷是腦供血不足,並開了一堆對症的藥。藥有些許的療效,緩解了我的頭痛,但並未卸下我腦中的大石。在那之後的兩年間,如那日般的嚴重症狀陸續出現過幾次,我自己也開始嘗試以各種手段看是否能緩解自己的症狀。我每天早睡早起,吃很多的豆製品,每天吃三根香蕉,每個工作日的晚上都要跑步,每個週末都去游泳……但沒有一丁點的起色。


在這兩年間,我無論睡多少個小時,都還是睡不飽,腦袋始終昏昏沉沉就如同熬夜到三四點時的模樣,哈欠連天,隨時隨地都能睡著。但即便如此,當真要我睡覺的時候,我又要輾轉反側許久方能入睡,且睡眠很淺,一點點風吹草動就會把我驚醒,而在這之前我是一個沾上枕頭十秒鐘內就能睡著的人。我中午必須午睡,不然下午我的腦袋就會如同要炸裂了一般。而因為此,我開始慢慢不愛與人說話,因為說話很累,開始慢慢不愛與人交際,因為交際很累,更多的時候我選擇在床上躺著睡覺,雖然不管我睡多少個小時也仍然睡不醒。我已經快忘了一個清醒的頭腦是一種怎樣的狀態。


2013年開年上來,睡眠越來越差,身體也日益乏力,腦中的大石突然開始瘋狂生長變得越來越重。每天早上,我都需要與壓著我的那塊大石全力對抗才能艱難起床,從不遲到的我開始遲到;我無法再維持上班路上讀書的習慣,而轉為靠著窗戶昏睡;下班時我經常需要在上海南站下車歇息一會,因為我開始會暈地鐵,坐時間一長就頭暈噁心;


我變得沒有辦法工作,整個大腦的迴路就如同被堵塞住了一樣,那塊瘋狂生長的大石也壓得我有一半的時間只能趴在桌上;每天一進家門,我就只能躺在床上動彈不得;我不想見人,不想接電話,不想與人說話,不想出門,這等簡單的事情於我簡直苦不堪言,我開始進入如深淵般的社交困境,我的手腳也如同長出了繩索把我徹底捆縛住了。我開始覺得我的人生徹底無望了。後來我才知道,我已經進入了一種輕度的“抑鬱木僵”狀態。

我看了大量的醫生,做了大量的檢查,從中醫到西醫,從腦電圖到腦CT,統統無解。我只能回到老家休息了整整一個月,每天早起爬山,想睡就睡,吃很多滋補的食物,去新疆嘗試旅行治療,依舊無解。





02.好日子來了又走

終有一日,遇到靠譜的醫生建議我去看心理科。初初聽到這個診斷,我覺得很可笑,我是一個很豁達開朗之人,而且近幾年並不曾有過什麼讓我鬱鬱不平的心事,何來的心理疾病,而且我統統都是生理上的症狀,與心理疾病又有何干。但我還是去了,果然診斷出來我是抑鬱症,而我的所有症狀都是抑鬱症的肢體症狀。初診時,醫生問了我大量的個人問題,為我細細分析我的病因,判定我是因上一份持續三年的工作強度與壓力過大,且沒能及時調整與排解,而導致在離職後,積攢了三年的疲勞和壓力瞬間噴薄而出,從而引發了抑鬱症。


醫生給我開了對症的藥,剛吃下兩天,我的症狀就幾乎被全部壓制住了,開始恢復正常的生活,正常起床、正常洗漱、正常交談、正常工作、正常睡眠,我精神上的麻木狀態得到改善。只是我腦中的那塊大石還在,始終無法移除。這種藥物也讓我產生了極大的依賴性,有一次因為醫生停診而停藥了幾日,我就感到頭暈目眩、嘔吐不止,身體時不時有一種過電般的發麻感,躺在床上動彈不得。中間還有過一段時間的失眠,腦袋累到分分鐘就要炸裂,卻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夜夜睜著眼到天明,我終於可以理解失眠為何會逼死一個人,幸運的是我的失眠只持續了一個星期。


這個過程中,醫生嘗試了很多不同藥物,終於今年7月底的時候,那塊大石突然就消失了,我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可惜我只過了三個星期的好日子,那之後石頭又回來了,穩穩地壓在我的後腦勺上。


03.我有一群逗逼隨時給我正能量

說了這麼多,我只是想讓大家瞭解抑鬱症患者是一種如何的生理狀態和心理狀態。太多人不瞭解抑鬱症,對抑鬱症有誤解,從而對周圍有抑鬱症的人採取了不正確的應對態度,即便是出於善意,但在某種程度上其實反而加重了對方的苦惱。


1、抑鬱症的對面不是“快樂”,就像我並沒有不快樂。抑鬱症的對面是“活力”,是我的身體被病困住了,導致我的人生也如同被困住了,我體內的精力好似被榨乾了,導致我的人生也如同被抽空了。所以不要對抑鬱症患者說“開心一點”、“想開一點”這種話,導致他抑鬱的並非心情,開心一點、想開一點並不會減輕他的病痛,更何況絶大多數抑鬱症患者已經失去了“開心、想開”的精神調節機制。

2、因為第一條,所以不要以一個人開心不開心來判斷他抑鬱不抑鬱,這兩者之間無法劃上等號。“你整天那麼逗逼,怎麼會抑鬱呢“這樣的判斷是徹底的誤讀。


3、抑鬱症是一種病,不是一種悲觀失落的心情,不是矯情,不是故作姿態,是管理情緒的機能壞掉了,是大腦中無法分泌出有活力的因子。所以不要對抑鬱症患者說“你有啥可抑鬱的,我還抑鬱呢”這種話,你會對一個癌症患者說“你有啥可乏力難過的,我還乏力難過呢”麼?

4、抑鬱症是一種病,是病就要吃藥。確實有人有輕度抑鬱症自己熬著熬著就熬過去了,但對於絶大多數抑鬱症患者扛不是一個辦法,這不是一個用意志就可以與之對抗的疾病。


5、抑鬱症的外部表現非常複雜,悲觀低落的心境固然是一種症狀,但更多時候還會通過肢體的症狀表現出來,比如頭昏、乏力等。所以千萬不要以沒有心理症狀而只有生理症狀,來否定一個人抑鬱症的可能性。

6、不要問抑鬱症患者“你為什麼要抑鬱?“很多人的抑鬱症是無法找到確切病因的,就像癌症患者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得癌症一樣。


7、抑鬱症患者的情緒控制能力會較之常人更差,除了經常不想說話外,時常會忍不住情緒失控、脾氣暴躁,希望大家都能理解,對於這種情緒上的失控抑鬱症患者自己也很苦惱。

8、不要對抑鬱症患者說“這又不是什麼好事,有什麼好到處說的“這種話。抑鬱症就是一種普通的疾病,11%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抑鬱症狀,這沒什麼見不得人,”訴說“會緩解抑鬱症患者的精神壓力。就好像我終日以一種逗逼式的口吻調侃自己的抑鬱症,一方面是在排解自己的壓力,一方面我也希望通過我的調侃,讓大家知道抑鬱症是一種病,不要對它有任何的偏見。


9、對抑鬱症患者而言,輕如鴻毛的精神負擔都會帶來難以承受的心理壓力。社交活動會有壓力,比如與不熟悉的人的聚會,他人的過度關注會有壓力,比如家人對婚姻狀況的關切,生活的突然變化會有壓力,比如從小養到大的寵物的離開。這些壓力對於尋常人而言實在爾爾,但抑鬱症患者實在沒有力氣來對抗這些哪怕極度輕微的負面情緒,從而會把他愈發推向精神困局的最深處。不要逼他們去做任何事情,一個安穩的環境對抑鬱症患者非常重要。


10、抑鬱症患者的孤獨與絶望,經常來自於外界的誤解或輕視。外界不明白你是真的生病了,而且這種病還很複雜,從而產生許多的冷嘲熱諷,這會讓抑鬱症患者本就黑暗的生活雪上加霜。與抑鬱症對抗,患者需要的不是周圍人的大道理,而是支持與鼓勵,再簡單一點,就是理解與關心。

我很幸運我有一個樹洞可以讓我在無力對抗糟糕情緒時有個排解的出口,我有一群朋友對我不離不棄,隨時隨地陪我吃飯旅遊看電影,我有一群逗逼同事隨時給我正能量,讓我從來不會過於消極地評價自己。

就是這樣。-----(朱熠/豆瓣)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