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紀輕輕常頭暈目眩 可... 在巴黎被騷擾的SOP迎台商回流 地盡其利 王建民轉型攝影師? 導...
2018-03-13 23:23:00 | 人氣(51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在城市裡,你如何區分慾望和愛情?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們該如何區分慾望與愛情?

如果不是人人都說我愛你,又有多少人知道愛情這個東西。

人人看似都在尋找愛情。錦衣夜行,不是為了孤芳自賞,而是在搜尋被人愛上的可能性。不開燈的房間裡,唯有手機和電腦屏幕還在發著藍幽幽的光,閃爍著寂寞的求偶訊號。


在城市裡,你如何區分慾望和愛情?

電視節目裡,各種徵婚節目很熱鬧,男人女人站在舞台上,眼神流轉過的不是風情,而是數據:收入、職業、身高、星座,在短短一分鐘的對視之中決定自己的配偶——人類的動物性從未如此不加掩飾過。


夜色裡,出沒著一群年輕女人,她們長腿、錐子臉、大胸,長相都是范冰冰的翻版姐妹,身穿深V領的短裙,都聲稱自己是“模特”、“藝人”、“演員”。但是從來沒有人見過她們演過的電視劇,也沒見過她們出現在哪本雜誌上,她們的職業是尋找愛情,尋找願意為她們的青春和嬌媚買單的人。


她們嬌嗔:“今宵酒醒何處?”她們的金主哈哈大笑地接到:“明日更醉何方?”你盡可以鄙夷她們的勢利和現實,只講投入產出比,不講真感情。但是轉念一想,“你用青春賭明天,我用真情換此生!”不過是“願打願挨”的體面說法,愛情的核心精神,不就是契約精神。

大多數人在談論愛情的時候,他們所說的只是慾望。





慾望很簡單,愛情很複雜。

人的一生中見過成千上萬的身體,對其中的上百個產生慾望,愛情卻是唯一的。只有這一個人,讓人甜蜜愛慕,苦苦思念,讓人覺得他/她全身上下無一處不可愛,讓人竟說出“至死不渝”這樣的傻話來。愛情是連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化學作用,是充滿了機緣和巧合。


《詩經》裡說:“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僅僅是衣領的一角,就讓人不能自拔。

《紅樓夢》裡,賈寶玉和林黛玉相愛至深,卻從未相互說過一句我愛你,只有兩顆心相互吸引和印證的過程,賈寶玉只說:“你證我證,心證意證,是無有證,斯可雲證。”愛意是不必吐露和證明的。


俄國女詩人茨維塔耶娃一生從未見過捷克詩人里爾克,卻一直和他保持著通信,寫下最動人的情詩:“我愛你,我無法不長久地愛你,用整個的天空……我不想說我吻你,只是因為這些吻自動降臨,從不依從我的意志。我沒見過這些吻,我敬你若神。”她說自己追求的是“無唇之吻,無手之撫”。


可是,這樣的愛情,是失傳已久的天才技藝。只存在於史書泛黃的紙頁,以及游吟詩人的喃喃細語裡,還是寧可信其無,不可信其有吧。

我們因為這些詩人與文學家的呢喃,而給了愛情過高的讚譽,實際,愛情是被高估的美德。

實際的愛情,並沒有那麼那麼美好,拆解之後,也不過是瑣碎的人生。





失戀的人或許不該那麼痛不欲生,情人忽作陌路人或許是可悲的,但至少乾淨利索,因為猝然,所以悲壯。最可悲的是,在長期的穩定和溫情之中,看到愛情一點點死去,兩人都看到愛情在溺水,在呼救,在掙扎,看它沉入湖底卻無力施救。


這精神的萎縮死亡,甚至不能去控訴對方,不能去指責命運。那些以為永遠不會發生在你們身上的事情都一一實現,你挑剔他走路的方式、愛聽的音樂,他不再能忍受你大喇喇地坐在電視前面。


你們像是在長途火車上被安排在一個車廂的旅人,要以彬彬有禮的節制撐完這個讓人難以

忍受的漫長旅途,交談只是因為窗外的風景實在單調。

這是愛情最常見的死法:你既愛他,又不愛他。


愛情沒那麼美好,它並不能成為逃避平庸生活的避難所,它是平庸生活的一部分。

愛情沒那麼美好,可也沒那麼糟糕。只要不以成敗論愛情,就會發現相互扶持走了一段,承認“愛過”就已經是幸運。


愛情沒那麼美好,故事的結局早就寫在開頭。

說背叛:理想的愛情從來或許不是從一而終

前段時間,我看了趙無極的生平,尤其是愛情的部分,心裡有許多感慨。


他的初戀發生在15歲,對象是一個喚作蘭蘭的14歲少女,也是他認識的第一個女孩子,他們不住在同一個城裡,蘭蘭被父親管得很嚴,不許她和男孩來往,為了能在同一個學校上學,兩人只有結婚,並且生下了一個兒子。


少年夫妻一起從上海到了法國馬賽學習,趙無極學畫,蘭蘭學現代舞。在到法國的第九年,蘭蘭被一個更愛她的法國藝術家打動,離開了趙無極。


趙無極的第二個戀人,是個叫做陳美琴的單身媽媽。透過幾十年前的照片,我也被照片裡陳美琴的美艷和健康所打動。





                          ▲趙無極和陳美琴,1972年

趙無極說:“我對她一見鍾情,她那完美的臉龐上透著一種柔軟而憂鬱的氣質。她不太起勁地做著電影演員,十分費力地撫養著兩個孩子,我沒費多少力氣就說服她放棄工作和身邊的一切,隨我去巴黎。”


兩人婚後的生活美滿地不似真實,一人畫畫,一人懂畫,更要命的是,兩人都那麼瀟灑漂亮。後來,陳美琴隱藏多年的精神疾病發作,一次次病情的發作讓她心力交瘁,最後,她的第四次自殺終於成功。


趙無極後來又有了第三次婚姻,對象是小他25歲的法國女子。


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一段話:”人生無常,人情難治。有才的人總是很多情,多情的人總會惹出許多麻煩。有才的人總是很獨行,獨行的人總會跌跌撞撞。有才的人總是很孤獨,孤獨的人總會望著星辰,月亮或太陽。有才的人都有自己的軌跡,可以相望,不能相遇。”


孤獨和多情,並不矛盾,或者可以相互成全。孤獨之後,才能感激從陪伴中得到溫暖與安慰;刻骨銘心的陪伴之後,才能心甘情願地享受孤獨。就如同《紅樓夢》裡,林黛玉不得不死,如果她活著,就只不過是大觀園裡又一個幸福的小婦人,而永遠地埋葬了“林妹妹”。


在社會化的理解裡,理想的愛情是白頭偕老,從“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到“老來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可是,人生是多麼的長啊,長到任何一種陪伴,都讓人覺得寂寞。


我想到自己相熟的幾對情侶。

第一對伉儷是小朋友,男生是我的大學同學,學建築的,女生是他女朋友是同校同系的小師妹,個子高高的,臉龐潔淨,和他們聊天,忽然很羡慕他們的生活:畫圖、參觀、旅行。過年的時候,兩人一起去了東南亞,他們先是共游印度,然後一個去了越南柬埔寨,一個去了泰國緬甸,分頭旅行,結束之後分享彼此的見聞。


兩個人有共同的愛好和經歷,聊天永遠不愁沒有話題。兩人都是家境很好、心胸豁達的年輕人,眉目間都是活潑上進的神情,現實的、五斗米的焦慮似乎永遠與他們無關。


男生畢業之後打算實習,全世界各地逛逛。他的女朋友打算出國留學。兩個人都說一個十平方米見方的空間:有桌、床就已經足夠了,他們充實到沒有時間為未知的未來而恐懼,忙到沒有時間去考慮掙多少錢才能享受,最大的夢想是買一個激光切割機,這樣就不用和同學搶機器建模型了。


古人說志趣相投,志是目標,目標和趣味一致,的確是相處最高的要求。


第二對伉儷是同事。他們相識也是因為曾在雜誌社共事,愛情長跑了幾年,終於要結婚了。兩個人都聰明、惡趣味、毒舌。他們都只是北京普通白領,精神生活的富足遠遠大於物質的富餘。


聊到結婚的話題,女孩子說,如果你覺得水到渠成,結婚與不結婚已經沒有什麼區別的時候,那就結婚吧。如果把結婚當做人生重大改變的契機,比如開始安穩的標誌,或者改變狀態的截點,那麼還是不要結婚的好。


最後見的伉儷,年紀已經不小了。男方是個作家,一頭飄飄灑灑白長髮,身材高而挺拔,很波西米亞的樣子,說話幽默而溫和有禮,舉止紳士,又不失天真。他的女伴我也很喜歡,大氣、正直、敏鋭、犀利。


相約一起吃飯,我先到,正好看到他們手牽著手一起下樓,心裡一暖。從前約吃飯,他們吃完也是手拉著手一起坐地鐵回去。這才有靈魂伴侶的感覺。


他們在一起許多年,一直沒有結婚。後來一晚在拉斯維加斯吃飯,路過一個教堂,彼此約定如果吃晚飯教堂還沒有關門的話,就去結婚。吃飯完,教堂果然沒有關門,兩人結為夫妻。


這三段情侶,分別體現了我心目中最理想的三種愛情狀態:少年的戀人志趣相投,青年的戀人水到渠成,中年時候,兩人都是完整而強大的個體,可又離不開彼此。

仔細想想,這三段感情似乎不可能同時存在於一個人的一生,或者至少,不可能發生在同一個對象身上。


然而,在人生不同的時期,去尋找不同的完美的戀愛,自然要被斥為“劈腿”“背叛”云云。可是,拋開所有社會規範與道德,並不能以成敗論愛情。


《霍亂時期的愛情》裡,弗洛倫蒂諾年輕時愛上費爾明娜,後來,費爾明娜嫁給了一位醫生。在兩人都垂垂老矣的某一天,當弗洛倫蒂諾聽到醫生的喪鐘在全城敲響,他所作的第一件事,都是立刻拋棄身邊年輕的戀人,再一次向費爾明娜求愛。




                                        ▲電影《霍亂時期的愛情》劇照

這並不是一個關於忠誠的愛情故事,弗洛倫蒂諾在與費爾明娜分手之後,身邊從未間斷過愛情與艷遇,費爾明娜也沒有恪守對於丈夫忠誠的承諾。然而,馬爾克斯要講的,並不是關於從一而終的平淡的故事,而是在經歷了所有的混亂、恐懼、災難、不堪、挫折、極度興奮、沮喪之後,人依然有愛的能力。


當故事的結尾,兩個相依為命的老人,決定在海上漂流到永生永世時,那依然是我聽過最美的關於愛情的誓言。---(蔣方舟/ 周國平)



台長: 聖天使
人氣(510)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 個人分類: 情愛*幸福感STATUS: publish |
此分類下一篇:毀掉年輕人生活的,並不是生孩子
此分類上一篇:有情緒沒脾氣的女人,最可悲!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