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錯過超夯防寒聖品是~ 安藤忠雄水之教堂許下幸福番紅花之美-土耳其自由行 藍委廖國棟參選台東縣長...
2017-10-07 00:18:05 | 人氣(65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諾貝爾文學獎?村上春樹陪跑9年,哪位中國作家同病相憐?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石黑一雄憑啥獲諾貝爾文學獎?村上春樹陪跑9年,哪位中國作家同病相憐?  

(文/李光鬥)

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揭曉:一個出生在日本的作家獲獎,但不是此前大熱的村上春樹,而是一位日裔英籍的作家石黑一雄。諾貝爾文學獎再次爆冷,這樣的結果也使得石黑一雄大吃一驚。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當BBC記者聯絡上石黑一雄時,諾貝爾委員會還沒有通知他,他非常謹慎地說:不確定得獎是不是惡作劇。瑞典皇家學院給出的獲獎理由是:石黑一雄“在偉大情感的小說世界中找到現實世界與虛幻深淵的連結”。





石黑一雄于1954年出生在日本長崎,1960年隨家人移民英國,從小受到了英國文化的強烈熏陶。所以石黑一雄對如今的日本並不了解,但因爲兒時對日本有著模糊的印象,所以形成了區別于其他英國作家的“無根情結”,以獨特的視角表達著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石黑一雄的長篇小說《上海孤兒》(When We Were Orphans)2002年在中國大陸出版,講述一個生活在上海的英國少年,在父母離奇失蹤後,無奈返回英國。在多年後,這位英國少年成爲一名大偵探,決定回來調查父母的失蹤事件。


當大偵探發現了失蹤的真相後,才意識到現實的殘酷和自己的渺小。





石黑一雄的“加冕”,使得村上春樹又雙叒叕成了陪跑。自從2006年憑借《海邊的卡夫卡》獲得有“諾獎前奏”之稱的卡夫卡文學獎後,人們就總是把村上春樹和諾貝爾文學獎捆綁在一起,村上春樹連續9年排在各大博彩公司賠率表前端。但是“年年歲歲村上在,歲歲年年人不同。”


爲什麽村上春樹跟諾獎這麽沒緣分?

一、村上春樹的作品缺少文學的批判性

比如他的代表作《挪威的森林》,以上世紀六十年代經濟飛速發展的日本社會爲背景,描寫了年輕人面對物欲膨脹和價值觀失衡,産生的一系列焦慮、孤獨和迷茫。但是這樣的“尺度”顯然難以打動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委,難免會感覺村上的作品太過溫柔。對比一下2012年就擊敗村上春樹獲得諾獎的莫言,在《蛙》中對計劃生育政策的抨擊可謂不留余地,情節描寫讓人不寒而栗。





二、諾貝爾文學獎有自己的語言偏好

有人分析了1901年到2014年111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所持語言分布圖,發現英語、德語、法語和西班牙語共占60%左右。

截止至2017年持英語寫作的諾獎獲得者高達29人。除了英語這個大語系之外,歐洲小語種也受到評委的偏好,瑞典語作家就有7人之多。

亞洲雖然不乏優秀的文學作品,但是上榜人數屈指可數,僅有泰戈爾、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莫言、阿格農(以色列)和高行健(法籍華裔)。這樣來看,評委難免有“歐洲主義”之嫌。





三、村上春樹的作品太流行了

品牌的高曝光度反而成了他的負資産。評委想表現自己的獨特眼光和品味:上榜作家爆冷門的多,而普羅大衆耳熟能詳的少。所以最常見的現象是諾獎成了銷量的催化劑,而通過銷量來評判作品顯然無法體現諾獎的高大上。村上春樹更像一個大衆品牌,並非奢侈品,對于諾獎評委來說,少了點滄海遺珠的味道。





四、諾貝爾獎也講平衡術





村上春樹一直陪跑的背後,是日本已經擁有了兩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早在1968年,日本文學界“泰鬥級”人物——川端康成便憑借《雪國》、《古都》、《千只鶴》三部代表作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成爲繼泰戈爾和約瑟夫·阿格農之後亞洲第三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人。

川端康成善于用意識流寫法展示人物內心世界,作品富抒情性,追求人生升華的美,並深受佛教思想和虛無主義影響。隨後的1994年,日本著名作家大江健三郎再次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他的作品通過詩意的想象力,創造出一個把現實與神話緊密凝縮在一起的想象世界,描繪現代的芸芸衆生相,給人們帶來了沖擊,充滿了東方神秘主義。


其實,2012年莫言戰勝村上春樹,也是一種平衡術。而且,日裔作家石黑一雄的問鼎,似乎會再次加長村上春樹的陪跑時間。





五、原創性也是諾獎評委的考量之一

村上春樹的長篇愛情小說《挪威的森林》確實寫得很棒,1987年出版以來在日本累計銷售達到1500萬冊。

但美國作家傑羅姆·大衛·塞林格同樣寫青春期的迷茫和反叛,他的長篇小說《麥田裏的守望者》在全球賣了6000萬冊,而且出版的時間比《挪威的森林》早了36年。由此可見,村上春樹並非第一個寫青春期困惑的作家,也沒有開創新的流派。





其實,不只有村上春樹悲催,中國著名詩人北島(原名趙振開)也曾多次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卻始終沒有入選。

他曾在10年間三度入圍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提名,在1996年以前曾多次進入終審名單,有一次投票表決時,甚至只有一票之差!北島的一首朦胧詩《回答》響徹大江南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現在讀起來依舊蕩氣回腸。


這首詩中還有一句這樣寫道:“好望角發現了,爲什麽死海裏千帆相競?”意思就是說,這個世界已經經曆過巨大的變革,發覺了新的生機,但人們仍在爲無意義的事物你爭我搶互相攻讦。仿佛是對中國人癡迷于諾貝爾獎的回應,但無論如何北島的時代已經翻篇了。





村上春樹已經陪跑了9年,還會一直陪跑下去麽?互聯網時代,一切消費變得快餐化,文學越來越象牙塔化,似乎成了精英小衆的文化,但與大多數獲得諾獎的作家相比,村上春樹都取得了世俗上的巨大成功,他作品銷量動辄上千萬冊。


村上春樹有個作品爲《當我跑步時,我談些什麽?》,由此看來村上還會一路陪跑下去。文學即人學,“但問耕耘,莫問收獲”是人生的一種境界,村上春樹有句名言:“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徹頭徹尾的絕望。”希望總是要有的,不管最後是否會實現。

(文/李光鬥:中國品牌第一人、中央電視台品牌顧問、著名品牌戰略專家、品牌競爭力學派創始人、中國電子商務協會互聯網金融委員會首席顧問、華盛智業•李光鬥品牌營銷機構創始人)

台長: 聖天使
人氣(65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國際瞭望台STATUS: publish |
此分類下一篇:一家“不正常”的超市,憑什麼賣到全球第二?
此分類上一篇:中秋夜,Google七星閃耀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