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私人招待所的獨立湯屋 跨年輕旅行!倫敦眼倒數耶誕將至!到處都有聖誕感 藍委廖國棟參選台東縣長...
2017-09-28 16:48:21 | 人氣(71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哈同與羅迦陵,老上海最牛“炒房夫妻檔”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兩個一貧如洗的“洋癟三”,憑藉過人的膽識,夫唱婦隨,力挽狂瀾,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上海,掀起了一場關於房地產的浪潮,將南京路推向了“中華第一街”的寶座,為自己賺到了“遠東首富”的身價。他們盛情招待孫中山等革命黨人,卻又認隆裕太后的母親為乾娘。他們尊崇佛教,卻又與軍閥勾結謀財。他們吝嗇跋扈,卻又大興慈善。他們是哈同與羅迦陵,老上海最牛的“炒房夫妻檔”。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等我有點錢了一定娶她,她會幫我超過沙遜

       哈同1851年出生於巴格達,自小拾破爛、揀煤塊謀生。幼年隨父母遷居印度入英國籍。1872年,21歲的哈同開始了孤身闖天下的歷程,次年從香港轉入上海。

      上海可以說是哈同的福地。他懷揣僅有的6塊銀元,找到了替猶太老鄉沙遜看洋行大門的差事。他一邊看門,一邊兼做清潔工。頭子活絡又肯幹,哈同很快被升為“管事助手”,負責看守鴉片倉庫。有了這個肥差,哈同得以積攢了一筆錢。精明的他並沒有在上海花天酒地,而是用這些錢購買了一些零散土地,昔日小癟三的翅膀開始變硬了。


       在上海灘,有了鈔票就不愁沒娘子。哈同看上了一個叫羅迦陵的女傭。和哈同一樣,她也是個出生卑微的苦孩子。羅迦陵比哈同小13歲,其父為法國水手,母親是福州閩縣人。羅迦陵在上海出生後不久,父親即回法國,母親帶她幫傭為生。六七歲時母親去世,羅迦陵由他人撫養長大,現在一名法國商人家幫傭。


      從相貌上看,羅迦陵粗胖笨重毫無吸引力,有傳聞說她體重居然有200斤!可是姑娘天生腦子好使,聰明伶俐,會英語和法語。哈同發現,這個小女傭不但擁有過人機智,而且性格大膽潑辣,正是幫助他事業騰飛的理想配偶。哈同對同鄉說,你看吧,等我有點錢了一定娶羅迦陵為妻,她一定會幫我超過沙遜。
       

      1886年9月24日,35歲的哈同把22歲的羅迦陵帶至閘北青雲裡,以猶太教的儀式舉行了婚禮。從此,垃圾癟三和女傭不復存在,老上海最牛的“炒房夫妻檔”即將冉冉升起。

       與羅迦陵結婚後,哈同的事業果真蒸蒸日上,先後榮升上海法租界公董局董事、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1901年,剛滿50歲的哈同脫離沙遜洋行,創辦哈同洋行,專營房地產業,終成上海一代洋地王。

       事實上,哈同並不是辭職後才開始專攻房地產的。結婚前,他就通過收購零散土地賺到了討娘子的本錢。新婚不久,新娘子羅迦陵更是替他發現了第一桶金。

 
用全部家當抄底南京路,夫婦倆成為“遠東首富”

    中法戰爭爆發後,中國軍隊在老將馮子材的率領下,接連擊退了法國侵略軍。中國人民拍手稱快的同時,在上海的洋人卻坐不住了。他們認為,中國打敗法國後就會清理他們,於是紛紛逃離上海。結果,上海的房價因此暴跌。


    當時,哈同也有些害怕,跟老婆說不如去香港躲避一下。哪知羅迦陵“心比天高,膽比地大”,她回答老公說,走不得,上海房價暴跌可是千載難逢的抄底好機會啊!她不但把自己的首飾賣掉換錢買地,還鼓動哈同也傾其所有,把全部家當都折現用於購買房屋土地。自從兩人結婚以後,事無大小,哈同都聽命於羅迦陵,還口口聲聲說“夫人命大福大,相夫有術”。所以,只要老婆大人說買房,哈同絶不打回票。


       那麼,他們買了上海哪裡的房子呢?南京路啊,公共租界的南京路就是哈同夫婦的發家之地。19世紀末、20世紀初,公共租界內的商業中心位於廣東路福州路一帶,南京路當時還很冷清。他倆是如何發現這塊升值潛力巨大的寶地的呢?


       原來那時南京路和福建路口有一座虹廟,羅迦陵經常到那裡燒香。也不知是菩薩提點,還是她獨具慧眼、靈光乍現。回家後,羅迦陵就跟老公說,咱們多買點南京路兩側的地產吧,一定沒錯。哈同深知自己的太太不是那種隨口一說的尋常婦人,便認認真真去摸了情況,他發現公共租界有向西、向北、向東三面大規模拓展的趨勢,認定南京路確實有可能成為上海新商業中心。夫婦同心後,便其力斷金了。


        同時,昏庸軟弱的清政府打了勝仗也無濟於事,結果“不敗而敗”。於是,怕得要死的“洋大人”們又神氣活現了,紛紛回到上海。“十里洋場”很快就恢復了燈紅酒綠,房價隨之回升。羅迦陵勸老公趁熱打鐵,儘快想辦法使南京路躍升為“上海第一街”、甚至是“中華第一街”。


     哈同的腦子真是活絡,懂得搞噱頭引起社會關注,然後炒熱地價的生意經。夫婦倆以辦公益形象工程為名,出資60萬,用名貴的鐵藜木鋪設南京路路面,使之成為全上海最為平整的道路。

     鐵藜木被截成二寸見方的木塊,浸了瀝青,然後鋪於路面,再澆上一層柏油。據統計,整段路一共用了幾百萬塊的鐵藜木。如果一塊按六七角的市價算,可買白米三四斗,絶對高端洋氣上檔次的。哈同嘴皮子功夫一流,對外表示,鐵藜木結實耐用,還有彈性,行人踩上去會很舒服,而且淋了雨水還能馬上吸乾,說得神乎其神。


     很快,哈同夫婦花大錢修南京路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傳到後來,鐵藜木甚至被傳成了紅木!南京路的名氣一夜紅遍全國,地價房價自然是蹭蹭蹭往上漲,哈同夫婦大方有見識的名氣也隨之傳了出去。有童謡這麼唱:哈同,哈同,與眾不同,看守門戶,省吃儉用;攢錢鋪路,造福大眾。築路,築路,財源亨通。


       隨著1908年上海第一條有軌電車問世,南京路很快店舖雲集,成為公共租界乃至上海的黃金地段,數年間地價上漲千倍以上。就這樣,一場可能傾家蕩產的賭博,哈同夫婦賭贏了。哈同從此被尊為“遠東首富”,聲望真的超過了老東家沙遜。

 
逼著“鐺鐺車”繞行,卻動不了一個“釘子戶”

     幾乎擁有半條南京路的哈同身價倍增後,對太太的眼光又是佩服又是感恩,少不了多拍拍太太的馬屁。羅迦陵信佛,字“儷蕤”,號“迦陵”、“慈淑老人”,法名“太隆”。於是,哈同便將他們名下不少地產都以“慈”字命名,如慈裕裡、慈慶裡、慈順裡、慈豐裡、慈永裡等,甚至將四川中路的那棟大樓直接命名為“迦陵大樓”。哈同覺得還不夠,一定要為太太造一棟以她名字命名的豪宅,方能紀念他倆無與倫比的鹹魚翻身。


     當時,靜安寺以東的地皮還屬於鄉下,哈同認為,南京路的繁華往西延伸是鐵定的事。於是他決定將與羅迦陵的愛巢造在南京西路,取名“愛儷園”。不過老百姓也許覺得這個名字過於矯情,習慣稱其為“哈同花園”。


       值得一提的是,哈同居然也有搞不定的時候。在為造愛儷園圈地時,他曾碰到一個釘子戶,而且還輸了官司。當時哈同在湧泉浜(今南京西路延安中路之間)圈地數百畝,威逼利誘,強行遷走附近農民。可是,偏有一個外號“張聾膨(滬語:聾子)”的世代名醫張驤雲表示不服。


       哈同是個不輕易買賬的狠角色,他命人在張氏祖墳周圍圍起高牆,想要禁止張家祭祖。張驤雲不同意,哈同便允諾在長浜路(今威海路)開一條小路,讓張家掃墓時出入。但不久,哈同就違背承諾,在張氏祖墳前重新建起圍牆,挖溝斷路。張驤雲惱了,請來律師上訴英領館。這場官司打了幾年,英領館終審裁定,判張驤雲勝訴。判決書稱:“應在張氏墳地留有小路,以備張家祭掃之用,張家不論何人,不論何時,不分晝夜都可以自由出入,哈同不得干預。從小路到墳地經過的一座橋由哈同出資修建,並規定這次的訴訟註冊費用由哈同承擔……”


       想那哈同夫婦財大氣粗,連愛儷園西側的銅仁路當年也被命名為“哈同路”了,卻依然逃不開大自然“一物降一物”的規律。不過,哈同是不可能因為一個“張聾膨”就就此收斂,心性大變的。

     當年英商電車公司的1路有軌電車,原來是要從愛儷園旁的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經過的。哈同嫌“鐺鐺車”太吵,訴之,結果電車被迫繞道,從王家沙折至愛文義路(今北京西路)再到靜安寺。此等牛氣,頗有財能通天的感覺。那麼,他斥巨資建造的愛儷園究竟是怎樣一個大手筆呢?


 


      愛儷園的設計者是清末名僧黃宗仰。黃宗仰號“烏目山僧”,聰慧異常。他在常熟清涼寺出家,於鎮江江天寺受戒,1899年才到的上海。

      1901年,愛儷園開工。先是把墳地剷平,再挖湖掘池,造山搭橋,最後蓋樓建屋,一共花了三年。這一園林式愛巢以中式為主,西式為輔,園內有黃海濤聲、天演界劇場等景區。1909年,愛儷園繼續擴建(占地50餘畝擴至300畝,相當於20萬平方米)。增設的外園裡,有渭川百畝、大好河山、水心草廬等三大景區,全園大小景點共有近百處。據說這一當時上海最大最豪華的私家花園因仿《紅樓夢》中大觀園的設計,另有“海上大觀園”之稱。

    
大門向革命黨敞開,孫中山差點遇刺

     愛儷園是哈同夫婦的豪宅,亦是當時上海社會名流和政界要人經常聚會的地方。哈同夫婦在商界的眼光舉世公認,在政壇呢,他們其實也是十分有謀略的。

    辛亥革命前,哈同曾資助過革命黨人,辛亥革命後,愛儷園更是成為了革命黨人的聚會場所。你說他思想進步、親近革命黨吧,也未必。愛儷園裡照樣有清朝遺老遺少的賓客席;害過無數革命黨人性命的湖廣總督瑞徵,在辛亥革命爆發後逃到上海,哈同照樣在愛儷園裡收留了他;甚至於在辛亥革命爆發前,羅迦陵還曾赴京認了隆裕太后的母親為乾娘。


     此外,歷任的上海護軍使(楊善德、 盧永祥、何豐林)都是哈同的“好朋友”。他做煙土買賣要依靠這些軍政頭目作靠山,這些軍政頭目呢也需要依靠哈同把搜刮來的錢財用作地產投機買賣。

    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哈同與馮國璋、徐世昌、黎元洪、曹錕等都有密切來往,並逐年從軍閥處謀得四等、三等、二等直至一等大綬嘉禾章。在直皖戰爭時,哈同曾支援曹錕 50 萬元槍支彈藥費。財權交易,可見一斑。


    上述種種,只能說明哈同和羅迦陵的生存智慧——誰執政無所謂,我發財就OK。

    深知身為外國人的特殊身份,哈同夫婦同軍政界打交道都是通過兩個親信從中穿針引線的。一個是愛儷園總管姬覺彌。姬覺彌原名潘林,外號“潘小孬”,從江蘇徐州來滬打工。他原本是哈同洋行裡一個小小收租員,因為相貌英俊,機敏麻利被哈同夫婦提拔並賜名。他負責打通清廷和軍閥這一塊。另一個是愛儷園的總設計師黃宗仰。黃宗仰頗有佛教界的民主革命家的風範,對哈同夫婦的政治影響同樣巨大。


     1902年,黃宗仰不滿清廷腐敗,聯絡章太炎、蔡元培等發起"中國教育會",擬成立"愛國學社",收容南洋公學等因反對學校當局壓制而退學的學生。此間,他曾說服哈同夫婦出資,促成愛國學社的成立。於是他說服哈同創辦愛國女校,並由羅迦陵擔任校董。


     後來章太炎和鄒容被捕後,黃宗仰營救未成,避往日本.訪孫中山於橫濱。他回上海後專事重刻日本宏教書院佛藏,並於民國成立後,辭別哈同夫婦以及孫中山等人,決然歸山。所以說,很大程度上是黃宗仰引領了哈同和羅迦陵,及時選擇了一條光明大道。


     哈同夫婦也許沒想那麼多,反正有錢麼。黃宗仰為人正派,拿了高薪總不至於存心害他們,而且他早晚要歸山的。黃宗仰走後姬覺彌獨當一面,到時遺產給他一份就是了,所以也沒有背叛的理由。因此,夫婦倆打定主意,只管到處做好人就是了。


    章太炎與湯國黎的婚禮,在愛儷園中的天演界舉行(蔡元培是主婚人,孫中山、黃興和陳其美等辛亥元老悉數出席,其他來賓約有2000餘人);護國運動的功臣蔡鍔將軍,在東渡日本就醫之前曾在園中養病;抗日名將何應欽也受過哈同夫婦資助……不管出於何種目的,哈同和羅迦陵的確為中國的民主革命出過一份財力。


    辛亥革命後,孫中山從海外返國。哈同覺得孫先生前途無量,加之黃宗仰仍住園中,自然得和革命黨人多多走動。


 


    1911年11月25日,孫中山、陳其美、黃興等人在愛儷園得到了哈同夫婦的盛情款待。午宴後,由國民交涉總長伍廷芳邀去商政;下午到法租界寶昌路寓所接見《民立報》記者,談武昌起義後形勢。黃昏時分,孫中山回到愛儷園召開同盟會領導人會議,哈同夫婦又設宴慶祝,並邀請在滬的革命黨人參加。誰知道,就在當晚,孫中山差點在園內遇刺。具體情形民間流傳有一文一武兩個版本。


    文版本說這事發生在開席後不久。當時一個自稱來自北京的伶人李方行,由姬覺彌帶入大廳欲見孫中山。此人剛踏進門,站在李燮和身後的兩位姐妹花女保鏢——尹鋭志和尹維俊便覺有異,縱身而出,一個保護孫先生,一個衝到那伶人身前說“你找錯人了”,然後一手擊落對方從袖內拔出的手槍,一手將其手反拗,推出廳外。


     武版本則傳事發是在晚宴以後。當時,孫中山在陳其美的陪同下到花園戲台看戲。孫中山與陳其美並肩坐在前排,身後站著兩位。演出進入高潮時,台上一名武生展示了一個高難度動作,引得滿場喝采。就在此時,尹氏姊妹中的尹鋭志突然拔出手槍,將舞台上的兩盞大吊燈擊滅,同時,尹維俊飛身躍上舞台,發出一枚暗器,擊中那名武生,將其擒住——原來,那名武生是企圖行刺孫中山的殺手。


    事後,陳其美問尹鋭志:“你既然發現他是刺客,為何不將其擊斃,反而先打滅了兩盞大吊燈?”尹鋭志解釋說:“戲一開場,我就覺得他有問題。他特別賣力演出的時候,很可能是要動手了。我開槍滅燈是想讓他看不見台下的情況。而且如果會場上還有其他刺客,也會被震懾,不敢再造次了。”


    不管事實是文版還是武版,哈同夫婦作為主人怎麼會不嚇出一身大汗!幸而孫中山卻像沒事人一樣,繼續與宋教仁爭論體制問題,絲毫沒有問責哈同和羅迦陵的意思。後來,黃宗仰出面說,愛儷園已經不安全了,不如請孫先生去寶昌路408號安宿,住宅內外會有西捕、安南捕的人負責站崗巡邏。


     三天之後,各省代表在南京一致選舉孫中山為臨時大總統的消息傳至上海。1912年1月1日,全上海高懸五色旗,慶祝南京臨時政府成立,歡送孫中山離滬去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一職。哈同夫婦恭敬地把孫先生送到愛儷園門口,外頭上海人民已夾道歡呼。哈同對羅迦陵說:“這位孫先生真是你們中國的偉大人物啊!”

 
哈同招來徐悲鴻,羅迦陵氣走月霞法師

     苦出身的哈同在功成名就後想彌補自身在教育上的遺憾,便在愛儷園內開辦了一所以傳播中國古典文化為宗旨的倉聖明智大學,讓姬覺彌做校長並主持翻譯《古蘭經》。這是一所從小學到大學的全日製學校,學生的膳食、住宿和學雜費全免。課程側重於國學,也涉及宗教,聘請的學者包括王國維、章一山、費恕皆、鄒景叔等。其中最有故事的一名老師是國畫大師徐悲鴻。他可是哈同親自招來的。


     所謂“倉聖明智”,就是奉創造文字的倉頡為聖。可是倉頡長得什麼模樣,無人能夠想像,古書上只說他“雙瞳四目”。哈同自己是門外漢,學校裡的那些學者又下不了定論,拿不出丹青。於是,1916年哈同向社會發出征畫啟事,徵集倉頡畫像,擬懸於大學內。不久,這則啟事就招來了一個未來的大師。


     當時,剛考入震旦大學的徐悲鴻就業無門,十分落魄。衝著獎金,他花了幾天時間畫成一幅三尺多高的倉頡半身像前去應徵。畫上是一個滿臉鬚毛、肩披樹葉的巨人,兩條眉毛下各有上下重疊的眼睛兩隻。畫裡的倉頡大頭寬額,神采奕奕。結果,這幅畫像獲得了倉聖明智大學學者們的一致好評,徐悲鴻還被招進學校任教。此後前途一片光明,終成一代畫師。


     同樣沒唸過多少書的羅迦陵則熱衷於佛教宣揚,在愛儷園內開設了一所僧侶學校華嚴大學。事實上,由於羅迦陵篤信佛教,愛儷園內原本就建有頻伽精舍。黃宗仰按照佛經中極樂世界的說法,設計了七重行樹,七重羅網,七寶蓮池,八功德水,使得愛儷園一度成為上海的佛教聖地,招待了無數南來北往的僧侶。


     就個人而言,羅迦陵確實是對中國的佛教做出了一定的貢獻。太平天國戰爭期間,江南地區的佛教曾受到毀滅性打擊。1909年,羅迦陵出資20萬元,請黃宗仰主持,歷經四年,刊印了全套《大藏經》40帙(帙號為“天”至“霜”)414冊1916部8416卷,稱為《頻伽精舍校刊大藏經》,簡稱《頻伽藏》。這是中國近代出版的第一部鉛印本《大藏經》。


     四年後,在康有為的建議下,羅迦陵創辦華嚴大學,聘請從湖北來滬的月霞法師主講(黃宗仰已歸山)。招生規模六十人,預科三年、正科三年,方可畢業。開課之後,月霞法師任主講,為學生講授《華嚴經》,率學生坐禪。他的師弟應慈法師擔任副講。華嚴大學的開辦,是全國佛教界的一大新聞。


    一學期後,羅迦陵突然提出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要求,她要求全體學僧必須要在每月朔望,為其頂禮問安。這個類似把自己當成太后的做法,令眾學僧無法接受。一個一心向佛的婦人怎會產生如此妄念?羅迦陵此舉和其若干年前的赴京之行大有關係。


    1909年,羅迦陵曾應邀前往北京,被隆裕太后的母親認為義女,這就相當於與隆裕太后成了乾姐妹。羅迦陵可高興了,在宮裡出手大方,籠絡人心。後來,宣統皇帝的弟媳又認了哈同為義父。哈同受御賜“二等賓星勛章”和“公使待遇”。如此一來,土豪成功躋身皇親國戚了。

    民國初年,哈同夫婦去北京給乾娘拜壽,受到清宮款待,羅迦陵被封為“正一品夫人”,又賜給60名太監回上海使喚。於是,全盛時期的愛儷園內共有管家、警衛、僕人、和尚、尼姑、教師、學生近800人!


     羅迦陵這個女主人,在家中也學起了太后的風範,極其講究排場。插一句,羅迦陵為人喜歡鋪張奢靡,哈同則節約吝嗇。據傳,哈同在外應酬需要打電話回家告知,他嫌電話費貴,就對羅迦陵說,你不要接啊,電話鈴響一聲就說明我今天晚點兒回家,響兩聲說明今晚不回家了。哈同究竟節約到什麼程度呢?午餐只吃兩菜一湯,大冬天辦公也不開暖氣。


     男主外女主內,在愛儷園當家做主的依舊是羅迦陵。她不但到處蒐羅珍奇古玩裝點門面,還在入口處建了自己和哈同的銅像,命令宮裡送來的那些太監,見到銅像,都要行跪拜禮。哈同和她自己兩次七十大壽所花費之巨,均轟動了整個上海。

     人無完人麼,哈同夫婦生意做得那麼大,又得到了政界的庇護,難免會有眼睛朝上看的時候。不過,愛儷園裡的佛教徒卻不理會也不寬容這一套。

    月霞法師不願向羅迦陵頂禮問安,率領全體師生離開愛儷園,遷往杭州海潮寺。羅迦陵居士一生的功德簿上被記下了不那麼光彩的一筆。

 
養子女反目,巨額遺產官司打了16年

       那麼牛的一對夫婦卻命中無子。有人說,羅迦陵除了幫傭,也在風月場所打過工,所以早就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也有人說,是哈同的問題,因為哈同暴富後沒見他討過姨太太,甚至零緋聞。究其原因,一方面羅迦陵性格強悍哈同懼內可能不敢,另一方面有宗教信仰的因素,又或許他天生愛財不喜女色。總之兩人不賭不嫖,不抽大煙,努力賺錢,相守一生,並在愛儷園內收養了一批孤兒。畢竟做慈善,也是富豪的日常嘛。


    這20名中外孤兒都住在愛儷園中。有意思的是,哈同夫婦在領養子女上採取的是AA制,外籍的跟養父,中國籍的跟養母。由哈同領養的11名外國孤兒名義為養子女,從父姓;由羅迦陵領養的9名中國孤兒名義為內侄子女,從母姓。


     1931年6月,哈同病逝,葬在愛儷園內,享年83歲。那麼精於算計的一對夫婦,當然會有遺囑。這份遺囑是哈同夫婦以英國律師勞敦、葛立芬為證人簽署的,一式兩份。遺囑規定,如果哈同死後7天之內其妻羅迦陵不死,則羅迦陵將繼承全部遺產;如果7日之內羅迦陵去世,那麼遺產歸遺囑執行人管理,由遺囑執行人監護繼承人成年後,按遺囑規定將遺產分割給各繼承人。


     按照遺囑,在扣除贈與其他養子女的款項以及包括喪葬費在內的一切開支以後,哈同的兩個養子大衛·喬治·哈同和羅弼·維多·哈同分別獲得遺產的70%和30%。遺囑的執行人是大管家姬覺彌和高易律師公館的律師拉亥脫。


     這份遺囑為什麼強調7日之內羅迦陵不死才能繼承遺產呢?原來根據猶太教的習俗,丈夫去世後妻子一般要在7日內殉節而死。但是羅迦陵信奉的是佛教,而且當時她連70歲都不到,身體也健康,是不大會為哈同殉節的。


     這筆遺產究竟龐大到什麼地步呢?哈同共留下土地450餘畝,房屋1200余幢,30萬平方米以上。英國領事給估算了一下,遺產總價值為400萬英鎊,羅迦陵繼承需要繳納的遺產稅就達1800萬銀元!

      羅迦陵拿不出這麼多現金,只好將市中心的16處房地產作抵押,貸得1800萬元。這筆貸款年息6.5厘,約定期限為10年,所以一直到羅迦陵去世也沒有還清。解放後,債權人還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要求扣押羅氏的抵押物以及其他財產呢。


      羅迦陵失去哈同的悲傷不是巨額遺產可以彌補的,自從丈夫去世後她終日臥床,不理家事,而家裡亂七八糟的問題卻有增無減。一會,有兩個自稱哈同近親的伊拉克人過來要求分遺產,被法院駁回。一會,養子女們又為爭奪遺產而鬧得不可開交。


     1931年9月,自稱哈同堂兄弟的愛士拉·阿道爾·哈同來到上海,向英國駐滬最高法庭提起訴訟,要求繼承哈同的遺產;次年3月,又有一名來自伊拉克的“遠房親戚”向法庭提出了相同的要求。他們否認羅迦陵的繼承權,要求繼承全部遺產。法庭按照英國法律駁回,宣佈羅迦陵繼承有效。


     1934年年初,自稱哈同侄孫的愛士拉·散利·哈同代表他的12名兄弟來滬,向英國駐滬法庭遞上了訴狀,聲稱根據伊拉克法律,哈同遺產應由他們12人平均繼承,但鑒於羅迦陵年老孤寡,又與哈同結婚多年,所以同意分給她四分之一作為照顧。這一要求被法庭同樣駁回了。


     若干年後羅迦陵去世,愛士拉·散利·哈同又分別向汪偽政權法院及國民黨上海地方法院提出訴訟,但均未成功。

    羅迦陵是 1941年10月去世的,享年77歲,與丈夫合葬於愛儷園。然而,繼承了哈同遺產的羅迦陵也是個喜歡來事兒的主,她單獨在四年前又立了一份遺囑。這份遺囑和之前的有很大出入——總管家姬覺彌得400萬元,捐給中國政府950萬元,餘款分給養子女和內侄子女。於是,便引發了長達16年的哈同遺產案。愛儷園逐漸衰敗,昔日園中盛景終究一絲也不剩了。


    1947年5月,上海地方法院根據和解協議宣佈結案。此後,上海市政府曾多次提出征借愛儷園。

    1949年,新中國成立,長子喬治和管家姬覺彌均移居香港。愛儷園收歸國有,政府在原址上建造了中蘇友好大廈(今上海展覽中心)。

近年來時常有房產交易會在展覽中心舉行,不過哈同和羅迦陵是不能替他們出主意了。---(@密斯趙/名人往事)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