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普年會藥業共聚 陳建... 七夕送女孩這些東西就對了療癒滿點寶可夢你蒐齊了嗎 世大運╱謝謝郭婞淳 台...
2017-04-20 22:08:46 | 人氣(59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為什麼我總是看到11點11分?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為什麼我總是看到11點11分?
文/猛獁姑娘
本文系作者授權“清南”發佈


01
 
從一部神奇的電影看到一句微妙的台詞:

我發現我會常常看到數字11,到處都有11。





截自《I型起源》

是啊,有多少人在不經意的時刻一看手機或者手錶,時間正好就是11點11分?

我就常常看到這個數字,也偶爾會聽到朋友在一旁大呼小叫:“我怎麼總是看到11:11?真是注孤生啊……”

嗯,這個巧合,大概能算上人類日常十大未解之謎之一。不過,如果真是“注孤生”的話 ,這個頻率和覆蓋面也太大了些。

有一部韓國的肥皂劇曾對這事兒給出過一個頗為肥皂劇的說法:

如果你看時間的時候,正好是11點11分,那麼此刻正有人在遠方思唸著你。

百度上對這個問題好奇的搜索也是挺多的:





但我還真的找到了科學依據。


02
 

其實這是一個有趣的心理學現象,而且非常常見。

比如說,以前上學有一次背單詞的時候,因為發音等等的關係,我對infatuation這個詞的印象特別深刻。然後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我發現這個詞居然在哪裡都會出現:

看電影的時候會看到,聽歌的時候會聽到,做題的時候也會碰到……

以前我把這種“巧合”歸為自己的“幸運”,所以常常在考試前突擊背單詞。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在試卷裡遇到某個我剛剛背過的詞。

再比如說,你本來不知道某個品牌,偶然聽朋友談到過,就記住了。然後你突然覺得,這個品牌好像身邊人人都在用。

真是奇了怪了,以前沒發現啊。怎麼我剛剛知道這個東西,它就無處不在了呢?

這個現象,在心理學裡叫“巴德爾-邁因霍夫現象”:

當你接觸到一個新知識(新詞、新事物、新品牌),你會發現在短期內,這個東西會反覆在你生活中出現至少一次。




03

這個現象,最早是在 1986 年,一個讀者寫信給一個專門收集搞笑事情的欄目,說他第一次聽說“巴德爾和邁因霍夫集團”(德國恐怖組織“赤色軍團”)之後,不久又從另一個渠道很巧合地再次看到了這個詞。

這個故事刊登了之後,不停地有讀者寫信給欄目講述自己經歷過的類似事件。所以這個現象就被命名為“巴德爾-邁因霍夫現象” 。

真有意思,正是因為“巴德爾和邁因霍夫集團”這一大串拗口難記的名詞讓人過目不忘,所以當它出現第二次的時候,我們會在心裡大呼神奇。

實際上,這些東西本來一直在那裡,出現的頻率和其它你已知的東西並沒有什麼區別。但我們的大腦就是會對新學到的詞特別敏感,再看到的時候也就不免驚喜萬分。

就好像,要不是11這個數字這麼特別,或者乾脆說在11這個數字和光棍什麼的還沒扯上關係之前,我猜,沒人會注意到自己總能看見11:11吧?




04

我以前看過愛爾蘭心靈主義者Keith Barry為BBC錄製的一部紀錄片《看穿讀心術》,有一集的主角是幾個不招姑娘喜歡的男生。

在篩選實驗對象的過程中,這幾個男生在測試裡的表現讓人大跌眼鏡。有一個實驗我印象非常深刻,是節目安排一個男生和陌生姑娘在餐廳約會。

在他們交談的這段時間裡,節目組換掉了餐廳的整個佈置,從壁紙到色調到佈局,他們所在的西餐廳完全換成了中式風格,而這個坐在餐廳裡的男生卻對周圍發生的變化一無所知。

更可怕的是,在交談了一段時間後,約會的姑娘藉著去洗手間的理由,和女服務生互換了衣服。而當原本的服務生換上約會的衣服回來坐在對面,對著這個髮色、長相完全不同的姑娘,這個男生只是稍稍遲疑了一會兒,竟然若無其事地繼續約會。





Keith在實驗後指出這個男生的問題在於“變化盲視”和以自我為中心,除了絮叨自己的事之外,他對外界人事的變化無法認知。

當然,“自我中心”和我今天要說的主題沒關係。但這個“變化盲視”現象,恰恰說明了我們的大腦是選擇性關注的。拿名句來說:

“人們只看到他們想看到的東西,只相信他們願意相信的真相。”

所以才會有不斷看到11點11分的這種巧合。
 

05

不過我真的要說,這樣的“巧合”在生活裡還是挺有趣的,既說明了我們並不孤單,又不失為一種調劑心情的小方法。

所以,儘可能地去認識點新東西、發現點新美好,然後在重新遇到的時候再歡欣雀躍一次吧! :)

---(來源公號:城市兇猛)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