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3 13:00:52 | 人氣(50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文友新作】冬決者 — 白樵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冬末開學,山上外語學院極冷,霪雨軟霧層疊徘徊廊外。每間僅容二十多人的小室裡,學生臉上,仍滯留假期的倦四樓系辦,卻旋起一陣凝肅氣氛。台俄籍教授紛聚會議室為挑選參賽者而爭論不已。

系主任喚我進辦公室她說由莫斯科代表處辦的俄語競賽,將在月餘後於我校舉行,淡江文化列席每校推薦選手三名系主任用貫有的甜膩嗓音探我意願續言,會初選幾名學生經一個月培訓後再定正式代表

於是每日雲灰正午我拎著外食踏入四樓會議間參與培訓室內總曝著幾盞偏暗長燈繞牆矮櫃上列著幾隻蒙灰金漆描邊的俄羅斯娃娃,與一架佈滿鏽斑的薩摩瓦茶炊幾本大部頭經典:如《靜靜的頓河,《卡拉馬助夫弟兄們》則被鎖在邊角玻璃櫃

學長姐,同我共六名培訓內容為競賽打造作文即席翻譯完成句型國情問答皆由台籍教授自編講義午間飽食後犯睏,我強撐眼皮背誦祖國保衛日十月革命年份,與五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繁冗生平

學長姐聽聞俄籍教授C負責詩歌朗誦,面色慽然。C的嚴峻與難親近早富盛名我未曾修過她的課只在系上活動瞧過她。印象中C鮮有表情。她高挑骨瘦,尖錐臉,鴿灰色蓬髮齊耳鷹勾鼻嘴際總吊兩道冰鑿似的深法令紋。學姐說C有莫斯科人的優越感,總嫌亞洲學生鈍還鄙夷來自西伯利亞喀山等地的同系老師

莫斯科是俄國唯一淵遠歷史之地學姐轉述C的名言。

C入室空氣如冰無人敢語她緩緩坐下講話懨懨的鳥喙般噘起的嘴低聲咕噥,乍聽像埋怨。她調查完名字後問我們可否有個自鍾意的作品。

我喜歡布洛克的〈陌生女子某學姐主動提議。

象徵主義的詩不討喜。C搖搖頭,語畢她以陰鷙眼神視我,我腦中一片空白。

悉聽尊便。我懦聲回應。

 

C與大家單獨晤面。首次會見,兩人對坐,我的腸胃緊張翻疼C端詳良久後,竟冷笑一聲。她從架上抽出一本精裝書C將食指舉至唇間以舌潤之再刷刷翻開頁面。

是普希金的〈秋季〉。

流非洲草莽血液的詩人極矮,亂髮張狂大學無髮禁我任頂上捲髮自然虯結整整三年同學們譏我為普希金。這綽號甚至傳至系辦諸教授耳畔我佯裝沒事維持髮型心中卻對詩人早有芥蒂。

然不敢忤逆C的我,只好低頭,怯怯接過詩集

「悒鬱時日魅惑之眼,

你即逝之美使我心愉悅。」

遠雷初雪微寒天令詩人思及情愛青春與創造。於我卻是泛泛空談。是夜返家,檢查電子信箱裡頭躺著一封來自C的郵件我無精打采地點開附檔。沙沙的紙張磨擦聲與清喉聲次第入耳最後卻是C以婉轉柔頻,慢詠詩句。

她緩緩摩擦齒唇舌顎好發子音再將情感或沉或輕拋於重音音節。她嘆息。長詞如鄉野幽徑蜿蜒短字若金風拂旋薄葉紛飛播放暫停。整夜我在電腦前反覆模擬C的聲調

第二次會面聽完我的朗誦後,C沉著臉

發音好但沒感情唸詩訣竅在於想像與同理。她說。

我賭氣地將自己鎖入系圖書館鑽研詩人生平。原來,〈秋季〉作於1833年,已是普希金晚期作品。那場致命對峙發生於1837年二月隆冬瑞雪的聖彼得堡林間數顆子彈碎及詩人髖骨,並深嵌入腹主導槍戰的,是普希金不滿法國騎士丹特斯愛戀追求妻子岡察洛娃,詩人寫了封極盡羞辱之信予丹特斯的養父

再細看,預言死亡記事之信所寄日期,竟是儒略曆正月二十六號

也是新曆二月七日我的降生日

「泅泳。而我們將溯往何方?」

想起〈秋季〉詩尾,迤邐長長的兩段式刪節號。那是鎮魂序曲之音?冥者的踏雪來時印?抑或他隕我生間的虛線連結?

 

想像將臨之死,想像衰落前的必然華麗,在唸詩的時候。

最後,透過C的力薦,我成為政大代表比賽辦在階梯教室代表處官員三校師生共六七十人摩肩而坐。選手們在側台準備,按號登場我站舞台中央,巡望,唯C門而立。身穿朱色上衣的她像隻衰老的佛朗明哥紅鶴

全場屏息我深呼吸,吐音,揚句。依稀能見C隨我複頌的節奏輕輕點頭,她掌擊悄然節拍,噘唇無聲引我一句句穿越穿越世紀,穿越死生,穿越情熱與荒涼。

競賽綜合結果我奪得第二系主任祝賀,頒獎後,眾人漸散。C朝我走來,她冷硬的臉上難得綻出一抹篤定的笑

幹得漂亮她說。

您當時是因為我的外型才給我普希金的詩嗎?我紅著臉,半開玩笑問C

浪漫而悲劇性的人啊C推門離去前,喃喃道。她的偈語神秘咕噥咕噥像鴿鳴,低迴在教室裡久久不去。

 

 幼獅文藝2020二月號

 

台長: 阿盛
人氣(506)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文友新作 |
此分類下一篇:【文友新作】日常鄉間散策 — 黃春美
此分類上一篇:【文友新作】待夾的娃娃 — 陳惠玲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