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3 11:20:22 | 人氣(56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文友新作】饅頭的滋味 — 何田玉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真的喜歡白饅頭的味道,香甜香甜,也許是因為父親的緣故。
 父親穿著白汗衫,燙紅的煤球烘熱,我仰望著父親,他在庭院裡用水和麵粉桿麵條蒸饅頭,陽光躍進院子,曬在父親身上,灑進麵糰中。竹製蒸籠冒著白煙,飛騰,連著我心那熱切的等待。
 父親教我揉麵團,我手實在太小,揉不出力道,我就學著把麵糰捏成長方形,像一列火車廂,再用刀切成一塊塊。父親用手捏斷麵糰條,一段段,都是同等大小。放進蒸籠中,過不久,就有白饅頭可以吃。
 母親煮食皆是台灣料理,父親從未有不滿意,不曾要求母親學習江浙料理,父親偶爾吃饅頭配菜。日子悠悠漫漫,不記得從何時,父親不再親手做饅頭,只買現成的備在冰箱裡。他年邁時牙齒不好,大多吃稀飯配軟嫩的食物,山東饅頭已不適合了。
 市集上的饅頭大多是機器做,我通常買手工的山東饅頭,山東饅頭沒有味道,可是有嚼勁,會有股甜味生成。偶爾也會買黑糖饅頭,放在冰箱備著。不論是一般饅頭或是山東大饅頭,我都喜歡,掀開電鍋蓋,蒸氣冒出,一陣饅頭香飄出的一瞬間,記憶就會竄進心底。
 我請父親教我做饅頭,他說太久沒有做,已經忘記了,於是,得空跑去住家附近的饅頭店請教,抄寫了紙條筆記回來,然後用那濃濃的鄉音解說,讓我依照他說的去做。
 我一直沒有實際去做饅頭,工作忙,無太多閒暇,也就淡忘了。父親過世幾年後,我想起這件事,我終於決定試做。揉麵團時有股莫名的喜悅,但是力道仍是不足,揉得手酸,只好請外子出馬。等待發酵的時候,有些擔心會失敗,直到看見膨脹的麵團,懸著的心才安放,喜悅之情類似童年時。接著,我開始切塊,放進蒸籠,耐心等待饅頭香飄出。


中華副刊2020.01.13

台長: 阿盛
人氣(564)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文友新作 |
此分類下一篇:【文友新作】那幾斤,沉重的豬肉 — 黃春美
此分類上一篇:【文友新作】月牙泉 — 賴琬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