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這麼容易被家... 想找絕對不背叛你的小三嗎縣市長的颱風假政治學 年底選戰固守雙北 國民...
2018-07-05 17:39:51 | 人氣(341)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文友新作】生死蒼蠅 — 劉葉慈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拍拍……拍拍……蒼蠅如憤然求生的困獸,急劇拍翼,在倒蓋的玻璃杯裡為自己最後的一口呼吸進行倒數計時。牠激狂的舞藝我並不陌生,不久前的午寐中,牠曾以自由翩然的行進姿態飛行於暗夜,路旁燈柱銀光閃動在牠快速抖動的翅翼上,那唯在夢中僅有的流線螢光如神蹟降臨前的兆示,在靜默的暗黑大地舞出另一種高調,深刻鍍烙於幽然意識中,當時我隱然意識到未來必將在某個情況下驟然想起這番景象。

 窗外午後的陽光交替折射入圓型的杯底,灰色杯影在桌面延展出一道無法穿透的路線,似在遠方近在眼前,如指引,蒼蠅的飛行定位儀在360度的圓弧中頓失作用迷失路徑,太過圓滿也許是一種導向滅絕的虛幻假象;驟然想起在某些時刻,曾有過的錯覺宛然相似,當時感受到的甘甜飽滿的幸福感、那以為確實擁有且永無消失可能的俱足,結果不過是生命旅程中的一種「現象」,短暫的過程。一段時日後,當祈望在挫敗中以溫潤的記憶為自己安慰療傷,然回想時卻反湧出莫名的酸苦,甚至愈形甜美的滿足,愈會以極劇的失落感反撲,難以承受的落差在胸口狠狠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幽深黑洞,對未來無從推度測知的靜闃驚恐亦將生世相隨——我再無從想像當時信誓旦旦的幸福,是倚賴著如何牢不可破的信心?僅為當下湧現的「自信」,經時間證明不過是無知的自欺罷了。我甚至懷疑那些擁幸福「感」以為自足的人,其實是否愚笨無知?

 ——宛如杯中的蒼蠅,還會記得那靜躺在一旁的藍莓蛋糕的甜蜜滋味嗎?當牠吸吮著鬆軟糕餅上紫黑蜜汁時,是否曾有片刻遲疑?以生理需求決定反射動作的牠,辭典裡大概沒有「死亡的誘惑」這詞吧?否則,瘀青色般的瓊漿,如此明顯的暗示,牠仍耽溺如吮吸死神甜美的死亡之吻,以直覺為自己決定未來果是太過冒險,蒼蠅驚懼的飛行出現猶如自殺的衝撞動作,我猜想死亡前傾盡生命潛力的掙扎中,除了喪失理智所反射而出的自殘動作外,極美對比痛絕或許將使記憶出現斷層──如果,牠記得並且看到當初自己看上這甜蜜誘惑時所現出的那副嘴臉。

 然而,在另一面相下我不免感到矛盾,因為夢中之蠅絕非眼前如此衰像。

 牠離開堆滿雜穢垃圾、充斥酸腐臭味的幽暗巷道,毫不遲疑地朝城牆的方向飛去。那道高牆蜿蜒矗立於遙遠的地平面上,以致看起來只是一條線條柔美的灰黑色暗影。極小的高度使它看起來毫無偉大之處,然而,彼牆之內必定有足夠的報償維持蒼蠅持續進行遙遠航程的信心;雖然我並不明白城牆彼端裏是什麼,然而牠自在飛行的態勢卻以兩極磁力的強烈,吸引我全然的專注,透過牠我自覺到真正的自由原是靈魂無窮無礙的超脫肉體困縛,如果有人懷疑蒼蠅對我的啟發是我的過度想像,也許可以試試以十公分的距離盯視著銀光幕上的「變蠅人」──牠瞠著向外極度突出的蠅目與你兩眼對峙,眼珠前即是牠上下舞動詭辯多刺的觸腳,肆無忌憚地在耳膜上大肆鳴擊的淫笑,及以高解析掃瞄並且熔鑄入腦葉中的貪婪嘴臉,每一分格皆是不著言墨的恐懼浸蝕所有麻木顫抖的末稍神經──那逼真的程度絕對影響未來所有夢境的真實性。

 記憶中蒼蠅的形象正邪善惡無庸置疑,夢中之蠅對傳統定義的顛覆或是自我的某種反射也說不定,若不是這夜也夠深,飛行中的蒼蠅豈能惹人注目、換來片刻欣羨的讚賞?頌讚般的水銀燈榮耀地投射在牠急撲的羽翼上,幅射出一絲絲明亮的寒光,十公分距離所留下來的視覺記憶,讓我得以類推,並進而感受到眼球表面帶來的強烈震撼直達腳底,酥麻如隔著薄如蟬翼的塑膠手套接受愛撫,不真實中又有誇張的快感──我真、真懾服於牠無懼的天真。

 對比眼前漸顯頹喪的蒼蠅,行徑忽上忽下吊出異詭,我猜想失明的機率在缺氧的過程中出現的可能性,逕向前方行進的固執,不盡然就能有志竟成,自以為是的信念何嘗不是一種賭注?如此刻,決定蒼蠅的生死不在於牠以瞎飛盲撞所表現出來的求生鬥志,而是取決於一個乍看與牠生存無關(否則牠們怎能如此放心優哉地在我四周飛行)的另一種生物,其意念下一個微不足道的動作,可見自信也可能是對己身信念錯誤的認知──為什麼會將自己投射在夢中之蠅的身上呢?「城牆」對蒼蠅而言,可能是對未來懷抱希望的展現,但也可能是愚蠢的自我催眠。

 不禁想起這些時日以來,面對季節替變所引發的氣喘,嚴重發作時便如困獸般,疲累的身軀裡殘喘著微弱的氣息,還努力地想從裡面找出一些殘餘的生氣,好試圖將那一丁點兒的溫度和記憶中的熱情連結起來,完全分不清楚被巨大黑洞吞噬的是生命還是意識,唯一能做的動作只能揪緊胸口,當時我可有一雙翅膀帶我覓求生路?我可有足夠的意識去回想上一刻的念頭是甜美或憾恨?揪緊胸口的我到底是想揪出被緊縛的靈魂?還是想掙脫人間束縛靈魂的千規萬律?望著杯中頹然墜地的蒼蠅,生命若是一場由生到死華麗的演出,此刻豈非是最相近的距離?我彷若見到「生」「死」隔著透明的杯身冷然道別,那無情的表情竟像是平常的我,無感於前一瞬間死亡的離去。


中華副刊2018.07.05

台長: 阿盛
人氣(341) | 回應(3)|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文友新作 |
此分類下一篇:【文友新作】兄弟情 — 劉鈺
此分類上一篇:【文友新作】指甲事 — 佳樺

葉慈
這篇初稿原是2009年的作業,感謝盛師指導,感謝華副主編願意採用。

識別碼:12-12

像在提醒我:莫忘初衷——即便回到原點,也非不好。
2018-07-06 00:42:05
葉慈再加油
要更努力
2018-07-06 13:09:07
葉慈
是巧合似預言
「生死」刊登隔日母親離世
真又回到原點了......

雖然現在腦袋一片空白
謝謝盛師鼓勵
這次我會努力盡快地振作起來
謝謝盛師......
2018-07-07 00:26:19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