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 WISH首賣 陽明山一日農夫體驗轉角「芋見花生」甜美滋味 擔任《街舞》導師被質疑...
2010-12-14 10:37:32 | 人氣(5,116) | 回應(8) | 上一篇 | 下一篇

吃飯工作者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常有人問起來我,你是哪個行業的,大多時候我的回答都閃閃躲躲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聽起來很不誠懇的樣子,因為說實在,基本上我不是一個上班族,雖然是個家庭主婦,可是卻也不太像,因為我最常做的一件工作是「吃飯」。

 

吃飯是大部份人每天都做的事,但是這件事對我或我的一些朋友而言,又隱藏著一些不一樣的意思。我吃飯,也常做飯,很多時候吃得比別人多,或者說吃得比別人久,至於有沒有吃得比別人好,那可就不一定了,因為吃飯對於我,除了要吃飽,要好吃,好像還有些別的因素。

 

我有一位朋友林金城,他在馬來西亞有「食神」之稱,他原來的身份是詩人,是作家,而他賴以維生的工作是工程師,一天醒來,他突然有所悟,是因為太餓所以悟到吃飯,還是吃太撐悟到什麼人生哲理我不清楚,但他毅然離開多年的工程師生涯,決定改行「吃飯」(除了吃飯好像沒有其他正業)。他不只會吃懂吃,到處探訪美食,成立部落格,書寫和飲食有關的文章,記錄餐廳、廚師、小攤販、賣菜人的故事,追溯食物的發展和演變,製作風格另類的電視美食節目,也致力於傳統飲食文化的記錄與研究,更溯本追源,探討飲食文化的歷史。當然,每天最多的工作是帶朋友去尋覓好吃的東西。

 

有一回我們在和朋友的餐敘中,他突然提出一個問題,他說,像我這樣的工作,應該被訂位為什麼樣的角色?一時之間朋友都笑起來,因為像他這樣以吃飯為業,雖然也寫文章,但只稱他做「美食家」或「飲食作家」好像也不能囊括他所做的事,可是要稱他什麼呢?當時一位朋友說,這樣的工作和角色,在台灣通常有一個很俗氣與奇怪的稱謂,一般通稱為「文化工作者」。

 

「文化工作者」這樣的頭銜確實有可議之處,定義既模糊且有些自大,實在並不適合文化人用來自稱,尤其像林金城那樣溫文儒雅的個性,不可能在名片上直接印著「文化工作者」吧,大家正在苦惱之際,一位年輕的朋友文彬開玩笑的說,那就叫「吃飯工作者」好了。當下大夥都對這個玩笑的名稱滿意極了,覺得既貼切又真實,同時也有嘲諷自己、表達謙卑的意思。一時之間在場的朋友紛紛也以此謔稱自己和對方。

  這種在中國大陸也許可以稱為「吃飯專業」的「吃飯工作者」,在二十一世紀初,儼然已成為一種新興行業,可以算是三百六十五行之外的另一行吧。除了林金城,我的周圍真的有不少朋友可以這樣稱為是「吃飯工作者」,在台灣,典型的代表可以說是葉怡蘭、胡天蘭、徐天麟、徐仲、吳恩文、韓良露等等為數不少,僅以吃飯為主業,沒有其他「正業」的「業者」,當然部落格上還有很多兼差的業者。他們吃飯,評論美食美酒,探討美食,追尋極致的食材,提倡自然的農產品栽培和烹調,實驗烹調美食,做美食相關的記錄或者探究食物的文化與歷史…。這樣一種行業,稱娛樂業也不對,稱餐飲業,更是名不符實,稱文化業又好像太沈重,基本上真的就算是「吃飯業」。

 

我們的老祖宗一定想不到吃飯也可以成為一種行業,不是做飯噢,是吃飯,這些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吃飯,很令人羡慕嗎?大部份時候是的,也很令人流連其中,反正每天都要吃三餐,很奇怪,全世界大部份的民族也都遵此原則行之有年,起碼好歹每天也要吃一或兩餐,吃飯雖然是生理需求或生活之一部份,如果同時還能為你賺到一點金錢或成就什麼的,有什麼不好?

 

只是問題是當吃飯成為一份工作,要顧慮的事就不免多了。一位朋友「業者」說,自從我以吃飯為業,吃飯的樂趣就大大的減少了,現在每天要吃飯時都在想,我今天要吃什麼,要去哪裡吃,要和誰一起吃,每天只能吃三餐,餐餐都得計較,不能浪費機會,吃這個或吃那個,去這家餐廳或那個排檔,吃下去能帶給我味覺上新的體驗或得到新的知識嗎?對我寫美食文章,對我做電視節目,對於要介紹給朋友有幫助嗎?

 

難怪一位業者在東奔西跑到處尋找美食吃美食之際,也不免自嘆,「吃飯工作者也真是頗為辛苦的工作啊」。的確是的,當一件事成為工作就不可能不辛苦,影評人天天看電影,對別人是娛樂,對自己就是工作,我的一位影評人朋友說,當你一天看超過三部電影的時候,而且有兩部都很難看,那就不可能是娛樂了,何況大多數時候三部都很難看,更可恨的是,看完電影工作才真的要開始,有時不論電影好或不好,也都要寫出點什麼。同樣的,當一天要吃超過三頓飯的時候,吃飯也成為一份負擔,尤其是踫上很難吃的時候,主廚或主人還站在你身邊看著你吃或問你好不好吃,做為吃飯專業,常常得不動聲色的把面前的菜色全部吃下去,以免對做菜或請客人的不禮貌,更慘的是接下去還要想辦法消耗掉多餘的熱量和油脂。

 

甚至當某餐吃太多摸著肚子懊惱的時候,還必需像股票炒手一樣,手上隨時保持著幾成現金,專業的胃永遠得呈現七分飽的狀態,因為很可能接下去又會踫到好吃的,或必需吃的,要有充份的胃口容量,所以一行有一行的專業,專業吃飯和享受美食很多時候還是有差別的。

  我曾經與興趣不同的朋友一起出遊,他簡直無法想像有人可以為了一碗麵在雪地裡,在人生地不熟的鄉間小路來回走了三個小時,手腳都冰凍到僵麻,卻怎麼也不肯隨便換一家店吃午餐。東西有好吃到要讓人這樣奔波嗎?但是沒找到就是不甘心的那種心情,也許就像日本電視上的美食節目「料理東西軍」,輸的那一隊沮喪的心情,失望、生氣和饑餓的生理反應混雜在一起。

 

吃飯其實是很個人的事,每一餐都因為食物、氣氛、同伴、環境、天候等等影響,而致味蕾產生很微妙的生理反應,有時好吃有時不好吃,真的說不定,也很難有個標準。即使是像米其林推薦的餐廳,通常也只能說它大致上維持在某一種水準之上,但並不代表全部的美食都以星星為唯一的標準。

 

尋找美食,享受美食是一件很迷人的工作,食物往往連結著歷史,你的歷史我的歷史,這個地區的歷史那個民族的歷史或某個年代的歷史。有時候愈走愈深,有時候眼花瞭亂,做為專業的吃飯工作者好像總有辦法從迷霧中找到他們喜歡的或是最好吃的。那一種氣味,有時候頻率在某一個位置,一旦連結上就又進入另一個世界。林金城自從開始以「吃飯」為業,就欲罷不能,「肥到深處無怨油」的美食部落客徐天麟,他曾因血脂血壓問題住院治療,卻也還是離不開這個工作。

 

我的一位從不下廚的朋友陽光說,如果不認識你們這種人,我現在一定有一餐沒一餐的,以前我根本不計較每天吃什麼,吃過就是,盡義務罷了。可是現在吃東西可挑剔得的呢,不只是選餐廳買便當,從前買個肉鬆最方便就是到無所不在的連鎖品牌專櫃,自從吃過所謂的真正好吃的肉鬆之後,現在可是貨比三家,還央求阿嬤到鄰居的百年老舖那裡去買,陽光開始對美食的追求,最訝異的是住在南部的媽媽,以前陽光回南部一趟,媽媽塞給她大包小包的什麼菜脯、魚干、地瓜、醬油,她抵死不肯帶回台北的東西,現在突然當寶貝,動不動還打電話回去,請媽媽宅配上台北,不過陽光笑著說,我媽媽可是捨不得宅配的費用,最後是自己搭台鐵火車提上來。

 

陽光的叔公炒的麻油一級棒,清醇味香,陽光直到叔公九十七歲才體會到,她以前很不喜歡去叔公家,覺得那裡黑黑髒髒的,現在開始把叔公的麻油當寶貝,她抱著穿著短褲汗衫的叔公叫國寶,叔公管它什麼國寶不國寶,他種了一輩子芝麻炒了一輩子麻油,只關心有沒有人喜歡。同樣一些老舖子,雜貨店餅乾店肉鬆店,以前陽光根本不愛去。但是她說,認識你們這些人,沒辦法了,好像不介紹給你們對彼此都很抱歉,那回她帶著大家回到小鎮的老店去尋訪老味道。

 

大太陽之下,在傳統市場裡髒亂的雞籠子菜葉子之中走過來繞過去,在從前不曾去過的老街後巷穿梭。每天在全世界飛來飛去、從事時尚工作的陽光說,做這行也有點辛苦嘛,我以為吃飯工作就是每天都穿著華服像貴婦一樣在大飯店裡優雅的吃東西,非有名有姓的餐廳不吃,原來也要下鄉做田野調查啊。陽光也不得不為吃飯業者永遠七分飽的專業態度致敬,當然九十七歲叔公炒出來的麻油更令人尊敬。陽光從前不覺得有什麼稀奇,但現在嚐過了各種工業生產的品牌麻油之後,叔公麻油突然之間變得那麼香那麼親切,那種欣喜,有時候也許只想和生命中某種相同情境的人分享,陽光的媽媽看著陽光回頭找麻油,一定是萬分欣喜。只是叔公用他的方法炒麻油,社會卻已經改變,也許讓他安慰的是有個孫女兒,五十年後終於吃出了他的麻油的好滋味。

 

「吃飯工作者」專心的一路追尋好滋味,有些留存在生活裡某個角落,有些是在不知名的遠方,因此即使初到一地旅行,也放不下心情欣賞風景,一位吃飯業者出國旅行回來,朋友問他去了哪裡,他開心的說,「我不是在吃飯,就是在去吃飯的路上。」這些以吃飯為專業的「吃飯工作者」,一種新興的職業哦。

 

台長: apumama
人氣(5,116) | 回應(8)|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美食 |
此分類下一篇:卡士柏和大冬瓜
此分類上一篇:請問哪裡有美食?

林金城
哈哈!吃飯工作者萬歲!
下星期我又到寮國龍坡邦吃飯去了,上回不是聽你們說過要到那裡開飯嗎?計劃如何?
2010-12-14 11:39:59
版主回應
這篇文章昨天在中時人間刊出,你還讀得真快。
我們也很想去吃飯啊,搞不好最近會去喲。確定再和你說。
2010-12-14 12:07:15
豆豆媽媽
天下的工作,想要做得好,都不輕鬆啊。
2010-12-14 19:36:43
版主回應
每天要做的工作,更不容易做好啊。我其實有時候做便當很混呢!
2010-12-15 09:09:10
(悄悄話)
2010-12-16 00:54:21
Ding
從隨便吃到認真吃, 這個過程是很美的啊.
餐桌上, 生鮮黑貓一隻, 風景也很不錯(^^)
2010-12-16 11:14:53
版主回應
哈哈哈,生猛黑貓一隻。
我家的貓兒就是如此嬌貴,桌子擦得乾乾淨淨就上來撒賴,有時候菜上桌,牠還要上來檢查一下,看看好不好吃,真真真是~~~
2010-12-17 11:07:25
(悄悄話)
2010-12-22 09:19:22
慰如
吃飯是每日都得進行的,但仔細想來就因為太生活化了,好像不曾真正去體會它,尤其是自己一個人用餐時,好像僅是為不讓肚子抗議,所以像您們要以文字紀錄有關吃飯 食材 口味 等等的工作者,可真是要比一般人用心去觀察,這種工夫還非得有一定的經驗累積.
2010-12-23 12:20:50
版主回應
您說得好正經,讓我這開玩笑的文章變得有點嚴肅起來。我剛才就隨便啃了兩塊餅乾做午餐,有點對不起肚子呢。
2010-12-23 13:33:29
愉文
宣一,很佩服你走出「一張飯桌」(一片天空),前陣子到處找《國宴與家宴》要送給幾位好吃的老友,書卻已絕版,找不著了,等你blog文章集結成書,再送她們吧。家裡的黑貓、黃貓上桌,會被轟下來,我家獸醫女兒一定比較喜歡你,已將你的blog傳給她。
2011-01-19 13:28:35
版主回應
說到出版書的事就很慚愧,早就該好好改寫出書,卻永遠只是拖。(國宴與家宴)絕版很久,有出版社想重出,但我要改寫,所以又擱著啦。看開春之後會不會積極一些。
我家的貓永遠在任何地方跳上跳下,餐桌也是牠們的最愛,牠們大概認為自己也是一份子,有什麼不可以。有空歡迎妳家獸醫女兒來我家玩,看看我家這三隻寶貝,如何無法無天。
2011-01-26 11:13:38
sophia
一、
好一個陽光
迷途知返難能可貴
知福惜福留下珍貴寶物
感謝她大器晚成的一雙慧眼

二、
我同事問
美食家都那麼高檔
他們如何定義美食

教育工作者恐怕都有一些名詞解釋的需求和盲點吧
請指點
謝謝啦
2011-03-26 11:53:55
版主回應
美食家是別人封給一些對食物滋味敏感的人吧,其實大都是可以訓練出來的,慢慢吃多多吃好好吃,大家都是美食家。美食家還不成一個行業,所以沒定義啦,大家自封也就可以啦。
至於教育工作者,認真找定義,我就不知如何解釋啦。
2011-03-28 10:13:27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