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1 10:08:53 | 人氣(1,41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餅乾木曜日報(279)-花之武者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花よりもなほ』是導演是枝裕和於2006年的電影,由岡田准一、宮澤理惠、古田新太主演。

劇情內容描述時空在元祿15年,由藩出錢贊助復仇的時代,青木宗左衛門(岡田准一飾演)是一個為了要報父仇,從信州松本到江戶尋找仇人的年輕武士。他租房子與一群平民(也是貧民)住在長屋裡,他的鄰居有捕魚的、撿垃圾的、挑糞的、補衣服的,也有因為主公被殺而成為浪人的武士。宗左靠鄰居貞四郎(古田新太飾演)在幫他打聽可能是殺父仇人的對象,而貞四郎每天就帶宗左到處去,去喝茶吃東西或者到澡堂洗澡,不過一一認人的結果都不是宗左要找的仇人。

   
 


宗左的家人來信,由於宗左在外面已經兩年,家裡實在沒有錢再支付宗左的生活費,生活困頓的宗左只好做起他拿手的生意-教識字與算術-這像是寺子屋(私塾)一樣。當然他的鄰居們也議論紛紛,覺得他是武士總應該是教劍道才對,但是其他的平民也說,現在太平盛世根本也不會戰爭,學劍術也沒甚麼用。然而實際的情況是,宗左根本是個劍術很差勁的武士,雖然他的父親是開道場的教頭,父親說只要他能手刃仇人,他就能回家繼承道場。

                  

他的鄰居有一位美麗的寡婦
紗枝和她的兒子新之助,由於紗枝都要到外面去幫人家補衣服,所以常常拜託宗左照顧新之助,宗左也逐漸與這家人發展出感情。一天宗左無意中找到仇人金澤(淺野忠信飾演)的蹤影,金澤為了躲避仇人的追緝在碼頭邊當苦力搬貨,而且也與一位寡婦同居,除了原本寡婦的兒子,兩人又生了一個小孩。宗左原本想找金澤復仇,但是自己實在太過膽小又怕死而作罷。宗左在江戶每天生活很平淡,教小孩寫字算數,自己閒來下下棋、到澡堂泡泡澡,也許這就是自己嚮往的生活說不定。

                


一天,宗左在江戶遇到叔叔,叔叔告訴他父親的忌日快到,找他一同回家拜祭父親,回家之後,親屬都一直在追問關於復仇的事情,藩也告知他已經贊助很多錢給他,但是其實錢都被家人中飽私囊,道場也由弟弟在經營,雖然因為太平盛世學劍術的人越來越少,但總是家裡的事不用宗左來操心。與弟弟去幫父親掃墓的路上,經過仇人金澤的舊家,宗左聽弟弟說金澤以前與母親相依為命,後來因為殺掉父親而逃亡,金澤的母親也在家裡上吊自盡,宗左開始思考自己到底在做甚麼,是否父親僅留給他復仇而甚麼都沒有。

                 

回到江戶後,長屋的鄰居開始排演一年一度的
「復仇」戲碼,每年只要他們上演這齣劇,大家就能賺點錢生活,宗左也跟著大夥排演。巧的是,長屋的鄰居中有一位醫生,醫生的家中常常有大批的浪人武士聚集,當然其他的鄰居只會覺得是醫生的朋友而已,但是這些浪人武士就是在討論要如何替主公「復仇」。然而宗左一群人在屋外練習「復仇」戲碼時,就激怒了這些真的要「復仇」的浪人武士,於是這些有些幼稚的浪人武士就決定要去攪局,在上演的時候一群浪人武士突然跳出來要跟演壞人的宗左一較高下,宗左這個膽小鬼當然跑給他們追了,宗左又多了一件事讓鄰居們取笑。宗左因為紗枝的關係認識了與金澤同居的寡婦,他開始覺得金澤的心情搞不好與他相同,宗左與鄰居下棋時,突然想起自己的棋藝是由父親所傳授的,也就是說父親除了傳授他很爛的劍術之外,並沒有只留下「復仇」給他,他決定與金澤見面。他與金澤閒聊,並建議金澤之後可以將兒子送到他開的私塾來念書,金澤似乎也察覺到宗左是他殺死的人的家屬,於是對宗左深深一鞠躬。

宗左回到長屋之後,將所有的鄰居聚集起來,他要鄰居們再上演一次復仇的戲碼,然而這次的戲碼如果成功的話,所有的人都可以分到信州藩所頒發100兩的獎金,於是一行人開始籌畫要如何騙過信州藩的高官,協助宗左成功地造假復仇戲碼。宗左與鄰居將假扮的屍體帶回信州藩,並且聲稱已經殺死仇人,而且紗枝與兒子新之助甚至扮演未亡人與兒子,紗枝告訴新之助雖然對殺父仇人有恨,但是千萬不要把「復仇」視為第一要務,要想著父親到底留下甚麼給自己,沒想到高官也被紗枝的話所感動,一行人就在慌亂之中將屍體抬走,也領到了獎金。

                 

另一邊醫生家中的浪人武士們也決定要起義,因為如果再不起義,夥伴們都要一一地逃光了(有的人說要陪媽媽等各式各樣的理由),所以大家就決定在一個雪夜裡進行突圍,46個人終於手刃仇人。46這個數字有沒有覺得很熟悉,是的,這就是在說「忠臣藏」的故事,其實原本有47人去進行突圍,但是有一個人臨時退縮,退縮的那人就是常和宗左下棋的寺坂,寺坂說他會臨時退縮的原因是因為他想到自己還沒有將編草鞋的手藝教給兒子(聽說你是武士吧)。而赤穗浪士夜間突圍的消息傳出,江戶城裡的百姓更是歡天喜地將「復仇」成天掛在嘴上說。原本想將長屋裡的居民都趕走的地主,甚至組成觀光團將醫生家當成觀光景點介紹,而其他的鄰居也趁機在醫生家門口賣起「復仇饅頭」等復仇商品,當46義士切腹自殺的消息傳出,大家更是一窩蜂都想搶搭「復仇」的熱潮,將「復仇」推到最高點,電影就在「復仇最高」聲中結束。

                   

當我在做武士道研究的時候,『
花よりもなほ就是我一直很想看的電影,這次雖然順利看到,但是翻譯真的翻得亂七八糟的。還記得山田洋次改編藤澤周平小說所拍攝的「武士三部曲」嗎?『花之武者』所描述的武士與藤澤周平的武士像雷同,但由於是導演自創的作品而更顯得活潑。整齣電影充滿類似蘇格蘭民謠的音樂加上片頭充滿現代感的字幕,雖然身為武士但卻與平民一起租屋住在長屋裡;明明很容易就被破門而入,宗左每天出門還堅持將破落的紙門關上才走。與藤澤周平筆下的人物不同,藤澤周平筆下的武士都是一些劍術高強但卻不得志的人物,又或在家族中是無法繼承家業的二、三男。但是宗左卻不是如此,宗左是長男,雖然家裡是開道場,照理說應該是個武藝高強的長男,但卻是個內向、劍術差到不行的武士。當他被在醫生家聚會的浪人武士們問道:「你的興趣是甚麼?」的時候,宗左看來有些緊張,回答出「下棋、養鳥跟去澡堂洗澡」,這應該是公子哥的答案而不是身為一名武士的答案吧。

另外貫穿電影的中心就是「復仇」,其實主角宗左對於「復仇」很迷惘,除了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以外,又加上他思考著「父親到底給了他甚麼」。因此電影以一種相當戲謔的角度在述說著「復仇」,將「復仇」做為商品、做為賺錢的工具,「復仇」不但失去原本的意義,又或者是說原本就不該將「復仇」附加上意義。

另外在電影中同樣重要的元素就是-父子之情,主角宗左為了復仇而流浪在外就是為「父子之情」,然而讓他遲遲未下手的也是自己覺得父親總是留下仇恨的「父子之情」。宗左與新之助的假父子之情,新之助雖然不是宗左的親生兒子,但是新之助總是向宗左吐露心聲,宗左也總是像父子一樣給予新之助建議,也像父親一樣慈祥地教新之助認字。身為宗左仇人的金澤,同樣也是對並非自己的親生兒子諄諄教導,教他做人的自信與不要屈服於武士等。而在赤穗義士復仇行動中,中途退縮逃跑的寺坂,原本參加復仇行動的原因,就只是想將武士之名留給兒子而已,然而最後退縮逃跑的理由,也只是想到還未將自己編草鞋的手藝傳授給兒子。

武士除了穿的衣服比較乾淨、漂亮之外,與平民是沒有兩樣的,一樣要花盡心思賺錢、一樣要極力將自己的下一代教養成人,比成就自己的功業還來得重要!

台長: 堂本小餅乾
人氣(1,41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小餅乾日報 |
此分類下一篇:小餅乾水曜日報(280)-結婚詐欺師
此分類上一篇:小餅乾月曜日報(278)-人間失格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