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9 04:18:15 | 人氣(1,216)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禱告與應允 ~ 愛與信心的見證》 

​ ​

  
  如果,現在問我說,我的靈命之路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我會說,應該是從「我『爺』的那條『鬚』,我『煮』的那鍋飯」開始。


  「我『爺』的那條『鬚』,我『煮』的那鍋飯」是我媽的名句,那時候應該是我六七歲的時候吧,記得那時只要有人跟我媽「講耶穌」,我媽都會回答說:「我不認識甚麼主呀,耶穌甚麼的,我只認得我爺的那條鬚和我煮的那鍋飯!還有就是我是燒香的,最討厭就是你們基督徒,你們少來跟我說這些有的沒的。」


  當時還很小的我從不曾接觸基督教,只知道每天和我媽一樣每天燒香頌經,但她的這句名句卻因為太有趣而深刻的刻印到我心上,直到上了基督教中學,聖經為必修科,一本《佳音》(即聖經) 越讀越有趣味,雖未領悟到個中真理,卻已先把當中故事記得滾瓜爛熟,聖經的成績竟然比我的中國語文還要好,成了我考試成績最好的一科。自那時開始,我開始拒絕我媽要我燒香頌經的要求,我開始上團契,與老師早上讀經,心向上帝,但非常不乖,更別說虔誠。偶爾我也會跟我媽提到聖經,但她一貫的抗拒,我也就由得她。如是者過了好多好多年,直到我24歲……


  

  淋巴癌對我來說是一個極可怕的名字,更是恐怖的夢魘,但,它也是我一家救恩的開始。那是一個炎夏,我媽在我小學六年級時曾經發現的良性淋巴腺瘤轉化成淋巴癌,而且發現得太遲,確診時已經是4期末,醫生斷定只剩下兩三個月的壽命,最長不超過半年。在一連串的彷徨與恐慌中,我能求的,只有我的主,我的父上帝。在我媽漫長的抗癌住院歲月中,我唯一能給她倚靠的,就是一節又一節的經文。第一個我放在醫院她床頭的,是一個刻上「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7) 的小木牌,我希望在我不能相陪的每個夜裏,這節經文能叫她得平安。

  其實我心是害怕的、焦急的,因我媽不信主,也抗拒基督,不可能進入上帝的國,而且那時候的我青澀不已,連上帝的道和真理都不瞭解,更別說向她傳福音,我能做的,除了日夜為她禱告,就只有求助於我的教會及我那信奉天主教的舅舅一家,由教會的牧師、醫院的駐院神父及我的舅舅舅媽輪流為她傳福音,我的理念是,把宗教說的先放一邊,雖然我們宗教有異,但敬拜信奉的都是同一位父上帝,只要我媽願意聽,哪一位傳的福音也是一樣。而我,則每天不斷禱告,願父上帝賜下恩典,施以神跡,讓我媽得以痊癒,讓我可以跟她再過一次不同的節日,讓我們一張可以拍一張一直都沒有機會拍的全家幅。



  
  感謝上帝,經歷了兩年的眼淚與祈求,我的禱告得到了神確切的回應。在2002年母親節前的復診中,醫生發現我媽的癌細胞突然消失不見,於所有的化驗報告中她的癌細胞指數全都變成「零」,醫生也說這是醫學上沒辦法解釋的事。對,醫學上是無法解釋,但上帝可以!「For with God nothing shall be impossible.」(路1:37)!上帝以神跡作回應,我內心無限欣喜,我媽也因著上帝所賜下的這份神跡改變了她對上帝的態度,她開始願意接近神,她願意跟我回教會,她自己也不再燒香,改為頌讀玫瑰經及以主禱文禱告。

  上帝恩賜的快樂日子我們足足過了一年之久,我們全家人也終於拍下了彌足珍貴的唯一一次全家幅,她還可以和外婆及小舅舅到處去旅行,而我,也終於如願地再一次和她共度一年裏的所有節日,母親節更是過了兩次之多。但在過完2003年母親節之後的第一次復診,她身上那些本來已經完全消失不見的癌細胞一下子全都跑回來了,還要馬上住院,到後來,醫生也只處方止痛藥,不再為她進行任何化療療程了。

  在最後的一個月,媽子長期處於昏迷之中,我害怕至極,因她從未承認上帝。那時候的我們蒙主垂憐,醫生護士們因著對我媽那份非一般病人的疼愛,對我也格外開恩,醫院設下的探病時間對我如若無文,那是我第一次經歷不眠不休的二十四小時禱告。經歷過一次上帝恩典,讓我的信心更堅定,我知道,上帝一定會憐憫我及我媽,不會要我們在她離世後分隔異地,祂更不會把她拒於天國門外。


  那是我媽昏迷兩個禮拜後的一個晴天,她突然蘇醒,她醒來的第一句話把我整個人完全震住,因她的第一句話是:「我要受洗…… 天主教。」接下來是一連串的恩典,本來不是當值中的神父突然出現在醫院;本來在內地的舅舅突提早回港能夠做我媽的代父母;本來神智不清的媽子突然能完整的背出整篇玫瑰經。最後,受洗儀式在以主禱文禱告中結束。那句「我要受洗」是她那次清醒唯一對我說過的話,而我媽,在受洗儀式完畢後便再一次陷入昏迷,但我終於放下了心頭中唯一叫我恐懼的那一塊大石。

  如是者她又再昏迷了好多天,然後有一天,醫生跟我說是那一兩天的事了,叫我要作好心理準備。我在床邊默默守了一天,無間斷地,邊掉眼淚邊和她說了差不多二十小時的話,直至半夜,我突然很生氣,我開始問為甚麼?為甚麼她就不可以再一次睜開眼看一看我?為甚麼她就不肯再叫我一聲?現在竟然說走就走?我不忿,那一刻我決定,我要跟上帝談條件。


  
  「上帝,我敬愛的父神,要是禰現在把媽子就這樣帶走的話,我這輩子也不會甘心,現在我只向禰求三件事:禰讓她再陪我吃一次早餐、讓她再陪我看一次電視、讓她再叫我一次『衰女包』,就只三樣,唯有這樣,我才甘心樂意讓禰帶她走,不然的話我知道我一定會記恨一輩子。」這禱告,我只向上帝說了一遍,就那麼一遍……

  過不了兩個小時,醫院的窗開始看見清晨小鳥飛翔,也聽得見小鳥的鳴叫,本來伏在媽子床邊,底頭禱告中的我的右邊衣袖突然輕輕的被拉了一下,轉過頭去,發現我媽真的醒了,她一臉笑容的看著我,以不太清晰的發音跟我說:「我想要吃早餐,喂我吃牛奶麥片好嗎?」我開心得跳起來,連聲說好便馬上飛奔似的沖到護士休息室請護士們幫我媽張羅,再慢慢扶她坐起來,為她調好枕頭,幫她漱口抹臉,再捧著牛奶麥片慢慢吹涼,一口一口的喂她,她吃不了幾口,就跟我說:「你的哩?我們一起吃。」那一刻,我整個愣住……

  吃過早餐,她又睡了好一陣子,午餐時分才轉醒,正準備要喂她吃午飯的時候,她突然對我說:「好想看電視,陪我看電視好嗎?」我當然說好,在我走去打開電視的同時,心裏一味向上帝說:「上帝,我的主,謝謝禰!」卻又極度不舍,因我知道,所剩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雖然電視播著的是重播了十萬次的老套電視劇,但我非常非常珍惜那一刻的溫馨時光,因我知道,那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和媽子一起看電視了。和媽子一起看著看著,在一段非常無聊的劇情時我笑著跟媽子說:「媽子,你看,她多像你!」就大笑起來,媽子這時突然轉頭笑著對我說:「呵呵呵,你這『衰女包』!」聽完我整個人嚇得呆住,像鹽柱一樣,過了好長時間才能轉過頭去,那一刻,我只懂得呆呆的看著她,再也笑不出來。

  上帝真的把我所許下的願都應允了我,那即是說,她,真的是時候要走了……

  那是我喂我媽最後的一頓夜宵,是一盒室溫的營養奶,她整整喝下了半包,我仔細幫她把臉擦乾淨,換過衣服,再扶她慢慢躺下,之後我還說了一陣子兒時趣事給她聽,慢慢地,她闔上了眼,呼吸,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沉。看著她,我的眼淚開始失控,因我知道,她應該再也不會醒過來了……

  「慈愛的天父,我慈愛的主,深深的感謝禰!感謝禰再賜下恩典讓我如願以償,我的心願已了,禰派天使來接她吧,我難過、我悲哀、我痛,但我不再害怕,因我知道,我們最終定會天家再見。禰帶她走吧……」


  二十八個小時之後,2004年2月28日的清晨六時零二分,我媽在一眾愛她的親人好友及全病房二十幾位醫護人員的陪伴下,走完她人生匆匆的六十四年,安然離世步入天家,而我,也在同年的5月30日正式受洗,並以我媽抗癌
​​
四年裏我們所經歷的一切神跡,於我的受洗日作為我人生的第一篇見證,于眾弟兄姊妹面前作我的第一次的分享,感恩的是上帝恩典從未遠離,也從此改變了我往後的人生。

  這篇見證我與無數的人分享過無數遍,卻從不曾認真地一字一字細細道來。在距離踏進受洗重生的第十個生日不夠兩星期,回顧過去一年,上帝又再讓我經歷了人生幾個重大考驗,亦讓我第一次真正清楚聽見祂的聲音,和第一次看見上帝溫暖的榮光,而在剛過去的半個五月裏,在我和家人的一連串愛與試煉中,上帝終於讓我清晰地完全領受到祂的旨意,讓我更清楚知道祂給予我的使命和責任,這些,都叫我無限感恩。

  這篇見證得以完成,也是因著上帝的聲音,我不知道父神為何要我必須把它完整地一字一句整理出來,但我知道上帝總有其恩典與旨意於當中,祂既要我如此行,就必有祂的原因,我必當遵行。


  「For with God nothing shall be impossible.」(路1:37)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 但願這篇見證能讓未認識上帝的人認識上帝,讓未信主的人認識主,讓小信的人更具信心,讓存疑的人不再疑惑,讓確信的人更加鞏固。感謝父神的帶領,讓我的思緒及用辭能暢順如流水行雲。一切榮耀頌贊歸於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及至高者耶和華,我慈愛、大能、且無所不能的三一父上帝。Hallelujah!
​​

  Amen



艾瑪菲.雲妮
Ammathy Winnie Lui
撰於2014年5月19日3:00am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艾瑪菲.雲妮.晴雯
人氣(1,216)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菲の主恩 |
此分類下一篇:《上帝恩賜の大恩典》
此分類上一篇:《上帝的恩典夠我用.再上舞台.我做到了》

(悄悄話)
2014-05-19 10:13:29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