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這樣吃,減重一級棒... Porsche全系列車出清料好價實在的創意米食料理 美軍事評論家警示 籲台...
2013-10-03 09:43:06 | 人氣(46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會一直愛你到老

被要求寫一篇自傳,嗯,我想,大概是回憶錄的樣子吧,只不過,主角變成了自己。總是可以學著用一些溫暖的文字來描繪他人的生命,卻突然發現我竟無法用這些處事不驚的言語來闡述自己。或許,連下筆的墨尖都要泛起些許漣漪......

白瓷磚灰檐的老宅,不知名的綠藤攀滿了泛著灰色的片牆壁上,纏繞不清的扭成一團。也就在十五年前的一天,一個小小的女孩睜開了雙眼把這世界裝進了去,在同時,擁有了一個不怎麽好聽卻唯一的名字,這是久在未出生時已定下的,大概是‘清淨的笑容’之意。也許,早在我未臨世,爺爺就希望這個孩子的清清淨淨與世無爭淡然一生吧。

98年,父母親南下,無奈的暫時安頓一老一少在家鄉,那一老,是奶奶,那一少,就是嗷嗷待哺的我。自懂事以來,就認為我的世界裏只有奶奶,“ 爸爸媽媽”是個很遙遠的名詞,即使跨過山的那一邊再山的那另一邊,也不會看到那兩個陌生的人。常常的,寄回來的是嶄新漂亮的衣服和來自那據說很遠很遠的電話;常常的,是迷戀來自遠方的糖果而忽略電話裏那聽到我聲音後泣不成聲的女音;常常的,是我忽略我原來有他們。

03年,幼年的我乘著長長的火車去那個很遙遠一個叫做“廣州”的地方。在站台,其實沒什麽特別的印象,只記得有那麽烏壓壓的一群人圍著我,一位陌生的婦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擁住了我,“這個是你媽媽啊。”有個人這麽跟我說,看著那淚水肆無忌憚湧出眼眶的婦女,莫名的,心裏就有些不舒服起來。她抱著我帶到一個紅了眼眶的男人面前,讓我叫他爸爸,但是,我拒絕了。我沒叫,只因為,小小的我不明白,爸爸媽媽是什麽概念。後來想起,仍記得,那年那天眼前那個男人手無足惜的樣子,成為我一生最後悔的一刻。只是,流年渡擺,歲月變遷,我無法去挽回。

後來的童年,其實是很有味道的,什麽娃娃頭雪糕,大白兔奶糖,焦糖冰糖葫蘆,大大泡泡糖......關于吃的孩提時光時時萦繞在心尖,連睡夢中都是充滿著甜甜的香,或許,從小這麽愛吃為我成為吃貨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哈,那時候啊,父親經常騎著老式的自行車搭著我和哥哥去穿街逛巷,天氣好的時候就紮著車去河邊歇歇腳,小小的我看著夕陽余晖水面波光倒映著父親的樣子,總驚喜地小聲尖叫起來。等回家的時候,爸爸一定會給我和哥哥一人買一盒金色包裝的巧克力,那味道,至今都是難以忘懷的,那小心翼翼珍惜每一塊的心情,前些日子買到那種巧克力時已經吃不出來......那時光,似是已經過了很久,卻為何還曆曆在目依稀昨日。如今,捧著書本撐起厚厚鏡片的我想起那個時候,也總會不經意的笑出聲來。

噢,或許最令母親頭疼的,是我小時候那孤僻任性的性子了。那年,我六歲,卻得知我有一個大我兩歲的哥哥,倔脾氣一起來就怎樣軟磨硬泡都不肯叫他哥哥,這多麽讓人難以接受啊!六年的時光就像是東非大裂谷般隔開了我們的距離,是位置上的,更是心靈上的。所以,任性的我真是肆無忌憚的欺負他,並屢屢把本柔弱性子的他弄哭。可他當時倒是歡喜的很,處處讓著我,處處帶著我,處處會“妹妹”長“妹妹”短的;後來想起,也許這是唯一一段時光他叫我“妹妹”的了了,這是一個多麽親切聯系著血緣的稱呼啊。

總是提到後來,後來啊,後來我背上了重重的書包,挑起了近視眼鏡,跨上了每一個孩子都會走的求學路,這後來的讀書生涯裏,也發生了很多,也成長了很多。容我翻一下我夢呓一般的日記本,打擊一下脆弱的神經,就像一跟毛線頭,一扯,就會扯出一大團亂麻一般的記憶來;7年,是在一間有近百年曆史卻並不出名的小學裏度過,留過級,一年級,雖然我至今不明白為何母親要我留級,還是一年級,不過,這也足夠改變我的一些人生軌迹,那些我所認識的你們,所接觸的事物。然後考上了一間擁有一百四十年曆史且很不錯的中學,渾渾噩噩玩了兩年後,步入初三開始沒日沒夜的補功課;再然後,我就來到了這裏,幸運地認識了你們,直至寫這篇不知主題是什麽的文章。也曾一度沈迷于小說,也曾頻頻迷失在以幻想度日的世界裏,也曾在發表過一些詩歌,獲得了些許不大不小的評價;也曾或喜或悲,為功課傷悲,為友情苦惱,為某些事情大動肝火。所以,長大,還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

當然,妄自菲薄的時候常常有,不能如願以償的事情也常常有,難過的時候也常常有,開心的時候也常常有;好的,我會雀躍奔騰好一會,不好的,我會給自己一些理由一些時間去走出來。這,就是我。

很幸運的是,我有我的小夥伴們,我當然沒有像托爾斯泰他的朋友們那樣的朋友,但是,我可以驕傲的說,我的小夥伴們沒有一個比他們差,這不是指知識領域上的,而是敘述朋友這個名詞內涵上的,在我身邊不管我如何始終陪伴著我不離不棄的他們。

餵,你還記得嗎?小時候的我,你還記得我一直希望能夠擁有像草帽他們那樣友誼的夥伴嗎?還記得你看到父親的白發時心疼的發誓一定要成為讓他們驕傲的孩子嗎?還記得那年和某幾個人約定一起考到哪間學校的約定嗎?目標和夢想還在嗎?說過要永遠在一起的小夥伴們最近聚了嗎?剛剛走過中考洗禮的你,有沒有有成長了一些?

我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問你,可是我只能對鏡如君。

“因為我不聰明,不漂亮,並不是那個曾經夢想中的那個你,你會責備我嗎?”

“因為我失敗了,跌倒了,你會怪我嗎?”

“盡力了,努力了,你看,你不笨,你很棒!”

所以,嗯,不管未來怎樣,我都愛你。

台長: allergic001
人氣(46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彩虹同志(同志心情、資訊) | 個人分類: 散文 |
此分類下一篇:清晨壹聲響
此分類上一篇:兔子和夢想家的故事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