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12-07 17:26:14 | 人氣(24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張樹新 我擁有一片很大的包穀地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和猴子掰包穀不一樣,張樹新是自己一路走一路在丟包穀,不停的捨棄原來擁有的,尋找新的目標,在1995年她就一擲700萬身家嘗試瀛海威夢想,1998年從頭再來,1999年又扔掉數百萬美元,沈默3年後,今天她推動的聯和運通集合數千萬美元在傳統企業、資訊技術和資本三個支點上開始掰新的包穀。她的先生和拍檔薑作賢說張樹新遇到了一片很大的包穀地。


今天,張樹新很感謝當年中興發收購瀛海威,她被梁冶萍趕走,“不然今天我的武功全廢了。”
給自己從頭再來的機會就要扔掉手上有的東西,“捨得扔掉很難”。

“我和王志東吃飯時,也告訴他出局是好事,不然就變成雞肋了,一下子什麽都沒有了,才有機會。”張說當你不屬於任何東西時,做事才有機會,你可以用幾年時間坐下來,沒有目的,考慮未來。如果你總是想:能不能再找個平臺?爲什麽不想:自己做自己的平臺。

她說在1998年6月到12月之間,很多人找她再做一個“瀛海威”,動不動說給你500萬美金,“我都不想要,1998年我就告訴自己這段生活結束了,不要再回去。我們不能永遠是資本和商人的工具,坐對面的人要挖我做事,我反過來也在想如何用他做事。”

從前臺消失

1998年下半年的舞臺上,張樹新悄悄從前臺消失,她在看自己的目標,跟隨她的十幾位瀛海威老臣子一直沒有散,她用自己的積蓄在支援這個被她稱爲不可多得的團隊。“什麽是職業經理人和企業家的區別,只有企業家才會承擔終極責任。”她說到年底前,自己差不多花完了自己以前賺的錢。

這時一個香港的商人S找到她,要她一起做投資,但不是以前看到的拿錢砸一個個專案,S後面還有一條來自韓國的大鱷C, 專門從事類似小超人李澤楷的資本專案買賣和國際融資,“C是哈佛的高材生,父親是韓國的大銀行家,1999年C上過財富雜誌亞洲富豪榜。”他們的生意叫 DEAL MAKER,中文簡稱交易撮合。S熟悉國內,有很強的專案發現能力,但缺少國際融資渠道,而C在國際投資界是受歡迎的人物,能鼓動跨國公司拿出錢來。他們的聯手創造了把想法和計劃(IDEA)變成現實的可能,但和一般的創業投資(VC)不一樣,他們只負責交易撮合,決不介入個案,在投資界他們是“冷血動物”,因爲他們只對現金(CASH)感興趣,做成功即消失,躲在幕後,不喜歡被人關注。

在中國,他們聯手合作過包括電信、通訊、網路等個案的撮合投資,三星、和黃等多家國際電信商因爲他們提前進入中國投資。

他們出手很大,滿足了張樹新所有對人和事的要求,支付所有費用,在北京最好的國貿大廈35層租了裝修豪華的辦公室,公司叫盛華元通國際投資管理公司(Retelnet Investment & Management Co.Ltd),張出任總裁,S要張樹新爲他尋找專案,做出漂亮的商業計劃書,張帶領她的團隊開始全新的工作。“這是一種生意,不是實業,也不是投資,在開始做時,看不懂他們的理念,那時搭檔張樸都很困惑怎麽能這麽做事?但這就是生意模式,我必須懂得。”張樹新說自己從沒有做過專案融資、也沒有試過創業投資,一步就到達“DEAL MAKER”,其實她認爲也是學習機會。

“出資人要什麽,你就要去找什麽,找出合作的機會在哪里?這有點像編故事,但在投資界這是很商業的遊戲規則,因爲目的簡單,大家的分工明確,我們的團隊就是在中國幫助S和C找到好的專案,然後用專業人士給出專家意見,做出專業合同,符合遊戲規則,我的任務完成。”
張樹新說這不是玩紙上遊戲,對於國際投資者,哪里風險大,哪里就機會多,中國的半封閉狀態有資訊落差,資訊不對稱,當然需要我們去提供最有效率的投資建議,“你看看葉克勇、夏曉東,其實就是利用資訊差,把中華網(CHINA.COM),和聯通黃頁(CHINABIG.COM)專案拿到中國,也把國際投資者帶到中國,受益的還是中國的大衆,當然交易撮合者也是實際的利益獲得者,葉和夏今天都是億萬富翁。”張樹新說自己真的開始學習做交易,和別人不同,她想學到了再回頭做投資。

1998大轉折

1998年是張樹新的大轉折,她的前兩次創業一次成功,一次失利,雖然她個人的原始資本積累早在1995年前就完成,但做瀛海威的挫折仍然使她對資本敬而遠之,她對資本後面的人更保持了警覺,因爲到今天她還認爲整個瀛海威的大錯是從1996年向中興發融入大筆資金開始的,“資本埋下的禍根”。 這是一種傷痛,在理想和現實的交手中,想做大事的張樹新和她的理想主義團隊被證明只是一面旗幟,而不是力量。

雖然今天,事實證明瀛海威和中興發只不過是一群資本玩家的“殼”而已,他們需要題材和吸納資金的籌碼,並不是真正要改變中國的互聯網經濟。

張樹新說雖然一直在國內,發現國外的東西可以拿過來爲本地所用,但其實兩邊都有不足,都不象真正的國際化和本地化,“留學生在中國的根不深,本土化人才的問題也很多,我們需要自己的投資和商業經驗。”

“我們深入S和C給我們的商業遊戲,我們開始道德的洗禮,這是生意,沒有必要去評價和否定、肯定,但他們存在就有道理,因爲資本市場需要,這其實擴大了我們的思維疆域,我們開始一直認爲這樣做是很瘋狂的,自己會問:這樣也能把東西賣掉? 但事實上生意就是這樣,他們賣的很成功,從1998年底到1999年底的一年時間,在國際市場,C和S的操作共獲得數千萬美元的收益,而且大部分是現金,“他們沒有資産、也沒有實業、更沒有互相關聯的産業投資公司和大批員工,他們的撮合交易是最具商業頭腦的手段,這是我們國內的投資行家不可能做到的。”


張樹新說這樣做很冷血,也沒有做企業的感情,“其實是很詆毀企業家的理想,有時我會想這樣的工作雖然在北京最好的寫字樓裏,但和廣州服裝城裏倒衣服到中俄邊境的人沒什麽分別,但這兩類人都有生意上的收穫。”就象重新學習做生意一樣,盛華元通的一年時間,資本的本質慢慢在改造從産業投資中血戰頹敗的張樹新和她的團隊,很多人在衝突中成長,但學習的樂趣改變了他們對待中國的看法,“思維的寬度很重要,我們不缺乏經歷,但打開眼界比經歷還有價值。”

在1998年,生活也給張樹新一些玩笑,這年6月她離開瀛海威,但7月底,她突然接到通知,美國政府以傑出人才的原因給張樹新美國綠卡,以往傑出人才只是科學家和藝術家,在當年給企業家是鮮有的事,“我沒在美國呆過很多天,但拿到綠卡,這也是我後來送女兒去美國讀書的原因,生活在我最失意時還是給我很多安慰,這也許是我付出太多的原因”,她笑笑說,臉上依然有很堅毅的表情。

從資本大學畢業

在商業上慢慢成熟的張樹新也不忘自己團隊的未來,在1998年底,張和主要合夥人在英屬處女島BVI註冊了自己的公司----WINDRAGON,被張樹新稱爲自己重新開始第三次創業的“母體”,WINDRAGON還在 盛華元通(RETELNET)中持有10%股份 。張說我做事從來不是自己一個人出頭,我一直是整個團隊參與,這也是到今天,很多瀛海威的老臣還跟著我的原因,“我的秘書都跟我6年了”。


從1998年下半年到1999年底,一年時間張樹新漸漸熟悉運作盛華元通,同時,這個精力旺盛的人仍然在打理自己的公司,起家的天樹公關公司仍然在做業務,一個偶然機會她開始做深圳潤迅和香港潤迅從傳呼服務商向電訊服務商轉型的戰略顧問,之後又做了香港電訊進入中國市場的戰略諮詢。她的商業模型漸漸浮出水面:盛華元通的資本專案業務,天樹的公關服務,還有做戰略顧問。

因爲香港電訊的數十萬美元的生意,在1999年7月,她又在英屬處女島BVI註冊一家有10個股東的新公司Majorshare Holding, “這些都是沒有成本的生意,和投資瀛海威完全不同,我們在積累現金,也開始明確自己的未來。”

到1999年底,張樹新提出來不再爲S和C做盛華元通的生意,雖然當時公司業務還在增長,但張的捨得扔掉自己收穫的東西的個性再次顯露,更令合夥人驚訝的是,當時韓國C的ASIANET公司馬上要在韓國上市,張樹新的WINDRAGON 公司在ASIANET作價上市時持有ASIANET 約3%的股份,“當時股災還沒到,ASIANET一旦上市,3%少說也有300萬美金,但那是賬面資産。”

但張樹新做了一件令大家刮目相看的事,她提出3%在內部轉讓給香港的S,作價每股1美元,合計30萬美元,但是要現金,“我進不了ASIANET的核心業務,再說自己要重新開局,我只要現金。”香港的S第二天就把30萬美元打進張的公司賬戶,因爲這個買賣很划算,ASIANET不久即上市成功,收益不薄。

張樹新今天說起這件事也有感慨:1999年底,我做事已經和1998年底判若兩人,我不會在錢的多少上停頓,當年目標有限,但一年後已經有清晰的計劃了。“我已經深刻認識資本,在1999年,我花了時間熟讀金融史,我在補齊功課。”

1999年底,張樹新自謙的說從盛華元通這所國際資本大學畢業了,而她認爲在瀛海威時已經MBA畢業了。她笑哈哈說兩次畢業都是很奢侈的畢業,都在北京就讀完了別人在美國才有機會念的書。

在2001年,王志東在新浪被逐出,張樹新請他吃飯,說了三句話:應該感謝被趕走,不要去馬上證明什麽,拿到該得的現金。“這是我的忠告”。在1999年底,張的自信來自於自己掌控資本的能力。

聯和運通浮現

1999年底,張樹新一邊做潤迅的顧問、香港電訊的諮詢,一邊開始她的投資大計,在香港遇到曾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物理教授的曹家昌,他是矽谷Gemstar公司的創始人,在納斯達克上市後,個人資産有數億美金,他有一個Idealflow的天使基金,一直投資中國和亞洲的高科技。當時曹家昌把香港中文大學研究出來的IXTech技術分拆出來,投資在香港葵湧建立香港第一家IDC(互聯網資料交換中心),張樹新和他一起把計劃擴展到大陸、臺灣和香港三地,公司也改名叫CHINALINK NETWORKS LTD., 定位在企業級數據交換,兩岸三地的經濟組合逐步顯現這一看似瘋狂計劃的商業價值。張樹新的新投資母體 Majorshare投資Chinalink,獲得8%的股份,她也曾任執行董事和行政總裁。

她在以顧問方式幫助潤迅從傳統傳呼業務中分拆、重組,向互聯網轉型,建立CHINAMOTION.COM的新潤迅互聯網公司,Majorshare持有 Chinamotion.com的15%股份,2000年3月,張樹新出任CEO, 負責私慕資金、海外上市,“在香港和新加坡市場,潤迅因此成功融資近3億元”,3個月後她找到接班人即退出。

他們看好傳統行業的物流改造,和中國民航總局相關部門合作成立中國 航材網E—TURTLE.COM,Majorshare持有10%股份。

到2000年初,張樹新自己的業務版圖漸漸成型,Majorshare 是團隊持股的投資母體,下屬聯合投資顧問公司負責顧問、諮詢業務,客戶有香港電訊、潤迅以及國內的一些傳統行業,從做戰略顧問到財務顧問都有專業人選,這塊業務有現金收入。另一塊是股權投資,在CHINALINK.COM的8%股份,E—TURTLE.COM中的10%股權,在新潤迅CHINAMOTION.COM中的15%的股份。

“我做的就是杠杆投資,與道德無關,也不涉及企業感情”張樹新對企業的看法已經從擁有和失去的衝突情節中跳了出來,“我在盛華元通的一年,學到了資本的杠杆價值,這是做企業不可知的,我熟悉了資本,我又瞭解企業管理,這是對細節的深刻再理解,我今天很能理解爲什麽說柳傳志沒讀過MBA,但看企業和看人和MBA畢業生完全不同的原因。”

到2000年3月,張樹新開始啓動她的新計劃,她突然又要捨棄自己的東西了,她開始賣出Majorshare持有的CHINAMOTION.COM和E—TURTLE.COM的股份,只保留了CHINALINK的股權,“平倉兩個”獲得相當的現金收益,然後她開始發行控股公司Majorshare的新股,作了一次很成功的私募,股東們投入了將近1000萬美金現金,一直在股權和顧問服務中緩慢成長的投資母體突然壯大,有了可持續投資的現金流,在當時Majorshare持有的股份曾被評估為價值7000萬美金,張的壓低價格出讓的“掰包穀”舉動又令團隊中的同事猜測,但張的吸引快錢本領也讓夥伴佩服。

雖然事後,張樹新一直不承認自己看到了全球網路泡沫的最高點,但2000年4月開始,納斯達克科技股的跌勢一直未停止,張樹新設計公司的私募做的很漂亮,賣出股份的果斷也讓同行刮目,當然她自己也說:“沒想到”。

然後,張樹新把“平倉兩個”的現金收益按當時Majorshare在紙上隨便寫的10人股份按比例分掉,她很豪氣對大家說人要太多錢幹什麽?沒錢也可以有一切嘛。只有8個月,誰也沒有想到會分到相當的現金,跟隨張樹新的團隊基本都完成了個人原始積累,“我們沒有半點心態不平衡,我們是科技股泡沫受益人”。

到2000年底,張的資本積累完成了,她不久增持CHINALINK股份,現金投入500萬美金。

這一年底,張繼續擴張她的版圖,在香港又成立Genesis Capital 公司,中文名叫聯和運通投資顧問香港有限公司,專職財務顧問,從安達信挖來餘偉亮,從美洲銀行挖來郝康,財務高手加盟,企業有了金融專家。

不久,又成立北京Genesis Capital,聯和運通的北京投資顧問公司, 在英屬處女島BVI又註冊成立了海外基金管理公司-----安富來投資有限公司(Avalon Vebentures Limited),私募3000萬美金,專門打出旗號投資中國的TMT, 國際遊資最看好的電信、傳媒等,張樹新的計劃還不夠,在今年年底,她還要在北京再發起一個中國企業資訊化帶動工業化專項基金,“大約有3億人民幣”。

 
到這時,張樹新臥薪嘗膽的第三次創業計劃展現,原來的Majorshare在國內叫Genesis Capital,又名聯和運通,她定義說做生意要:聯絡多維、凝聚人和、商運拓撲、內外融通。整個投資體的設計是最上層----在英屬處女島BVI註冊的聯和運通控股公司,下分投資顧問管理公司(BVI、北京、香港),和投資基金(BVI、北京),都在英屬處女島和北京有兩個對應機構,“中國加入WTO後,這兩塊資産會合並。”



她想利用資訊技術在傳統行業中改造存量資産,新技術使沈澱資本産生邊際效應,“要會掙錢就是成功的商業模式”。隨後聯合和運通在南京投資了公交IC卡專案,在山西投資煤交網,“我們利用並購、重組、增值的方式打破體制內的資本結構,産生增量就有利潤”。張說目前市場已經見低,2001年底到2002年上半年是最好的投資機會。

資本就是杠杆

“我們已經具備了做投資的基本要素,但5年後才看得見成功與否,我一直在想我們是誰?我們需要自己的投資哲學,這是做事的基礎,我們不是投資銀行、也不是風險投資、也不是交易撮合商,更不是做實業,我們是什麽?”張樹新堅持要找到自己的理論依據,和固執的IDG獨立合夥人王功權一樣,都喜歡找到做事的核心價值觀,她曾經寫下一篇30000多字的對中國投資的哲學思考長文,“我們做的沒有可參照的商業模型,沒有人理解,但是可以賺錢,和泊來的美國模式更不相同。”

張樹新說資訊技術加上資本在中國就是杠杆,中國的大問題是大量國有資源沈澱,動不了,需要杠杆撬動,但光有杠杆還不行,還必須要業務改造,所以爭論半天終於明白我們就是做投資而已,我們堅決放棄來錢快、收益高的投資銀行業務、與看不見出口的風險投資業務,我們“在特定行業TMT中,基於傳統産業重組帶來的效益,運用直接投資、兼併收購等資本手段獲利”,張樹新一字不差的宣講自己的企業定位。他們把6成業務放在重組並購上,“我們有30%回報就滿足了, 我們有很高的風險控制能力。”。

張樹新很感性的說自己不想得天下,“民營企業家都想得天下,我和他們不會相爭。”她認爲自己骨子裏有做DEAL MAKER的天性,“我是雜家,不是專家,我是脫胎於互聯網洗禮的投資人”,張樹新對瀛海威歲月還是充滿感激,“就像郭靖,有機緣遇到高人,打造成大俠,其實他骨子裏的智慧、理想和道德都是決定因素。瀛海威讓我對中國現實認識作用正面大於負面,如果當時很順,我會在.COM的浪潮中跌下去,我認爲經歷就是積累,沒有浪費,只用益處,我3年前自廢了武功,我今天才有機會從頭再來。”

“每個人都有誤區,總是認爲自己不可以被別人替代,你沒有歸屬感,你就可以進退自如,我現在找到的是符合本性的職業,現在從事的是目前最愉快的。”張樹新很有感觸地說,她說自己快40歲了,不可能再從頭創業,“這次是第三次了,我想做的久一些,但未必自己一直做下去,”她說自己最後還是想去做教書匠,“最終理想是開個商學院,中國企業缺兩樣東西:人才和錢,不缺理論家。”她眼裏閃放出遐想的樂趣光芒,“我和張維迎開玩笑,說你們教的東西哪有我的精彩?”



















配稿

我是一個喜歡設計房子的好女人

和張樹新同進同出的薑作賢今年留了連鬢鬍子,問他問什麽?他反問我好不好看?沒等我回答,他先笑了。

張樹新說我和老薑是特別要好的朋友,“我們交流很多,無話不談,很多和家庭無關,我們是心靈朋友,天下最好的朋友。”她還不忘評語:我們互相建設、不會遠離。

“我們是兩種不同的人,愛好、爲人、判斷都不一樣,我喜歡看正面,薑凡事看負面,他不會有創意,而我會把事情攪渾,我們很不一樣。按常理,我們兩個要麽覆蓋對方,要麽針尖對麥芒,我們也有爭吵,但我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共患難、共富貴,我們處的好的前提是心靈互動。”

“還有,我們的家庭生活、感情生活都很健康,我喜歡做飯,每周都會在家做飯,我最喜歡設計房子,設計自己喜歡的生活,我是個好太太,呵呵,也是好女人”張樹新說的時候笑容滿面,樂樂呵呵,“我想起來了,張學良說過自己這麽長壽,是因爲太太做一手好菜。”
這是一種默契的生活。

“我和薑作賢17歲認識,他比我大一歲。快20年了,我們的工作都各自爲政,我們會討論,會有衝突,但磨到今天已經磨好了。再說,工作的分歧不會影響我們的生活。”

姜作賢穩定、平和,“他缺少激情,但他保護激情,他比較成熟”。

他們的老搭檔、聯和運通中國區總裁張朴說:他們兩個的境界已經昇華了。

“還有我們的女兒,今年14歲,1998年到1999年在美國念書,現在在香港美國學校,不用多管,她是創造力、想象力高於實際能力的人,不求上進,如果你不懂音樂,不懂卡通,她不會理你,因爲沒有共同語言,我最近下功夫瞭解韓國的歌星、瞭解日本的卡通,我和女兒的關係就比薑作賢好多了,他們這一代和我們差別很大。”

每過兩周,我們會去香港看女兒,周末會去看看電影,我們陪女兒看“少林足球”,女兒也會陪我們看看“珍珠港”。

“在北京,我們搬了新家,我的樂趣就是改房子,原來我們的房子我琢磨著把牆打掉,全改鋼結構和玻璃的,做個鄉村俱樂部,大家就有地方喝酒聊天了。”
















台長: allen
人氣(24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