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22 19:46:16 | 人氣(44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和罗拉费琪握手see you next time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很多文字都会用如丝一般的感受,巧克力一样的润滑来形容罗拉费琪(Laura Fygi)的美声,甚至说她的磁性音色为“丝绒歌喉”。这远远不够,有点让人感觉太柔软,估计是听CD写下来的。

如果5月29日,你到了深圳音乐厅现场,看了她扭着腰肢步入舞台,一首快歌《Too Darn Hot》,你不会相信,这其实是个 56 岁的女人,在舞台上步伐灵活犹如30岁的成熟风韵的舞者,一会辣舞快歌,hot一把,一会又端坐吧椅,温温柔柔,喝一口酒来一首《Turn Out The Lamplight》 。她似乎一点都不“丝绒”,也不是单纯的慢歌清唱,她充满了激情和感染力,那磁性的声线才让人想起,哦,这是那个费琪。

罗拉非琪,1980年出道至今已经30多年,名满天下,但在深圳音乐厅的大舞台,她在台上的激情,她的舞步和歌声,都那么努力去完美一瞬间,音乐节拍动人,一个人在舞台中间,我们四目注视,心底由生的是丰盈之美感,一个浪漫又活泼的爵士之夜,不是悲伤,不是孤寂,而是茂盛的生命力,美好的音乐让我们相信这是一个充满了快乐的世界,虽然是短暂的快意,一瞬即逝,但此时此刻,可以安安静静听歌者叙事,感受那些欢愉乐符下的沉静美感,是多么美好的一夜。

除了歌声,罗拉费琪带来了欢愉,而在音乐之外,我不时觉得费琪也许没有烟尘污染,也许她拒绝了尘土飞扬的世界,也许充满沧桑,大风吹来,又绝尘而去,那种感觉随着歌声起起伏伏,畅快淋漓。

看着舞台上的费琪,我想起另一个女人,一样站在深圳舞台上的蔡琴,阅读了大半人生之后也是开怀大笑,放声唱歌,那种快意无人能敌,音乐厅的穹形屋顶好像撕开了天窗。

还有一个钢琴师,傅聪,也是安安静静,一身黑绸薄袍坐在那里,手抬起,按下,音乐起来,一切都安静下来,周遭闪烁着灵性的光晕。我觉得他们都是同类,都带着奇异的光环再生。

5月29日罗拉费琪在深圳音乐厅的演出蛮成功,上座率约有8成,略有遗憾,艺术总监徐霞说要是在北京、上海,这样浪漫的音乐会早已抢票一空。深圳人真的不太有情绪去记忆一些歌者,也很少安静坐下来倾听。很多人也许忙,也许匆匆赶路,也许真的没注意到。

但罗拉费琪还是吸引了这个忙忙碌碌的商业城市的一撮人群,他们来了,在罗拉的鼓励下站起来一起鼓掌一起唱。在那一刻,我想美轮美奂的深圳音乐厅如果有德国啤酒就好了,顺手拿来,这个夜晚真的够high了。

给一个城市寻找标识是我们身边一些有远见人的想象力,一个年轻都市匆匆忙忙过了30年,有了一点小个性,微微有了一些情绪,但依然缺少灵气和知性之美,也少了很多年少轻狂的气质,这不是靠GDP堆造,也不能自我设计,我们需要一些内在的东西,需要他的子民都有快乐的乐音感悟。

罗拉费琪让我们看到艺术之美,其实,标识可以是外在的符号,内在的精神特质更有吸引力,我们应该慢慢修补这些空白。

在舞台上,罗拉费琪一口气唱了10多首歌,有人说慢歌好听,有人说他的舞步更妙,有人狂热跟唱,也有人不停拍照,在音乐厅让罗拉演唱,有点严肃了,也许深圳需要一个音乐酒吧,一个爵士酒吧,大家可以跺着脚跟,让这些自由快乐的声音和美酒一起沉醉。

在谢幕3次后,罗拉费琪用慢歌和大家说see you next time。
我们也要说Laura see you later。

台長: allen
人氣(44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