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6 19:47:48 | 人氣(1,435)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隱形武士 伴游臥虎藏龍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自從收購IBM PC業務融入全球市場,聯想的行為越來越國際化,特別是競爭殺到家門口,他的敏感度和反應都快得多。2007年10月份,宏基ACER公司耗資7.1億美元收購了Gateway公司,在2007年第四季度獲得了全球市場的9.6%,高於一年前的6.9%,也超過了聯想公司的7.5%。聯想在北美市場幾乎受挫,強兵HP、DELL已久攻不下,ACER的捲入令戰火更為慘烈。

聯想公司的股價在三個月內曾上漲了18%,超過了2.5%的大盤增幅。之後聯想股價又暴跌了48%,整個高技術板塊也同樣遭受重創。單純靠拼價格,資本市場不答應,大行和股東要的是利潤。靠拓展市場,不是簡單的收購就可以做到,lenvon的品牌還不是強悍的IBM。

聯想甩賣手機業務 提前脫身

1月31日,聯想集團(0992HK)公佈了第三季度的財報。當季實現銷售收入46.02億美元,同比增長15%;股東應占盈利(包括重組費用)為1.72億美元,同比增長198%;每股基本盈利為1.93美分,上升188%。前三季度,聯想集團淨利潤為3.44億美元。而2006~2007財年,聯想集團淨利潤為1.61億美元。

不過第三季度財報,期內手機銷量同比下降31%,綜合銷售額為1.08億美元,占集團總銷售額2%,之前的第二季度已經下降17%,收入降到1.22億美元。截至2007年12月31日,聯想移動當年的營運資金淨額已經從2006年的6.38億元減少為1.37億元。再看聯想移動最近五個季度的營收,分別為1.66億美元、1.46億美元、1.26億美元、1.22億美元、1.08億美元,呈逐季度遞減趨勢,2007年扣除稅及特殊項目後巨虧1.33億元。

2004年聯想手機宣佈首次盈利,聯想移動曾經是聯想集團利潤的重要貢獻者。2004-2005財年在集團收入中的比重達到4%-4.5%,不過之後卻開始逐步下滑,2006-2007財年進一步下降為3%。目前,聯想移動雖然保持了國產品牌第一、綜合第四的市場排名,不過市場份額一直在6%-7%之間徘徊,遠非諾基亞、三星、索愛的對手。

當天,聯想集團宣佈將聯想移動的股權以1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四家風投組成的財團,Jade Ahead、小象創投、Ample Growth鴻長企業及Super Pioneer等私募基金接盤。

我們還是需要回顧一個資料:2002年2月,聯想收購夏華電子手機業務,進入手機行業,後再全購,總投資2.23億元。投資6年,獲利3年總計5.74億元,再1億美元全盤賣出,總計收益12.93億元,投資回報達到479%,公告稱此次交易就帶給聯想6600萬美元的收益,,單以轉讓收益計算,年投資收益率約32.4%。聯想玩資產置換和資本遊戲,已經有一些心得了。

不過,Jade Ahead、Ample Growth鴻長企業由聯想控股旗下的Hony Capital Fund III, L.P(弘毅投資三期基金)全資擁有。兩家企業合計將持有聯想手機業務60%的股權;弘毅投資系聯想集團母公司聯想控股下屬專事並購投資業務的風險投資公司。

而Hony Capital Fund III, L.P.是一個擁有二十多個機構投資者的投資基金,聯想控股間接持有34.40%的股權,是單一最大股東。Hony Capital Fund III, L.P.由Hony Capital Management III Limited間接控制,Hony Capital Management III Limited乃由聯想控股擁有45%股權,弘毅投資總裁趙令歡擁有55%股權。趙令歡則是柳傳志旗下新冒出的一名少帥,在醫藥、高科技、基礎資源領域風頭甚勁。

這被看作是老將柳傳志再次出手相助少帥在全球市場的生存之戰,而且有作價偏高的嫌疑,根據星展亞洲投行的分析報告, 聯想移動在2005年12月以7200萬元向廈華電子收購聯想移動其餘19.2%股權,當時聯想移動的資產淨值約為人民幣2.83億元,暗示收購市盈率約1.32倍。此次出售價1億美元,聯想移動淨資產是2.9億元,暗示收購市盈率為2.48倍。
比2005年12月收購聯想移動19.2%權益的1.32倍約高出87.9%。

置換掉沒有未來的業務,砍掉拖累資產,變現現金加強PC實力,同時也是讓資本市場高興的事,聯想一直希望打打全球戰爭,產品戰線太長,資產結構不佳是最讓人擔憂的。甩掉手機業務,聯想股價上揚。


購入聯想移動 向賣方 代價的 占聯想移動總
註冊資本金額 支付的代價 概約港元等 註冊資本

Jade Ahead 84,375,000人民幣元 45,000,000美元 351,000,000港元 45%
小象創投 56,250,000人民幣元 30,000,000美元 234,000,000港元 30%
Ample Growth鴻長企業 28,125,000人民幣元 15,000,000美元 117,000,000港元 15%
Super Pioneer 18,750,000人民幣元 10,000,000美元 78,000,000港元 10%
總計: 187,500,000人民幣元 100,000,000美元 780,000,000港元 100%


此外,財務資料顯示,聯想手機連續二季都錄得虧損,此次出售後聯想集團純利定會增加。另一個關鍵原因是,聯想手機剛剛拿到信產部正式頒發首批TD手機(3G)入網許可證。大規模採購和生產即將開始。聯想手機在管道上主要採用省包而不是國包的模式,以及自己的銷售店面,借鑒了PC的管道經驗。這一經驗明顯打不過本土手機企業的創新方式,而再開創新的模式也需要大量投入。競爭如此激烈,多個方面都需要手機業務投資大大增加,但行業利潤率太低,令前景變得更不明朗,聯想表示,這也是作出該項出售決定的另一因素。

交易完成後弘毅投資持有聯想移動60%的股權,因此聯想移動並沒有脫離聯想體系。趁著手機業務還有不錯的資產,聯想迅速套現,是財務上的高招。不僅獲得4.8億元的收益。還給手機新的發展空間。

弘毅投資表示,未來將讓聯想移動市場化運作。此前,弘毅投資投資購買的國內數家企業,均在弘毅投資購買後實施重組然後成功實現上市。也許手機業務也會在資本市場搏擊。

聯想移動成為一家獨立運營的手機企業,公司名稱以及“聯想LENOVO”的手機品牌5年內
不會改變,原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呂岩將出任新公司的負責人。聯想集團還留了個尾巴,交易暗藏一個後門:交易完成後4年內,聯想集團仍有權以聯想工業的名義向聯想移動認購其全面攤薄後的總註冊資本最多5%。

同步,聯想收購美國加州聖荷塞的科技公司Sanmina-SCI位於墨西哥蒙特雷市的PC生產線資產。聯想集團在該地已投資2100萬美元建設一家自己的工廠。收購Sanmina-SCI的墨西哥部分資產之後。在北美的供應能力將達到500萬台/年。Sanmina-SCI曾為IBM代工生產桌上型電腦;全球PC巨頭惠普、手機巨頭諾基亞等也都是它的重要客戶。有消息稱,聯想為此要
支付超過1億美元。

聯想雖然公告手頭現金20億美元,但明顯需要更多銀子,集中更多資源來打全球性的消耗戰,誰贏誰輸可能就是一念之差。

這些消息都是透明的,也是聯想希望公眾瞭解的,他們並不在意柳傳志的出現,也不在意自己人的左手換右手交易,這一切都是合法的。而楊元慶公開表示希望聯想全力在PC業務搏殺。這被視為聯想在經歷2002年介入IT服務領域,2004年收縮戰線回到消費IT領域,2008年前再次調整戰略,放棄消費電子,不學做IBM、SAMSUNG,做回PC業務的信號。
楊向陽 以私人投資者方式現身

回頭,我們發現參與收購的另外2個基金很低調:小象創投、Super Pioneer私募基金,也很神秘,公告上只說“小象創投指深圳市小象創投合夥企業,一家于中國註冊成立的有限公司;Super Pioneer 指 Super Pioneer International Limited,一家于英屬處女群島註冊成立的有限公司。”擁有者是一個人---44歲的楊向陽,男,常住深圳,是活躍但極為低調的生物科技、醫藥、基因藥物投資客,也是多家生物醫藥企業的大股東。

他的出現令人費解,一是楊向陽屬於清華系,大股東也是清華控股公司,而是此人在手機、IT,通訊領域基本空白,他明顯屬於跨界投資,三是投資金額龐大,一擲4000萬美元現金,超過他本身在旗下多家生物科技企業的投資,這似乎有點誇張。

我們不再討論柳傳志的投資計畫,也不再看楊元慶的PC大計,對弘毅的業務也可以不管,我們把目光集中到楊向陽身上,這是一個神秘的新人,而且是個出手很大的玩家。


楊向陽是誰?記者找到他,問他聯想手機的事,他說你去問弘毅,轉問聯想的人都說不知道這個人,這也很奇怪,收購聯想手機的大東家,竟然不認識。

查詢這個新主人,費了媒體人不少功夫,其實也簡單,此君極為低調,基本不見記者,即便是自己的企業航母---清華源興公司的網站,有很多內部和新聞會的圖片,也是不能點擊放大,只能看郵票那麼大一點,所有關於他的新聞、圖片、講話,都被人為縮小了。是不是有意的?是否太有心計去防範很多?誰也說不清。

在互聯網上,還是可以發現他的蹤跡,在香港上市公司香港藥業(0182HK)的公開年報裡,楊出現了。2006年12月,這家原來做參茸貿易的老字型大小南北行,幾經折騰,被一群倒手幾乎抽幹血液,欠債近億面臨清盤,後被“白武士”香港富商高振順收購,高氏熱愛上市公司,是友利(0419-HK)、天地數碼(0500-HK)主席兼控股股東及精電(0710-HK)聯席主席兼控股股東。

楊向陽出現在高振順時代的香港藥業(0182HK)新執行董事的名單裡,香港藥業的公開報告這麼描述他:楊向陽先生,44歲,於1987年畢業於中國清華大學,獲應用數學碩士學位。楊先生于管理中國製藥及生物科技企業方面擁有逾六年之經驗。自2000年起,曾任清華源興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清華源興)執行總裁。清華源興從事生物醫藥、化學醫藥、天然產品醫藥及納米材料及藥品之投資、研發、生產及商業化。

他雖然是執行董事,但卻沒有拿董事袍金,也幾乎很少動作。極為低調。2007年10月,香港藥業收購一系列內地企業,轉行在東北、內蒙古做風力發電投資,後再改名“中國風電” ,楊又很低調地退出董事會。

尋找楊向陽 從醫藥行業開始

逐步去認識他的企業和他散落在角落的故事,零零碎碎,逐步有了清晰的拼圖,這是個不簡單的玩家,性格獨特,行為獨特,生意也很獨特,都是別人不做的領域,都是生意場上規則最難打破的選擇:全世界都很難定性和接受的生物醫藥、基因醫藥、以及高難度的生物科技。他竟然以一個數學專業的方式、大海搏擊的經驗,把這些應該在大學實驗室的東西做成了公司,而且有產品、有研發、有市場。

清華大學數學系碩士畢業後,楊向陽曾經留校,再從清華大學到深圳大學,他當時一無所有,1992年中國掀起全民經商的熱潮,楊向陽從大學出來,下海游泳,開始涉足化工,石油及房地產開發,在貿易和生意場上泡了多年,慢慢積累了一筆原始的資本。他對醫藥、藥物的興趣很濃,始終在關注這個行業。

1997年楊先生在蛇口投資建立了深圳源政藥業公司——這是一家生產治療消化道疾病、炎症的化學藥的公司。很快他們就有兩種國家二類新藥(瑞倍和瑞欣樂)、兩種國家四類新藥(立舒和黛衛)可以生產銷售,另外還有多種新藥處於臨床實驗之中(包括兩個國家一類新藥)。稍微解釋一下就可以瞭解,瑞倍是英國葛蘭素威康公司研發,國內首家生產的胃腸道用藥,是國家醫保用藥。瑞欣樂是心血管用藥,立舒是非甾體抗炎藥,黛衛是婦科用藥。

這些產品都屬於熱門貨,公司發展不錯,到1999年底,楊向陽為首的管理層專門邀請深圳採納行銷策劃有限公司簽定了源政藥業《跨世紀工程》合作協定,做了細緻的訪談,寫出100多頁的企業診斷報告,這份報告很有意思,顯示出很多市場開發、內部管理、企業文化、人力資源、市場策略方面的問題,楊向陽也被員工間接批評溝通不足,缺少市場管理方略等等。不過這份報告顯示出公司已經有不錯的產品和商業空間。

在1997年,楊向陽有自己的生物醫藥投資目標定位,他在某些藥品領域的投資遭遇失敗,但他堅持看好三個方向:第一是基因治療,第二,免疫疫苗治療領域,第三,幹細胞治療。楊向陽認為生物醫藥領域是一個長久、不會衰落、永遠有需求永遠的朝陽行業。

應該可以判斷,楊向陽並不是一個坐鎮公司辦公室監督管理的人,在1998年,他的企業還不怎麼樣的時候,他又投資了一家很有技術潛力的公司---深圳市賽百諾技術有限公司,這是一家國際領先的基因治療產品研發企業。

創辦人彭朝暉1997年耶誕節那天從國外回國,在深圳科技園開始籌備創業賽百諾,深圳南山區科技局為了吸引海歸創業,有專門的資金支持,為賽百諾提供的創業資金是240萬元,他們寄望這是一個突破性高科技企業,也抱著完全失敗的風險預期。彭朝暉說深圳是能夠實現理想的創業沃土。

1998年3月,我國首家基因治療公司——深圳市賽百諾技術有限公司落戶南山。但不到一年,由於政策的變化,政府部門退出了投資,在初期最困難的時候,楊向陽的深圳源政投資有限公司決定投資,為賽百諾投入運營經費,當然,楊聯手其他投資者逐步獲得了賽百諾的控制權。基因研究費用昂貴,沒有時間表,據稱幾年來,楊氏在“賽百諾”共投入資金7000多萬元。

彭朝暉說根據基因治療技術分析,人體內的p53基因具有抗癌作用。目前已知的104種腫瘤中有56種惡性腫瘤都是因為p53發生突變引起的。p53基因通過某種載體引入人體,是可以抑制癌細胞,使其發生萎縮直至死亡。關鍵問題是選擇一種安全、有效、適合於產業化的載體。彭朝暉最終把目光瞄準了腺病毒。經過基因工程改造過的這種病毒載體,可有效介導抑癌基因在體內表達並產生治療作用。

他研製出的產品就是重組人p53腺病毒注射液,藥品俗名“今又生”,1毫升的液體包含了1萬億個重組基因病毒顆粒,並可有效殺滅腫瘤細胞。2003年10月,取得了中國SFDA頒發的新藥證書、准字型大小生產批文,2004年公開上市銷售,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基因治療產品。也是中國現代生物技術趕超世界水準的標誌性產品,並以此制定了該類基因治療藥物的中國國家標準。

公司在基因診斷、基因開發等基因技術方面的研究開發實力獲得認可。承擔國家863計畫、國家“十五”重大科技專項專案等多項國家級研發專案,同時深圳的“基因治療產業化基地專案”被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批准列入國家高技術產業化示範工程。

賽白諾是個完整的投資案例,但楊向陽從中獲利多少?一直沒有結論,而且賽百諾至今沒有在資本市場變現,也許還需要一定時間。


借助企業 建立醫藥投資行業版圖

在2000年,四川生產水井坊名酒的全興酒業開始介入投資領域,公司投入1000萬元,聯手清華控股有限公司(原清華大學企業集團)參與發起設立清華科技創業投資有限公司,2000年8月又投入2700萬元與清華控股有限公司聯合收購了深圳市源政藥業有限公司,並重組為清華源興藥業有限公司,產品線很多,瑞倍(枸櫞酸鉍雷尼替丁膠囊及原料,胃腸道用藥);博爾寧(抗腫瘤用中成藥);瑞複啉(鹽酸伊托必利片及原料,胃動力用藥);黛衛(聚維酮碘凝膠,婦科用藥);瑞欣甯(鹽酸雷莫司瓊注射液及原料,抗腫瘤輔助用藥);瑞欣樂(卡維地洛片,心血管用藥);立舒(雙氯芬酸納凝膠,非甾體抗炎藥);柯力仙(克拉黴素膠囊,抗生素)都赫赫有名。清華源興藥業的生意不錯,楊向陽抓產品的能力很強。

在2002年,全興繼續聯手清華控股有限公司收購、重組了清華源興藥業有限公司(全興持股49%)。不久,楊向陽再引進資本和股東,增資擴股成立清華源興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將股本擴大到1.5億元。下設清華源興藥業、清華基因城、清華源興納米醫藥等支柱企業。

根據與清華簽署的協定,清華將對全興股份的生物醫學項目、中藥及酒業項目提供全方位的支援。雙方還投資成立深圳市清華基因城發展有限公司,一個現代生物醫藥科技產業化開發基地逐步成型。


此時的清華源興已經有不錯的市場,在2003年已經有3000多萬元年銷售額,2005年以年銷售5200萬元排名廣東醫藥行業133位,公司運營有序,也同時開始在尖端技術上的擴張,楊向陽更喜歡扮演生物科技技術發明的掠奪者和科技創業企業的天使投資人。

學數學出身的楊向陽通過收購、參股、投資、合作、整合技術的方式來擴大自己的產品線。

楊向陽以清華源興公司作為產業旗艦,也是投資先鋒,他不聲不響做了很多事,外界幾乎無人知曉,2000年他獲得原料藥、軟膏劑、片劑、膠囊劑GMP證書。2001年開始開發愛滋病基因疫苗、乙肝基因治療專案。2002年建立了由化學藥/天然藥中心實驗室、銀抗菌中心實驗室和生物技術中心實驗室組成的深圳研發中心。與美國知名企業形成戰略合作夥伴,共同開拓銀抗菌領域的國際市場。全球第一個納米銀婦科產品阿希米(Asimi)應用於女性。

2003年啟動“斬鯊”專案計畫,開始研製SARS基因疫苗。建立了SARS疫苗生產基地,完成了SARS病毒基因材料的獲取,DNA疫苗構建和動物實驗,SARS疫苗專利申請,專利內容被發表于國際權威雜誌《科學》的中國課題組研究SARS的分子流行病學及解析SARS冠狀病毒分子進化規律的最新成果所引用。

2004年完成了位於深圳市生物孵化器的生物技術研發基地的建設,並獲得了《藥品生產許可證》。該基地主要承擔清華源興生物基因類重大專案的研究開發。逐步形成了清華源興消化界“瑞倍”和婦科“阿希米”的專業化產品品牌。

2005年 與美國合作的銀抗菌創傷敷料產品通過美國FDA認證。設立“清華源興基因藥物研發中心”(THYX R&D CENTER),專業承擔列入公司發展計畫的生物技術創新藥的研究開發工作。

2006年與美國合作的銀抗菌創傷敷料產品正式在美國與加拿大上市,並進入歐洲註冊。基因治療專案申報了臨床研究。

迄今為止,楊向陽已經聯手多家旗下企業搭建起重組腺病毒技術、基因滅活技術、高效複合型基因疫苗技術、抗體工程技術、克隆和組織工程技術、高效蛋白質表達系統、納米銀產業化技術七大技術平臺,每個技術平臺都有若干個生物新藥,治療領域涉及腫瘤、自身代謝性疾病、糖尿病、肥胖症、老年癡呆等等。

和研究機構完全不同,所有高科技研究都有企業支撐,清華基因城是清華源興的基因技術孵化機構,“半創投,理性孵化”的運作模式研究乙肝基因治療疫苗、愛滋病基因疫苗、SARS基因疫苗、抗腫瘤疫苗等。

清華源興納米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主打“高活性銀抗菌原液” 、和“納米銀抗菌織物”等銀抗菌項目。

清華源興藥業有限公司已構築了生物科技發展前沿的重組腺病毒基因治療技術、高效複合型基因疫苗技術、基因沉默技術、新型癌症 疫苗技術等核心技術平臺。


設計投資方式 基因藥物的商業模式

除了自己掌控的清華系下的企業,楊向陽還不斷扮演風險投資商角色,他愛好做天使投資,也陸續投資在中國出現的一系列生物科技、尖端醫學企業和生物材料技術企業,在可以統計的中國最好的10多家,竟然有3、5家和他都有點關係。

而且,他不是一個唯技術論者,也不是一個狂熱的技術發燒友,他更關注這一領域的獨特商業模式,他甚至在設計一些商業投資方式。

他投資深圳市海普瑞藥業有限公司就是一個很有說服力的案例。

他在一次內部演講中曾經這樣表露:“我剛開始投生物醫藥的時候,我設想什麼樣的案例是最好的,最適合我做的。我當時在盤算中國有沒有資源的優勢,同時也有技術的優勢,又能夠跟進過程市場,如果能有這樣的案子的話,那就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

他說自己算比較幸運,找到了肝素,來源是豬小腸的粘膜,肝素,能夠抗病毒,能夠促進血液流淌,以前也有羊肝素、牛肝素,但是現在都落選了,就剩豬了,這個小豬腸在整個國際醫藥的市場有100億美元,而這100億美元的大部分的原料是來自中國。

更幸運的是中國養豬全球最多,中國的豬小腸占了世界原料的60%,這些條件都符合了一個好項目的特質。但以前中國以前做肝素產品比較粗糙,大部分是做成外用型的,楊向陽發現有一個新創業的企業有一個技術可以做成注射型的,他看完就決定投資這家叫海普瑞的企業,這個企業從1999年開始設計,建造生產與研發基地,現已建成世界上最大的標準肝素廠。 從技術上看,海普瑞利用定向組分分離技術生產高純精品肝素鈉系列產品,大幅提高了中國肝素產業技術含量和產品附加值,從粗品為主提升到注射級標準肝素平臺,改變了中國肝素產業長期徘徊在產業鏈低端的狀況,可以參與高附加值的國際競爭和合作。  

深圳市海普瑞藥業有限公司2001年投入試生產,當年銷售差不多1000萬美元,從2003年就開始做美國FDA認證,同時獲得歐洲的一些標準認證,醫藥的原料、產品製劑只要拿到美國的FDA認證就是最贏,就通殺全世界,商業價值翻番幾百倍,這已經是中國醫藥行業衡量企業是否成功的最高標準,也是是否有商業價值,值得風投投資,是否有市場的基礎衡量尺規。

楊向陽說:“所以2003年我們就商量一定要過FDA,但是要過FDA對我們來說是很艱巨的一個任務,因為中國到現在為止,還幾乎沒有一個製劑產品通過FDA,而製劑裡面的針劑更是沒有通過的,那我們這個產品第一是個針劑,第二它是動物原性的,是從豬身上來的,所以過FDA難度相當大,風險很大,但是我們決定堅決要過。”

辛苦2年,海普瑞於2005年4月28日通過了FDA的現場檢查,2005年7月22日,深圳市海普瑞藥業有限公司成功獲得了美國聯邦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的批准,在所有中國製藥企業中成為首家取得FDA的“NDA”(New drug application,即新藥註冊)藥品獨立註冊的企業,從而獲得了藥品全球銷售最重要的通行證。2005年全年實現銷售收入1.6億元、利稅1730萬元,出口創匯2050萬美元。2006年,公司實現銷收入3610萬美元,利稅5536萬元,到2008年,銷售額預計將達到1億美元,擁有40%的國際市場份額,是全球最大的標準注射級肝素原料藥生產供應商,其產品全部供應國際市場。而這家企業只有400個員工,
楊向陽自我評價說:對這個產品我們當時的投資思路是非常好的。


向全世界要技術 楊氏投資捷徑

楊向陽還堅持自己獨特的技術投資捷徑:應該跑到全世界,找好的技術來解決問題。他說:“我們做藥的人會有一些想法,總想在幾個比較難的問題、比較大的病上做一些突破,像乙肝、癌症都是我們非常關注的,作為一個投資生物醫藥、經營生物醫藥、做生物醫藥的,能夠在大病毒中找到技術、找到突破,這就是一種最大的獎賞,腰包再癟,能夠幹這麼件事在精神也是很富有的。”

他在海外廣泛尋找擁有生物技術專利的華人科學家,以少量資金投入並慫恿其他風險投資公司一起出資支援其創辦自己的生物企業,楊向陽扮演的角色越來越清晰,就是天使投資者,就是風險投資中最辛苦的專案獵手,而他樂此不疲,

而清華源興得到的將是這一專利技術的大中華地區的專利使用權,同時清華源興也可以利用自己在國內的5個動物試驗基地為這些公司節約成本,並為自己積累下資料和技術。清華源興與一批帶著技術回國創業的博士共同創建公司,

他在美國發現了一個用提高免疫力的藥物來治療乙肝技術,當時這個技術還沒有成立公司,只是有專利,後來楊向陽就和美國的發明人一起投資組建了公司,楊只有一個條件,就是投一點錢,但要在大中華地區的開發管理權利,楊向陽說:“我要掌控整個大中華地區的供給。後來談得還是不錯的,這個技術2004年9月份到臨床,動物實驗全部完成了,這三年做了大量的實驗”。

在北京中關村創業的清源偉業公司也是被楊向陽發掘出來的另類生物醫藥企業,從美國回來的胡傑博士對組織重建和修復技術有獨特研究,楊看好這個領域,就投資這家企業。

在北京北沙灘附近有一家普通廠房,工作人員在這裡從剛殺死的牛身上取下皮、軟骨、血管、肌腱、橫隔肌膜等各種組織,經過一個星期的處理後,這些冷凍的器官將被送到北京一些醫院做動物試驗。也許你不相信,這些組織在一項解決排異性技術的幫助下將用於再造人體器官。

這是清源偉業公司正在做的事情。清源偉業經過大量的基礎研究、動物試驗和臨床驗證,開發了具有自主智慧財產權生物組織工程產品—瑞諾醫用組織補片,在器官修復重建方面獨樹一幟,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準。

投資幹細胞治療 真正的風險投資

2006年,楊向陽又投資技術更新、偏門更遠、產品更尖端的深圳北科生物公司,這是一家推動幹細胞工程基礎研究和臨床應用的高科技生物公司,它不僅僅是技術研究,更多是進行幹細胞醫學治療的推廣,已在全國各地建立和啟動了多個“幹細胞治療康復中心”及 “幹細胞研究中心”,據稱治癒國內外病例1000多例,臨床療效顯著,引起了中外關注。

由於幹細胞可以最終培育成為任何類型的人體組織,因此在治療大部分人體疾病方面有著廣闊的應用前景。但批評人士認為培育幹細胞是錯誤的,因為幹細胞的培育需要在早期階段從人體胚胎細胞上提取細胞,從而會損壞人體胚胎。因此幹細胞技術雖然有著廣闊的應用前景,但一直備受爭議。而且幹細胞技術也因為受到這些道德層面的異議,在這一研究領域受到各國法律的嚴格限制。

目前,幹細胞療法是從懷孕婦女產後嬰兒臍帶中提取。每次只能夠索取大約30萬幹細胞,醫生必須進行特別處理使幹細胞繁殖,達到所需要的幹細胞數量。再將幹細胞注射進入病人脊椎內。由於幹細胞由嬰兒發育所用,因此可重新生長成為健康細胞,以新細胞代替病人失調或不健康的細胞。這一療法是否隱藏遺傳密碼上的風險,誰也無法定論,各國醫學界都未開展幹細胞治療,北科生物是行業內的先鋒,但也有加拿大醫學專家強烈反對任何人前往中國進行幹細胞治療,他警告說目前幹細胞療程還有許多隱藏、不瞭解的健康危害。但慕名前往中國治療的都是被病痛困擾多年,尋找一線希望的病人。有一些的療效好得讓國外的醫生驚訝不止,但也有一些效果比不明顯,但10多萬元人民幣的治療費用依然吸引世界各國的冒險者。

2000年從加拿大回國尋找創業機會的胡祥一直希望要用很少的錢創造一個很好的商業模式,要在幹細胞醫療領域建立一個類似‘分眾傳媒’的管道帝國,然後去與資本市場。這有點天方夜譚,甚至有點褻瀆醫學科技,但他真的去做了,而且還做得很有激情。

他最初做過醫療器械代理,又進入醫院參與管理。從2001年開始,他資助了幾個大學的醫療科研機構。最終把目標鎖定在幹細胞醫療領域。20世紀80年代以來,幹細胞研究取得了重要進步,在神經系統損傷、組織器官修復等方面顯示出難以估量的醫學價值,胡祥資助的鄭州大學教授楊波就是這個領域的國內專家。到2004年,胡祥認為產業化的時機到了。他設計的商業模式很特別:建立一個快速的幹細胞應用網路上,即他用技術和醫院合作,他輸出技術,醫院負責為患者提供個性化治療,然後按照一定的比例與醫院分成患者的治療費用。

胡祥知道做一個幹細胞藥品有多難,根據國際統計,一項新藥的研發平均耗時10--12年,篩選1.5--2萬種化合物,投入3--5億美元。“在一種新藥研發的過程中,99%的力量都歸結成一種結果,就是失敗”。這是國際製藥業巨頭拜耳、輝瑞都苦惱的事。胡祥要繞開困境,捷徑直達。

不到一年的時間,胡祥已經在8家醫院建立了合作網點,他自己希望未來超過50家。幹細胞移植每次治療的費用大概在1萬元左右,患者一般需要做4-8次。他沒有透露與醫院的分成比例,只是說回款狀況還不錯。但幹細胞治療還有爭議性,雖然,不少國外的患者都慕名而來,也有不少成功案例,但這依然有局限。

實際上,醫院並非胡祥規劃中的主要來源,“這個模式真正的商業價值在於管道。”胡祥說,“網路建起後我在技術研發上風險很小,甚至可以不做研發,就像藥店一樣,不生產藥,但是我有貨架。”按照胡祥的設計,在幹細胞領域有很多就是靠一個技術起來的小公司,對他們來說,北科遍佈全國的醫院網點就有難得的價值。“到時候即使是對輝瑞這樣的巨頭而言,進入幹細胞醫療領域利用我們的管道也比他自建試驗室合算的多。”

管道的價值最終要在資本市場得到實現,胡祥已經與多家風險投資商接觸,他的目標是下一輪的融資1000萬美金,全國布點。楊向陽屬於北科早期的投資者,獲益如何?他們諱莫如深,誰也不清楚。

楊向陽 堅持信念 玩得心跳

介入如此具有爭議性的行業,投資是個很難的選擇,但楊向陽很享受這類經歷,他表示:中國發展生物醫藥最大的問題是如何解決產品來源,我們走一條什麼樣的路?我認為目前這個階段,搞原創、搞基礎研究應該還不是我們中國企業應該幹的事,我們應該充分發揮我們的優勢,第一中國有這麼大的市場,第二是相對外國有一個比較好的優勢,比如說動物實驗,患者比較多。我們應該學會去選擇什麼樣的技術是好的?什麼樣的產品是好的?找到這些技術的來源,把它整合起來。”

楊向陽說:其實我們一直堅信一個概念,這個概念在整個產業界基本是一個規律,就是你有一個好技術,你不一定能開發出一個好產品,你開發出一個好產品也不一定能夠做出一個好市場,你有好技術又開發出一個好產品市場也賣得不錯,你也未必能做成一個好企業。所以我認為整個生物醫藥的投資一定要解決好產品技術的來源問題,第二個要有消化吸收的能力,第三個要有很好的耐心,要建立一個非常好的管理框架,否則生物企業是不可能成立的。

“投資生物醫藥千萬別想說今天投進去以後,後天就抱一個大金娃娃回來,有這種可能,但絕對是運氣。基本上都是要有一個很漫長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會有很多曲折的變化,投資生物醫藥沒有捷徑,不要抱著一種投機的心態,你得真正從天上回到地下。我想跟馬上要去搞生物製藥的投資者說一句,這事要做成了,你1%、2%、5%的收入,都挺大;這事要做不成,那充其量也就是曾經有過這麼一個技術而已。美國現在各種各樣的技術多的是,人類現在完全是一個技術過剩的時代,而真正能夠成為商品、能夠創造效益的,是那些有眼光的投資者或者是一種機緣巧合發現了某種技術從知識寶庫中提取出來後而創造了一些市場,創造了價值,如此而已。”

10年來,楊向陽專注在中國生物醫藥領域,做過藥廠,收購過企業,一直堅持在外人無法瞭解的獨特領域,投資案例包括賽百諾、清華源興、清華基因城、海普瑞和北科生物在內的10個項目。他自我嘲笑:“其實做了五六年時間,投了很多個項目,現在就這幾個項目有點起色。我自己定了目標,做8年希望看到海普瑞過美國FDA,看到Ab—P53被SFDA批准上市,如果有幸看到治療乙肝疫苗進入到三期臨床就更好了”。

從個案來看,楊向陽可能是目前中國,乃自全球,做生物醫藥投資最有收穫的投資人之一,他寄望的幾個目標都在實現,而且回報滾滾而來。他的低調和他的豐碩投資果實,完全不相匹配,要不是他在聯想手機專案嶄露頭角,楊向陽的大名還會在生物醫藥領域流傳,誰也不會注意到他。

2006年10月30日,賽百諾基因技術公司董事長彭朝暉博士等人受邀參加由新加坡經濟發展局舉行的環球企都@新加坡2006年會,並榮譽領取了由新加坡總統―納丹(S.R. Nathan)親自頒發的2006年度“環球企都創新獎”(Global Entrepolis @ Singapore Award 2006)。
“環球企都創新獎”是由新加坡政府和《亞洲華爾街日報》於2003年共同發起並主辦的,今年是第四屆。這個榮譽誕生自亞太地區14個國家和地區244個參評專案中,楊向陽也許會感到另一種認可。

說了很多精彩的投資故事,其實楊向陽掙了多少錢還真的是個疑問,甚至誰也說不清楊到底有多少資源?就好像你看完這個故事,應該想不出楊向陽如何有3億元現金收購聯想手機40%?也許他真的只是私募基金的操盤手。

清華源興依賴藥品的利潤投資新的技術研發,幾年來至少擁有7個技術平臺。在基因治療藥物方面,清華源興似乎還沒有真正的對手。

清華源興盈利到底如何?清華大學企業集團和全興股份的聯合注資已逾多年,回報如何?我們查看水井坊(600779SH全興股份改名)上市公司財務報表,一直到2007年8月的中期報告,都沒有創投的收入。生物醫藥掙錢好像並不是簡單的拿到批文、拿到許可證。

專業人士也表示:目前,基因治療藥物還沒有被廣泛接受。雖然清華源興擁有亞洲第一條基因治療藥物生產線,但是其生存還要依賴化學藥物的收益,這是清華源興面對的第一個困境。報導說基因藥物的材料和製造成本都很低廉,100萬單位的干擾素,成本僅4元,批發價卻可以達到27元,簡直可以說是暴利。但是,在醫藥流通管道和醫療機構的現有體制影響下,醫藥公司的獲益非常可憐,銷量不高的基因藥物獲利更少。

清華源興的煩惱還不止一個,坊間一直有疑問:基因藥物可能對人體產生不良副作用,市場接受很難。一些國際學者也警告基因治療藥物公司,在臨床階段表現出來的不穩定性以及基因治療結果的不安全性,可能造成致命打擊。更有生產干擾素的項目因市場疲軟而中途停建。

所有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或許,玩的就是心跳,或許,生命只要燦爛一次。

台長: allen
人氣(1,435)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tatata
good
2011-06-19 18:54:5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