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07 17:34:47 | 人氣(12,345)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香港街市大王的淘金朮:動物異常兇猛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們很少瞭解街坊之間的肉菜市場,更不會知曉這些城市居民必須的生活集市,一個一個連起來,會成爲一個大生意,造就一個企業成爲上市公司,更推動一個活躍、但低調的人物成爲香港的“街市大王”,他一手掌握除了香港政府之外最多的社區街市資源,每年收入數億元,純利率在10%多,相當穩定。

街市,我們俗稱農貿市場、肉菜市場,這是一個冷門,大衆化,又往往被忽略的地方,但又是非常有特色的投資領域,也許不入大機構投資客的眼界,但穩定而且不斷擴展的市場,就如同一個穩定收益率的基金,是個典型的“隱性金礦”。

從1996年開始介入街市生意,在香港馳騁10年,“街市大王”鄧清河把自己獨特的商業理念帶進廣州、深圳,開始新的擴張。

這家名叫宏安集團的香港企業和他的主人鄧清河,2006年7月25日進入一河之隔的深圳,斥資6550萬元人民幣現金,收購國內A股上市公司深圳農產品控制的深圳集貿市場公司50%的股權,這筆生意涉及深圳20個主要的街市,營業面積3.2萬平方米,2004年的營業純利為580萬人民幣,2005年純利達到520萬元。而同期,深圳20個街市的縂資產在6100萬元人民左右。

這筆買賣如此突然,讓市場覺得宏安集團(1222HK)對街市未來發展的興趣依然很大,其實在2005年的業績收入中,街市收入達到1.51億元,是單個項目收入最多的,其收益率偏低但又穩健,佔據純利7013萬元的20%左右,約1543萬元。2006年3月公佈的業績也表明街市收入佔營業額40%,純利貢獻1830萬元,接近25%。

所以,收購公佈,宏安集團(1222HK)股票微漲3%,但分析師看法不盡相同,有人說深圳集貿市場的市盈率超過20倍,投資回報率並不樂觀,而且同樣的投資,香港的街市租金收入遠遠超過內地市場,香港一個豬肉檔一年的租金20多萬,水產檔年租超過15萬,菜檔都要10萬左右。而深圳的租金普遍只能收十分之一。

其次,根據公佈消息,宏安集團(1222HK)收購的深圳20個街市,8個產權已經轉讓到深圳集貿市場,3個產權未轉讓,而且有可能轉讓不成功,另外9個需要向深圳國土資源和房管局等租賃,不可以隨便拆除重建,或者分拆轉賣。對街市經營老手來説,宏安集團(1222HK)有豐富拆除重建經驗,每一次都會得到超過2倍的增值,這一次似乎不符合自己的原則。

2004年7月,鄧清河就率領宏安集團(1222HK)進軍廣州,拿下荔灣區寶華新街市經營權,按照香港的做法,鄧老闆拿出不少現金先裝修改造街市,把髒亂差、擁擠、陰暗的內地傳統舊市場改造成光亮、豪華的現代新街市,煥然一新後,準備逐步加租,希望商戶環境好,吸引大量市民,但街市的便宜、方便特色一旦改變,很多居民首先反對,商戶也絕地大反擊,加租計劃接近流產。鄧清河率領宏安集團(1222HK)在廣州交了學費,而且是數百萬虧損的學費。

但宏安在深圳很爽快,在簽署意向書後的五個工作日內,宏安集團(1222HK)支付1000萬元人民幣的訂金給深圳農產品。宏安集團(1222HK)擬向銀行貸款約3000萬港元以支付交易金,而餘額將以內部資金支付,他們用了全部現金。

2006年8月初,宏安集團(1222HK)董事總經理陳振康指出,宏安今年打算用一億元投資內地街市舖位,發展街市管理業務,洽談中的項目位於廣州、深圳及上海。

陳振康表示收購可增加公司的街市投資,而隨著內地國民經濟持續增長,看好租金升值潛力。據稱,目前深圳集貿旗下街市的每平米月租金僅為50至60元,以收購價計租金回報只有4%多,但投資客希望協助街市改造,如安裝冷氣設施等,租金上升空間大。

鄧清河被譽爲“街市大王”,在香港是現成的榜樣,在2003年3月底,公佈的數據是鄧氏一共經營12個街市,面積26萬平方尺,包括:荃灣麗城(萬有)街市、馬鞍山頌安(萬有)街市,東湧富東(萬有)街市、將軍澳厚德街市、馬鞍山恆耀街市、粉嶺嘉福街市、藍田啟田(萬有)街市、馬鞍山馬鞍台街市、天水圍天盛(萬有)街市及天水圍天瑞街市、天水圍天澤街市、藍田平田街市及沙田愉翠商場街市。還管理了七個商場及逾4500個車位。

大家會認定這個從街市上賺錢的機構,將會是地產投資和經營的特別版。有人稱其為“民間版領匯”,其管理能力和方式和香港第一個地產REITS很相似,領匯完全靠物業租金來獲得經營利潤,而且要分派9成收益。

要街市大王這麽做,當然不可能,這家上市公司,街市經營年收入1億多元,利潤不到2000萬,還是小,但細看宏安集團(1222HK)的多年財務報告,很快你會發現事實並非如此,他的營業額只有3億多,但經營利潤7000多萬,很多地產投資在為他增值。而且,街市大王手握2家上市公司,還參股一家上市公司,並和另一家創業板上市公司你來我往,好不熱鬧,從掌握的上市公司市值來說,街市大王的身價超過10多億了。

一個在財技上有出人意料舉動的生意人浮出水面,他在資本市場是個低調的行家,也是個毫不手軟的抽水機大王,甚至可以稱其為老練的玩家。

我們來看看他的威水歷史,一段少為人知的故事。

第一個10年 鄧清河發家史

鄧清河今年45嵗,在新界沙頭角圍村長大,1980年他預科畢業,進入黃克競工業學院修讀建築課程,但在中途輟學,與當時的女友,即現在的太太游育燕,在大埔大尾篤租地開單車檔,租單車給到大尾篤郊遊的遊客,一度生意不俗。但不久,大尾篤維修水壩,封閉路段,再沒有地方踏單車,鄧清河被逼結業。

1984年,他轉行做裝修,1986年在其士集團擔任地盤管工,首個工程是其士的富安花園一、二期工程,之後與建築公司建業實業及青木集團建立關係,漸漸進入居屋裝修行業。

1987年,鄧清河和太太鄧游育燕創立巨集安工程公司,積極投標政府工程,從事與樓宇建築有關工程,為私人參建居屋計劃項目住宅提供室內裝修及翻新服務。1989年,巨集安建築工程有限公司成立,負責巨集安工程大部份建築業務。1991年,業務拓展至購物中心項目管理, 1994宏安集團進一步拓展業務至翻新建築署轄下政府樓宇項目。他們是夫妻店,做建築裝修和翻新業務起家。曾經有“裝修大王”雅號。

早年的鄧清河夫婦很威水,但水很深,旁人一般不知,一是,當年做地盤裝修工頭經常和黑社會扯上關係,1993年小西灣富景花園戶主為裝修問題,被黑社會恐嚇,一度傳聞和鄧氏人馬有關,影響直至1995年宏安集團上市,還需要鄧清河向外界澄清。

二是,香港媒體曾經報道鄧氏是樓盤、鋪位大炒家。鄧清河名下曾經有五十間公司,1994年至2001年曾經記錄有多達690個物業買賣記錄,包括商鋪、車位,大部分位於新界,總金額4.52億元,大部分已賣出。其中最大宗交易是1997年,他名下公司買入屯門居屋龍門居159間商鋪,總值2.53億元,至後陸續售出,賬面賺了1.5億元,但有報道說部分買家也是他名下的其他公司。他賺了多少錢,誰也不清楚。鄧清河夫婦早年曾以個人名義購入沙田和大埔6個住宅單位,截至1998年售出,共賺得458萬元。

1995年,宏安集團於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代碼1222,屬性是一家建築公司。上市後,業務開始多元化。1996年后,宏安集團(1222HK)介入街市管理、商場分租、停車場及物業管理,並參與物業發展及物業投資業務。

鄧清河雖然沒有讀書,文憑也沒有,但很有生意頭腦,宏安起步以屋村裝修為主業,在幫其他人裝修中,他發覺屋村街市生意機會很多,但缺乏管理,是個大金礦。轉而向香港房委會標投參與管理屋村街市,希望介入街市生意。

早年的“街市大亨”是香港集旺公司老闆周起鴻,曾任博愛醫院副主席,鄧清河在博愛的活動中認識周起鴻,才搭上綫。後來,周起鴻希望引退江湖,移民美國,鄧清河便提出收購集旺。1996年,宏安斥資2300多万元入股從事公共及私人屋苑街市承包管理商—香港集旺有限公司,控制49%股權,當時集旺負責管理6個包括房署街市,宏安得以開始大舉進入屋村街市業務,鄧家人丁興旺,鄧清河之妹鄧梅芬英國赫爾大學會計系畢業,是專業管理人,負責處理6大街市管理。收購集旺後,房委會在1996年8月起准許宏安旗下其他公司承投管理房署其他街市。

鄧清河作風硬朗,他開出的收購條件是兩年內可再增購股份至75%,他要取得控制性股權。一直到2000年,宏安再買下集旺其餘51%股權,作價不公佈。

鄧清河的管理作風也極有個性,他平價拿到房署的街市租約,一般會改造街市,他管理的街市比房署直接管理的街市要漂亮些,光線和冷氣非常充足,通道寬大,地面乾淨,不會有污水,也聞不到街市常有魚腥肉腥味,廁所亦很像大商場的廁所。

他說要面對大型超級市場逼近屋村社區的進攻,街市需要變身,而且,他用各種方式吸引人流,送廁紙、送米,培養附近居民進入街巿購物的習慣,完全看準家庭主婦的心理,他又推出免費購物巴士接送,大抽獎等等活動,就要吸引人流。他曾經犧牲2個鋪位的位置,只爲了增加樓梯通道,方便人流寬敞進出。

“我們街市和超巿的客人群不同,每個人都是自己檔口的老闆,你需要提供貼身服務,更多貨品選擇,單是橙和蘋果就起碼有兩至三種。在香港啟田街巿一所麵店,所賣的種類已超出100種,加上熱辣辣的砵仔糕,讓超市無法競爭。”,鄧清河和記者說,“ 同樣是一萬呎鋪位空間,我們的營業額起碼比超市多百分之三百!”

也正是因爲有生意,加租就是第二步,而且宏安通過旗下多家公司租用鋪位,再和經營的肉檔、魚檔老闆分成經營,他控制市場能力超強,手法狠辣,感覺肉檔多了價格競爭,就堅決砍掉多餘的,為住戶着想,還在街市增加五金、家庭用品鋪位,他說經營結石必須實行計劃經濟,必須獨裁。有人調查,宏安旗下街市商鋪租金一般比香港房署自己管理的街市高三成以上。

2000年,宏安集團經營9個街市,營業收入8100萬元,純利4100萬,佔集團總純利67%,成為主要賺錢來源。2001年,管理11個街市,收入1.04億元,純利超過4000万。

宏安在1996年亦收購了多個房署停車場的管理權,包括以900萬收購利家車場有限公司75%股權。1997年和1998年, 宏安商場管理公司榮獲香港房屋委員會頒贈之“最佳商業夥伴”及“最佳商場單一承包商”獎項。

看到這裡,你會很清晰看到鄧氏家族和他們的企業如何起步,如何度過第一個10年。他們完全依賴最基礎性的行業開始積累原始資本。介入冷門的生意,但的確富有超越常人的管理和創新能力。

更有意思的是,他們很早就進入香港資本市場。在前期,他們沒有聲音,也沒有動作,甚至只是資本市場的一個牙牙學語的幼兒。但他們有豐富的商業經驗和雄厚的現金流,他們就好像在池塘中那只在荷花頁下已經耐心等待很久的飢餓的短吻鰐,他等待獵物、看准時機,期待那漂亮的一繫。

兇悍的猛獸 一年抽水4次

雖然,鄧氏很有管理能力,賺錢能力,包括增值能力,把自己從一個自行車租賃小販,變身為資產數千萬的上市公司主席,裝修大王、街市大王,名聲日隆。

但他的企業依然是不折不扣地家族色彩,鄧清河及其妻游育燕、妹鄧梅芳、鄧梅芬、妻弟游育堂、以及由鄧清河全資擁有的公司Caister Limited,共持有超過1.5億股宏安,佔總發行股數19.3%,他們是個一起發財的大家庭。

從1994年上市到2000年,這家企業在潛行,沒有太多聲音,但留意這家企業的人會發現,事情並不簡單,好像一切都是預設的,有很多令人費解的舉動。

1994年宏安集團上市前,公司大賺3800萬元﹐1995年宏安集團(1222HK)上市後隨即回落﹐僅賺3456萬元﹐其後一直變差﹐1996年宏安集團(1222HK)賺3002萬元﹐但這一年公司開始四處出擊,對外稱分散投資﹐購入黃大仙翠竹花園467個車位﹐收購集旺公司49%股權﹐又收購利家車場75%股權﹐管理及經營屋秔停車場。又開拓建築材料貿易﹐買賣柚木﹑瓷磚及假天花組件。涉足商場經營﹐在黃埔新天地開設電腦特色商場。

多元化之後,1997年宏安業績轉盈為虧,虧蝕1773萬元﹐1998年再虧蝕6768萬﹐經營虧損5500萬元。

鄧先生依然熱愛在地產市場的買進賣出,1997年公司斥資3100萬購入沙田偉華中心89個車位,1998年宏安集團(1222HK)宣佈斥資4180萬元高價,向主席鄧清河購入私人擁有的小西灣及灣仔多個商鋪單位。之後,這些鋪位就跌價。雖然虧損,但又宏安集團(1222HK)1998年還派每股0.5元高息﹐鄧清河家族私人持有50.3%股權﹐900多萬元入賬。

1999年業績更差﹐公司宣佈大虧1.16億元﹐其中3693萬元經營虧損,8387萬元特殊項目虧損﹐包括為物業撥備6341萬元。這明顯在説明公司過去一年的投資行動有不少錯誤,對股東和投資者來説不是好消息。

但,1999年底,宏安集團(1222HK)故伎重演,再次以1500萬購入鄧清河太太游育燕名下香港九肚山物業﹐公司化之後,鄧氏夫婦又租回自住,每月支付公司數万元。

1999年下半年,面對全球網絡熱潮,過得不輕鬆的宏安集團(1222HK)也開始觸網,通過附屬公司互動科技與中國文化部轄下企業簽署意向書,共同發展“中華文化信息網
(ccnt.com.cn)“海外版﹐宏安高調表示將出資5000萬人民幣組合營公司 ﹐宏安佔49%﹐文化部佔51%﹐一時網絡熱潮侵襲,又傳出消息方正科技(0418HK)也會入股,文化部副部長也表示宏安是合作試點。

宏安集團(1222HK)股價在6天内狂漲11倍,從0.25元仙股價,直飛3元高價,搞得市場一片驚呼,2000年2月再宣布與文化部拓展全國性文娛活動售票網﹐又贊助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1500萬經費﹐風頭勁過香港若干大亨。

此時,你知道鄧清河正在謀劃什麽計劃嗎?配售集資。

1999年7月,宏安集團(1222HK)股價低殘,當時以每股0.185元,配售7500萬股,集資1387.5万元。

2000年2月,股價大漲之時,宏安集團(1222HK)快馬加鞭,以每股1.38元,配售4700萬股;集資6486万元。大抽水之餘,公司不斷發放消息,再接再厲,同一個月内再次以每股1.18元,配售4500萬股;集資5310万元,主席鄧清河輕輕松松套現1800萬元,掙錢真的不是很難啊。

故事還沒有結束,2000年3月,宏安集團(1222HK)乘股價未落,再以每股0.72元配售9000萬股,集資6300万元。

4次集資共吸納資金1.9億元,其中只有2000萬元作為收購新業務﹐其餘的資金用來償還銀行貸款﹑留作一般營運資金。到2000年6月底,宏安集團(1222HK)股價就像過山車,直落0.28元,大跌回到原位。

2000年7月,宏安集團(1222HK)再宣布以先舊後新方式﹐向獨立第三者發行1.35億股﹐每股作價0.29元﹐集資淨額3800萬元﹐這是2000年内第四度以先舊後新配股集資。當然,鄧家人不會含糊,在配售中,宏安集團主要股東鄧清河、太太游育棠﹑胞妹鄧梅芳﹑鄧梅芬﹐以及其他主要股東全資擁有的Caister Limited將私人配售1.35億舊股, 其後再以相同價格認購1.35億股新股。完成配售後﹐Caister Limited及其他宏安主要股東的持股量從原來的23.2%﹐攤薄至19.36%。

一年内集資4次,資金額超過2.3億元,一度超過公司市值,公司坐擁2.5億現金,富得流油,鄧先生的抽水機大名開始遠揚,更重要的是:這家原來不見經傳的企業,陡然閒,成爲香港資本市場財技非凡的榜樣。而,裝修佬、街市大王的名號下,鄧清河再次擁有財技高手的大號。

市場對宏安集團(1222HK)開始刮目相看,宏安集團(1222HK)也絕對不含糊,在互聯網泡沫即將破滅之時,斷然終止投資文化部的中華文化信息網(ccnt.com.cn),撇帳300多萬元;他的舉動,投資者還是很歡迎的。

看上百年老店位元堂 大收購開始

說混戰一場也許比較貼切,宏安集團(1222HK)在資本市場飛馳一陣之後,突然在2000年12月宣佈以1.26億元收購一家百年中藥老店---位元堂99.79%股權。

位元堂創立于清光緒23年(1897年),廣州官宦世家黎昌厚先生,聯同其他三個家族, 在廣州漿欄街44號開設第一間店,利用傳統的製藥秘方生産中藥補品,也經營中草藥批發買賣,位元堂養陰丸﹑參茸白鳳丸及保嬰丹均是家喻戶曉的產品。1930年在香港荔枝角道開設第一家分店,1952年位元堂從廣州遷往香港,1970生產線正式遷移到香港,1979年正式在香港註冊商標。

20世紀70年代黎家第四代傳人黎宗岷先生接手管理位元堂,同期請鄭少秋演唱“太陽出來了”經典廣告歌,在香港傳遍大街小巷。這個老字號中藥品牌在香港扎根。1993製藥廠由香港大角咀遷往九龍油塘高輝道。

位元堂歷史悠久,但經營平淡,1998年純利960万元,1999年底淨資產3597万元,稅後利潤1030万元,不算好,也不算坏。

宏安與賣方BPL簽訂利潤保障協議:如果位元堂在2001年1月1日至3月31日間稅後純利不到200萬元﹐賣方BPL須向宏安支付不足金額的75.8%。此外﹐宏安可於2001年2月1日至2003年8月15日選擇行使一項認沽期權﹐出售其所持位元堂股份。

轉投中藥,鄧氏明顯是外行,當時就有人批評他“純粹炒作”,收購前位元堂只剩下三間門市店,品牌雖大但又老又鈍,花1.26億,接近淨資產的4倍,除非有其他想法,這個出价令人懷疑。有人就說鄧清河一定會快速出售,或者分拆。

鄧先生明顯要比一般的買家,或者說玩家要想得多很多,他不僅沒有賣股份,分拆,還要做大老字號,當然,他不會拿自己的真金白銀來填虧損。

故事到這裏,應該進入一個新的領地,很多人物要出場,更多的商業舉動應運而生。首先進入我們視野的是一家上市公司---康健國際(8138HK)。

2001年2月,康健國際(8138HK)收購生產珮夫人藥水的盧森堡大藥廠49.88%股權﹐購入價只是4倍市盈率,相當有手段。

2001年3月29日,創業板上市的康健國際控股有限公司(8138HK)突然露面,斥資3006萬元,向宏安集團(1222HK)購入位元堂24%股權。

這家從事一站式醫療保健服務的上市公司,2000年10月,以每股1.25元,發售4430萬股上市,開展私人診所服務,2001年曾經很火爆,因為傳出消息和李嘉誠的長實﹙001HK﹚組成策略夥伴﹐長實透過topson ltd.斥資990萬元入股康健﹐康健亦成功引入策略股東包括﹕雅各臣藥廠﹑SCM增長基金﹑渣打直接投資基金及鄧清河的宏安集團(1222HK)。

康健國際(8138HK)雖然一群醫生組成,但得到財經老手指點,在資本市場表現神勇,絲毫不比拿手朮刀差勁。上市後7個月,剛過禁售期就抽水集資,一年內竟然六次抽水集資,他的主人醫生曹貴子被譽為新一代股市抽水大王。

同時,宏安集團(1222HK)也沒閑,2001年4月,購入製造銷售珮夫人品牌藥劑的盧森堡大藥廠19% 權益。

6月,再斥資1125萬元,奔赴内地收購中富企業17.6% 權益,中富企業持有湖南湘雅醫學院旗下的湖南湘雅製藥廠80% 股權。湘雅製藥是湖南省最具規模的藥廠,擁有重點藥物為醫治青光眼病的“青光康”,另有8種新藥進行第三次臨床測試。

兩家上市公司看似毫無關聯,也沒有任何公開協議,但進取態度和策略都很接近,特別是在資本市場,他們的互補舉動惹人關注。

2001年8月,宏安集團(1222HK)收購梁偉浩夫婦持有的上市公司得利鐘錶(0897HK)40.84%股權,收購財技也不同凡響。

從事鈡錶生意的得利集團(0897HK)陷入財困,宏安以770萬元,即每股0.2元的價格,向得利主席梁偉浩購入29.19% 的權益,並且向得利墊支為期18個月的貸款2100萬元,用作償還得利結欠銀行貸款2900萬元。宏安收取最優惠利率加兩厘(即八厘七五)高息。

鄧清河很見技巧,宏利只購入29.19%的得利,一方面可迴避35% 的全面收購界限,另一方面,因為得利同時在英國倫敦上市,亦剛好迴避倫敦收購合併守則中,30% 的全面收購觸發點條例。

梁偉浩夫婦一共持有得利40.84% 權益,他隨即以每股0.2元的價格,將餘下股份售予獨立第三者。

宏安集團(1222HK)收購得利集團(0897HK)曝光後﹐宏安及得利股價一同受惠﹐得利股價更大升97%﹐打入十大升幅榜之首,鄧清河挺得意,他被譽爲在解救財困公司中獲利,甚至公開表示“視拯救為一門生意”。

但2001年10月,得利集團(0897HK)遭到追債,當日股價大跌36%。得利在1998年12月發行一批2008年一共380.7萬英鎊(約4184萬港元),年利率9.5% 可換股無抵押借貸股份,而Prudential Trustee Co Ltd則為受託人。他入稟法院要求在2001年11月22日前繳付275萬英磅(約3000萬港元)連利息的欠款,否則就可能會申請得利清盤。

宏安集團(1222HK)陷入泥潭,持有的得利集團(0897HK)可換股債券、債券,以及宏安向得利提供的墊款總額達到6139萬元,已超過宏安資產淨值三成。談判半年后,宏安和清盤人取得協議,支付2200萬元利息。

鄧清河的資本之路時而風光,時而坎坷,但這為從底層打拚起來的商人依然不屈不饒,他要追逐他的終極目標。

配售集資瘋狂 抽水機隆隆作響

目標在哪裏?一邊是購並,一邊,配股集資的急速戰車再次開動,這一次來勢更爲兇猛。

2001年7月,發行3008萬元兩年期無息債券,每股兌換價0.188元。

2001年9月宏安集團(1222HK)以每股0.08元,配售1.6億股,集資淨額1230萬元。

2001年10月,宏安集團(1222HK)宣布削減股份溢價帳約1.29億元,以此抵銷公司經審核累積虧損。

2001年11月,宏安集團(1222HK)再出擊,宣布先舊後新方式配售2.28億新股,集資約2000萬元,宏安隨即收報0.103元,下跌8.04 %。

每次配股集資,鄧先生的做法都類似,就是家族公司先以每股0.09元配售1.17億股現有股份,然後再以相同價格認購2.28億股新股中的1.31億股。鄧氏家族很會玩,不僅拿到錢,還以少贏多,可以通過配股再增持宏安約1%權益。

2001年12月,宏安(1222HK)表示準備斥資1.38億元擴展藥業,其中4000萬元購入香港九龍灣一藥廠;6500萬元用於兩年內設立4條生產線;3300萬元增持盧森堡大藥廠股權19.01%,由22.57% 增至41.58%。公司隨即宣佈以先舊後新方式配售2.74億股,每股0.09元,淨集資2400萬元。

因爲宏安(1222HK)股價疲軟,2001年下半年的3次大抽水,股票數量很可觀,超過6億股,但集資金額卻只有6000多万元。鄧氏的抽水機個頭很大,聲音隆隆作響,馬力十足,無奈水塘水量不足,活水太少,他要的是很多大水潭,甚至希望是大湖,已經不是宏安一個小水塘了。

當然,他還是決定先把這個水塘再繼續抽干。2002年1月,宏安集團(1222HK)宣佈以每1股供4股,供股價0.03元;又再每4股送1紅股,供股價較停牌前的0.18元大幅拆讓75%,以此吸引投資者,集資1.91億元。

動作太過兇猛,宏安集團(1222HK)股價復牌隨即插水大跌35%,跌倒0.077元,創上市以來新低。市場人士都批評公司集資太過頻繁,而且籌集的1.9億元中,7000多萬仍未決定用途。

2002年4月底,新收購來的得利集團(0897HK)也加入抽水機行列,每股0.1元配售2640萬股新股,集資264萬元。

2002年5月,得利集團(0897HK)再以每股0.1元,配售3170萬股;集資300多万元。

2002年5月,宏安集團(1222HK)宣布,大股東鄧清河家族以每股0.02元配售16.35億股舊股,後以同樣價錢認購19.5億股新股,宏安集資淨額3650萬元。

所有行動的説法都是為發展位元堂中藥,2002年2月位元堂首間門市登陸港島銅鑼灣。

2002年5月下旬,宏安集團(1222 HK)及康健國際(8138HK)聯手把位元堂99 . 79 %股權注入得利集團(0897HK),作价2.2億元。

得利以0.01元高折讓價格大量發行新股136億股,發行一筆8400萬元可換股票據來支付2.2億元收購款,新股價格比停牌价0.163元大大折讓94%,該批可換股票據年期為3年,年息為3 . 8厘,持有人可按1仙換取新股,若宏安悉數行使,股權將增至75 . 47 % ,令宏安藉此取得控制性股權,而康健國際(8138HK)則可獲得約53億股得利股份。

2000年,宏安集團(1222 HK)1.26億拿下位元堂,3006万元賣出24%股權,這一次注入資產,扣除投資成本後﹐粗略估計宏安集團(1222 HK)直接獲利7000萬元。當然,他還有得利集團(0897HK)超過40%的持股權,握有2家上市公司,2年來已經配售集資超過3億元。

這生意做得如此爽很少見,財技玩得如此徹底,抽水和資產挪移如此大膽,都極爲罕見。儘管,鄧氏家族在股市僅僅數年,不算老手、也不算大亨,極爲低調,但所作所爲,已超過報紙常見的購並高手、公司金手指、財務高人了。

他見報率很低,也極少公開露面。外面冠一個“街市大王”的招牌,不入流,不上臺面,也很少被關注,但其實,台下的兇猛操作,犀利手法,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姿態,毫無畏懼的強悍,都已經熠熠閃光,只是外面罩了一層薄紙。

而,隱性的搭檔—康健國際(8138HK)也大獲其利,2001年以3006万元買入24%位元堂股權,2002年就賣出5200万元,直接賺了2200万元,這生意也是很不錯的,醫生腦子好使,一點懂了財技,也是不得了。

2002年6月,為符合聯交所規定,宏安和康健以每股0.01元分別配售45億股及15億股得利集團(0897HK),令公眾持股量回復至44.61%。同一個月,宏安集團(1222 HK)以每份0.001元配售20億份2003年認股權證。

2002年8月,位元堂借殼上市,號碼0897,大號位元堂藥業控股有限公司。
街市大王? 還是 財技高手?

因爲出售資產,宏安集團(1222HK)2002年成功轉虧為盈,全年純利2770萬元﹐營業額增長五成﹐有3.2億元。投資位元堂帶來營業額7240萬元,利潤1490萬元,公司很富,握有現金3.138億元。但他的股價一直在0.01元左右。

鄧清河還有后招,他要挽救一下已經被抽水過渡的公司,要給奄奄一息的病人打一針強心針。
2002年10月,宏安集團(1222HK)建議股本重組,將每股面值0.01元的已發行股份,150股合併為1股,再把每股合併後股份削減股本1.4元,維持每股0.1元,股本減值所得的一1.1億元落入公司盈餘賬戶。

不過市場還是看淡這類仙股,宏安集團(1222HK)股本重組生效之日,合股後股價托上至1元水平,但開市僅僅8分鐘,股價如坐過山車,瞬間從高位下滑,重挫53%,收市更跌倒0.46元,成為跌幅之首。

仙股跌至0.01元的時候,已跌無可跌,散戶想沽也沒人要,股份大合併後,股價被托高,再次提供下跌空間,投資者肯定選擇拋售脫身。所以以宏安股價要起死回生很難,不過公司落袋大筆現金,鄧先生偷笑。

2003年1月,宏安集團(1222.HK)以1200萬港元向康健國際(8138.HK)購入位元堂(897.HK)1200萬港元可換股票據,宏安持位元堂可換股票據本金額增至7600萬港元。

1月中,康健國際(8138.HK)另行使其餘800萬港元可換股票據, 以每股0.01港元, 兌換8億股位元堂股份,康健國際(8138.HK)在位元堂(0897HK)持股量由12.99%增至17.76%, 而宏安持股量由42.4%降至40.08%。

2003年2月,宏安集團(1222.HK)以總代價7320萬港元, 分別向康健國際(8138.HK)及盧森堡大藥廠兩名獨立股東, 收購持有“珮夫人”品牌的盧森堡大藥廠52.26%股權連貸款, 令持股量增至99.79%。

首先,宏安集團(1222.HK)向康健國際(8138.HK)轉讓21.21億股位元堂(0897HK股份,每股作價0.033元,換取康健持有的49.88%盧森堡大藥廠股權,還有約266萬元股東貸款,整體作價相等。之後,宏安又以相同作價,用5255萬股位元堂股票及現金148萬元,向盧森保藥廠兩名股東購入珮夫人2.38%權益。

交易完成後,宏安在位元堂的持股量將進一步下降至31.87%;康健則增至29.84%。

雖然財技綿延不絕,但,宏安愛好品牌的特性很明顯,盧森堡大藥廠在2002年3月底,資產淨值約1052萬元,收購價格較資產淨值有11.8倍溢價,賣家康健國際(8138.HK)大獲其利。

很難再把這兩家上市公司完全分開看,在某些領域,他們的互動已經相當明顯,也非常互補。

宏安集團(1222.HK)持有中藥業務,明顯不是目標地,所以故事還要繼續。2003年7月,宏安集團(1222.HK)以1.3億元全數出售所持盧森堡大藥廠99.79%權益給位元堂(0897HK) ,位元堂發行7000萬元可換股票據支付,同時發行59.7億新股支付。交易結束,宏安集團(1222.HK)所持位元堂(0897HK)權益增至49.8%。

2004年1月,位元堂(0897HK)出售在中國從事裝配與製銷手表及手袋業務,作價1020万元,買家是得利原來的老闆----梁偉浩。

2004年2月,位元堂(0897HK)向大股東宏安集團(1222.HK)收購中富企業51%股權,作價2700万元,中富企業控制了湖南湘雅醫藥公司。

到這裡,一段故事有了結果,做建築和街市管理的宏安集團(1222.HK)終于購並、持有一家内容豐富的中藥企業,有百年老品牌、國際色彩產品、有中藥生産製造基地、還有上市公司的融資能力,這些都在短短3年内完成了。

我們不得不對一個和魚肉蔬菜生意相關的街市大佬刮目相看,這個沒有多少讀書經歷,也沒有多少資本市場訓練的中年人,在股市上如此馳騁,煙霧騰騰,一片混戰中,竟然殺出了一條血路。

位元堂故事 更風狂的財技演出

位元堂(0897HK)的重組可圈可點,但其業績實在乏善可陳,2002年,公司收入2.21億元,虧損3379万元,2003年營業收入2.60億元,虧損2892万元,2004年營業收入3.49億元,虧損3239万元,2005年營業收入3.27億元,虧損6821万元,2006年營業收入沒什麽增長,還是3.25億元,但虧損急速膨脹,達到1.06億元。

5年來,持續虧損2.7億元之多,股價也持續在仙股價,一直低於0.5元。這麽差的業績,的確給投資者和股東太多失望,也嚴重損害股東利益,但重組的期待依然維持了公司的運營,善良的人們可能還在期待這個中藥老字號的美好未來。

但,大股東卻不是這麽看的,在宏安集團(1222.HK)休養生息的2003、2004年,位元堂(0897HK)開始持續和大股東交易,同時展開頻密的配股行動。

2004年4月,位元堂(0897HK)拿出6450萬元,向大股東宏安集團(1222HK)收購位於九龍灣宏光道9號六層高的位元堂大廈。爲了收購,位元堂(0897HK)以每股0.16元,1供3方式發行不少於16.58億股新股,另3供股送1紅股。此次兇猛配股淨集資額達2.5億元。

2004年8月,位元堂(0897HK)收購湖州龍海生物藥業70%股權,代價2900萬元,這家内地公司主要從事製銷藥用搽劑及膠囊。

2005年2月,位元堂(0897HK)向控權股東宏安集團(1222HK)全購位於九龍彌敦道581及581A號地下、閣樓物業,總代價6320萬元,現金支付3320万元,發行可換股票據之方式支付3000万元。

2005年9月,位元堂(0897HK)2400萬元再收購信立實業、信立農副產品及信立物流各8%權益。間接投資東莞農副產品分銷中心。

2005年7月,位元堂(0897HK)以1000萬元出售九龍京士柏衛理道君頤峰住宅物業;同年10月,集團以980萬元出售君頤峰另一住宅單位。

如此頻繁的收購,大機構都不一定吃得消,更不要說一個連續虧損5年的小型企業,翻查位元堂(0897HK)配股集資的資金用途,發現絕大部分是用作償還債務,其中主要債權人是其母公司、大股東、所有物業交易的賣方---宏安集團(1222HK)。

所以位元堂爲何債務多,爲何老是虧損。其實在沒有被宏安集團(1222HK)收購前,
位元堂只有3個門市店,但一年還有超過900万元的利潤,根據位元堂(0897HK)的公開資料,在2006年,其連鎖門市已經超過61家,反而大虧損數千萬元,債務負擔多年維持在1.8億元以上。

原因就在宏安集團(1222HK)的關聯交易。宏安2003年7月向位元堂注入生產珮夫人品牌藥的盧森堡大藥廠,換取總值約7000萬位元堂可換股票據;2004年4月位元堂以6400萬元向宏安購入九龍灣的位元堂大廈。都帶來高額負擔。

位元堂(0897HK)表示過這是重組的需要,但過多交易完全忽略位元堂的承受能力,單是需要支付的高額利息,足以拖垮位元堂的業績。

物業交易之餘,大玩財技的配股集資也在繼續,2003年7月,位元堂(0897HK)以每股0.01元發行59.72億股;2003年8月突然宣佈100股合1股 ,合股帶來1.4億利潤,公司入帳以抵銷積累的虧損,合股又令股價在數值上上升,為其後於市場配股集資作準備。果然,2003年11月,位元堂(0897HK)乘機以每股0.8元配售6000万股,12月快馬加鞭,乘股價還沒有殘到仙股,再以0.6元配售7240万股。3次集資,動靜很大,還拿不到1500万元,真的令人扼腕。

到2004年2月,位元堂(0897HK)還在不斷融資,以每股0.55元配售9200萬股;4月,股價不斷跌,位元堂(0897HK)還要集資,只能以每股0.16元,1供3的優惠方式,發行16.58億股,另3供股送1紅股,吸引投資者。其悲壯之勢,令人嘆息。

熬到2005年1月,位元堂(0897HK)又要配股融資,這時候的股價是多少?平均在0.08元以下,如此疾病纏身,但公司管理層毫不留情,繼續配售5.52億股,每股作價只有0.065元,集資3480万元。

配股反應每況愈下,集資難度增加,位元堂(0897HK)不斷施展另一招財技——1供3大折讓供股。這又是雙刃劍,如果小股東上鈎,當然好,如果供股欠理想,大股東就趁機低价吸納股份。以2005年1月那次集資為例,大股東宏安集團(1222HK)能以市價5成的折讓價把在位元堂的持股量由28.57%增至49%。

除了大折讓供股,位元堂(0897HK)還有財技絕招:合股。2003年8月100股合1股、2005年4月,在股價不能再低的時候,再次推出10股合1股。

2005年10月,故伎重演,位元堂(0897HK)以每股0.15元的低价,1股供3股,配售10.47億股。

位元堂(0897HK)的財技可以簡單描述成:不斷進行配股→股價持續下跌→業績持續惡化→突然合股→拉高股價→再配股→再大殘股價,不斷循環。

2004年至2005年,位元堂(0897HK)的營業額上升50.6%至2.29億元,零售額上升59.3%至1.59億元,店舖總數達63家,批發銷售上升33.8%至6960萬元。盧森堡西藥保健產品營業額上升79.7%至6720萬元。銷售燕窩產品之附屬公司GNT,年內錄得營業額2920萬元。2005年至2006年營業額再上升3.8%至2.37億元。

單看這些業績,感覺這家老字號正在增長。在零售市場,位元堂零售店越開越多,毫無潰敗之勢,好像很蒸蒸日上,廣告歌中,位元堂代表着太陽,為大家驅除黑暗、疾病,溫馨又可愛,其實,在財務資訊上看,這家上市公司已經非常困難,而且幾乎沒有盈利的機會。

持有位元堂(0897HK)的股民希望重見天日,但如此搞法,基本無力回天,股民投入的資本,在持續不斷的數億股、數十億股不斷發行的新股中,已經被數十倍、數百倍的稀釋了,要拿回自己的那點血本錢,估計都難。

賺錢新奧秘 物業快買快賣不要停

回來再看鄧清河的母公司宏安集團(1222HK),2003年后,業績開始轉好,因爲有穩定的街市生意和位元堂(0897HK),外加物業投資,2004年3 月底止年度業績,營業額2 . 9 億元,較上年同期上升1 . 5 % ,盈利為2928萬元,較上年同期下跌28. 8 %。股價也回升至1元以上。

2003年,宏安集團(1222HK)沒有做任何配售,安靜修養生息。進入2004年,又開始在物業市場大展拳腳,2004年9月,以3090萬元購入九龍京士柏衛理道四個住宅單位。 同月又斥資7760萬元向主席鄧清河收購堅尼地城業物業,一次就收29個商住單位,打算重建新商住大廈。同月,宏安集團(1222HK)以7380萬元出售位於亞皆老街32號之全幢物業,錄得2270萬元收益。進進出出,不亦樂乎。

2004年10月,宏安集團(1222HK)以7000萬元收購元朗錦繡花園大道兩幅土地,地盤面積10.5萬平方呎。同月,又斥資1380萬元收購西貢蠔涌住宅發展地盤,面積約6.8萬平方呎。

2004年11月,宏安集團(1222HK)在浙江湖州成立合資公司,興建一幢四層高樓宇,附設農產品貿易場所、購物區及餐廳。同月,宏安集團(1222HK)以2980萬元出售九龍官塘物華街南洋大樓地下D室及閣樓D室之物業。

2005年2月,宏安集團(1222HK)出售九龍彌敦道581及581A號地下閣樓物業給位元堂(0897HK),作价6320万元。

2005年11月,宏安集團(1222HK)出售香港九龍欽州街58號樓高18層之米蘭軒48個住宅單位及9個商舖 ,收入1.2億元。

2006年5月,宏安集團(1222HK)附屬公司利家車場,以7800萬元價格出售尖沙咀海防道30號地下物業。

這麽多的物業投資,決定了宏安集團(1222HK)已經不再是街市生意爲主,在2004年,6成收入來自物業投資,2006年,街市的利潤只佔縂盈利的20%多。

所以,截至2006年3月底的年度業績創下了歷史新高,營業額增加8.7%,達3.95億元,純利達到了7260萬元,而1.8億元之多的收入均來自物業出售,其餘1.5億收入來自街市租賃。這個馳騁股市的老手再次渡過一年。

可以預見,宏安積極收購地盤,未來的主要收入將會來自物業發展或買賣物業,而並非物業管理分租。鄧先生深明其中財務技巧。

但宏安集團(1222HK)還是有很多風險,比如公司的現金流入主要來自股市融資,經營業務收入不穩定,要應付2家上市公司投資活動還是不夠,依賴物業買賣獲得利潤不穩定,也有很大風險,更重要的是:管理層無法維持長期的物業投資增長目標,也缺少更多獲利手段。迷霧開始籠罩這個充滿故事的企業。

記錄 最好的表達方式

看完這一切,你對這個從香港新界沙頭角崛起,馳騁香港,低調營商20年,無聲無息闖蕩資本市場,搞得波瀾起伏,聲勢浩大,但神龍不減尾。突然殺進街市、拿下百年老店、習慣上市公司對敲、大口大口吸水、拿出6550万元現金,拿下深圳20個街市,3.2万平方米市場,進入廣州、湖南、浙江,還想進軍上海的地產商人、街市大王、財技高人、兇猛購並者、冷血交易者、大功率抽水機、智商過人的鄧清河,有了一個多面的認識。

誰也不能簡單得出一個結論,評價、甚至描述這些“英雄人物”,至少語言的乏力,無法輕易表現這些人的性格、特質,乃至所作所爲。在某些時候,我們無力褒貶我們看到的一切,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紀錄,用白描的方式。

當然,這也是一個鮮活的例證:如果沒有看到一個人,長期的、真實的、多角度的行動,沒有透徹了解事實真相,任何美好的語言和溫柔的笑容,都可能是一個面紗。任何外觀的和諧、平淡,都可能孕育背後刀光劍影的搏殺,一刀致命的兇殘,毫不留情的冷血。

誰給我們光,看到世間真相?這一刻,絕對不會是上帝。

台長: allen
人氣(12,345)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財經企管(投資、理財、保險、經濟、企管、人資)

li23x+y
點解李鵬飛太平會紳士同蕭炎坤太平紳士會在ED垃垃圾公司做董事.系咪都是同垃圾街市主席同是抽水一族.
2008-06-24 11:41:38
(悄悄話)
2009-11-13 15:51:54
Victor Tang
我是受害人之一,2009年尾以平均價HK$0.19買入40萬股。2009年公布的業績還不錯,半年賺八千多萬,市盈率不到5倍,資產折讓超過五成,財務報告顯示連續五年都賺錢,市價頗吸引。怎知買後不到兩星期就宣布合股供股。合股供股後一個多月了,股價和合股供股前一樣,都是$0.19。供了原來股票價值六成的錢只多了兩成的股數。四成的錢像被劫去。
若早些看到你的文章,就不會買這些千股。一般財經網站只能看到上市公司最多五年業績和股價,不易發現這類千股公司的劣跡。
非常感謝你的資訊。



若我
2010-04-23 08:26:1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