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8 12:42:27 | 人氣(1,95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寫在原舞者《迴夢Lalaksu》演出之前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是個去英雄化的時代,但這並不意味這個時代不需要英雄的現身,而是英雄一一卸甲,還原自身的人性,功過並陳,洗滌出一個「人」的平實面貌。

高一生,阿里山鄒族人,生於日治時期的1908年,卒於白色恐怖時期的1954年。做為當時少數的原住民菁英,高一生擔任過教師、警察、鄉長,也是一位作曲家。

《迴夢Lalaksu》讓少 年、青年、晚年時期的高一生同時出現在劇場,夫人與女兒,族人與長老,以及高一生的獄中書信交叉穿插其中,緩緩雕刻高一生的志願、實踐與磨難。鄒語、日 語、普通話三語的輪換,一方面為文本製造多樣的語言層次,也隱喻時代,民族與國家的關係流變。使用大量竹子做為素材的舞台,感受到導演對於原民文化的尊重 與體貼。竹材會讓偌大的空間顯得輕盈,隱隱也有一股涼意。舞蹈亦有別原舞者以往之作,原民與現代風格兼具,乾淨明確,不失原性。

就製作層面來看,今年似乎是原舞者不同以往的一年,年初在花博的定目劇《百合戀》與屏風表演班聯手出擊,做為華山藝術生活節文創劇場首週節目的《迴夢Lalaksu》,又是原舞者少見的與非團內創作者的合作;導演李小平、編舞布拉瑞揚、編劇顧問王友輝、音樂鄭捷任一字排開,都擁有深厚創作功夫,成立滿二十年的原舞者,能否從這樣的經驗自我升級,不僅關乎團體自身,也可以成為台灣劇場製作的借鑑。

我坐在排練場邊,想像著懷抱理想的高一生,在那樣動盪不安的時代,如何推動他急欲從經濟、文化、教育等各方面建設部落的志願;又是如何在監獄裡,忍住悲痛與不安,寫下一封又一封家書,譜出那首獻給妻子的傳世歌曲〈春之佐保姬〉:

是誰在森林的深處呼喚?
寂靜的黎明時候
像銀色鈴鐺一樣
華麗的聲音  呼喚著誰?
啊!佐保姬呀
春之佐保姬啊
……

《迴夢Lalaksu》還原了高一生的平實面貌,但那裡面的不凡的愛與希望,卻像是每一個人的「內在英雄」之鏡。如果能夠,我們不只能看見高一生,也將從中看見自己。


作品名稱:迴夢Lalaksu
時間:101日至10
地點: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東2館三連棟

台長: 吳思鋒
人氣(1,95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劇場 |
此分類下一篇:第四屆台北藝穗節:《Taipei Frank Festival》幾部作品短評
此分類上一篇:用暴力與性鋪陳的以巴衝突景觀《血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