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入門款豪華敞篷車開賣 大老闆的車都去哪裡買?如何在股市上創造驚人財富 威力彩頭獎槓龜
2017-07-07 00:17:55 | 人氣(1,03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佐櫻-記憶 第十章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記憶在一發~
小熊最近又要開始忙打工了~
不過有靈感就會盡快更新的~
閱讀愉快:)


*


兩人很快地來到長椅那,看著眼前熟悉的背影,櫻開心地跑上前想給佐助一個驚喜。

「櫻,不要再靠近了。」
就在一個跨步的距離,冰冷的語調硬生生的阻止了櫻的舉動。
「佐助…?你怎麼了?」
他轉過身,絲毫沒有任何溫度可言的佐助又再次出現面前。


「我只是突然覺得你很煩人。」他嫌惡的皺起眉頭,彷彿看見了甚麼髒東西。
「什麼…?佐助你到底怎麼了,你不會這樣的啊…」
櫻的眼角已經開始積蓄淚水,但他不明白,他追逐了他的背影好久好久,好不容易溫暖才得以沾染佐助,櫻深刻的記得他們相處的所有片段,連佐助第一次露出真心的微笑的場景櫻都還記得,為什麼這得來不易的溫柔情感一瞬間變冷冽的令人胸口沉重。
「以前的我?你還真的相信那是真正的我嗎?」佐助走到櫻的面前捏起了他的下巴用腥紅的目光瞪視著她。


「我說甚麼你就做甚麼,早餐你包辦,連我家都掃乾淨。」
「送你一條便宜的項鍊就高興得合不攏嘴。」他從口袋拿出本來要拿去修理的櫻花項鍊,用力的往地上砸去,支離破碎的那刻,櫻總覺得自己的心也扯裂的無法修補。
「這麼好利用,我當然要對你好一點啊,多對你笑一次,午餐便當就比上次豪華呢。」


「佐助你這傢伙會不會說得太過分了!」鳴人在一旁憤恨不平的握緊拳頭。
佐助用餘光掃了他一眼又把寒冷的視線投射在櫻身上。
鳴人雖然不知道他在演哪齣戲,但他瞥向自己時卻明顯的洩漏出自己痛苦萬分的心情,知道可能是必要的一環,所以只好強忍自己的怒氣,繼續看這場慘忍的戲碼。


「老實說,我根本就沒有喜歡過你,比起來我還更喜歡井野呢。」
他從口袋撈出一枚戒指,扯開了笑。
「這就是要送給他的,漂亮嗎?我覺得他戴起來一定很適合。」
潰堤的眼淚汩汩流出,櫻看著佐助殘酷的宣判自己死刑,破碎的心卻讓櫻無力去撿。
「佐助你再說甚麼拉,不要開玩笑了。」她胡亂擦了下雙頰淚水,但一擦去又還是畫下傷疤。
慌忙的蹲下撿拾著愛情遺跡。
「我像是在開玩笑嗎?春野櫻。」他用腳用力的踩踏早已毀損的項鍊,抱著要讓一切灰飛煙滅的感覺蹂躪著曾經。
「不要!!」櫻尖叫著想阻止這一切的發生,但早已來不及。


鳴人看著櫻的動作逐漸緩下,就快倒地的時候佐助趕緊接住面對心碎疲累不堪的她。
「小櫻你沒事吧!」鳴人見狀趕緊跑上前。
只見櫻努力的抬眸看了焦急的鳴人一眼後便失去意識。
「佐助你到底做了什麼…?」他看向默不出聲的佐助後瞬間禁聲。
將濃烈的情感全部壓抑後,要對自己最珍視的女孩講出完全違背自己心意的話,而且還句句帶刺,這一齣戲演完,佐助也無法承受的流下眼淚。
「櫻…對不起,我還是愛你…」


等到佐助平復了自己情緒後,他真的回到從前那不帶一絲情感的冰磚,不再流漏任何情緒,只因為他早已將心留給櫻了。
「我在那條項鍊裡封了我們族流傳下來的藥,配合著血輪眼,當被施術者的心脆弱不堪時吸入,她就會完全忘記讓自己心痛的對象,進而的把最後對自己關心的人當做最珍愛之人。」
鳴人頓時想起櫻最後的抬眸。


「這個藥沒有任何解藥嗎?」
「目前沒有,因為我發現這種藥的時候其實也還在開發階段。」
「那櫻不會有事吧?」
「放心好了,我們歷史記載並無有任何會威脅到人體的相關文獻,所以我才敢拿來用。」
「可是…」鳴人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想問些甚麼但佐助卻乾脆的下達指令。
「鳴人,櫻就交給你了,帶她去醫院看一下吧。」佐助把櫻交到鳴人手上。


鳴人抱著滿是淚痕的櫻,以及不再有任何表情的佐助。
「你確定真的要這樣嗎?」
「我今晚就會離開,保重。」
說罷,墨色身影變成了鳴人對佐助的最後記憶。

台長: 焦糖熊兒
人氣(1,03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記憶 |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記憶 第九章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