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5 18:00:00 | 人氣(72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自殺星期天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文/林玉鳳

 

  寫論文和考試的壓力要有多大,才可以合理化一系列的瘋狂慶祝?

  六月中上旬的一天,澳門朋友來訪,在市中心和各個大書院之間遊覽時,目擊了劍橋大學一個傳統活動的序幕:學生在每個學年最後一個學期的期末考試的最後一天,會在考試後開始在考場外狂歡,當天沒有考試的學生,會帶著香檳,啤酒或牛奶,到考場外等待從裡面走出來的朋友或同學,不是當場對飲,而是把香檳,啤酒或牛奶撥到同學身上。也會有要考試的同學早有準備,帶著香檳或其他東西,一出考場就向四周的人群狂噴。滿街的學生,在半小時內完成了一次潑水節後,三五成群的離去。




考場外的狂歡



  那天以後,有些書院的「酒會」(Drinking Society)──推廣喝酒文化的學生組織,會開始在公園等等地方舉行通宵的露天派對,這幾年常常因為派對中有模仿性行為的遊戲或學生醉酒入院被英國傳媒報導和批評的Caesarian Sunday派對,就是其中一例,這個由一個書院的「酒會」開創的活動,這幾年都被傳媒拍到有男生脫剩內褲,女生用避孕套喝酒,不少參與者醉得不省人事等等行為,世界各地輿論都嘩然,不過看英國報章的網上討論,同情學生的人也不少,理由通常是:「你們真不知道他們壓力有多大,讓他們狂歡一下吧!」

  海外傳媒報導較多的這個Caesarian Sunday派對,是在考試結束後的首個星期天舉行。當天是劍橋本科學生口中的自殺星期天(Suicide Sunday)──考試結束,成績沒出來,過往有學生會因為擔心成績不佳壓力太大而選擇在這一天自殺而得名。後來,自殺星期天演變為狂歡節,除了參加公園的狂野派對,也有學生選舉自製紙皮船到康河參加划船比賽。當天比賽的尾聲,在橋上看到好幾隊的紙皮船大概都溶掉了,划不動,學生三五成群的跳進河裡,舉起紙皮船在大叫,像那些第一次看見水池,湖泊或河流的瘋狂幼童。




一個書院舞會期間放的煙花


  從自殺星期天開始,接下來是持續近兩周的「五月舞會」(May Ball)。「五月舞會」在劍橋有近六百年歷史,由三一學院創辦,因為過往學年在五月結束而命名。現在「五月舞會」都在六月舉行,以書院為單位,那是我見過最貴族的學生活動。如果想參加最有名的三一學院「五月舞會」,票價是三百英磅兩個人,進了場任喝任吃,有很多可以跳舞和和遊戲的地方,最有名的幾個學院,富有得可以在派對中途放煙花。這樣的舞會,門票居然在二月可以預先沽清。小一點的書院,一個人的票價要六、七十英磅,再小一點的,只辦不用穿禮服的花園派對,票價會是三十英磅左右。不斷參加舞會,壓力真的會紓解嗎?我不知道,只知道有能力不斷參加的,荷包或父母的錢包,都沒有多少壓力吧!

(劍橋瑣記。之二十六)

原載2012719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筆成氣候”專欄

 

 

台長: 小鳳
人氣(72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倫敦雜記。劍橋瑣記 |
此分類下一篇:老鷹酒吧
此分類上一篇:另一種年輕的人生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