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4 06:38:26 | 人氣(63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百年中國在同一輛車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片來源:http://www.smxs.gov.cn/viewtexti.asp?id=674272&npage=2


文/林玉鳳

  這樣的一天,怎麼可能沒有百般滋味?

  連續要跑幾個內地城市,最後的一站,是從南京乘車前往杭州。前因不說,反正結果是上了一輛這樣的一輛巴士:巴士很大,該是五十座的,在車上的乘客起碼有六十人,其中至少十人,坐在兩旁座位中間的過道上,過道上臨時擺放了用帆布和木頭製的小摺凳。在摺凳與摺凳之間,看上去沒有什麼空間。

巴士由四個大漢輪流開著,四個大漢都是真的大漢,看上去都有一米八那樣高,裝束卻差異很大。其中一個像四人當中的“大佬”的,黑色西褲上罩了一件芥黃底的格子西裝,呢絨的,腋下和手肘之間,總夾著一個黑色皮包,皮包鼓脹得很,讓人很好奇裡面除了人民幣,是不是還放了一條真的紅衫魚。在抵達杭州以前,“大佬”多數時間都挨著站立在巴士前門的狹小空間中,跟另外三個人談笑,脹皮包卻一刻沒有離開他腋下和手肘之間的位置。

另一個開始時在開車的,長得特別的高,穿了一身保藍色的李寧牌運動服,腳下的一雙白布鞋不知為什麼令人想起還是五虎將時的苗僑偉。車程走了一半後,他一直坐在司機位旁的小梯級上喝茶。茶是盛在循環再用的玻璃瓶裡的,很像保溫杯未流行以前,內地老師常常用來盛茶用的那種,非常的八十年代。

第三個蓄著長到肩際的頭髮,肩膀好寬,黑皮衣下一條牛仔褲,然後是一雙很白的球鞋,像個偶然在黑幫片中出現的,專門“起飛腳”的打手。他的眼神有點凶,剛看到的時候還真有三分往後退的衝動。

最後一個,穿得很像去年電視劇《火舞黃沙》裡的主角,那種功夫式唐裝,加上他一直蹲在司機旁喫著也“摩登瓜子”的葵花子,讓我無法不幻想,他是上世紀四十年代,蹲在碼頭等待物資進港的、準備則人撕殺的幫會小頭目。

本以為一直在車前的這四個人的形象,足夠讓人明白何謂時光停流與時光交錯,卻想不到,原來真正的時光交錯,都在自己身後:在那裡,原來百年中國都混在一塊,在同一輛車上。

原來百年中國都在同一輛從南京開往杭州的車上,不是因為開車的四位大哥有不同年代的穿著,而是在車上的乘都來自不同的年代。

那一天,我坐的是最前面的坐位,身旁是個美少女,穿了芥黃的毛衣和牛仔褲,面容和衣著都是廿一世紀的。往窗旁向後看時,身後的中年男人好像剛從七十年代活過來,穿的是保藍色的毛裝,衣領上鬆下來的白線,還有一點發灰。隔著過道的另一邊,一個頭髮斑白的婆婆,胸前抱著的,居然是一個麻包袋,就像我們小時候在米舖見過的中國大米式的麻包袋。剛在思量婆婆的裝束該屬於什麼年代,更後面的一個公公大叫起來,喊著:“我的柚啊!”此時,本來停在一個像批發市場的車剛要開動,因為公公的喊聲,車又停下來了。車門一打開,公公從座位拔足走下去,好像在追截一個拖錯了大尼龍袋的人。此時才看到,他手上挽著的,原來是個在電影裡才會看到的“包袱”,就是那種古代武俠片或二戰走難片會看到的“包袱”。

那一刻,想起之前在南京大學交流時一位教授的戲言:“中國是從古代社會到最現化的社會都同時並存的地方!”是的,今天要研究人類不同階段的傳播理論,只要往中國跑,都可以同時觀察得到。因為,那邊廂,在上海北京這些大城市,所謂的新傳媒已發展得西方學者都瞪堂結舌的前進地步。另一邊廂,還有好多小村莊的人,一生都沒見過電視,要靠內地的“村村通”計劃,才第一次看到電影機和電視節目。本以為傳播科技是窺探中國的貧富懸殊和發展不平衡的最重要鏡子,沒想到原來在這一趟車程,也能遇上同類的境況。想到這裡,突然明白之前上海朋友抱怨的近年的發展政策對他們的壓抑,原來是一輛載著生活在百年進程裡不同階層段的人的大巴士,要穩定前行的一種無可奈何。

原載2007年11月27日及12月6日《澳門日報》“筆成氣候”專欄

台長: 小鳳
人氣(63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旅人日記 |
此分類下一篇:出門,還是帶書吧
此分類上一篇:南京,200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