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1 11:20:55| 人氣13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直播低俗事件引行業震動 半數主播月入不足千元

原標題:直播低俗事件引行業震動 半數網絡主播月入不足千元

資料圖

  “黃鱔門”女主播傳播淫穢信息被刑拘成為近日網絡傳播最熱的事件之一,更是引發直播行業內震動。浙江近期破獲“老虎直播”平臺傳播淫穢色情信息案,犯罪嫌疑人方某等人在利益驅使下運營直播,招募女主播從事“色情”直播。該事件,在直播圈造成極大的影響,也讓這個行業的亂象與迷局展現在公眾之下。

  從直播產業來看,似乎正在遭遇瘋狂之後的冷靜,甚至是開始蕭條——光圈直播倒閉,微播、網聚直播、趣直播等諸多直播平臺悄無聲息地下線或停止服務,就連直播行業的龍頭之一映客也將自己的一半身價賣給上市公司。曾經瘋狂的直播行業已經風光不再,突飛猛進之後主播群體開始分化、直播平臺逐漸“退燒”,風口已明顯降溫,直播野蠻生長結束,密集洗牌之後“賺錢依然很難”。

  低俗事件引發行業震動 上半年已關閉73傢平臺

  近日,“老虎直播”平臺傳播淫穢色情信息,被公安部門“收拾”。“黃鱔門”女主播傳播淫穢信息被刑拘引發直播圈內震動。“老虎直播”平臺傳播淫穢色情信息案,目前共刑事拘留22人,案件還在深入查辦中。

  “這事我聽說瞭,‘一顆老鼠屎壞瞭一鍋湯’。”西安一位不願具名的主播說,網絡直播競爭激烈,個別人隻想吸引眼球獲得流量,結局肯定很慘。另一位不願具名的主播說,低俗內容是個別現象,別的主播專心自己的內容就行瞭。

  “有的平臺靠低俗事件炒作讓自己快速走紅,我們同行是非常鄙視也非常抵制的。”西安一位直播經紀公司負責人張先生分析,像主播利欲熏心其實害人又害己,個別低俗事件引發行業震動,西安暫未聽說此類現象,但這事給大傢敲瞭警鐘,不管主播還是直播平臺都更加嚴格管理和謹慎播出,比如播報內容嚴格遵守相關綠色直播規定,更加遵規守紀。

  今年7月中旬,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通報,今年1至6月,全國已查處關閉違法違規直播平臺73傢,累計關閉91443個直播間,清理120221個用戶賬號,封禁38179個違規主播賬號,並將1879名嚴重違規主播納入永久封禁黑名單。網信部門將會同有關行業管理部門繼續加強對網絡直播服務的監管,堅決打擊違法違規行為,歡迎網民舉報相關信息。

  網絡直播亂象背後是資本焦慮 審美疲勞和內容輸出陷困局

  記者登錄多個直播平臺看到,長相稚嫩的年輕人,在屬於自己的空間裡唱歌跳舞、秀口才;粉絲不斷刷禮物,送花送汽車,加入粉絲團;明星宣傳造勢、影視營銷都宣稱有直播。。。。。。然而,野蠻生長之後用戶審美疲勞、主播新鮮內容輸出困難、收入下降。

  有人直播飆車、有人直播吃泡面、有人偷拍空姐直播、有人佯裝跳樓進行直播、未成年給主播重金打賞,有人直播宣稱“夜宿故宮”。。。。。。部分主播網絡直播亂象頻發,引發爭議和邊界探討。隨之,文化部、廣電總局、網信辦等部門不斷出臺相關政策法規,對直播進行規范。

  資本對產業的走勢最敏感,從上市公司來看,已經出現資本焦慮,不少公司已經開始退出這個聽起來很風口,賺錢卻很難的所謂風口。大智慧本身想借助直播行業打翻身仗,本想到卻被直播行業拖進更深的泥潭,業績出現大幅下滑。愷英網絡則公告稱,公司在直播業務推出後,經常進行市場研究和平臺對比,觀察到整體入局者過多,市場競爭白熱化,同時財務成本核算數據也表明長時間投入可能會造成業績拖累,公司管理層本著踏實負責的經營原則,迅速進行瞭業務調整。

  陜西師范大學經濟學博士畢超分析,真正認真的去做綠色直播賺錢難度極大,不少資本看到這個行業是風口便一哄而上。誰知道,經過一段時間的運行卻發現,這個行業並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麼賺錢,於是有些及時退出,有的還在堅持,有的變采取色情、涉黃等手段,想實現盈利。資金的焦慮與無奈明顯顯現。

  “網絡直播快速發展,讓場景更加真實,但是隱私和邊界等社會責任應該引起重視。”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在直播實踐中,法律邊界是基本底線,首先要保證直播內容的合法性,禁止傳播色情、暴力、教唆犯罪等違法內容。此外,社會責任和道德責任對於網絡直播來說尤為重要。

  記者登錄多個直播平臺發現,打開直播間,在直播畫面左下方都會看到提醒綠色直播的相關消息。比如一傢平臺提醒:“我們提倡綠色直播,封面和直播內容含吸煙、低俗、引誘、暴露等都將被屏蔽或封停賬號,網警24小時在線巡查。”

資料圖

  半數網絡主播月收入僅千元以下 西安有主播因收入低已改行

  由於西安高溫不少主播不願出門,近日記者多方聯系采訪發現,有主播暫停播出另謀出路,還有人新進場。

  “雪爾”是一名新晉網絡主播,她對記者介紹自己,1994年出生、本科畢業。原本做珠寶設計,年初開始做網絡主播,大概一年前知道直播這回事,身邊朋友在看直播、女性朋友做主播,自己就嘗試參與,發現可以鍛煉口才,就跟西安一傢經紀公司合作。因為平臺比較綠色,直播內容是唱歌聊天。初期把直播當成工作和客戶的關系,說話認真嚴肅。跟粉絲交流互動之後發現其實沒那麼飄渺,跟很多粉絲成瞭朋友,直播挺有趣的,播出時心情更輕松。不過做主播長時間對著手機屏幕眼睛很累,唱歌、聊天,一整天下來嗓子疼。

  “若西”是一位90後主播,此前記者在省體育場附近一場活動上見到她時,她是主辦方邀請的嘉賓,跟很多主播一起拿著手機現場直播。而最近記者聯系她問起這半年做主播如何?她說沒什麼理想,現在競爭激烈,我都換平臺瞭,中間好久沒播,就是掙不到錢瞭唄,另謀出路瞭。

  網絡主播的實際收入與社會上炒作的所謂高收入相比存在很大差距。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最新調研顯示,半數網絡主播月收入千元以下,不到一成網絡主播月收入過萬元。或許就像《圍城》說的一樣:“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來”,對於直播,有人羨慕、有人觀望、有人退出。

  主播和平臺都在細分 年輕人自己玩正規軍做宣傳

  記者在采訪發現,西安的直播群體、播報內容、對直播的認知出現分化,不同圈層各玩各的。一方面,喜歡娛樂的主播,即便沒人送禮物依然唱歌聊天。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正規軍加入直播行列。

  全民直播之下群體和內容更加細分。記者身邊就有幾位做花藝、房地產置業顧問開直播,播報他們領域的一些事,展示現場、增加人氣。同時,直播群體從年輕人玩樂開始走向職業化,出現瞭媒體記者直播新聞、發佈會直播、交警和民警直播執法。此外,一些商場和景區把主播現場直播作為宣傳亮點和賣點。近日,西安一傢水上景區宣傳時,宣稱有養眼的網紅現場直播。

  “親愛的寶寶們,快來點關註哦,”“謝謝發哥,記得點關註哦”“關註走一走,活到九十九”。。。。。。記者打開一個直播平臺,一位女孩子“舞可馨”正在唱歌跳舞,跟網友互動,她一邊自我介紹一邊回答網友的問題。唱完一首歌有網友送禮物,手機屏幕上出現一臺紅色的名車。她說,名人通過直播可以繼續擴大名氣,但普通人想通過直播出名已經非常困難,粉絲數量和禮物打賞並不多。隻有少數主播能走上星光大道當明星。

  西安一位直播平臺負責人馬先生說,如今主播越來越職業化、正規化,他們近期就跟映客合作推薦瞭一批才藝型主播,還在組織線下商業活動。比如他旗下幾十位主播展示傳統才藝,演奏古箏、笛子、秦腔、二胡。有美食類、戶外旅遊直播,一位80後女孩帶團到巴厘島,沿途做直播;陜西農產品很多,還有一些年輕人直播承包土地種蘋果、養魚的情況也做直播。

  更多職能部門開始使用直播。7月18日,湖北省旅遊委在紅安紅色旅遊景區的兩場網絡直播,吸引瞭大量青少年圍觀,網絡直播帶動瞭旅遊人數增加。近日,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在映客組織民警直播普法宣傳。

資料圖

  行業老大映客賣身上市公司 行業開始強勢洗牌

  看上去似乎火爆,其實背後這個行業生存並沒有外界想象的那麼賺錢,直播圈內倒閉和融資難層出不窮。

  去年以來,不斷有倒閉消息爆出,光圈直播倒閉刷遍朋友圈、映客宣亞國際震驚互聯網。被稱為直播行業的獨角獸映客選擇將自己的股權賣給A股上市的公關公司宣亞國際,後者擬以現金的形式收購映客不低於50%的股權。今年6月底,YY旗下的移動直播平臺ME直播在運營不到一年半之後,正式宣佈停止運營。

  其實,從直播成為風口開始,就在燒錢以及流量泡沫的質疑聲中成長。今年年初,光圈直播因為A輪融資不利,官網停止服務,App從應用商店下架。投資界去年一份116傢直播平臺融資清單顯示,90%的直播還處於A輪及A輪之前,30%左右處於天使輪。這些平臺如果不轉型,恐怕很難活下去。VC/PE的投資驟減,直播平臺迎來洗牌期。

  易居研究院智庫總監嚴躍進對記者分析,隨著門檻提高管理加強,娛樂直播平臺生存空間受影響,無序發展受限制。同時,市場格局逐漸趨於明朗,中小平臺後來居上的可能性較小,投資價值降低,致使資本的目光逐漸向其他領域轉移。進入門檻低、內容庸俗化等削弱瞭直播平臺的競爭力,很多直播的內容甚至是“無厘頭”,直播平臺想要獲得資本的認可,更多的是核心能力。

  中信建投證券投資顧問孫佳欣對記者分析,按主流市場劃分,直播平臺大致可以分為四類,包括泛娛樂直播、遊戲類直播和垂直類直播,營收渠道主要包括用戶互動打賞、廣告收入等。但其實大佬佈局,獲取用戶和充值、付費等相對容易,其他中小平臺運營甚至存活非常困難。用戶流失、同質化嚴重、變現難題,或許是ME直播關停的重要原因。實際上,對大多數直播平臺來說,仍面臨幾大懸而未決的難題,比如盈利模式單一、用戶數量下滑、難以變現、競爭加劇等。

  客戶新鮮度消失 “直播行業沒有象中那麼大”

  主播靠顏值、魅力、才藝等謀生,但對用戶來說“才藝”隻是一次消費品,滿足好奇心後就結束瞭。再能嘮嗑、再多賣萌也會有保質期,客戶對主播的新鮮度已經喪失。

  中國社科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日前發佈的《中國新媒體發展報告(2017)》中分析指出,截至2016年年底,我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3.44億,占網民總體的47.1%,市場規模漲至約150億。預計至2020年將成為千億級產業。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對記者分析,現階段各大直播平臺的熱度已經過瞭用戶嘗鮮的體驗時期,平臺試圖通過優質內容來留住用戶增加使用黏性。今後,直播平臺內容上合規、更加精致、專業化將是未來發展趨勢。目前階段秀場類直播非常火爆,但淘汰賽已經悄然開始。任何直播模式的發展,必須依靠精致的內容和盈利模式,網上直播市場可能是教育培訓、遊戲表演、新品發佈、商業應用等領域。外有短視頻、內有行業競爭,優勝劣汰的競爭逐漸明朗,隻有在內容的策劃和制作上勝人一籌,輸出更加專業化的高品質內容,才能在這場淘汰賽中存活下來。

  陜西師范大學經濟學博士畢超分析,隨著嘗鮮用戶退出,加之相關部門出臺對直播的監管,泛娛樂直播市場用戶增長將放緩。在經歷瞭資本進入、市場整合、監管趨嚴,泛娛樂直播行業正進入平穩的理性增長期。尤其是當 “黃鱔門”女主播事件發酵之後,將涉黃、色情、大插邊球等容易賺錢的項目將很難有發揮的餘地。真正有內容且內容有價值的主播才會在這輪淘汰戰中生存下來,然而,長遠來看,對這個行業並不看好,“行業有市場,但市場沒有想象中那麼大,根本養活不瞭那麼多人”

  曹磊分析,“隨著監管加強,獲取用戶越來越困難,直播的淘汰賽才剛剛開始。直播平臺被收購甚至倒閉,可能都不會是新聞。”

Tags:  低息貸款低息優惠信貸公司貸款優惠網上借錢轉數快借錢

台長: aggartpra
人氣(13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