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7 15:43:38| 人氣3,164|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的魔幻台北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四月六號,出發,台北。

連假收假車潮,自強號無座。后里過後新竹之前,沿途風光都讓人嚮往,希望日後有天可以隨意在某個小站下車,走走看看。

我領到一間自己的房間。兩張單人床、冰箱、熱水壺、已消毒玻璃杯、天仁茗茶茶包、分離式浴室、吹風機、無限網路、正對床的電視機……

魔幻感始於此。

「我這一生,最最荒謬的旅程即將啟程……」《父後七日》。

 

四月七號,工作開始,他們叫這「進站」。

旅程的第一晚一定要忙得不能分神想其他,否則會發現夜好黑。

 

四月八號,接機,小朋友們來了。

 

第四天,星期六,小朋友的分班測驗完成。

下午還忙著,接到Rainman的電話,約我晚上去參加友人的音樂會。我一口就答應,約了碰面地點,是這座城裡我少數熟悉一點點的範圍──師大。一出捷運站,遇到友人K,好久沒碰面了,在我城相識,然後各自流轉,竟在此交會、擦身,那是時間與空間的吻合,驗證生命沒有偶然只有必然。

包括永康街的巷弄,在黃昏或晴朗的天氣裡晃悠其中都是享受。晚餐是拉麵,音樂會是可薰的海洋夢。回程散步,從師大走到公館搭車,轉進誠品,買了床頭書,吉本芭娜娜的《食味百記》。

 

第五天,日光華山與鄰居士林夜市。原來,每台夾娃娃機都是一道關卡。

 

第六天,與暖。夜的大安森林公園。

曾有候鳥E人說,這是她在台北覺得唯一能呼吸的地方。忘了是不是曾想在某棵樹上留下一句話給一個未知的也愛樹的人,只肯定最後沒那麼做。去年小船與安在夜黑前於此遇過一場神秘的鼓聲,我人不在,卻從她的眼神裡看到了那些光。

 

第七天,《欠我的時光》。

嘿!你好嗎?

我在台北,抱著一堆剛烘過,熱呼呼的衣服走回房間。這是生平第一次接觸烘乾機。

猜想今晚是農曆十二、三吧?因為看著上弦月慢慢變滿,一個好天氣。

忙完一個始業式,所謂有些老師、每個長官、有些形式在我眼裡一樣都是bull shit,還不如忙碌快爆炸還堅持為我修好機器沖杯黑咖啡與為了小朋友想吃就願再去廚房找食物加菜的大姐、阿姨。一句哪裡一個笑都贏過那些官言官語。

終於,我好忙。想起忘了的事,想起生命的本質是動。加油過的放鬆是真的輕鬆。

洗過澡,一身清爽。加了件外套,穿著拖鞋,搬了張椅子曬月光。

 

第八天,花博行軍。躲不過的人潮,護送著小朋友直至自由活動時間,離熱門的夢想館就幾步距離,我轉身,找個好樹蔭,舒舒服服的坐著,看飛機映著落日一台一台飛過頭頂,然後找飯吃,清甜的好米飯,再加一罐咖啡,我的好花博。

 

第九天,繼續好月亮,約亞倩買了一袋燒烤一罐啤酒,拉兩張椅子賞月,小酌聊天,說說這些年我們沒有連絡的日子裡,各自大約過了怎樣的生活。

亞倩說:「阿渡一直是阿渡。怎麼可以都不變?」

真的嗎?真的都沒有變嗎?我問自己,答案未知。

 

第十二天,第一場大雨,約菜媽吃晚餐。

菜媽特別帶了去年走絲路的照片給我看〈整整四大本,為了跟我分享,特別肩著走來。〉,先是江南水鄉,後來越走越荒涼,我心也越來越嚮往。

與菜媽分手後,我從景美往師大去,在捷運上決定提前在公館下車,想走路。出口前看到一對情侶分手,女孩不知道,她的外國男友一直目送著她直至她下電扶梯。

這夜是艾莉絲的生日趴,養樂多加啤酒的酸甜微醺,通宵聊天後搭第一班捷運回宿舍。

 

 
永康街,藍色大門。發現從2010年開始,每隔兩個月,我就會在不同的地方生活。

 

 

第十三天,滿月。

陪亞倩去接機,回程路上發現月圓,且亮。好風天,跑步去,終於找到了三腳渡渡口。曾想像過要沿著河堤跑步,做到了。白天是河邊,夜晚有河上有燈火的那種概念。

 

第十四天,帶小朋友去故宮看翠玉白菜與滷肉石,借了語音導覽器,挺有趣,我對著主機講話,帶著耳機的他們就全都聽得到,方便我帶隊,不用大吼大叫。故宮不能拍照也不能帶雙肩背包入場還是第一次知道。一圈逛畢,在大廳集合小朋友時,被人輕拍了一下,定神看,竟是Mia!在台中一直沒約成吃飯的Mia!想都不想就先抱了她。

再次驗證,人與人的相遇聚散真的只有必然無法勉強,不懂當下還能怎樣。

目前為止的每次出遊,在放小朋友自由行後,我就只想坐著。摩天輪有多浪漫?我暫時還無心體會就已先錯過了。

 



 

第十五天。

晚餐後,走回志清大樓辦公室前,突然回身一個抬頭,看到住宿大樓的天台上有三個人影,直覺是我們的小朋友,於是也潛進電梯摸上了天台,果然抓到,還有對小情侶才從另一頭爬上來。

「這邊好舒服。」小朋友說,有風有景,當然舒服。

我先是檢查了一下天台邊緣,沒有預期的危險。

「我們不是三歲小孩了……」小朋友想辯解,我知道,但,這裡就是不允許上來。

「我答應你們不會告訴老師你們有上來,但你們要答應我不能再來了,知道嗎?」

他們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當晚去給他們晚點名前,我上天台拍下了這些照片。心想,小兔崽子,沒有你們我還真不知有這好地方吶!

 



第十七天,一早得知某班的老師發生了車禍,和亞倩去醫院探望。

老師右腳骨折上了石膏,卻還倔強的說也許明天就要回來上課。完全不知道可能為了自己的逞強,帶給其他人很多的困擾。

晚上終於跟已在台北拍電影拍好一陣子且未來也會繼續投身娛樂產業的猴子碰了面。大雨裡,他開了卡車來接我,真的叫我吃驚,更讓我意外的是,自己對他的開車技術很信賴,沒有太害怕,只是忍不住開玩笑跟他說:「不要撞死人都好。」可以想像吳念真開大卡車,視覺上就是那個樣子。

最後,我買了一袋出乎意料好吃的鹽酥雞跟他在雨夜裡的卡車上吃。

可能是「台北小吃比不上台中的」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所造成那袋熱騰騰的炸物格外充滿了驚喜感,就像真的沒想到猴子的車開得這麼好。有這麼man的朋友,我真是與有榮焉。

 

第十九天,營本部另一頭的辦公大樓昨夜遭竊。這已不是第一次發生竊盜事件。

中午與暖、仙人二人組輕食早午餐後,散步進景安四號公園,四人在草坪上找處樹蔭坐下,看著身旁一齊出來享用好陽光的人們與狗。

沒有多久一隻白色的小舞龍舞獅就朝我們跑了過來二話不說趴在我們中間任我們替牠按摩。狗狗們就這樣來來去去,給予我們好幾個擁抱微笑撒嬌,甚至還有熱情的飛撲伴隨大口的口水。慷慨的讓我在隔日想起「歐嗨呦」〈一隻脫窗、胖嘟嘟的柯基狗〉三字時心裡都會微笑。我知道如果我有一隻狗,生活就會被填滿。公園裡也有幾隻柴犬,而忠心的牠們只護主,臉上也教人看不出心裡在想什麼,就跟烏咩一樣,只是烏咩看到我時還挺興奮的吧。也想到了在另一座小島上的阿葳,要好好照顧自己吶。

 

連續三天的忙碌。

第二十天,聯歡晚會。小朋友為這夜已努力練習了一星期,上網抓歌,自己編舞……創造力之豐沛讓我驚豔。

這一夜,我是音控、主持人、表演者、執行製作,還玩到了傳呼機〈即電影裡黑衣保鑣的耳麥〉。

集體照著流程力求精準演出,然後也自己欣賞。我突然想問投入著的我們,誰是觀眾?規範著這一切為誰?

晚會落幕。夜的熱炒攤是工作了一夜的我們的晚餐兼消夜。

 

第二十一天,古早味園遊會。我們把夜市的把戲都搬進了禮堂於是我當了一下午的彈珠店老闆。五點早退,往看得見一零一的東區出發,迎接我生命裡的第一堂瑜伽課。

肌肉顫抖得比我預期厲害,滿身大汗,無暇顧及規律的呼吸,背脊僵硬。課後與小船老師討論,是我習慣用腦太多,忽略身體肌肉自主性,任何動作都在全力緊繃,太累又事倍功半。身體陌生的部位發出淡淡的痠熱,像在對我說,嘿!你終於發現了我。

 

*  *  *
 

二十二天,忙亂的上午,陸續還有三名學生身體不適。下午帶隊前往基隆。記得曾在基隆住過三天經歷沒有一刻停過的雨,那麼那時一定是冬季了。今日卻是有些酷熱的晴天,所以當學生在烈日下還要參訪某學校校區,最後還被集合在操場上大合照之時,早上身體便已不適的男孩吐了。菲律賓隨團老師急忙帶著他去廁所清理,幫他推拿。我跟在一旁,沒有衛生紙、薄荷油,什麼忙也幫不上,卻被這位真真老師感動了。若自己身旁的孩子隻身出門在外時也能被如此照料,實在是福氣。晚間陳老師還為學生策畫了一場十八歲成年禮慶生派對。這已是第二次的生日會。

 

第二十八天,金山萬里。

以為早已到過鼎鼎有名的野柳看過女王頭,只是被自己忘了,但其實沒有。

靠近海,空氣裡多了份鹹鹹黏黏。聞到海的味道,心裡的滋味很難說清楚是想起了什麼。

 

二十九天。

即便只是了解哪一牌的洗髮精適合自己的頭髮也是朝更了解自己多邁出了一步。

晚上跟Rainman約了在劍潭後面的通河街吃豪記牛肉麵,飯後以三腳渡為起點,沿著基隆河散步,就一直走到了大直的實踐大學。搭捷運時才發現,明明就在隔壁,卻因線路不通,要繞一大圈,從柵湖線轉藍線再進台北車站轉紅線,才能回到劍潭。

但終究會到。或許搭公車的人比較聰明但也錯過了什麼吧!

 

三十天,草地運動會。大夥穿著運動服在草地上盡情奔跑、嬉戲,流出汗水,讓臉頰紅通通的,真的是很暢快愉悅的一件事。

 

第三十一天。旅程接近尾聲,這幾天開始想著,要不要來台北生活?

想半天也沒有答案,因為人生是在實際去做的當下才開始算數。

夜,搭了長長的捷運來到萬芳。旅程結束前想多外出,再看看台北、在台北的人。

今夜就想安靜、無批判、無傾吐、無意見的找間咖啡店寫字,在窗邊看人來人往。

 

想著這次工作的事。與亞倩共事這段日子,似乎可以學她如軍人一般凡事都應「好!」、「是!」、「沒問題。」的態度,從不嫌煩的將眼前的交待事項都處理好。對怕麻煩易焦慮退縮的我而言,不失為一種成長吧。而因為那樣也給自己極大壓力的她,也許也能學學凡事第一時間隨時隨地都一貫任性妄我說「不」的我吧!這也不失為一種人格的互補。

 

離開咖啡店,坐上猴子的偉士牌行了一段路。夏夜晚風,心神暢快。

後來經過S大學,才恍然想起來這考試過。

即便是現在的我也無法體會大學團體生活之奇妙吧。更別說當年了,一定是心篤定的不想把事情搞成那樣,不想過那樣的日子。所以那些枉走的路,一直不過都只是自己心裡的盲與黑。當光亮起,一切無事,一切都好。

就在結束時,先回去看看吧,放個假,不預設哪裡改變,也不去想哪裡一定無法改變。就去看去感受,最重要的是真的打開心啊,就什麼都好。


顯示文章地圖
台長: 阿渡
人氣(3,164) | 回應(5)|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愛流浪 |
此分類下一篇:都知池花吉
此分類上一篇:回家之後

jj
原來養樂多加啤酒可以喝到微醉阿...嗯下次也試試!
忙碌的生活~快樂的過著~充實的每一天!!
請別淋到雨~~~~保重喔!!^^
2011-04-17 19:44:27
版主回應
愛妳!
2011-04-23 21:08:28
Amy
看到你的文章.要出書是快了.加油!我期待著
2011-04-18 09:17:17
版主回應
是很會畫畫的Amy嗎?
謝謝^^
2011-04-23 21:09:04
Jason
不好意思打擾各位站長
小弟希望你們能夠幫我一個忙
就是我朋友生日快到了
我希望各位大大們能來留下一句祝福的話
拜託各位
小弟在此先謝謝各位幫忙
謝謝。

http://mypaper.pchome.com.tw/0930349094/post/1322086399
2011-04-19 22:15:52
大威
有次帶小朋友台北看長毛象
竟遇到我家老闆以前在斗南工作時的主管
我問他們有相約嗎
他倆都說沒ㄚ
主管說聽到我家老闆跟小朋友說話的聲音
覺耳熟便四處張望
哈哈
忘了他倆有無互相擁抱一下ㄟ
主管之前經過關廟都會去找我
他們倆倒許久未見
2011-04-24 22:41:55
許小魚
你的魔幻台北~好真實又好魔幻
我跟著你每一天的小記事,
感覺我也跟著你又上了台北~~
2011-05-04 17:32:0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