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01:01:13 | 人氣(13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對年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拖著下班虛累的腳步,牽著小折,打開玻璃門,照往常準備從供桌上隨手拿一顆蘋果或檸檬的時候,赫然發現供桌收起來了。
才猛然想起,前幾天才剛幫阿嬤辦了對年,帶她去和祖先一起住在每天聽得到念佛的寶塔了。
阿嬤,已經又離我更遠了。
失智臥床的阿嬤和成為神主牌的阿嬤,似乎沒有什麼不同,經歷了阿嬤離開的痛以後,我每天下班依舊可以望著神明桌上的牌位,用眼神對阿嬤說些什麼,例如今天老闆送了從日本帶回來的零食,阿嬤分你嚐嚐味道喔,在外面想吃什麼水果可以盡量買,即使只有一個人住,買回來放到了供桌上,一樣有阿嬤可以分享,阿嬤過世之後,反而過得更自由了,以前咬不動的現在都可以輕易地吃到了,更有福。
只是,今晚,當發現阿嬤的牌位毅然決然地消失了,原本已經逐漸熟悉的隔世,又被突然拉開的空間隔絕放大了距離。好像原本癒合的傷口突然被連皮整塊撕扯了下來,猝不及防。
總是要回到舊日的回憶去翻找,殘存的一些溫暖。
今年的立冬,沒有阿媽煮的湯圓,連供桌都不在了,好清冷。

台長: Serena
人氣(13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