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人不容易生病!疾... Lexus CT200H首賣棉柔舒適紙!限量出清中 女主播自爆移情別戀 急...
2003-06-16 02:17:04 | 人氣(219)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塵歸塵,土歸土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站在龍巖真龍殿的第20層樓俯瞰,七星山環繞,翠綠盎然,蒸騰的霧氣上陽光乍現,遠眺台灣海峽,突然有一種人間仙境之感。


民國九十二年六月十五日,我把爸爸的骨灰罈安置在此,青山長伴,綠水長眠。經過15年老人失智的折磨,爸爸歇了在世上的工,永遠安息在耶穌的懷中。


五月三十日凌晨一點多,房裡傳來爸爸劇烈的咳嗽,不一會兒,他開始嘔吐,吐出一些暗褐色的液態物。爸爸以鼻胃管進食已經將近四年,從來沒有這樣的情形,我也慌了手腳。送醫院嗎?以前都是送隔壁的國軍松山醫院,現在變成SARS醫院,不能送。送其他地方,又擔心父親因此感染SARS,我從後面抱著老爸,不斷拍著他的背部,過了半個多小時,吐得差不多了,爸爸也累了,我將爸爸輕輕放下,沒一會兒,傳出均勻的呼聲,我沒忘記幫他量一下體溫,36.5度,正常,我也敦促媽媽和傭人去睡覺。


當日早上不到7點就被傭人叫醒,爸爸又吐了,一樣的情形,原來早上六點鐘,傭人給爸爸餵食了營養品,想不到一小時後又吐了。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這麼早要怎麼辦?到八點多,好一些了,我告訴傭人不可再餵食,看起來很像是腸胃的問題。後來打電話給居家護理的護士,敘述這情形,她直接反應是胃出血,因為吐出物是暗褐色。九點正,護士來了,帶著N95口罩和手套,幫爸爸來回抽出嘔吐物,灌入冰水,往覆約半小時,直到抽出物的顏色變清,這才鬆了一口氣,護士交待這一兩日不能吃營養品,只能灌些鹽水加糖水,和胃乳。


下午一點左右,爸爸開始輕聲呻吟,他不會表達感覺,但是呻吟是原始的反應,我非常肯定他不舒服,一摸額頭,滾燙。溫度高達38度。我心中有了譜,一定是肺炎。父親三,四年前因為吞嚥功能退化,吃喝東西容易嗆到,積了許多痰吐不出來,得了肺炎,在醫院住了將近兩個星期才痊癒,回家後按照醫生的指示,爸爸就開始用鼻胃管進食,以免嗆到。另外,我們也買了抽痰機,定時幫爸爸抽痰。剛開始看到爸爸鼻子上黏一個管子,不禁鼻酸,想說他再也無法品嚐人間美食;但為了他的健康,不得不如此做。後來久了,我們也習慣爸爸的樣子,只要他平安,就是福氣。

記得當時醫生就告訴我們,常年臥病的人,尤其是老人癡呆症者,最後都會得到肺炎,所以一定要常常抽痰。


言猶在耳,父親又被送到醫院,只不過這次送到台安醫院。醫生沒有父親以前的病例,又逢SARS肆虐,不敢吊以輕心,X光顯示,父親左右兩葉肺部,發炎的很嚴重,血氧濃度很低,血壓偏低,又有胃出血,膀胱也有些發炎,醫生說,情況非常嚴重,不一定拖得過這兩天。


我驚呆了,跟醫生說父親以前的情況,但醫生重申他的看法,另外,雖說父親沒有感染源,我們家人也都很健康,他還是必須依照疾病管治局的要求,將爸爸通報為SARS可能病例,當下送入隔離病房,而媽媽和我,則是A級居家隔離,傭人被准許入隔離病房照顧爸爸,但是她必須配戴N95口罩,並定時量測體溫。


看著爸爸被送入病房,我突然有一種以後看不到他的感覺,緊緊的看了他一會兒,跟上帝禱告,希望爸爸早日康復,我一定要為他買一個可以摺起45度的床,這樣爸爸就不用24小時都是躺臥著。


媽媽和我被隔離期間,衛生局,衛生所,民事局,甚至內政部都非常盡職的【照三餐】問候,你們今天量體溫沒?現在幾度呀?有沒有咳嗽或是不舒服啊?問到最後我都開始煩躁,我們根本不能午休,隨時可能被吵醒。


我都是用電話問父親的狀況。當我得知他的痰的細菌培養出來,是第三代抗生素可以治療的,我心裡的石頭落地,這間接證明爸爸不應該是SARS,而且也有了治療的方向。


可是爸爸的身體太虛弱了,而且肺部發炎比上次還嚴重,如果一開始就用第三代治療應該可以痊癒,但是拖延了兩天,效果就變差了。我心中琢磨,如果沒有SARS,爸爸一定送國軍松山醫院,有他的病例,一定能更精準的掌握方法,真是生病的時候不對。

六月二日醫生來電,說爸爸突然惡化,氣喘,痰多,血氧濃度又降低,可能拖不過今晚。我懇求醫生盡全力救治,這時我面臨了一個空前的難道:醫生問我,要不要給爸爸插管,如果插管,應該可以再拖個一兩日,但是不保證一定會治好,而且插管很痛苦;我幾經思量,做了決定,不給爸爸插管,如果爸爸真要離開,我希望他離開的安詳些。


這一晚,包含次日,我如坐針氈。電話一響起,我心跳就開始加速,深怕是噩耗,多半是照三餐問候的可憐工讀生(我對答口氣非常惡劣),甚至還有打錯電話的,推銷東西的,全湊在一堆,把我的神經牽扯到隱隱作痛。


六月三日中午,護士打來,說爸爸情況危急,醫師正在急救,要我心裡有準備,我不敢告訴媽媽,只說又是衛生局打來問體溫。


快兩點,醫生打來,說了抱歉,而且由於是疑似SARS,按照規定必須在24小時之內火化,也就是說,我們連爸爸的最後一眼也看不到。我掩住哀痛把媽媽拉到身邊坐下,輕輕的說了爸爸已經往生了,媽媽立刻放聲哭泣,我一邊忍淚,一邊告訴媽媽,爸爸已經得到真正的自由了,現在是坐在耶穌基督的右邊,在天國得享真正的快樂,而將來,我們會在天上再相遇。


當天下午,救護車把傭人全付武裝的送回來,她一直哭泣,媽媽也跟著哭,這時候,我只能任由她們宣洩情緒,我,現在不能哭。


後來傭人告訴我們,爸爸嚥氣之前,好像沉睡多年的人突然清醒了,睜開了眼睛,好像在找什麼,結果沒有找到,於是嘆了一口氣,閉上了眼。


每當四下無人的時刻,我揣想這樣的情境,忍不住悲從中來。爸爸,我是個不孝子,連最後一面都看不到啊!人倫之悲,莫甚於此。我該怪誰?


隔離期滿的前兩天,終於證實了爸爸不是SARS,只是一般性的肺炎。可是,他已經是一團骸骨和灰了。


上帝用塵土造亞當,對他吹了一口氣,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


但是塵歸塵,土歸土,我們終於有一天完成了世上的工,回歸塵土。


只是我對父親的思念,無法化成塵土。反倒結成漫天織網,進駐心頭。


昨天我到龍巖台北辦公室帶爸爸的骨灰到教會,我緊緊的按著罈子,來回撫摸,像是摸摸爸爸的頭,跟他說,爸,這裡是松山機場啦,這裡是民生社區囉,到家了,可是我們要去教會,你要和耶穌一起住喔。我彷彿陷入一種幻境,可是一點都不怕,只覺得親近。


今天在教會為爸爸舉行了追思禮拜,很多爸爸媽媽的老朋友都來了,哭得稀哩嘩啦,我仍是強忍悲痛,只有在向眾人答謝致詞時,幾度哽咽。下午一點,我們開往三芝的路上,爸爸就此長眠於此。


這些日子,我和媽媽受到很多關懷,心情感受,筆墨難書。在自己的網站上,儘量不帶太多憂傷字眼的,向關心我的朋友們報告我和媽媽的近況。畢竟,父親高壽84,雖是病逝,也算喜喪。


我深信他息了地上的勞苦,回到天家,那裡沒有憂傷沒有眼淚,沒有死亡沒有SARS,沒有鼻胃管沒有輪椅,有的只是喜樂平安和上帝滿滿的愛。


我和媽媽在地上,還有要做的事,等責任終了,也要回到那裡。


再次謝謝你們的關懷,不論是電話,親自探訪,簡訊,留言,還有我教會的傳道及姐妹弟兄到我家為爸爸舉行小型追思團契,以及媽媽教會的牧師和姐妹弟兄為爸爸舉行簡單又隆重的告別式,陪我們上山送爸爸,我都點滴在心頭;隔離期間鄰居送雞送菜,史恩兩次幫忙買東西,大家的關心,讓我更相信,人性在不好的一面之外,仍充滿了愛。


謝謝你們。套句威威的話,我會好好的。

台長: 素還真
人氣(219)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琦貞來看你了
琦貞來看你了

妳的部落格真有意思

我新建立了一個新的部落格 , 來逛逛吧!!!!!

銀髮家族俱樂部 將會陸陸續續提供更多 老人小孩的福利和健康相關資訊

讓大家來一起散撥愛心做個好子女吧  !!!!

 

任何意外發生之後就來不及了

不如我們來提早預防任何的危機都可以迎刃而解

現在我們擁有英國最頂級的服務系統

只要50元就能擁有照顧全家的專業看護

歡迎參考 : 中華民國長青協會推薦您 遠距居家照護 照護您家中的老人及小孩 和重病之人

http://www.evercare.org.tw/ 遠距居家照顧

http://www.evergreen.org.tw/ 中華民國長青協會

http://tw.club.yahoo.com/clubs/evercare 銀髮家族俱樂部
2007-07-26 10:53:29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