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Z C300限量首賣 打工度假說服父母完全指南皇冠餅乾模!限量出清中 NOW早報╱謝忻被爆「...
2004-07-09 01:10:58 | 人氣(18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如歌人生(卷五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意外的邂逅(一)

我在美國讀書的原本計劃是拿了碩士就回國,
沒想到我的advisor願意給我RA (research assistantship),
除了學雜費全免之外,
每個月還可以領美金$1,000。
但是條件是,
我必須唸博士,
為著三萬元,
這一唸,
就耗去了五個寒暑。


五年之間,
身份認同的問題不知多少次在夜深人靜時敲門拜訪,
往往攪的我苦痛難當,
印象最深的一次,
就是某個星期五晚上團契結束後,
我最後離開,
一個人獨坐教會的鋼琴前,
練習詩班的獨唱部份,
唱著唱著,
淚流滿面,
最後索性跪在十字架前放聲大哭,
質問愛我的耶穌為什麼讓我是個喜歡男人的怪胎?
當然我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不過哭過後心情卻輕鬆多了。


還有一次,
寒冬大雪,
自己卻被慾望折磨的如坐針瞻氈,
結果我居然在雪地裡走了半小時去百士達租男男A片,
因為心虛,
還故意租些別的片子。
每次看完後,
又都後悔的不得了。
生活就在唸書,實驗,教會,以及性的折磨下渡過,
還好我喜歡運動,
不然日子就更難過了。


考完口試,
正式成了博士,
卻也是失業的開始,
我畢業時工作教職皆不易尋,
於是心生一計,
不繳論文,
用學生的身份又去註冊一學期,
而且還申請到系裡的TA,
邊當助教邊修一些好玩的課程,
網球課和聲樂課就是那時候修的。


生活輕鬆下來,
就容易胡思亂想,
終於有一次忍不住報名參加了男男徵友。
一星期後收到回信,
我的手抖的厲害,
打開來看交友中心給我的名單。
頭一個就是:Vincent XXX, University of XXX
天啊!中國人的姓,
還跟我同校,
差點昏過去。
巧的是,
當天下午我就接到Vincent的電話,
約次日見面。
於是Vincent成了我正式踏入男男世界的導師。


Vincent小我8歲,
卻是老成的可以,
法律系的大學生。
然而他「涉世」已深,
反倒我處處顯得稚嫩。
我們沒成為愛人,
卻成了好朋友,
天天混在一起。
常常一起吃飯看電影,
對路上的帥哥品頭論足。
那段時間很是愜意,
我在同性情結上得到某種程度的抒發,
學校課業又輕鬆,
每天悠遊於聲樂與網球,
真是很快樂。


不過Vincent在感情上一直不順,
我跟他分析,
遮莫是他太少年老成,
而且講話蠻boring的,
沒事老跟我扯美國法律,
有沒有搞錯,
我連台灣法律都搞不清楚哩!


我們這樣一起混了半年,
我找到工作要回台灣了,
兩人心下都有些悵然,
畢竟,
在一個白人世界裡,
同文同種的minority互相扶持是多麼可貴。
(PS: Vincent說有些potato queens會同時爭奪一個長的不錯的rice queen,標準的姐妹鬩牆)
(又註: potato queen是指喜歡老外的亞洲人;rice queen則是喜歡亞洲人的老外)
回國後我始終和Vincent保持連絡,
一直到現在。



意外的邂逅(二)
94年開始在台灣工作,
公司派我到總公司受訓,
為期三個星期,
我和Vincent聯絡,
決定回母校探親,
住個幾天。
那時候香檳校區還有好多學弟妹們。
Vincent在電話裡告訴我,
他透過local newspaper認識了一個老外,
條件很棒,
可是他似乎不怎麼喜歡Vincent,
又說那個老外也是基督徒,
可是他不像我活得那麼不自在,
那麼拘束,
他建議我跟他見見面。


飛機到了芝加哥,
遠遠看見Vincent,
這一別大半年了,
時間過得飛快!
車上Vincent又說到那個老外,
他的名字叫做A.J.,
英文系四年級學生,
偶爾會和Vincent出來喝喝咖啡,
一星期聯絡個一兩回,
我怎麼聽都覺得A.J.沒把他當什麼朋友,
可是Vincent卻很在乎他,
我心裡輕輕嘆了一口氣,
這大概就叫寂寞,
在無邊的汪洋裡抓到一塊浮木,
兀自緊緊抓住,
彷彿能得到如何的拯救,
雖明知它永遠無法送你上岸。


我們下午到達香檳校區,
稍事休息,
便趨車接A.J.一起吃晚餐。
A.J.住的地方,
離我以前住的apartment差兩號而已,
我們敲門,
應門的是個韓國人,
他的室友,
不一會兒,
A.J.出來了,
近180的身高,
壯碩的身材,
一頭濃密的深色頭髮,
滿臉的鬍青,
看著都覺得扎人。
他有一雙藍色的眼睛,
透著和氣,
顯得無辜,
穿著簡便,
標準college boy的裝扮,
是個好看的人,
難怪Vincent很在意他。


【Hi, I am A.J. Gosh, I have heard about you a thousand times from Vincent. Wow, finally…..Nice to meet you!】

【Well, I have heard about you a million times from Vincent. John here. Nice to meet you, too.】

時值夏日,我們三人皆是T-shirt短褲輕裝便行。A.J.上下打量了我一下,

【You must be a tennis player.】

【Yup, I play tennis at least once a week. How do you know that?】

【I just can tell….】說完之後A.J.慧黠的一笑。


我必須承認,
他是個吸引人的男人。
而且他似乎並不像是Vincent說的,
那樣的高傲,
蠻不在乎的神情。


我們到『燕京』吃中國菜,
點了好幾道菜,
Vincent提到我對自己身份認同與宗教信仰上的衝突,
沒想到A.J.開始發表他的看法,
以及他如何從我這樣的光景,
過渡到如今的自在。
他講的認真,
我聽的專心,
Vincent則是一言未發。
A.J.完全不像Vincent所說的是個寡言的人,
其實我心中十分感動,
這是第一次有人這麼認真的同我分享他的心路歷程。
到最後,
我們索性停筷,
A.J.口沫橫飛的滔滔不絕,
我則是遇到知音般的頻頻點頭,
皆大歡喜的一頓飯,
居然打了四個doggie bag,
都沒吃完。


Vincent提議去他家喝中國茶,
我反正住Vincent家,
自然無妨。
到了家之後,
Vincent沏上一泡烏龍,
電話響起,
是他透過電話交友新認識的朋友打來的,
Vincent神秘兮兮的閃進臥房,
我和A.J.相視一笑,
瞭然於胸。


氣氛變得有一點尷尬,
兩個陌生人,
雖曾經歷短暫但深刻的心路分享,
此刻獨處一室,
難免難堪。
我看著他,
他正定定的看著我,
微笑。

【What are you laughing at?】

【No, nothing.】

【Come on, what is it?】

【I am just wondering….how come you Asians look so much younger!】

【Err……Well, it must be the diet. 】我開始胡謅。

四目相投,
氣氛變得異常詭異且緊繃。

我試著打破窒息人的氣氛,

【Well, I am also wondering how come you guys grow beard like that…】

A.J.的鬍青已經青到了黑,非常誇張。

【Give me your hand.】

我像被催眠般的伸出左手,
他抓過去,
開始在他的兩鬢下巴來回磨擦。
鬍渣子一根根刺在手掌心上,
這一根根鬍渣也刺到我用冷漠混沌壓抑桎梏的心。


突然窗外喇叭一響,
我吃了一驚。
我和一個過去在實驗室常常hang out的老美約好打網球,
他來接我了。
我有點失措的倉皇,
跟還在電話長舌的Vincent說再見,
拿起球拍,
像是做了虧心事般的,
衝出門外。


Steve是我最後半年常常混在一起的美國undergrad,
此次回來我有通知他,
所以也安排了一場tennis match.
那場球我打得奇爛無比
滿腦子都是剛才發生的事,
還沒消化。


再回到Vincent家已經12點了,
A.J.已回家,
我洗了澡,
躺在地上的睡鋪上,
Vincent說今天A.J.說的話真多,
沒見過他那麼hyper,
說著說著電話響起,

【John, it’s for you!】

我的電話?

【Hello!】嗨

【John, this is A.J. 】John, 我是A.J.

【Hey, how are you?】嘿,你好嗎?

【OK. How’s the game?】還好,球賽如何?

【I sucked.】簡直遭透了。

【Well, I hope you have time to revenge.】嗯,希望你有時間報仇。

【I will.】我會的。

【What are you doing?】你在幹嘛?

【I am about to sleep.】準備睡啦!

【How can you sleep? John. I cannot.】你怎麼睡得著?我無法入睡。

【So…..】那…….

【I want to see you now.】我想見你。

【This late?】這麼晚?

【Yes, let’s go to that 24-hour restaurant.】對,我們去那個24小時的餐廳吧!

【How about Vincent?】那Vincent呢?

【I will invite him over as well.】我一道邀請他吧!

我和Vincent說A.J.要找我們吃宵夜,
Vincent笑笑,說:
【OK, I will drive.】


不到半小時,
我們到了A.J.家樓下,
他換上了牛仔褲,
一派清爽。
很快車開到了餐廳,
我們坐定之後,
A.J.拿出一大疊相簿,
一張一張開始解說,
原來A.J.中學時因緣際會到韓國念書,
待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所以韓文不錯,
也知道一點點中文,
我笑著問他這是不是他變成Rice Queen的原因,
三個人哈哈大笑,
他把照片裡每一個人的身份背景都講了一遍,
怎麼認識的,
都鉅細靡遺。
Vincent一直說,
A.J.,我認識你以來就沒聽過你講這麼多話。


台長: 素還真
人氣(18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