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嗽痰液有血 出現肺癌... 適合全家大小的空知川泛舟大馬小吃隱身夜市成熱門∼ 昇華股東會通過私募增資案
2015-05-03 11:13:32 | 人氣(2,50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旗山旅誌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上個月,小弟應邀前往中山大學圖資處演講,演講的主題是「如何有效率的經營網站」,時間120分鐘。

演講完畢,想說都特地南下高雄了,就不妨多逗留一日,隔天繼續在高雄閒逛,用我喜歡的旅行節奏,一探南國景致。

這輕裝簡行的節奏,可以從當晚夜宿高雄說起。

---

演講結束,我沿著西子灣的岸邊步道行走,夕陽映照海平面,我穿過滿是中國遊客的英國理事館,步上景觀橋,來到鼓山渡輪站。



在那裡我與一位長期合作影片剪輯的學弟會合,聚餐之餘順便聊聊下一次合作專案的細節,之後便搭著他的摩托車來到高雄火車站附近。

與他道別之後,我在小北百貨留步,花了20元買了一罐1500ml的泰山純水,然後再步行前往當夜要下榻的旅館。

三年前我曾經在那裡住過一晚,而今晚所見與當時的記憶一模一樣:

小旅館廉價老舊如故,對街的「原鄉牛肉拉麵」生意依然鼎沸,而我同樣仍是隻身來訪,而且仍是一派輕鬆。

拿了鑰匙進了要價900元的房間,沒任何特殊裝潢,方正格局中擺著一大床,床的左前牆有一個細長型的小窗戶,勉強可稱為對外窗。

打開電視,畫面果不其然是一個激戰的畫面,音效毫無意外的是一個嬌嗔的呻吟。

電視上的內容顯然是專供快速「戀人」適時添加柴火所準備的。

幸好除了這些生火之物,基本的頻道仍不缺乏,於是這個夜晚就在民視的八點檔、中華職棒與激戰嬌嗔中交替流逝。

---

鬧鐘如往常準時般在5點24分響起,我花幾秒鐘發呆後盥洗出門覓食。

5點55分的高雄街道上往來人車俱無,我沿著大馬路走到一間中式早餐店,胡亂點了一碗豆漿,一塊蘿蔔糕,一份蛋餅,就坐在騎樓間慢條斯理的吃起來。



早餐店生意不錯,但店裡只有我一位食客,大家都是騎著摩托車來點餐外帶,噴噴而來,噴噴而去。

吃完最後一口蛋餅,交了55元,我開始清晨亂走,從另一個方向,繞一個大圈,回昨晚的戀人小旅館。

在亂走的路上我買了一杯25元的小杯美式咖啡,站在感覺並不優雅的「幸福川」旁啜飲著,看著河面上一群一群灰藍色的魚群吐著泡泡,感覺身後的太陽在建築物後慢慢探出頭來。

「該是出發的時候了。」

我回到房間,背起書包,提著昨晚買來喝剩下不到300ml透明寶特瓶,交了鑰匙退房,往高雄客運站走去。

---

開往旗山的客運,比表定的7點20分晚了幾分鐘才進站,乘客雖然不少,但大抵上大家都能享有兩個座位。

大巴士開往左營,經過榮總,駕駛大哥放著SHE的精選輯,駛上高速公路,60分鐘後,我在旗山轉運站下車,開始初探旗山。

---

下車的站牌其實離旗山客運轉運站還有一段距離,我站在十字路口,完全分辨不出方向,有一種陌生的刺激恐懼。

身後是熟悉的7-11超商,就跟小狗一樣得隨處做個標記的個性,我先到超商裡的廁所待了幾分鐘,再跟店員問了方向,終於東張西望的往旗山老街走去。



清晨8點40分的旗山老街入口沒什麼人(有很意外嘛?),我遂打定主意先往旗山鼓山中山公園走去。

說實在話,這個公園的名稱著實令人困擾,有時候路標寫的是「旗山鼓山公園」,有時寫的是「旗山公園」,有時候寫的更長,叫做「旗山鼓山中山公園」,最妙的是,山頂矗立一座蔣介石(中正)銅像,是謂「無中山但有中正」。

旗山公園是個小山坡,我一個人頂著略嫌炎熱的朝陽,左手礦泉水寶特瓶,右手類單眼小相機,在水泥石階步道緩緩走著,經過一刻鐘的高度提昇,在9點10分來到高雄市孔廟廣場。




空 無 一 人 。

幾乎可以說是今日的行腳行程一早就來到高潮頂點,有那麼一刻,整個孔廟廣場是由我獨享,我深刻著迷於當下整個大殿的空曠無瑕,無人相伴。

我放下礦泉水寶特瓶,設定好相機的12秒自拍程式,轉身站在廣場中央拍出可說是本日最滿意的Selfie照片。

自拍照幾乎可以說是一次就成功,但為求保險,我還是調整好距離,再拍了一張。



接著如頑童般開始繞場一周。

當然,其實早晨的孔廟不可能真的只有我一個人,我陸續遇到幾位公園管理處的工友們正在打掃,而後不久也有一群資源班的師生們也來到孔廟廣場,我剛剛獨享的那幾分鐘的無人廣場,遂不復存在。

走著走著,我在大殿的左方發現一臺看起來頗新飲的飲水機,我毫不遲疑,立刻把幾乎要見底的寶特瓶直直裝滿1500毫升。

當下我突然明白,其實我的潛意識裡一直想要留著這個空瓶,我是無意識的有意將它從旅館帶出來,帶上巴士,帶到旗山。

它一直在我身邊,儘管我們才相處12個小時,我從沒有想要拋棄它,1.5公升,是裝滿水的沉甸甸1500毫升,我張開左手掌把它緊緊握著。

---

就像電影《浩劫重生》中的男主角查克「擁有」一個排球好友威爾森,我也帶著我的寶特瓶純水朋友離開孔廟繼續往山上走去。

沿途經過幾個涼亭,亭內都有民眾在裡頭乘涼。

第一個涼亭有個中年男子乘著機車上山,貨真價實的在乘涼。第二個涼亭也有個中年男子坐在裡頭,旁邊停了一臺小貨車,他坐在涼亭裡講著電話,不知道在跟電話一頭爭論著什麼,但看起來很像是送貨中途偷閒來這裡小歇。

第三個涼亭非常靠近山頂,有三、四、五個媽媽圍在一起聊天,我緩緩的經過她們,聽到她們講著山頂很涼快,買好菜了,該下山回家去了。

不久就聽到摩托車發動離開的聲音,而我彼時已經在攻頂的步道上。

---

山頂最高的涼亭只有我一個人。

我環顧四周,景色有點蕭瑟,不太似春天樣貌,黃綠色的丘陵景象,喚起我對黑堡的記憶。



在美國讀書的那時,我常在秋日午後,駕著車,開上蜿蜒的山路,到 Harding Ave. 高地的一處教堂散步,沿途所見的植被也是如此單調一片。

我從背包裡拿出小心翼翼保護好的夾蛋土司,這是旅館提供的早餐,我在旅館沒吃就這樣帶到旗山來。

在旗山鼓山中山公園頂點涼亭,我就這樣一口開水一口土司,靜靜的感受在悶熱下沉氣流中時刻吹拂的春日徐風,腦子思索各式不重要的小事情,感受這一刻的刺激陌生。

---

鉅細靡遺的記錄了旗山一日獨行的上半天,下半日或許就不需要在浪費太多字句描述了。

幾句話交代一下:

我循原路下山,在正午時分的老街走了兩回,思索午餐選擇。最後決定吃一碗40元的麵線羹,然後再走了15分鐘找到一家咖啡館,點了一杯100元的手沖咖啡,在窗邊消磨了45分鐘,問了老闆附近有無推薦的景點之後,起身去探索一個日據時代的水利設施。

在回到旗山客運站的路上,我轉進旗山區公所,找到飲水機,再把礦泉水瓶裝滿,最後4點30分準時坐上左營往臺北的高鐵列車。

---



旅程中最後一件小趣事是發生在高鐵車廂裡。

我坐在三人座的靠窗座位,戴著耳機,閱讀由臉書營運長桑伯格所撰寫的《挺身而進》(Lean In)。

列車來到台中,一個打扮入時的年輕女子,填滿了我隔壁原本空著的座位。

就如同時下一般常見的通勤旅人一樣,列車開動後,她的視線與手指就從未離開手機螢幕,直到我做了一件事情。

我把正在閱讀的書本擱在腿上,伸手向前拿起原本放在腳旁的那罐1500ml礦泉水瓶。

原本一直都很專心滑手機的妙齡女子突然活了過來,很明顯的感覺到她的身體有微微的往右邊略略移動了幾公分。

我拿起水瓶,像是要一飲而盡的喝了非常大一口,然後旋緊瓶蓋,把水瓶放回原來的地板上。

這時女子又再度的將自己的身體往右邊再移動了幾公分,並且,也把她放置在地板上的行李袋往右邊移動了幾公分,遠離我,也遠離我的寶特瓶。

我又戴上耳機,拾起書本,自顧自的漫遊文字世界,直到高鐵進站。

---

我在高鐵板橋站下車,買了兩個臺鐵便當,乘著公車,回到家裡,剛好準時趕上職棒開打。

便當吃完的同時,也剛好把礦泉水瓶裡最後一口水喝乾。我沒有立即把水瓶扔了,而是放在餐桌上,有一種捨不得告別的氛圍。

---

你也許想問,這一長篇接近瑣碎到鉅細靡遺的旅人碎念,到底是要記錄什麼東西?

其實我想要記錄的是,一種情感,一種我在旗山,我跟我自己與旗山所建立起來的情感。

在這鉅細靡遺的記錄中,我寫下了我的每一個似乎是隨機的念頭與決定,寫下了每一個我與陌生環境互動的情緒與反應。

這是一種對陌生環境的探險。也是一種自己與自己的對話。

這同時也是種回歸,一種短暫的逃離之後,又重返常軌的回歸。

我此刻仍可以感受到我剛抵達旗山,看著客運巴士駛離,站在旗山街頭不知道東南西北的恐懼與刺激。

我仍可以很清楚的回想起在空無一人的孔廟廣場上,我設定好12秒倒數拍攝程式後,期待最終拍攝成果的趣味。

在正午的旗山老街,我經過正在進行雨水排水溝施工的街頭,經過正在打烊的早市服裝路邊攤,經過同事表弟經營但當日卻沒營業的冰店。

在北返的高鐵列車上,我用一罐裝滿的1500毫升的礦泉水,建立了一道無形但顯然非常有效的虛擬圍籬。

我一個人任性的走在旗山,並不孤獨的與所有經過的景物建立內在關連:40元的麵線羹,100元的手沖咖啡,25元的鐵板肉圓。


我常用步行去感受一個城市,只吃簡單必要吃的食物,然後補充大量水份。

我喜歡一直這樣走著。

台長: 我只喝Pepsi
人氣(2,507)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旅人絮語 |
此分類下一篇:真正好玩的自拍
此分類上一篇:礁溪林美石磐步道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