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什麼個性?這些車值得看 原來日本人都開這台車帶著甜美魔力的起司烘焙坊 NOW電影╱七夕不要男...
2015-04-03 22:58:51 | 人氣(2,867)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解題高手(或:我如何決定放棄數學並考上台大)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看著教務處的公布欄,看著公布欄上的模擬考榜單,
看著模擬考榜單上標註著我的姓名的成績。

我難以置信的看著。

我無法想像,在聚精會神,
花去無數腦力的80分鐘計算之後,
數學這一科,我竟然只有拿到這個成績。

我竟然只有拿到12分。

滿紙的題目,我僅僅算對2題:
一題選擇題5分,加上一題證明題7分。

再沒有了,在距離大學聯考前3個月的全校模擬考裡,
令我最憂慮的這門學科,果然沒讓我失望,
我破天荒的考出自己生涯最低分。

我離開位於2樓的教務處,緩緩走上樓梯,回到3樓的教室。

我呆坐在靠窗座位上,隔著玻璃看著走廊上大聲喧嘩的同學,
就像黑白默片一般,我與整個世界抽離,眼前一切與我無涉, 
只有12分才是我真正擁有的。

我感覺似乎是要大哭一場。


---

從國中開始,數學就一直是我的罩門,
事實上,好像沒有一個科目是我真正考得好的。

數學差就算了,英文也都是很普通。
國文就算高明一點點,但我一直到大學之前都不太會拼注音符號。

簡單的講,國英數三科沒一科在行。

當然問題最嚴重的還是數學。

硬要說我討厭數學,倒也不是如此,
至少我上課都很認真,該上的課、該做的基本習題,
一樣都沒少過,可是考出來的成績就是不太理想。

每次拿到考卷,要嘛看不懂題目,要嘛看懂題目卻算錯,
加上我計算速度又慢,別的同學一秒心算可解的簡單加減,
我都是選擇拿紙筆慢慢運算,根本無大量做題的可能。

偏偏我們那時很流行算題庫,有去南陽街補習的同學,
大家人手一本題庫,好像有空就算個幾頁,一本接著一本,
沈赫哲算完換陳立,陳立算完換郭洋。

到底同學們在算什麼,我一概不知,因為我根本沒算過。

我眼前的煩惱是模擬考榜單上的12分,
我想著,我該怎麼辦才好?


---

我沮喪了一下,現在我已想不起真確的時間了,
總之我記得我似乎沒有沮喪很久,好像心裡愈是難過,
復原的時間愈是短暫?

我腦中一直纏繞著,我在考數學時的六、七十分鐘裡,
我那麼認真、那麼緊張的寫考卷,到底是為了什麼?

如果我這麼拼命的計算,最後卻只換來答對2題的結果,
我還能再做些什麼?更拼命的埋頭苦算嘛?

我一直看著窗外,腦中反覆地想著這個問題,很快有了一個解答:

「大概就是這樣了,12分大概就是極限了。」

我告訴我自己,如果我都算得這樣拼命,
一拿到考卷就不浪費任何一秒,立刻開始加速運算,
都算成這樣了,還只能考12分,這大概就是一個里程碑。

「這一定是一個里程碑,」我心中突然冒出一個自信。

這個12分的極限、里程碑就是:我再不可能考到如此低的分數了。

沒錯,我不可能再考出比12分還低的成績了。

12分意味著,我只有答對2題,一堂60分鐘的考試,我竟然只答對了2題。
我如果要考出比12分還低的成績,那就意味著,我下次只能答對1題。

想到這裡,我竟然笑了出來,
我不相信我自己會蠢到只能答對1題。

我知道我數學雖然很差,但不可能差到那樣。

不可能,我對自己說,我下次考試只要算對3題,
就是比這次的2題再多對個1題,我就進步了,而且是大大的進步。

於是我釋懷了。

就在一個下午的沮喪之後,我悟出這個改變我人生的重要哲學。



---

考前最後一個月,學校停課了,
我按照師長的指示,擬出一個考前衝刺的進度表。

我預計要在這一個月,把這3年的科目都再複習過一遍,
我把各個科目要讀的內容都排列出來,看起來數量頗為驚人。

只有數學除外。

我想起當時教授我們數學的妙妙老師的提醒,
她說,不需要做太多的準備,只要把課本上的內容都搞懂就好。

無獨有偶,補習班的老師也要我不要做太多題目,
他也是建議我把課本上的習題都算過一次,就可以了。

所以我放棄了課本以外的所有數學教材,
我做的事情,就是把數學課本一頁一頁看過,
把上頭的習題一題一題的算完,確認自己真的都懂。

我沒有跟任何人講我打算這麼做,
我也不確定這麼做會不會成功,但橫豎我也沒有別的選擇。

我放棄了數學課本以外的所有教材,
然後擁抱課本,直到迎向聯考的那一天。


---

數學科被安排在聯考第二天的上午,鐘響之後,
我帶著跟所有考生一樣的忐忑心情,進入試場。

那時,我心裡只想著一件事情,
就是那個沮喪的下午,我所悟出來的道理:

「對2題得到12分,這麼低的成績我都經歷過了,
「這一次我只要再多對1題、2題、3題,就是莫大的進步。」

監考人員宣布考試開始,並發下試題卷,教室如預期的出現低調的騷動。

「沒什麼好怕的,」我對自己說。

聽著全班急切的紙筆計算聲音,我放下筆,
拿著考卷,專心的閱讀上頭的每一個考題。

隨著眼光掃視考題,我腦中快速的評估解題的可能性。

接著,我把桌上的筆拿起來,我沒有立刻寫考卷,
我又重頭把考卷看過一次,而這一次,我把我覺得很有把握的題目勾起來,
我把肯定不會的題目打叉,然後再把可能會做的題目做個記號。

我這才開始寫考卷。

我的策略是,在這短短的60、70分鐘的時間,
我不需要把考卷上每一題都算過,那風險太高了。

別人的目標可能是每一題都做完,然後拿100分,
但我的目標卻是從12分開始,然後慢慢提升。

因此,為了有效運用寶貴的時間資源來達成這個目標,
我很放心的放棄那些被我打叉叉的,我確信我不會做的題目。

這份考卷,這堂考試,我只做我會的題目就好,這就是我的目標。


一旦確定這個方向,我的處境立刻跟別的考生差異了起來:
人家是80分鐘要寫完整張考卷,我卻是80分鐘只要寫半張多一點就好。

這是愛倫紅獨創的考生時間相對論,
因為我要寫的題目少,等於我擁有比別人更多的時間。

所以我開始向我會算的題目進攻,不疾不徐的把它們都算完。

算完之後,我沒有急著去算我那些可能會做的題目,
我只是又重頭,把剛剛做過的題目再重新算一次。

沒錯,我又重算了一次,我要確認這些我會的題目都能正確算對。

驗算無誤之後,我才去寫那些我覺得我可能知道該怎麼解的題目。

至於我完全看不懂的題目,我就毫無懸念的放棄它們了。



---


當天下午,考完最後一堂地理,我離開試場,
跟等在外頭的家人會合,然後緩緩走向校門口的十字路口。

經過校門口時,外頭已經有派報人員在發送補習班老師的數學解答。

我接過解答快報,邊走邊看,然後愈看愈難以相信。

「不會吧...」我口中一直喃喃自語,「不會吧...」

在一旁的姐姐聽到後,非常擔憂的問我:

「怎麼樣?上面的解答跟你算的不一樣嘛?」

我說,「不是耶,怎麼都跟我算的答案是一樣的......」

「那不是很好嘛!」姊姊說。

可能是真的很好吧,其實當下我也不是很確定,總之聯考是考完了,結束了。



---

一個月後收到成績單,我的數學成績拿了當年度的高標,
這無疑跌破所有人的眼鏡,當然也包括我自己的在內。

一個模擬考曾經只拿到12分的傢伙,聯考數學竟然達到高標,
數學成績來到60幾分,幾乎所有有作答的題目我都答對,
而且我就真的只有做那大概接近三分之二的考題。

就這樣,我考上了台大,開始了一段比高中還青澀的大學生涯,
也開始搞東搞西,先是當了幾年圖書館工讀生,在流通櫃檯認識了好些人,
也在系上當起半調子的網路管理員,邊喝Pepsi邊修電腦,
甚至還修出了一本碩士論文。

回首來看,一切都起於那個沮喪下午的12分數學成績,
讓我放棄了數學,放棄那個大家都埋頭猛做的數學,然後擁抱台大。

勞倫斯.卜洛克小說裡的酒鬼偵探馬修,在參加匿名戒酒協會發言時,
他總是輕輕的帶過一句:「我是個酒鬼,今晚,我只聽就好。」

19年前,有個臉龐削瘦,留著中分西裝頭的蠢小子也曾對著數學考卷這樣說道:

「我是個解題高手,今日,我只算會做的就好。」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我只喝Pepsi
人氣(2,867) | 回應(1)|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冒著氣泡的 Pepsi |
此分類下一篇:波士頓的七年旅程
此分類上一篇:一點點慈濟印象

Vivian
真沒想到你放棄數學,反而可以進台大~太強了!早知道我當年應該也要放棄數學的!
2017-11-03 14:33:05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