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1 10:50:40 | 人氣(2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看電影談心事💛💛💛看不見的旋律-關於「缺」

關於「缺」

  在熟為人知的童話故事裡頭,鮮少會有結尾不圓滿的故事,在日本的童話狸貓與兔子裡頭,狸貓不但偷老爺爺的番薯,被逮了後,不但沒有感激老爺爺的釋放之恩,還把老奶奶害死,煮成湯。裝扮成老奶奶的狸貓慫恿老爺爺喝下人肉湯,簡直是罪大惡極。好險老爺爺心愛的兔子想出計謀,最終懲罰了狸貓,令人大呼叫好。

  《小紅與小綠》是我很喜歡的一個中國東北民間故事。小紅是個住在長白山上採蔘戶的女兒,由於住得偏僻,她沒有玩伴可以相處,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一個年紀相仿的綠衣小男孩,兩人無話不談,結成了知心的好朋友。

  小紅的父親擔心這山裡哪裡有什麼人類小男孩,怕是什麼鬼怪,於是要小紅帶著針線偷偷別在小綠的身上。小紅照做了,結果父親在針線的落腳處發現了一株千年人蔘。這一株千年人蔘讓小紅家從此不愁吃穿,但從此小綠再也沒出現過。故事的結尾,當初小綠讓小紅吃了靈果,讓小紅長生不死,天天活在愧疚中;而小紅偷偷撕下小綠的袖布埋在土裡,竟然長出了小芽。已然是老奶奶的小紅天天去澆水,期待著哪日可以跟小綠再相逢。

  因為一時犯下的失誤,故事仍許了個讀者有著期待圓滿的可能性。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惡人必除、好人善報、闔家團圓、神仙眷侶……種種的期盼,是成人,也是孩子,是人,在面對殘缺的人生,仍有著一個期待完美的願望。  

  電影《看不見的旋律》裡,主角喬裝成盲人鋼琴師,因為盲人的「不完美」讓人放下心防,盲人的「不完美」讓人願意給予更多幫助或小費。而他也因為喬裝成盲人鋼琴師,而讓自己置身於一場兇殺案現場,他必須小心翼翼地扮演好盲人鋼琴師的角色,他必須冷靜地演奏,以免漏出破綻。  

  當男主角跟女主角說,他正在寫一首參賽的歌,他會把它寫完的。女主角對著他的背影說,聽起來已經很好了。有缺陷才是最好的。不要想得太多,你會破壞它的。 

看不見的旋律

  我們都渴望在他人的「殘缺」裡面,對照出自身的「完美」。難怪有研究指出,臉書上頭人人看似幸福完美的照片,令人產生厭惡感。而帶有著一點小缺陷的圖文,讓讀者產生可親感。
  

  我們都渴望看見他人的「殘缺」,卻害怕面對自身的「殘缺」。

  我們都希望讓別人看見自身的「完美」,卻不知大家想看的是自己的「殘缺」。  

  我在想,「完美」是什麼?「殘缺」又是什麼?  

  我永遠忘不了,《愛在午夜希臘時》替《愛在黎明破曉時》與《愛在日落巴黎時》,JesseCeline兩人的感情是否有個結果終於寫出了一個結果。我常在想,如果我們一直停留在前兩部始終未決的懸念,這樣的「殘缺」是否為一種完美?我又再想,但《愛在午夜希臘時》裡頭,作者給了我們一個「殘缺」的婚姻欲待JesseCeline兩人去重新拆構、拼湊,是否又是成就我們心中的完美呢?


愛在午夜希臘時

       
佛教裡頭說娑婆世界,人生並不完美,人會患貪嗔癡,人會有迷,人會有戀,人間苦皆由執迷而來。執迷什麼?執迷那一個虛幻的想像,想像中的完美。佛教所說的人生並不完美,並非要人全然地忍耐,而是要面對它、接納它、處理它、超然它。缺憾便不再是缺憾,苦也將不再是苦,離苦得樂,跳脫輪迴,臻至涅槃。

  然而,我們終歸是人,讓一個又一個故事,一部又一部電影,載著我們渡過這人生充滿各種苦難與折磨的長河。看著故事裡的缺憾,獲得一點我亦有伴的撫慰;看著故事裡的完美,在黑暗裡點燃一抹不知何時而滅的光。有光真好,渡著,渡著,哭著,笑著,就比較能悠然自在了。


台長: 划著船撈字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