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2 09:02:55 | 人氣(3,817) | 回應(1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消失的老校長,破碎的青春夢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王芳茗,參加叛亂之組織,處有期徒刑十年,褫奪公權五年,……」。

民國三十六、七年間,有一群福建省立南靖師範學校的高材生,包括:阮井言、王芳茗、藍義成、江思明、江連井、江漱清等六人,千里迢迢應聘至金門教書;民國五十七年,當六人皆在教育界嶄露頭角時,卻紛紛以「匪諜」罪名被捕入獄,其中,時任金城國小(中正國小前身)校長的王芳茗亦牽扯在內,因而哄動一時。很諷刺的是,當王芳茗以「匪諜」罪名被捕入獄時,他留在大陸的父親王文壽及家人,卻因有個在國民黨中央政府下教書、效命的兒子,而在同時的文化大革命運動中被鬥爭、下放勞改,財產全部充公不堪折磨歸西時,王芳茗亦無法送終,成了一輩子的痛。

*  *  *  *  *

民國五十七年九月二十日早上,擔任金門縣金城國民小學校長的王芳茗,在主持師生升旗典禮後,隨即被金門調查處情治人員約談。

據了解,王芳茗在福建省立南靖師範學校的同學孫建寧,當時向中央政府自首,坦誠介紹王芳茗等人參加該校匪黨「南靖師範讀書會」,並加入匪黨「南靖師範支部」。

王芳茗聽了情治人員這席話後,恍若青天霹靂,連連否認,表示自己在求學時代,是個心地純潔善良的愛國青年,絕對沒有參加匪黨的非法組織。

不過,這種說法並不被辦案人員接受,堅持王芳茗再記憶、再思索,承認事實。

王芳茗思考良久後指出,求學時,只曾正正當當地由同學江勝達、江珠香介紹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並無參加其他非法組織。

「那就是!那就是!」在場的另一位辦案人員表示,那就是匪黨的南靖師範支部。王芳茗一聽,又急又氣,趕緊解釋「三民主義青年團」乃是當時的青年愛國團體,團長即為蔣中正先生。

由於王芳茗堅不承認,於是,在接下來的四天三夜中,便開始了連串的疲勞轟炸、刑求逼供。王芳茗回憶道,那幾天,三名辦案人員及金門警察局刑警隊長劉樞朋,四個人輪流對付他一人,王芳茗在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下,由三名辦案人員疲勞訊問,劉樞朋則負責刑求。

刑求的項目千奇百怪、十分殘忍,包括:蹲馬步、面壁跪、挾竹桿、揹寶劍、譏笑辱罵、拳打腳踢。

其中,挾竹桿、揹寶劍最不人道,所謂「挾竹桿」 ,即將手掌五指張開,用細小竹桿挾在手指縫間,然後用力壓夾,王芳茗常痛不欲生、尿與淚滲流直下。

而「揹寶劍」是將兩隻手臂向背後扯,一臂由上往下拉,另一臂則由下向上拉緊,然後以手銬將兩手掌強力銬上,已四十四歲的王芳茗,經此折騰,筋骨幾乎斷裂,嘶嚎聲叫人不忍耳聞。

在情治人員的疲勞轟炸、刑求逼供下,王芳茗和阮井言、藍義成、江思明、江連井、江漱清等人,不得不委屈「交待」。

*  *  *  *  *

王芳茗,民國十三年六月一日生,福建省海澄縣太武鄉深澳村人。父親王文壽曾做過深澳村長十多年,熱心地方事務,頗孚人望。

當時,吃鴉片的鄉人不少,為了協助鄉人戒掉此一惡習,王文壽在當地的南太武山上觀音廟內,設立戒煙所,免費供應食宿,善行讓族人相當感激。

王芳茗的家鄉深澳村(昔稱深澳社)與廈門一水相隔,坐汽船一小時即可到達,家鄉的南太武山,與金門的太武山(又稱北太武)遙遙相對。

王芳茗在故鄉唸完初級小學後,隨即負笈港尾鎮,唸港尾鎮中心學校(高級小學),由於交通不便,王芳茗租住於該鎮,每週返家一次,離家時,則揹一袋米走,充做下一週的糧食。

接著,進入福建省海澄縣初級中學、龍溪師範學校普通師範科就讀。因對日抗戰,學校內遷至福建省南靖縣,故又改名為「南靖師範學校」。

民國三十四年八月,王芳茗自師範學校畢業,因享有公費待遇,依規定返回原籍服務,於是,赴海澄縣政府報到,並接受分發,至福建省太武鄉中心國民學校任教。

*  *  *  *  *

民國三十六年,王芳茗師範學校的同學阮井言(民國十一年十月二日生,福建省海澄縣人),應聘至金門縣古寧頭古寧國小擔任校長。當時,古寧國小係由金門旅菲律賓華僑所建,阮井言返回港尾鎮探親時,因古寧國小正巧出缺,遂邀請昔日的同學,包括:王芳茗、藍義成、江思明、江連井、江漱清等人,前往金門古寧國小任教,沒想到,六人後來都成了獄中的難兄難弟。

其實,金門離家鄉並不算太遠,王芳茗指出,早年金門高中前方有個古渡頭,叫「同安渡頭」 ,坐汽船約一個小時可抵廈門,再由廈門轉搭汽船即可回福建省海澄縣的家;另外,也可以由古寧頭坐帆船,直達海澄縣,通常早上八、九點開船,中午時分即可抵達。

自此,王芳茗踏上金門島,並至島上各校任教。民國四十七年,王芳茗在金寧鄉湖下國小當校長時,與金門金門縣示範中心國民學校(金城國小、中正國小前身)教書的林月蟬訂婚,由於時值八二三砲戰,丈人曾勸他們跟隨政府撤至台灣,不過,因故未成行。

不久,王芳茗又調至多年國小當校長,該年又調至示範中心國民學校,方才與林月蟬結婚。

民國五十六年,配合九年國民教育延長,示範中心在更名為金城鎮中心國民學校後,正式易名為「金城鎮金城國民小學」 ,王芳茗擔任該校校長,直到出事為止。

*  *  *  *  *

經過四天三夜的刑求,王芳茗在情治人員已擬好的口供上,按指模認罪。王芳茗表示,這項莫須有的罪名,就是承認「在福建省立南靖師範學校求學時,由同學孫建寧介紹,參加匪黨南師讀書會,並由同學江勝達、江珠香介紹參加匪黨南師支部」。

隨後,王芳茗被送往山外的金門看守所,二十天後,又轉送台灣台北調查局。在台北調查局時,王芳茗直喊冤枉,表示係被長期刑求逼供,受不住痛苦才被迫承認,希望能面見局長申訴。承辦人員當場翻臉,威嚇要拿測謊器測王說詞,王芳茗則要求快快測謊,如確有說謊,願意接受國法制裁,否則,要求還其清白,讓他早日返家。承辦人員忿而斥責,拂袖而去。不久,即又移送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軍法處,由軍事檢察官提起公訴。

王芳茗於法庭上一再解釋是被刑求,他也強調,他只由江勝達等人介紹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因心中坦蕩,民國三十八年政府退守台灣,四十年號召失聯國民黨員回歸他還持團證前往縣黨部報到。

至於起訴書中所說,於民國三十八年元月在金門古寧國小演出「陞官圖」係為匪宣傳,王芳茗也解釋,該諷刺劇為當時流行的劇本之一,意在譏諷貪官污吏,怎會被誣指為「為匪宣傳」?

由於介紹他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的江勝達,當時身陷大陸,無法出庭作證,王芳茗遂要求和自首的孫建寧對質,不過,不為法官接受。

據了解,法官曾另開庭,調孫建寧詢問,王芳茗的辯護律師曾去旁聽,當時,孫建寧亦否認介紹王加入「讀書會」。然而,因涉案六人在稍早刑求時,為求自保,紛紛坦承加入,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國防部即據此將王芳茗等人判罪入獄。

在軍法處看守所待了三年後,被判「匪諜」罪的王芳茗等人,戴上手銬、身驅綁上繩子,由荷槍衛兵帶領,搭乘卡車赴台東,再坐上船艦,駛向火燒島(綠島),開始他獄中感訓生涯。

王芳茗被抓時,大女兒才七歲,大兒子五歲、二女兒三歲,最小的女兒才一歲。林月蟬於是攜兒帶女,由北門玉蘭花住處搬回東門林家花園娘家處,與父母相依為命。由於匪諜罪名非同小可,加上時值軍管時期,眾人為免惹麻煩,紛紛走避,讓一家人飽嘗世間冷暖。而王芳茗原本看好的前途,也在一瞬間化為烏有,大好人生,從此斷送,每憶至此,王芳茗就不禁悲從中來。

*  *  *  *  *

民國六十一年,因時值建國一甲子,為了慶賀,由總統頒佈減刑令,王芳茗獲減刑二分之一,於民國六十二年九月服刑期滿,此時出獄的王芳茗,已是髮蒼齒搖的半百老翁。

返金後,孓然一身的他,不知何以養家,因老丈人開飼料行,王芳茗於是在林家花園內蓋雞舍養雞,飼料錢先向丈人賒,有錢再還。那知才剛起步,一場大風雨,讓雞舍成了水鄉澤國,上千隻雞就此泡湯。後來,早年教書的同事周上萱,榜林開小雞孵化場,知道王芳茗的遭遇,好心叫他過去幫忙。

剛出獄時,人人敬而遠之,只有管區員警每月都會來「關懷」一次,由於每月都得交生活報告,有一次,王芳茗實在寫得很不耐煩,見到又來訪問的員警,不禁火冒三丈,「寫甚麼寫,再寫也是吃飯、大小便!」員警體恤王的心情,向上級反映,才免除此一精神折磨。雖說大部份的人,都不大敢和他們家太過接近。不過,還是有一些教過的學生,看到他安然返金,仍會驚喜地和他打招呼,令王芳茗相當感動。

民國七十九年,王芳茗返回闊別四十多年的故鄉福建省海澄縣,才知道父母早已過世。想到自己以「匪諜」入罪,而父母卻因有個在金門教書的兒子,被指為「國民黨走狗」,終至被勞改、批鬥而死。想到這裏,王芳茗忍不住在父母墳前痛哭失聲。

那是一段相當難熬的日子,在兩岸政府都不接受他的情況下,王芳茗常常枯坐浯江溪畔,好幾次都有尋短的念頭。「在監獄是坐『小牢』,出社會則坐『大牢』」,一場匪諜冤獄,葬送了王芳茗原本璀璨的人生。同案的六人中,目前阮井言、江連井、江漱清皆已過世,只剩下王芳茗、藍義成、江思明尚在人間。

匪諜事件、白色恐怖,是歷史洪流中的一頁悲劇,事件早已隨風而逝,可是,留給當事人的,卻是一輩子也無法抹滅的痛楚。

台長: 城中木
人氣(3,817) | 回應(1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胡偉生
城先生:每次看完您的報導,刻劃人性細膩描繪當事人的真情留露,令人動容,感觸深矣!金門是一個奇特的地方,您筆下人物,對我們四年級生而研,恍如昨日身旁景象,久久不能自己!對您敏銳的觀察報導致上最高敬意。  胡偉生敬上
2007-08-10 22:08:59
阮亨亮
無意間發現了這篇報導,再一次刺痛我的心扉,久久不能平復。我是這六位無辜受難者中阮井言的大兒子,先父來台20多年從沒做過虧心事,雖遭污陷刑求卻仍拒絕畫押,導致判刑最重(12年,且沒特赦),更可惡的是當時法官另判決財產充公,令我們寡母(身障)幼子(三個未滿11歲的小孩)立即陷入困境(如同文中所言:週遭親友避之唯恐不及),往後的幾年,靠著母親當工廠作業員的微薄收入,與我寒暑假打工、以及每學期申請清寒獎學金貼補家用,勉強度日。國中、小時一直都活在自卑中,常常躲避人群,師專三年級那年,碰上一位教官更特別「照顧」,連兩學期操行成績只給79分,故意不讓我申請清寒獎學金(規定要80以上),這豈止是受難者當事人一輩子的痛,我們下ㄧ代的傷痛又豈是外人所能體會的呢?
2007-10-25 23:33:24
阮亨亮
城先生:您好!
那一天乍見此篇文章,頓時勾起心中的傷痛,言詞難免激動,但冷靜過後想想,世界上,還有很多遭遇更悲慘的人值得大家關懷,我們雖然走過了一段漫長又不愉快的歲月,但畢竟熬了過去,也有美滿的家庭,歷史就讓它回歸歷史吧!期望這個社會更祥和,讓我們的子孫世代安居樂業。
感謝您費心忠實的報導,若有相關後續報導,期望是正面的,畢竟這個社會還是應該充滿「愛」。
2007-11-05 01:22:02
不平
應該向政府提出冤獄賠償。
2007-11-20 20:07:54
ABC
這就是國民黨的真面目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現在未有執政看起來可憐他一旦執政比民進黨還壞我是國民黨4O年老黨員太瞭解他的醜陋
2007-11-23 09:50:17
浯島人
部落長好:感謝解惑,民國57年某月某日發現王校長失常,沒有依樣主持升旗典禮,直到小學畢業,都消失不見。小小年紀感覺很奇怪又不敢亂問,有一天無意間點到版主寫的有關王芳茗的報導才恍然大悟,原來敬愛的王校長是遭受白色恐怖事件被以匪諜罪入獄,後來出獄垂垂老矣,人生已去了大半,真的替王校長打抱不平,戒嚴時代的政府很酷很殘暴很無情,不知道有多少無辜人士慘遭逮捕入獄受害。 浯島人 97.06.19
2008-06-19 16:58:19
陳滄江
長期以來,我協助金門鄉親白色恐怖的平反,同時也進行口述歷史工作,我非常同情王芳茗校長的遭遇
當年國民黨因為與共產黨鬥爭而造成的民間冤屈,真是罄竹難書呀
時至今日,國民黨都已親共投共了,這真是莫大的嘲諷
這一些受難者生者何奈?逝者何辜?
2008-12-13 23:52:31
(悄悄話)
2012-12-02 07:36:21
(悄悄話)
2012-12-05 10:14:38
(悄悄話)
2012-12-06 17:14:17
(悄悄話)
2013-01-18 09:24:28
李興傑
當年我就讀金城國小一年級,也聽說校長被抓走!
2015-05-04 11:54:4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