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7 09:51:30| 人氣1,51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分水嶺 5〉年之始 初四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08.2.8)
初四,年假已過了大半,可以屬於自己的停頓、休息才開始!
年前借的書終於可以靜心閱讀
〈小日子80 好好說再見〉〈小日子72 我厭世 我存在〉
在不喜歡的節日裡,借來的雜誌,又巧合的厭世、再見
讓blue心情,變成black
媽媽、媳婦、女兒,世間法的轉陀螺,年復一年的不能免俗
自由的沈澱,是奢求
站在分水嶺上
縱然世道已快速改變
在熱鬧的吃喝中,令心更空虛
只能留待夜深,還己那份寂靜。
再見〉一段記憶、友誼,
情人、家人,
到最後死亡,或許是另一段重生!
厭世、存在〉走到死角、邊緣,亦是那一端的起點!
闔上別停留,過去的煩惱,看別本書去!

摘錄自〈小日子80〉
張曼娟 向 17 歲告別
從小到大,我都是不擅長交朋友的孤僻性格,也或許是因為恐懼別離。17 歲的少女時代,更加是個彆扭古怪的女孩,永遠只跟兩、三個同學連體嬰一樣的黏在一起,她們不在身邊的時候,我可以不吃飯、不上廁所,因為太恐懼人群了。
後來,密友們陸續交了男朋友,我又陷入孤獨的境地,也不知怎麼地,就跟從外地來臺北的同學里美熟悉起來,她把從租書店租來的書借給我看,我也把自己的創作給她看,她每次都認真的寫心得,讓我更加不肯放棄的寫下去。
我們一起做過許多有趣的事,去空軍公墓的草地上躺著看雲;走遍了中華商場唱片行找一張黃梅調電影原聲帶;買一張電影票把喜愛的電影看三次,躲在廁所裡逃避換場的檢查。更特別的是每一天都要寫信給對方,不只是在寒暑假的時候寫,連學期中天天見面也要寫。她牽著我的手,一步步帶我走出孤獨的暗黑洞穴,我的笑容變多了,上學又成了值得期待的事。
然而有一天,里美像平常一樣來訪,我正在家裡煮酸菜肉絲麵,她輕聲對我說:「妳知道我爸媽離婚了,再過三天,我就去南非找我爸了。」我驀然轉頭看她,像看著一個陌生人,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我知道她不想讓我難過。我把酸菜大把大把的往油鍋裡扔,隨口說出了幾個她喜歡或喜歡她的男生名字:「那他們要怎麼辦?」里美笑得有些恍惚:「過一陣子應該就會忘了我吧。」
我點點頭,繼續翻炒油鍋中的酸菜,好像那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但我能感覺她溫熱誠摯的眼睛,定定地看著我:「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喔,一個人的時候,也要去吃飯。」不知道為什麼,我賭氣似地說:「過一陣子應該就會忘了妳吧。」正在忙碌的母親突然探進頭來,招呼里美一起吃麵,里美說她還有事要離開了。
我沒下樓送她,卻跑到陽臺上,看著她愈走愈遠的身影。那年冬天我有很多懊悔,怎麼就這樣不愉快的分別了?如果從此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怎麼辦?我們確實斷線好多年,直到在臉書上,與里美從小一塊兒長大的朋友找到我。她們說里美結了婚又仳離,十年前遭遇重大車禍,腦部受創,有些失憶,還好老朋友都還記得。
前兩年我們終於見面,她和一塊兒長大的朋友一起來的,笑嘻嘻與我聊天,說的都是我這些年做過的事,寫過的書。聽著她和其他朋友聊著小時候的趣事,過往的冒險,我突然忍不住想試試:「那天妳來我家,跟我說要去南非,我真的嚇到了。妳還記得嗎?那天,我媽要留妳在我家吃飯。」「對啊,妳媽媽煮的飯很好吃,我吃了好多,一直懷念。」她緩慢地回答,小心翼翼的。那天酸菜麵酸到無法入口的滋味,從我胸腔中泛開來。
終於確定了,她為什麼從沒提過與我的共同回憶?原來,她已經不記得我了;原來,這已經成為我自己一個人的回憶了。分離的時候,我擁抱了她,在心裡對她說「再見」,也向17 歲的青春告別。
張曼娟
曾經在大學當教授許多年,曾經在香港擔任臺灣文化代表;曾經出版過締造紀錄的暢銷書,如今想要回歸到沒有定位的狀態,好好過日子。喜歡旅行、觀察、發呆、胡思亂想。

台長: jean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