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向轉診三箭齊發!國泰... 素可泰水燈節與蠟燭節如何在股市上創造驚人財富 亞馬遜、Apple M...
2018-02-13 21:02:43 | 人氣(56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牛郎

我已是中國溫州人,愛喝酒、吸煙、讀書等等,但幸好我有錢(當然是兄姊們共同繼承的大筆遺產),為了體驗生活―――其實在臺灣服海軍陸戰隊義務役一年十個月時,就已和那個缺少女人的小社會(三教九流)的年輕人打過交道,並不像學校裏顯得格外單純,隨時要擂起拳頭幹架。
我眼尖,看了報紙的求才廣告,便知道工作幹的是「牛郎」,專門陪伴前來店內的太太小姐們喝酒、談天、接著妳情我願地開房間做愛。我體魄強健,英俊瀟灑,沒人敢對我挑釁,我的公關是一流的。太太小姐們進場時,每人須先付五千元基本費或會費四千元,酒錢及雜費等另付,我領的薪酬由老闆每月支出三萬元,當然太太小姐們按規矩會額外賞給我服務「小費」。這樣的「牛郎」工作,其實無聊透頂,我經常想辦法深入淺出地談一些生活哲理,倆人戴上耳機一起聆聽我為她們選播的音樂(為此,我事先添購了CD唱機的雙插孔接頭),看來,我像是深入虎穴(一批母老虎間)的賺錢佈道家。
她們(中國大陸溫州的女同胞)的膽量比一般女子大多了,不管年紀,都很老成,可是低俗,並不真正懂事;她們不愛看A片(色情片)―――說那玩意兒並非真槍實彈,卻又瞧不起很廉價的打殺、談情、家庭倫理的的電視連續劇,幾乎每個女客人都有同樣的傾向,我們的黑道店老闆,早與警局派出所打點好了,撒完鈔票,便不可能被加諸妨害風化的罪名。順利營業。

劉婷婷,年將三十(我才二十六歲,去年好奇地去開過計程車,為體驗生活),而她是股市理財專家,老公跟別的女人跑了,或說已失蹤,一切不詳。
「我打心眼裏喜歡你,但不可能嫁給你,」她平靜地說,「你是一位隱居在都市角落的『牛郎』,對吧?」她一口乾了一小杯約五十CC的「陳年紹興酒」。「妳如此警惕我也對,」我也照樣乾一小杯「劍南春」美酒,「我下個月就要去法國花都巴黎當街頭藝人,我會拉奏手風琴,畫素描,成為『乞丐漢』。」「天啊!小徐!你不能逃跑!我沒有傷害你的尊嚴的意思……請原諒我……」我譏諷地淺淺笑著,叼一根「長壽」牌香煙,享受多過虛無縹緲,「妳也吸吧。」
劉婷婷點燃一根她的「DUNHILL」洋煙。
「小徐,告訴你,上星期你送我的世界情色名著《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我仔細讀了,可是我的文學、歷史底子薄,覺得不痛不癢,比不上我自己的一對雙胞胎乳房飽滿,哈哈!當然是中國臺灣的電視連續劇難以企及的。英國作家勞倫斯所著《查泰萊夫人的情人》顯得更深奧,只是我不想成為英國女人,我更漂亮性感,OK?」「讀書歸讀書,姑娘有什麼好妒嫉的……」話音未落,劉婷婷站起身靠過來,使勁搧了我一耳光,我紋風不動,誰都知道她的胸懷裏感到一陣椎心的刺痛。啊!可愛的小婷,淚眼汪汪的,立即轉身從她的名貴手提包裏掏出一把鈔票,數了一萬元,說是賠償我的挨揍。

「小徐,這些錢給你,對不起你……」
「唉,親愛的!」我深情地說,「絲毫沒有關係,別堆在心上,是妳喝了酒的緣故,這些錢我會妥善利用,會買些書啦,CD啦,DVD啦送妳的。或者一起去看早場大螢幕坎城影獎的藝術精品。吃『肯得基』的美味。」接著,我故意對準劉婷婷化濃妝的兩行淚臉噴出一口煙,開她玩笑。小婷果然破涕為笑,笑得歪嘴了,雙眼含情脈脈,又是高個子,身材凹凸玲瓏有致,很美。
「老娘,」她鄭重地說:「我大學時代是鑽營商務的,缺乏高級人文素養,只迷戀一些流行歌星、影星,我自己很明白這點,非常榮幸認識你,我不妒嫉,看開了……,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你說過『幽默而悲天憫人的一連串衝突與矯正是戲也是人生的主構元素』,對吧!否則大家沒戲唱了,活著幹什麼喲?!」
我點點頭。彼此沈默了兩分鐘,顧自痛快地喝酒吸煙。
「明天你換個班,請假一星期,早些出門,搭飛機陪我去四川樂山大佛的碩大石雕參拜,能嗎?」
我答說,這OK,這絕對沒問題。
「嘿!」小婷叫道,「這可是讀了佛家禪宗經典,你送的《六祖壇經》一書的結果啦!你說什麼『酒肉穿腸過,佛在心中坐』,意思是人人(包括有情的生命,豬馬牛羊)皆可成佛,樂不可支,挺有意義的……真果。結成人生的真果!」
「來――」我說,聲音很他媽的渾厚有力,「再乾杯!」
我們慎重的碰杯了。之後,再沒說話,彼此東張西望,吸著煙,聽別的買醉人大聲吆喝划拳。熱鬧非凡哩。可是我們的「電影」,好像突然故障,中斷了似的。

「聽過柴可夫斯基的《第五號交響曲》,像是經歷了一場大戰爭,有時候靜默地偷偷埋伏前進暗殺,有時又大炮齊鳴,飛機狂轟濫炸,機槍掃射,然後是沙場裏的下級軍官與部隊的女護士戀愛……」
「哇!」我為小婷大聲鼓掌喝采,「我為妳叫好,妳的想像力真他嗎的豐富極了,佩服!佩服!」
「嗨,」小婷一下變得靦腆地說:「有什麼師傅,就有什麼樣的徒弟嘛!」
「酒肉穿腸過,佛在心中坐,來――,再乾一杯!」
真奇,這話我和小婷兩人同時脫口而出,莫非世上真有神仙庇佑?!
哈!哈!哈!我們大聲開懷地笑著。
「爽呀!」小婷邊說邊替我斟酌「劍南春」美酒。

 我取出了記事本,用黑墨鋼筆寫幾行字,遞給她,小婷帶點醉意,興奮地朗讀:「智慧與覺照凝聚而納入寂寂的無何有之鄉,即是光藏入光源之中而無光,形影藏著,不事染,與道合符,居於造物之先,所以名相不彰而無名。惟能無光,才能發出無量之光;惟能無名,才能成就非常之名;神聖之人,俱以大道為宗。」最後,她加上一句:「哦!小鬼頭,我愛死你了!」
「法國已故大導演楚浮,擅長將低俗媚眾的小說,改拍成情趣高雅的電影啊!至今常為人們津津樂道!」
「喂!喂!喂!小鬼頭,這話怎麼可以在老娘面前口無遮攔就發表呢!分明是瞧不起女人嘛!」小婷忽而扳起臉孔。我連忙道歉,海闊天空渺無邊際地改口說:
「尊敬的小婷,不久以後妳會成為長命百歲的女楚浮,我敢保證這點!」
小婷笑道:「我可不想當什麼電影導演,我仰慕戲子這行業,我能演戲演得大紅大紫嗎?」
前車之鑒。我應道:「絕對大紅大紫,而且還得最佳女配角獎!」
「什麼女配角?!」小婷怒喝道:「是女主角啦!瞧我這一身……」
「是啊!妳是美的美學,楚楚動人,性感尤物!」
「是嘛!瞧瞧我的靈魂之窗……騙不了人!」
「我知道。現實生活,我當妳的男配角,而妳是女王,股市理財專家,大富貴婆……」
「停!」小婷又罵道:「酸!你才是真正的國王,別譏諷自己的妻子!」
「哈!哈!哈!……」我們暢懷大笑。
忽而,我想起了彩虹(別名、暗號),她是葬儀社老闆兼寡婦。四十出頭年歲,育有一兒一女。彩虹屬於醜的美學一派,能言善道,懂得紫微鬥數、星座命理這些莫名其妙的招數。小婷的真實姓名叫賀霞芳。我幹「牛郎」這業務員三個月了,酸甜苦辣,每一樣都不少。

台長: 林步竹
人氣(56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健康樂活(醫學、養生、減重)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