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車手試駕的車有哪些? 年度安全配備最佳五個車型年底大選 決戰中台灣? 台中市最新民調 盧秀燕...
2018-01-11 15:39:32 | 人氣(49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法朵咖啡館

離開寓所後(我住北京光華路一幢大廈十樓的小套房),搭半小時公車(一片壯麗的街景),目的是去拜訪那家叫「法朵」的咖啡館。咖啡館不大不小(有四十張或古雅或前衛但不同款式的坐椅),座落於巷內的幼稚園「小甜甜」的隔壁。 
初冬的暖陽正照耀著。沒什麼生意,劉小姐斜依在店門口,像一朵慵懶的金璨璨的大花。
「喂——,哈囉——,無家可歸者……」老遠見了我,劉婷婷小姐便扯開嗓門大作「生意」。
「這是什麼新鮮貨?」婷婷小姐粗聲地問,約有五秒鐘,她搔癢似的刻意隔著黑色圓領的長袖針織線衫在調整胸罩的肩帶。「哦,德布西交響詩《海》——。咦,老娘聽過沒有?是浙江錢塘海潮的自然音響效果嗎?」
「不是的,妳聽聽看,是印象派的音樂,天籟之音啊!」我動手掏煙:「放心吧,是法國香頌的另一類,不妨礙。」
「是!遵照辦理!」婷婷的嘴巴雖則這麼豪氣干雲,但骨子裏,她永遠弄不明白貝多芬的第五號交響曲《命運》的「命運」是什麼?何苦,何苦呀,她總會哀鴻遍野似地罵道,只有瘋子才打造出這種嚇人的鳥音樂!比臺灣同胞出殯時的電子花車小姐吟唱的閩南歌謠還要一百倍難聽!……夠了,沒別的客人,我受你也受夠了。」 
不過三兩分鐘,婷婷取出《海》,換上民族美聲大歌唱家董文華小姐領銜主唱、交響樂團伴奏的《春天的故事》專輯———聽來是那麼的盪氣迴腸,那麼優美。

「一路各自喝咖啡,咱們誰也不要理誰。」她說,顯得有些不自然的嬌媚。

我埋首寫下:第一次欣賞改編自英國大文豪D.H.勞倫斯的小說《查泰萊夫人的情人》這部電影前兩年,我曾向社區的大娘借了一輛裝配有擴音喇叭的公務宣傳車,為期大概五個月,每逢周日我便開車穿梭於臺北大街小巷,目的是播放不諧和、無調性的現代「噪音」音樂,更且要拿法國印象派大師德布西的交響詩《海》來淹沒、淹沒、淹沒整個臺北城,好玩吧!簡直就是一家流亡音樂的地下實驗電臺。有一回,當宣傳車開到臺北市立精神療養院樓下時,我改播了俄羅斯尤瑞貝雪梅的《獨白》「噪音」音樂,居然有幾個病人(52男)探出三樓窗口(但仍被不銹鋼柵欄阻著)他們直呼音樂萬歲!直呼我愛你!直呼我要出院!直呼我無罪!直呼病歷錯誤!直呼我們沒有默契!直呼我依然愛你!我依然愛你!直呼音樂萬歲!
我一抬頭,婷婷伸過手來搶了去,咕噥著,「……你未寫完,再寫。」
時辰到時,附近一所私立大學日夜間部的學生,會常來光顧「法朵」,他們喝各式咖啡、啤酒,用各式簡餐。劉婷婷的助手小蕾(她的表妹),這兩天得病發高燒,住進了醫院。女兒筱雲,尚在高職攻讀應用美術,當初由她負責設計「法朵」裏裏外外的裝潢,形成了一種少年老成的樸實與狂放兼具的風格——未收成的碩果累累的金黃色秋稻,養在店門口遮雨棚下的一具全新黑瓷馬桶內,馬桶上面的水箱豎立著穿橘紅色三點式比基尼泳裝的性感稻草人,那真是壯麗無比。當然,後來我用雕刀細細地加以雕琢,透出那「花盆」黑釉底下米白色的一圈竹的繁枝和茂葉。我與婷婷同齡三十九,但筱雲卻稱呼我「小鬼」。她被我騙了,那時,我告訴筱雲:如果妳有任何的心事或願望,請儘管寫在紙條上,隱匿地揉成一團,交給「瞎眼」的我,那麼,保證五分鐘之內,便可從我多年修煉的仙術中一字不差地算出妳的心事願望,懂嗎?第一回合,筱雲寫「鬼才信」三字,不多時,她驚惶失色,大叫了一聲:「哇!」然後,她怪模怪樣地瞇著眼瞄我,顯得目光如豆。「你真神准!」她說。接著,筱雲寫道:暢遊桂林、西藏、張家界。赴美留學。三十歲戀愛。中彩券頭獎……。這些自然全都一一實現了(魔術的緣故。 )

「老娘看你塗塗寫寫,別以為看不懂,講過幾遍了,可憐你光賺那麼一點點稿費,不如叫筱雲幫你電腦列印成冊,搬去大學的校門口擺攤子賣。好小子,不也在街頭巷尾賣過牛仔褲嘛!」
「言之成理,言之成理。」我點點頭說。
「那你就該言聽計從才是。」婷婷站起來,自櫃檯那邊對準我噴一口煙。然後,笑著將煙熄了。

今年夏天(大夥兒有緣結識的狂放季節),我為婷婷和筱雲拍攝厚厚一疊令她們舒心滿意的照片集。照相機這玩意兒作用時,既是表像世界的主體也是客體,因此它是一件精巧無情的機械性單眼球(仿真載體);換言之,人(實在世界的部分)的相對主觀視野完全是由自己的歷史經驗——對於萬事萬物——投注於人的一生當中。所以,相機的人性化(透過再矯正)的視窗之所見(主要是材料對象展露於光影中的客觀構圖)具有記錄與創造的雙層功效——我回答了問題,也給婷婷、筱雲提問題:為什麼在准焦距的鏡頭前套緊女人的絲襪所造成的「朦朧感」和焦距不準時產生的「模糊感」有天壤之別呢?
「老娘記得,」婷婷搶先說(她是中文系畢業的,教過初中)。「古云:差以毫釐失之千里!對不對?嘿,筱雲,妳來說說看。」
筱雲愛理不理,說:「『說說』就達意了。說說『看』,答案不就是在直覺地『看』嘛!觀世音菩薩!」

「上蒼啊保佑!」婷婷圓睜著大眼嚷道。她那雙白晢纖長、塗粉紅色指甲油的尖尖十指,嚴肅地交握著;我打量她一身美麗的黑色裝束(黑亮的長髮、黑色圓領的長袖針織線衫、黑色小直筒牛仔褲、白珍珠耳墬、黑色假鱷魚皮平底鞋),她接著說:「最近許多的社會名流不約而同都罹患癌腫到了末期,有乳線、有卵巢、有肝肺的……,現今小蕾染上了呼吸道炎,病懨懨的,被迫暫時跟我們隔離了。」……
        

台長: 林步竹
人氣(49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健康樂活(醫學、養生、減重)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