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檔值得抱一輩子的定存股豐田VIOS超值36萬起香港最便宜飯店一覽表「一天一蘋果」!俄不給...
2004-12-13 22:34:57 人氣(1,593)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陶淵明〈歸去來辭並序〉備課資料4--2

0
收藏
0
推薦

陶淵明〈歸去來辭並序〉備課資料4--2

五、 《歸去來辭》的分身——蘇軾檃括《歸去來辭》
晉.陶淵明《歸去來辭》對克服生命的異化及回歸生命原鄉的深刻關懷,令人沉吟,故千百年來流傳不衰。您可知道,這首膾炙人口的《歸去來辭》也有個分身?
《歸去來辭》的分身,是蘇軾一首鮮為人知的曲子:《哨遍.檃括<歸去來辭>》。「檃」,音「ㄧㄣˇ」,「檃括」是依據某種文體的內容、詞句,改寫成另一種體裁的意思。因此我們可將蘇軾的《哨遍.檃括<歸去來辭>》,視作是陶淵明《歸去來辭》的改寫版。
蘇軾檃括《歸去來辭》,與他謫居黃州時的心境有關。蘇軾在黃州的時候,曾闢東坡為居所,因自號東坡居士。他在東坡上蓋了間名為「雪堂」的屋子,十分簡陋。當時有許多人認為這屋子與他的身份極不相稱,便都投以疑惑的眼光。唯獨蘇軾的朋友董毅夫,對他的高節欣賞有加。蘇軾遂將《歸去來辭》加以檃括,寫成<哨遍>一曲,使之能唱,然後贈予董毅夫。<哨遍>的序說「陶淵明賦歸去來,有其詞而無其聲。余既治東坡,築雪堂於上,人俱笑其陋,獨鄱陽董毅夫過而悅之,有卜鄰之意,乃取歸去來辭,稍加檃括,使就聲律,以遺毅夫,使家僮歌之…」大抵交待了作<哨遍>的緣由,不過仔細推敲的話,還有其他原因在。一起先來看看<哨遍>全文:
為米折腰,因酒棄家,口體交相累。歸去來,誰不遣君歸?
ÿ ÿ 覺從前皆非今是。露未晞,徵夫指予歸路,門前笑語喧童稚。
ÿ ÿ 嗟舊菊都荒,新松暗老,吾年今已如此!但小窗容膝閉柴扉,
ÿ ÿ 策杖看孤雲暮鴻飛,雲出無心,鳥倦知返,本非有意。
ÿ ÿ 噫歸去來兮,我今忘我兼忘世。親戚無浪語,琴書中有真味。
ÿ ÿ 步翠麓崎嶇,泛溪窈窕,涓涓暗谷流春水。觀草木欣榮,幽人
ÿ ÿ 自感,吾生行且休矣!念寓形宇內複幾時?不自覺皇皇欲何之
ÿ ÿ ?委吾心、去留誰計?神仙知在何處?富貴非吾誌。但知臨水
ÿ ÿ 登山嘯詠,自引壺觴自醉。此生天命更何疑?且乘流、遇坎還
ÿ ÿ 止。」
蘇軾曾含蓄地說自己檃括《歸去來辭》,乃「雖微改其詞,而不改其意」(見蘇軾《與朱康叔》)。但若將本尊和分身兩相對照的話,就可看出蘇軾極為不凡的聰明才智。《歸去來辭》的文字,可說非常精鍊,沒有一句廢話。在這種情況下要加以檃括,有著相當高的難度,非一般人能為之。蘇軾檃括此作的高妙處,在他融合了《歸去來辭》的「序」與「正文」的精旨。譬如:<哨遍>的首句「為米折腰」,概括了老陶史傳的可靠記載;次句「因酒棄家」,凝縮了「序」文的「公田之利,足以為酒,故便求之」等語;第三句「口體相交累」,從「序」一下過渡至「正文」,除了味道不變,甚至還有導入主境的妙效。所以說,蘇軾改寫《歸去來辭》,實際是一種藝術創造。
為什麼像蘇軾這樣多產的大文豪,也會檃括他人的文章呢?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實在喜愛陶淵明的《歸去來辭》。從蘇軾《與朱康叔》中「舊好誦陶潛《歸去來》」一語,可以看出《歸去來辭》是蘇軾念念不忘的「老相好」。但是《歸去來辭》對喜歡哼哼唱唱,而「常患其不入音律」的蘇軾來說,未嘗不是一種遺憾。蘇軾於是將《歸去來辭》「微加增損,作《般涉調 哨遍》」,把原本不可歌的,變成可歌的。這不僅是蘇軾結合音樂與文學的另一項實踐,以這樣一份禮贈予董毅夫,也是誠意十足的。
<哨遍>的評價如何呢?南宋知名詞論家張炎,是這樣說的:<哨遍>一曲檃括《歸去來辭》實在精妙。那是連周邦彥、秦少游之類的才子,也做不到的。張炎,予<哨遍>極高的評價。
http://www.literature.idv.tw/bbs/Topic.asp?topic_id=872&Forum_id=67&cat_id=13ÿ
六、 易文为曲 优美传神
李爱冬
  上期“倒推船”载吴光辉先生介绍溥叔明先生曲文作品的文章,使我回想起叔明先生的另一篇佳作。 叔明先生淹通词曲、音律, 博学善作,除创作之外,还写过不少改古人辞赋名篇为[岔曲]的作品。经先生改写的这些作品既具岔曲的流畅、通俗、可唱性强之特点,又能传达出原作的神髓,是再创作中的精品。
下面就以先生改写大诗人陶渊明名著《归去来辞》的岔曲为例,简单地谈谈我对改写后的体会。

[岔曲]
《归去来辞》 归去来兮,想田园禾黍离离。既自以心为形役,更何必劳愁叹息怨饥躯。往者已浮云,来者休失计,且喜是暂入迷途犹未远,急办那一叶扁舟赋归欤?(过板)
望衡门风光如昔,足健神怡,童仆远欢迎,稚子门前立,三径已就荒,犹存松和菊。入室见酒盈尊,琴在壁,庭树可怡颜,茅屋堪容膝,小园日涉足流连,柴门虽设常关闭。矫首每遐观,扶策时流憩,闲云出岫本无心,倦鸟知还如有意。抚孤松徙倚盘桓,(卧牛)
咏歌朝夕,归去来,交游息,排闷有琴书,情话为唯亲戚。春雨时农事起,棹孤舟,命中车,涧壑寻窈窕,丘岭度崎岖。欣欣木向荣,涓涓泉始急,万物自得时,吾生当适意。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听留去,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我且自诗酒耕耘从所好,乐天知命复奚疑。
改写名篇将其文体变换,使其成为另一种文学体制,这种做法由来已久,就以《归去来辞》说,早在宋朝苏东坡就曾镕鋳改写成宋词。清朝“昇平署”岔曲中也有改写此篇的岔曲。这种将一种体裁的作品改写成为其它体裁(此处具体说是改为岔曲)的再创作,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
一种是剪裁其原文,选择句子入新体,上者,也颇可自巧织之工见其优长。另一种是采用唱者介绍的语气,例如昇平署岔曲《归去来辞》的开头先唱:“斗印轻挥,事在知几,渊明老叟,进退合宜……”同时也引用原文词句。第三种是写其文意,适当采用原文词句。这种写法要求改写者必须深谙原作中心思想,抓住精神,写出旨趣,又能恰当的引用、化用原作词句。这样,既可入唱,又能传达出原作的精华。叔明先生改写的《归去来辞》,大概可用第三种情况规范之。
陶渊明的原作,简明优美、自然通畅;但毕竟是文,若用短小形式的岔曲演唱很难表达完美。可是,叔明先生改写的这首岔曲,层次清楚、布局匀净、主题突出。“过板”前写辞官场回田园,共四韵八小句,简括原赋前一大段夹论夹述的内容,用“既自以心为形役”一句原句点明“赋归欤”的原委。“过板”之后杂言体十七小句到“卧牛”,写归家以后的情景以及舒散闲适的愉悦心情。在“卧牛”后有十二小句写归园田居与放意山林的情怀,紧接下用“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听留去,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我且自,诗酒耕耘从所好,乐天之命复奚疑”数语述志议论结束。全曲共四十余小句,用“一七”辙,写心情议论处略少,写景色行动者多,这就宜于发挥岔曲的特点,容易引人入胜;而在“卧牛”处强调的是“抚孤松徙倚盘桓,咏歌朝夕,”刻画出一位放弃名位、自由潇洒的达者形象,从曲的内容说是高峰所在,也是腔调的顿挫抑扬之最佳境。
在造句上,该曲尽量利用原文词句点缀,但又不是直接嵌用,而是化入,如原作中:“悟已往之不谏,觉今是而昨非,入迷途其未远,知来者犹可追……”读之可,唱则拗口,岔曲词则改写为“往者已浮云,来者休失计……”其形非而质在。又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在岔曲改成“闲云出岫本无心,倦鸟知还如有意,”颠倒了一下词序,加上“本”、“无”二字改成七字句,显得更明朗且通俗。在用字上也是注意了意义上的通达、易晓,音律上的平仄协调,使演唱时字句清楚,音节合律。行文富于变化,有时连排六句五言,有时五言、七言两两成对或交插运用,有时选用三字句,有时在排下句式整饬的数句之后,在下句的开头加上三字句如“且喜是”、“我且自”使全句增加流动感,促进了音节、曲调的活泼性,使之更符合岔曲唱法要求。 将一篇由赋体固定形式(基本是四字、六字句式的偶句。)写成的长文,改写成句式参差、杂言错落的大岔曲。从曲文情韵上看,陶氏写《归去来辞》的思想、心情的变化与田园山林的优美都已具现在岔曲之中。若演唱起来时大约可以达到风神摇曳、乐耳动人的效果吧!
http://www.artwork.com.cn/beijing/bjg/1998/02/011.aspÿ

刍谈岔曲 姜言沛
岔曲是八角鼓中最原始之曲种,是单弦演唱中的一部分,单弦就是根据岔曲发展而成的。八角鼓初学者必先习岔曲,入门虽易若要唱好却很难。岔曲确是八角鼓中最雅者,这是因为早期的撰文者多是文人墨客,子弟票友也都很有学识,故演唱时感情充沛情景交融,这是当今票友所不及的。
岔曲的内容多为描写景物及闺情,此外改写古人文赋和集古诗词者亦不少见,例如:《拷红》即源于元曲《西厢记》的第四本第二折;《黄昏卸得残妆罢》则出自《聊斋》中〈凤阳士人〉篇;著名画家溥心畬先生曾改写《洛神赋》为岔曲,也曾写过集唐诗句的岔曲《江上数峰青》……等等。
岔曲流行日久,而且内容各有不同,在音乐伴奏和演唱行腔上也有所变化,流传至今除“短岔”和“长岔”外,尚有“起字岔”、“荡韵”、“别韵”、“平岔”、“串铃数子”、“琴腔”等众多种唱法。以下就我所知试作浅简说明,敬请同好们参考。 短岔通称“小岔曲”,又称“脆岔”。天津单弦名家张剑平曾说:“因其有词脆、腔脆、板头儿脆、三脆的特点,故称脆岔。”它是由六个乐句组成,所以又称为“六句脆岔”。如:《春至河开》、《秋色凄凄》等就属于短岔。 长岔通称“大岔曲”,其特点是:在词句组成上是三字句、五字句、七字句和串铃垛句,相互交替运用。从而使得唱腔灵活多变,节奏明快流畅。唱时赶板、垛字、顿、挫、扬、抑,而唇、舌、齿、喉并用,节拍与休止气口儿安排得当。唱腔起伏跌宕,悦耳动听。
如:《紫绶金章》、《拷红》、《潇湘馆》、《太虚幻境》等岔曲。 起字岔,它的特点是,曲首第一个字用长滑音散板起唱。起字岔又分为:“起字短岔”,如《云水悠悠》;“起字长岔”,如《疾风骤至》。此外像《秋声赋》、《潇湘馆》等大岔曲也是以“起字岔”的唱腔谱曲的。 荡韵,这类岔曲音乐性较强,速度较慢,行腔悠扬婉转,起伏性较大;曲调丰富,一曲中高腔、低音儿、立音儿、嗖音儿并用,是岔曲中演唱难度较大的一中。单弦名家荣剑尘的《庆中秋》和《朔风吹柳絮》录音,可以从中领略“荡韵”的唱法。 平岔,这类岔曲旋律较平稳,节奏较缓,跳动性不大,但叙述性强。伴奏时三弦走上把,称为“高弦平调”的唱法。如《艳阳春昼》、《秋色凄凄》等岔曲即属于“平岔”。
岔曲的音乐结构为六个乐句组成,在“过板”(大过门)前后各为三个乐句。第二、四、五乐句为切分句,即每个乐句中再以“小过门儿”把句子分开,例如岔曲《秋色凄凄》中第二乐句:“一望河桥景物稀,”句中加一小过门,即成为:一望河桥(小过门)景物稀。第五乐句的切分处称“卧牛”,原为老满语译音,是即将到达的意思。卧牛分为“软卧牛”和“硬卧牛”。软卧牛为重叠字的切分句,如上例岔曲的“青山化作黄花地”句,即成为:“青山化作黄(软卧牛、过门)黄花地,”在“黄”字时重叠出现。硬卧牛只是句式的切分,无重叠字,如岔曲《烛影摇红焰》中的“帆挂高悬疾如箭”句,即为:帆挂高悬(硬卧牛、过门)疾如箭。
以上所谈拉拉杂杂很不成系统,谬误之处也还难免,还望同好不吝指教。 附记:我在青少年时代就接触曲艺,尤其喜爱单弦。在五十年代初经常与已故谭派单弦名票张玉林和好友刘人文等一起切磋演唱。后调动工作至河南省焦作市,现已退休。四十多年来从未忘怀单弦八角鼓,总想着北京曲艺。1996年从老友吴光辉处得悉京华八角鼓票房活动情况,心向往之。后见到《八角鼓讯》刊物,万分欣喜。我们曲艺爱好者有了交流的园地,不揣冒昧写了这篇短文,敬聆方家郢政
http://www.artwork.com.cn/beijing/bjg/1998/02/010.aspÿ


台長:尚未設定
人氣(1,59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