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背痛、下肢痠麻」職... 買中古車怎麼選才划算股票賠錢的三種應對策略 為何狼師不會被定罪
2016-06-14 12:07:55 | 人氣(18,466)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芒種閱讀:洪震宇《走自己的路,做有故事的人》


芒種閱讀:洪震宇《走自己的路,做有故事的人》
書名:
《走自己的路,做有故事的人:從生活脈絡尋找改變的力量》

作者:洪震宇
清華大學社會人類學研究所碩士、政大社會系畢業。

現為自由作家。曾任《天下雜誌》副總編輯、創意總監,規劃過三一九鄉專輯,也當過《GQ》國際中文版副總編輯,是少數跨越財經、時尚與在地生活的創作者。
中年之後職業混亂、專業難以定義,曾是廣播主持人與電視節目製作人,並在誠品講堂授課。以彈性多元的顧問工作,參與各類型的商業創新,以及地方社區組織運作,實踐文化、社會與商業三贏的模式。
 
另外,致力成為跨領域專業的溝通者,希望將複雜的事情變簡單、有趣,更有深度。
主持「好好說故事工作坊」,引導上班族、創業者與企業主管提升思考、表達與傾聽的能力。在企業開設的說故事工作坊,則以改善跨部門溝通,建立企業文化與創新能力為主。
2012年受邀在TEDXTaipei發表演說,曾獲選為《Shopping Design》2013年年度影響力人物,被稱為是「台灣新品種旅行設計師」。
 
著作:
《風土餐桌小旅行》(獲得2014年時報「開卷」美好生活書獎、39屆金鼎獎優良作品推薦、入選2015年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旅人的食材曆》(誠品選書)
《樂活國民曆》(與彭啟明、李咸陽合著)(誠品選書)
《資訊夢工場》(獲得2005年經濟部財經管理傳記類金書獎)
現為自由作家。曾任《天下雜誌》副總編輯、創意總監,規劃過三一九鄉專輯,也當過《GQ》國際中文版副總編輯,是少數跨越財經、時尚與在地生活的創作者。

中年之後職業混亂、專業難以定義,曾是廣播主持人與電視節目製作人,並在誠品講堂授課。以彈性多元的顧問工作,參與各類型的商業創新,以及地方社區組織運作,實踐文化、社會與商業三贏的模式。 

另外,致力成為跨領域專業的溝通者,希望將複雜的事情變簡單、有趣,更有深度。
主持「好好說故事工作坊」,引導上班族、創業者與企業主管提升思考、表達與傾聽的能力。在企業開設的說故事工作坊,則以改善跨部門溝通,建立企業文化與創新能力為主。
2012年受邀在TEDXTaipei發表演說,曾獲選為《Shopping Design》2013年年度影響力人物,被稱為是「台灣新品種旅行設計師」。 

著作:
《風土餐桌小旅行》(獲得2014年時報「開卷」美好生活書獎、39屆金鼎獎優良作品推薦、入選2015年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旅人的食材曆》(誠品選書)《樂活國民曆》(與彭啟明、李咸陽合著)(誠品選書)
《資訊夢工場》(獲得2005年經濟部財經管理傳記類金書獎)

 內容介紹:
這是一趟以「故事」開創人生新局的冒險之旅
也是由實戰經驗萃取出的「故事力創新」方法學
更是個人、組織、地方、品牌⋯⋯
都需要的跨領域溝通整合能力與創新洞見!

說故事的技巧可以複製、可以教
故事的脈絡,卻只能親身走一回
活在故事裡,也為故事而活
讓工作不再只是工作
而你,就是帶來改變的人。
在探索自我定位,尋找生命意義的過程中,人們總是不安而迷惘。
但本書卻讓我們知道:改變現狀,才有故事;唯有在故事之中,你才能看見自己的力量。
 
這是一本關於人生與工作的創新改變之書。
一個中年男子,工作十多年,有不錯的頭銜、也背負家庭重擔,
卻帶著浪漫理想離開職場,投身不確定的未來。
他從谷底攀爬歷經種種意外挑戰,過程中所有孤獨與執著,都成為讓他獨特的創新養分⋯⋯
 
於是,他帶著故事回來。
帶著親身實踐的「故事力創新」方法學,回來了。
 
「故事」,是向內的深掘。
故事最吸引人的,不一定是大江大海的格局,而是日常生活細節的魅力。
透過深入挖掘,找出表象之下的內涵,認識真正的自己、接受天職的召喚,才能創造更多可能。
 
「故事」,也是向外的探索。
這是一個人、一個組織,在遇到難題與逆境時,
如何積極應對、想方設法解決問題,最終帶來改變的過程。
 
在這個不確定的年代,從人生到職涯、從部門到組織、從地方到城市⋯⋯
理想與現實總有著巨大落差,你要如何用故事帶來改變、實踐創新?
 
本書以人類學的脈絡思考為基礎,輔以實戰經驗,
透過旅人的思維、編劇的洞察、導演的實踐等三大「故事力創新」方法,
教你說一個有脈絡的好故事,一個能化歧見、尋洞見、帶來改變的好故事。
 
先為自己說一個好故事,才能向這世界說一個好故事。
走自己的路,你就是有故事的人。
推薦序|
紮紮實實,跑在路上——盧建彰
只要出發,就有故事——王村煌
意料之外,才是人生——李惠貞
從生活甦醒開始的自我改變之旅——李仁芳

前言|活出故事來
序曲|召喚——從旅行到履行
01  找尋,心之所向
02  跨界,重組專業
03  出走,製造人生空白期

第一幕|啟程——用好奇創驚奇
04  有脈絡,溫故就能創新
05  故事,就在現場
06  挖掘,內心的寶藏

第二幕|挑戰——化觀察為洞察
07  小旅行教我的事(一)——旅人的思維
08  小旅行教我的事(二)——編劇的洞察
09  小旅行教我的事(三)——導演的實踐
10  故事力創新——圍與危,解構穀倉效應
11  故事力創新——詮釋,才能活化故事

第三幕|改變——將事故變故事
12  做有故事的人——走上英雄的旅程
13  工作與家庭——故事力與人生策略
14  說故事的修煉
15  好策略,就是一個好故事
推薦序:▍紮紮實實,跑在路上

●赫爾辛基式的跑步
我很少看人跑步,因為自己跑步就很累了,而且跑步是自己的事,不想看別人辛苦,更不想看別人跑得快或跑得慢,不管怎樣,那都是別人的跑步。
 
但那回在赫爾辛基,我一直看到別人跑步,一開始不以為意,但當時間拉長後,開始感到奇怪,怎麼不管幾點鐘,都有人在跑步?早上七點鐘有人跑,下午四點滿街都是人在跑,午夜十二點連碼頭都有人在跑,整個城市都在跑,而且是紮紮實實的跑。

紮紮實實的跑,我說的不是開玩笑的跑,是那種你一眼就可以看出,充分準備而且每天都會準時出現的那種,配備整齊、眼神認真,該怎樣就怎樣,全心投入,不在意風雨,更不在意目光,只在意呼吸和環境的協調,雖然不知道眼前的路會是怎樣,但每一步都很踏實,節奏穩定,手肘擺動精確,膝蓋抬起的高度一致。而且,你很清楚看到,雖然辛苦,但對方享受其中,並且在掙扎裡優雅,你也可以感受到,他會繼續下去,因為那是他的選擇,他會繼續下去,那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

最妙的是,看著他跑,你會想跑,你會想,是不是該放掉既有的行程?換上跑褲,也來跑一下,像他一樣,認真愉快,紮紮實實的跑。
 
噢,我在講跑步,我也在講洪震宇的新書《走自己的路,做有故事的人》。

說故事跟跑步一樣,一樣累,一樣有意思
是啊,講故事跟跑步一樣,你得靠自己,你得到現場,你得用所有的心力灌注,沒有誰可以靠誰的,沒有權勢可倚靠的,沒有後門可以走,更沒有捷徑可以鑽。因為你自己知道,這是讓我真心喜愛,並覺得這多少算是個可以也值得花時間去做的事。

看著震宇兄的文字,左腳右腳,一步一步來,像拳擊手的跑步日課,拳拳到肉,步步踏穩,我覺得自己好像近距離跟他一同跑步,一起呼吸,一起掙扎,一起想找出方向,一起面對岔路,一起走錯路,一起聽見有人叫你不要跑了,一起聽到自己叫自己算了,一起在走上對的路後發現,原來是自己把路給走出來的,而那裡,原來,根本沒有路。

貼合著他的步伐,我發現,就跟跑步一樣,想說故事,你勢必得暖身的,拉筋的過程是既酸又痛的;但你不把筋肉拉開,你跑不遠的,你不把整個自己所有僵化的思考給伸展再伸展,你無法讓自己有柔軟的觀點,你看不見事件真正的核心。

你得在那裡,你得花上時間,你得要求自己,甚至,有時候,為了到達目的地,你得要求自己放鬆,這種要求,真是很過分的要求啊!
 
路上是會有阻礙的,當你疲累時,連個人行道上磁磚的凸起,都會讓腳感到不舒服,連只是要繞過去,你的呼吸都得調整,都會因此多喘上幾口氣。而那就是跑步,那大概就是故事的開始。

●你的風景,是你的心眼讓你看見的。
我常為自己處在一個虛幻的行業感到害羞,讀震宇兄故事的故事,更為自己無法每次都真正的把那幾公里老老實實的用自己的腳踏上感到羞恥,最重要的是,你知道的,聽故事的人也知道,哪些是假的,哪些是用詞藻假裝蓋起來、但下一秒就會被從心頭微風吹過而垮去的城堡,都知道的。

跟跑步一樣,你都知道的。
而那些紮紮實實的,會在時間過去,被沖刷後,會留下來的故事,是用腳和腳上滲出來的血,所編寫描繪成的。
那些你講得出口,描繪出筋脈有血有肉的故事,都是你用身體,一個呼吸一個呼吸記下來的。

●我是幸運的,能讀得到這書,能用自己力量前進
跟說故事一樣,我跑步是因為我要跑步,而且我跑步,都在想東西,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是我的東西;我跑步也常不想東西,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都不再是我的東西。從來就是不正經,從來就是超正經,雖然身體很用力,但有時身體也不用力,只是讓腳帶著我,一種管他的,看你會帶我去哪裡,反正我每天的行程都有目的地了,試一下沒目的地看會怎樣,至少不會死。

會死也沒關係。
跑步時死掉,應該很帥。
說故事死掉,應該很帥。
看著震宇兄的書,看著震宇兄的路,你會覺得原來可以這麼跑,原來人可以跑得這麼有力,原來人可以跑這麼遠,原來人可以好好跑好好活,原來,我們都有機會跑出自己的路,像個人一樣,像個有故事的人一樣。
而那帶給我們盼望,讓這誤以為「黑心才能活」的世界,開始有點光亮,開始想起我們是人,而且是個有故事的人。

那讓我感到辛苦但甜蜜著。
跟跑步一樣。
喘著氣但帶著笑。
祝福你,以故事,像那陣雨一般,令人雨露均沾,潤澤自己,潤澤這世代。

廣告導演|盧建彰
http://www.books.com.tw/exep/assp.php/Johnsonkuo/products/0010717034?utm_source=Johnsonkuo&utm_medium=ap-books&utm_content=recommend&utm_campaign=ap-201606

 
推薦序:只要出發,就有故事
火車穿過一座又一座的山洞,一路搖搖晃晃往台北去,我跟震宇在車上一邊檢討過去三天行程待改善調整的項目,一邊隨性聊天。這之前我們已經近一年沒見面,不方便出門的我只能從臉書中看見他走過一個又一個地方,繞台灣一圈又一圈。

這是我大病初癒後初次離家旅行,那天下午天氣很好,太平洋藍得令人明朗又愉悅,談話的內容大部分已經忘記,但至今仍然非常清楚記得,車行到宜蘭平原時突然問了震宇:「你離開固定的工作從事書寫、田野及顧問等不務正業的工作,這二年來收入足夠養家嗎?」可能是問題太過於直接,他愣了三秒後才抬起頭說:「可以!家裡過得去!」眼神倒是流露出帶著傲氣的堅決。

那是四年前的夏天,我們剛從花蓮石梯坪的小旅行回來,三個月前他主動向旗下的緩慢民宿提案,規劃了這趟旅行,帶著旅人來到這個美麗又充滿能量的地方和故事相遇。
 
這計劃是薰衣草森林與震宇繼菜單設計之後的第二次合作,後面我們還持續進行了好好甲仙店的社區共好設計,以及薰衣草森林新社店的田野創新等案子,也為薰衣草森林各品牌在不斷創新、尋找意義的企業旅程上帶來重大的幫助。
隨著經營環境的變遷,今日企業家彷彿已成為負面名詞,不信任、對立的新聞占滿媒體版面,傳統的經營管理觀念已經無法面對由社群媒體宰制的社會。身為企業的一份子,這些年來我們一直思考的是:

有沒有一種企業,不只能獲利,更可以成為地方的驕傲;
有沒有一份工作,不只能養活自己,更可能喚起生命的熱情;
有沒有一趟旅行,讓我們經由美好,體驗共好,重拾對世界的信心,成為更好的一個人。
除了薰衣草森林,我們也看到許多人、許多公司願意走出舒適的風景,向風雨陰晴的故事荒野前進。套句震宇所言:「只要出發,就會有故事。」
詩人狄倫.湯瑪斯(Dylan Thomas)曾寫下如此詩句:「不要溫馴地走入良夜,白晝將盡,就算年老也要燃燒咆嘯;怒吼,怒吼抗拒天光沒滅。」天色灰暗,風暴將至,這個難以定位、眼神傲氣的灰袍巫師已經整裝完成,推開門,啟程。

因為門外有等待已久的魔戒遠征隊。

推薦序:意料之外,才是人生
震宇是個特別的朋友。他很真誠,也很真性情,有什麼事情請他幫忙,經常能得到超越預期的理解和收穫。但在對事情的討論和處理態度上,他又不因為交情而讓你輕易過關。不只一次聽說,他受邀擔任講師,卻反過來一再「逼問」主辦單位活動的設計、目的、流程……等等細節;不乖乖領講師費就好,一定要協助讓整個活動意義清楚,他才肯接。當然,這過程當中他已做了許多講師不須做的事。

他是一個這樣的人。
在我自己某個演講的場合中,因為想跟聽眾溝通這是一個可以自己創造工作和定位的時代,舉了幾個國外的例子,也想談談國內的實例;想了想,身邊有兩位朋友是最好的示範,其中之一就是震宇。
 
他的身份很難簡單說明,你想到的描述,可能都只是他的一部分。這樣的人在我們的社會之中,其實非常珍貴,也極鼓舞人心。他開創了一條沒有前例可循的路,讓我們知道,人生有各種可能,而且在這種種可能之中,沒有標準答案。
 
我喜歡他反覆以「人類學」角度剖析、觀看那些原本晦澀不明的理論及領域,賦予一種人文的深度,讓所有工作上的難題都能回到「人」的思考。因為他把本質想得很透,因而能看清複雜的事物底下清楚的脈絡。

很開心見到他把這一路走來、難以定位的人生故事,寫成了書,讓讀者可以跟著他的腳步,開闊觀點和視野。
 
聽震宇演講時,記得他的簡報中有一張投影片,引述德國思想家本雅明的話─「真正的漫遊者,有偵探的敏銳、詩人的善感、哲學家的深邃。」這段話一直放在心上,讓我非常嚮往。我還在學習中,而那前頭,有震宇引領。
 
在這本書裡,有一段安藤忠雄的自述,「一個人真正的幸福並不是待在光明之中。從遠處凝望光明,朝它奮力奔去,在那拼命忘我的時間裡,才有人生真正的充實。」我確實感受到這也是震宇的寫照,他以自身腳步向我們證明了何謂人生真正的充實。

期待在那光明的凝望中,也能生出我們對自己人生的勇氣。

推薦序:▍從生活甦醒開始的自我改變之旅
本書是作者(自稱「故事人」)本人的故事─一個從生活甦醒開始自我改變之旅的故事,也是作者從「記者」脫胎換骨成從事「偏鄉創生」、「組織創新」顧問,歷經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等人生歷程的遠征故事。

今年是台灣推動社區總體營造運動的第二十二年。
一直以來,國內傳統社區營造普遍從「社會設計」(Social Design)角度出發,焦點放在解決社區問題,手段方案則相當仰賴向公部門提案爭取預算分配。
 
今後也許可以從更基本「常民設計」(People Design)角度出發,以社群營造為焦點,除了公部門資源外,更可考量動員一些「進步」企業,以及社區、社群資源,以社會企業模式推動新品種社區營造運動。
像楊儒門等人創立二四八農學市集在大稻埕迪化街二百五十九號開店,賣高雄大寮有機紅豆湯、台南東山嶺南里手工炭焙龍眼乾等農產品,一樣可以協助農民與農村社區;或者像郭紀舟伉儷在眾藝埕開「豐味果品」推展優質水果;何培鈞在竹山經營「天空的院子」,不也是一種好樣兒的新品種社區營造?

本書作者發掘、敘說偏鄉的故事,以創意旅人的視野開發偏鄉小旅行,橫向結合在地資源,推動美食(食べる,taberu)、文化(遊ぶ,asobu)和美景(見る,miru)─亦即如日本人所稱的RuRuBu金三角─致力推動一種新品種創意生活複合服務事業:風土旅行設計+風土餐食設計。

從社區總體營造角度觀看,作者所致力的志業,和前文敘及的楊儒門、郭紀舟、何培鈞等所致力的志業,都可以說是社造2.0的新典範。
具有深度,也最有永續發展能力的偏鄉社區營造,應是在地生活、在地文化的分享,倒不見得一定是大山大水大景點的消費。所謂「整備風土資本,打造偏鄉小旅行」,就是重新發現、重新創造全島三百一十九個鄉鎮,每一處城鄉最引以自豪的特色。

相對於「整備風土資本」應從在地三一九個鄉鎮,七千八百三十五個村里的Here & Now開始,台灣政府與民間合作推動有年的社區總體營造—打造新故鄉運動,很重要的關鍵著力點也同樣是在於要能動員/提高在地居民對腳下自身鄉里的關心度。讓居民有新鮮的好奇心,就像是在自家鄉里觀光旅遊一樣,可以用外界的眼光去眺望自己所居住的城鄉。

「偏鄉創生」的觸媒師/催化者,要能讓七千八百三十五個村里的在地居民(局內人視角)自然擁有這種「來自外界的眼光」(局外人視角)。如此原本平淡無奇的偏鄉日常生活,頓時又再度大放異彩,讓在地偏鄉社區散發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整備在地風土資本,打造偏鄉小旅行,就與社區總體營造一樣,首要之道是要讓鄉民瞭解自身所居停的土地。瞭解帶來依戀,依戀就會更願意積極投入社區營造活動,讓自己感覺身為該鄉土的一員而深感與有榮焉,這將成為推動社造與地方進步最大的一股動力。

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說:「在富於詩意的夢幻想像中,周圍的生活是多麼平靜而死寂。真正的生活總是在他方⋯⋯」
其實感動與熱情不一定要在旅行異鄉時才能有,雖然米蘭昆德拉說:「真正的生活總是在他方。」其實更重要的是要修練自己成為心靈的貴族,隨時隨地都可以舉行生活的「壯遊」。只要你修煉足夠的存在感與敏銳的覺察力,即使是偏鄉,每一個空間、每一個當下都可以為你帶來「初心」的體驗與喜悅。以初生嬰孩般的初生心境,身處偏鄉每一個時刻、每一個生活情境,都是鮮活愉悅的體驗,不用刻意到觀光名景張望,也不用刻意到異地探尋。最好的地方,就是在地偏鄉。是好的時光,就是當下現在。

社造與風土資本的整備也好,打造偏鄉小旅行也好,都是以社區在地的創意生活達人(石梯坪耀忠、舒米、池上翔哥、美濃張媽媽、甲仙阿忠、瑞昇⋯⋯)為製作人,來整備地方各類風土資本:以社區歷史人文為佈景(時間),以在地山川城鄉街廓為舞台(空間),以社區創意工藝和節氣餐食設計為道具(人間),以所有參與體驗過程的居民與旅客為演員,在各個可居可遊的偏鄉社區,共同生活(演)出一場創意生活的大戲,為偏鄉社區的人文環境與地方經濟同時帶來一個更好的明天。

攜來創意中介、觸媒轉化的偏鄉酵母─這就是「偏鄉創生」設計師對鄉民與偏鄉最大的貢獻。

書摘:活出故事來 
我們有如橄欖,唯有被粉碎時,才能釋放我們的精華──赫拉巴爾(Bohumil Hrabal)《過於喧囂的孤獨》 
喜歡看電影嗎?情節越扣人心弦、精彩刺激,越讓人深刻難忘,兩小時的故事,彷彿經歷一趟三溫暖的旅程,心情為之震動,散場之後,還在咀嚼剛剛幾個難忘的場景與對白。 
 
例如讓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拿下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電影《神鬼獵人》(The Revenant),這個故事描述一個被熊咬到重傷、瀕臨死亡邊緣的毛皮獵人,原本只是苟延殘喘、肉體上的痛苦,直到被護送返家的隊友背叛,殺死他相依為命的愛子,獨留他在冰天雪地中等死,這才是最大的悲哀。沒想到這個獵人用意志支撐,爬出死亡蔭谷,一心一意追擊兇手,要為兒子報仇⋯⋯。只是大雪蒼茫,又有神出鬼沒的印地安人伏擊,他能活下來、繼而復仇嗎?
 
回到現實。這樣驚心動魄的故事最好不要發生在我們身上,讓故事成為故事就好。很抱歉,故事之所以讓人難忘、刻骨銘心,就是化身為各種挑戰、難關,總在不經意、出乎意料之際降臨,沒得選,也沒得逃。再來是我們如何面對故事拋出的難題,放棄?還是正面迎擊?但對手頑強,難關一再出現,千迴百折,最後終於找到解決之道,皆大歡喜。驀然回首,在那燈火闌珊處,故事正對我們微笑招手。
 
仔細回想,這趟歷險過程,是否得到一些貴人幫助,也遇到許多敵人或意外的逆襲,內心曾掙扎徬徨,但仍激發我們的鬥志,找到意想不到的好方法、或他人即時的援手,過程中內心也轉變了,更有勇氣接受挑戰。下次遇到類似情況,會告訴自己,也與他人分享,「從前從前,原本⋯⋯但是⋯⋯後來⋯⋯最後⋯⋯。」
 
敘述這個經歷時,一幕幕場景都歷歷在目,彷彿才剛剛發生過。其實,你正在說故事,或是故事正在說你,說一個用新方法解決問題的創新改變之旅。
這本書,也在說故事,沒有冰天雪地、沒有熊、沒有狡詐殘酷的壞人,一個跟你我一樣平凡的中年男人的故事。他有溫暖的家庭,不錯的職業與頭銜,一切似乎都順理成章,但內心有一頭潛伏的熊,讓他面對職涯發展、人生意義與理想熱情的昂揚與挫折時,逼迫他放下一切,回到原點,從谷底攀爬,經歷種種意外的挑戰,遇到那些人、那些地方、那些事,在冷靜與熱情之間,做了一些挑戰自己、也挑戰他人的事情,勾勒出專業與志業的交會點,還帶回來一些歷險故事。
 
過程中,孤獨,但不寂寞。因為很清楚自己在做的事情,對這個世界,隨時保持局內人與局外人的姿態,享受這種投入又疏離的角色。 
作家劉大任在《強悍而美麗》這本運動文學作品中,如此形容退休的網球名將山普拉斯(Petros Sampras): 
看山普拉斯打球,你似乎可以看到這麼一種信息,在這個世界上,你就愛一種東西,你就在你愛的這個東西裡把自己練到完美,練到無懈可擊,你因此尋得滿足,此外的一切其實無足輕重。你變得堅強,足以抵抗不時傾巢而來的寂寞,你變得勇敢,你學會拒絕周遭的喧譁與熱鬧,你學會簡單而嚴肅,像山普拉斯的發球、攔網、上旋、下旋,你形成一種風格,唯你獨有。
 
因為喜愛,因為執著,只能簡單而嚴肅,聆聽自己的聲音,勇敢而堅強的迎接每次的挑戰,無形中,創造唯你獨有的風格,獨一無二的故事。
 
人腳有肥 
曾路過美濃,看到一句話「人腳有肥」,意思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腳步走的越多越勤奮,土地也會相對的有肥份,長出旺盛的作物,餵飽土地上的人們。 
 
希望我走過的足跡,不只帶回故事,更帶回故事中的肥份,這是從親身實踐中萃取出來的方法與精髓,試圖讓故事有血有肉,更有實用參考的價值。
 
離開職場之後,我跨足的領域頗為多元複雜,從城鄉議題、地方旅行、偏鄉教育、農業、文化、飲食、民宿、企業創新、商場規劃,到品牌經營、教育訓練,也當過電視節目客座製作人,還主持廣播節目。能夠跨越這些領域,不是我個人多麽天資聰穎、擅長十八般武藝,而是有好奇心,愛玩,喜歡參與未知的挑戰,吸收每次歷險的養分,磨練出自己的方法。

這些領域的核心只有兩個:故事與創意。透過觀察、提問、思考,找到不同角度的創意與解決方案,再參與實踐來驗證、解決問題。每趟歷程都化成一個故事,從中得到的創新方法,再轉換運用到其他領域。我不只希望把事情做完,更努力讓事情不一樣,產生不同的意義。
 
這個過程是透過挖掘故事、創造故事力量,進而產生的創新能力,稱為故事力創新,可以歸納成四種視角與三個方法。視角與方法彼此交錯運用,讓自己的觀點角度更豐富新穎,像一個擁有多重眼睛的複眼人,不受框架束縛,能橫向運用在不同領域,產生更多整合連結的效益,累積更多創意與故事。
 
創新的理所不當然 
神經生物學家格雷戈里.柏恩斯(Gregory Berns)在《偶像破壞者》(Iconoclast)指出,從腦神經的角度來看,大腦是矛盾的器官,喜歡走捷徑、用最熟悉的方式看東西,但又對新鮮好奇的事物充滿能量;但人卻是習慣的動物,久而久之,敏感度就鈍化了。
 
要讓頭腦活絡,得隨時保持局內人與局外人兩種狀態。如果是身在組織內的局內人,要擁有兩種視角——從上而下的策略端,從下而上的執行端。 
 
•    從上而下的策略端:從領導人的高度,去思考每個計畫、每個問題與挑戰,在整體佈局、定位上,跟競爭者有什麼差異,是否符合公司組織的價值觀與使命。 
 
•    從下而上的執行端:工作流程中的每個步驟與執行過程,是否與公司文化一致;策略在實際執行上,有什麼需要修正改善之處。而非鐵板一塊,得視大環境與脈絡隨機應變,保持彈性靈活才能達到目標。
 
但當局者迷,追求效率方便,往往忽略潛在商機與危機。許多創新都在於「理所不當然」,因此,局外人的角度往往是最重要的。局外人也有兩種視角: 
 
•    一是類似人類學家的旁觀者思考,去看待組織、計畫的脈絡狀況,有什麼當事者沒注意到的問題。 
•    另一個視角,是從顧客(使用者、消費者、被影響者)的角度與感受,檢視這個計畫、提案與解決方案,是否符合外界的需求與期待,能否讓當事人產生感動、接受,達到改變的效果。
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兼具局內人與局外人的角色,但其實,每個人都是分屬不同領域、環境的局內人。你要保持警覺,刻意練習與培養,對於不了解、看似理所當然的事物充滿好奇心;同時,作為局內人,你要貼近現場、實地觀察、接觸各種想法、隨時反思、拼湊各種細瑣零碎的線索,想辦法了解脈絡全貌、了解表象問題背後的問題之後,最終再來下判斷。
 
想當個「複眼人」,也需要以下三個實踐的方法: 
•    旅人的思維:要先像個好奇的旅人,以充滿新鮮的眼光看待平凡事物,透過觀察與提問找出關鍵要素。 
•    編劇的洞察:接著以編劇的角度,將關鍵要素透過洞察力轉換成好的企劃、劇本內容與工作流程 
•    導演的實踐:最後得用導演的高度,具體執行,靈活調整,激勵團隊,完成創新任務。 
整體而言,四種視角與三個方法,還是要回到故事的角度,去思考這個計畫、提案,會產生什麼故事。對顧客來說,這個計畫或提案真的能打動他們、影響他們、解決問題,幫助他們成為更好的人嗎?顧客能獲得什麼樣的體驗感受,得到什麼故事?對組織本身來說,能獲得什麼可以跟內外溝通的故事,讓他人與團隊成員記住?對團隊參與者來說,這個發想、親身參與的過程,遇到了什麼阻礙?如何解決、完成使命?得到什麼難忘的回憶與學習,留下了什麼故事?
 
但是,不論是工作方法與心得,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還是如何找到自己的熱情,以及投入的方向,才能產生巨大的能量。
 
我的工作不是工作,我活在故事裡。 
管理學大師克里斯汀生(Clayton Christensen)在《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How Will You Measure Your Life?)提到,工作不快樂、缺乏熱情,在於沒有激發出好動機。如果只是為了工作環境、薪水、頭銜而工作,頂多是不討厭工作,卻無法熱愛你的工作。由內而生的動力,才會讓自己的付出有意義,能承擔更多責任。薪水、地位與工作穩定性,只是樂在工作的副產品,而非快樂的源頭。

我非常熱愛自己做的事,已經不能用「工作」定義了,甚至根本不是在工作,而是將使命與生命融為一體。以前當記者時,充滿學習能量,會想辦法把不喜歡的事情變成喜歡的事;現在則是只做自己喜歡、有意義的事情,就可以充分運用時間。例如第一優先是與家人的相處,工作上專注在能兼具文化、社會與商業三贏的事情,協助讓企業與地方組織,都能有正面改變的創新力量。
 
克里斯汀生提醒,追尋快樂的工作,要問自己:目前做的工作有意義嗎?能否給我成長的機會?學到新東西?承擔更多責任嗎?這樣才能真正激勵自己。 
也許換個角度來問自己:除了業績、頭銜、收入之外,是否還有能跟自己,以及他人分享的故事?除了回憶當年勇,有沒有讓自己感動振奮的新故事?未來,你想創造什麼故事?甚至,這個世界需要你的故事嗎? 
我們都活在夢想裡,也活在故事裡,透過故事學習、實踐、創造自己的故事。每個人的經歷不同、夢想不同、故事也不同,很多人的故事有頭有尾,但更多人的故事是有頭無尾,甚至無頭無尾的碎片經驗。
 
說故事的技巧可以教,但故事本身卻教不得。如果你有一件很想做的事、很想體驗的經歷、很想改變的事情,只要踏出旅程的第一步,故事引擎就發動了,一路跟著你,折磨著你,就像一粒沙,最後成為一粒包裹著故事的珍珠。 
 
捷克作家赫拉巴爾在《過於喧囂的孤獨》說:「我們有如橄欖,唯有被粉碎時,才能釋放我們的精華。」 
故事就是最好的老師,故事學不來,創意教不得,只能火裡來水裡去,親身走一遭,經過研磨與淬煉,過往經歷才能被重新整理詮釋,綻放不一樣的精華。
 
你做的事有創意,就有故事;你做的事有故事,就有創意。 
不要溫馴的走入良夜,奮力捕捉消逝的光明。出發就是改變,以熱情為導航,活出你的故事,為你的故事而活。 

台長: 讀.冊.人
人氣(18,466) | 回應(3)| 推薦 (13)| 收藏 (0)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人生:人物風采 |
此分類下一篇:夏至閱讀:台南「正興幫」,《正興聞》 
此分類上一篇:芒種閱讀:王政忠《MAPS教學法》

(悄悄話)
2016-06-14 12:10:17
(悄悄話)
2016-06-15 11:09:13
(悄悄話)
2016-06-15 11:41:01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