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糖飆6倍!20年糖友... 一機多用-假日人妻推薦親子好去處~簡約風早午餐 億光 : 堅信日亞化歐...
2009-11-30 18:59:19 | 人氣(4,229)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臺灣神社的三對石獅(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接上文http://mypaper.pchome.com.tw/4astone/post/1320335100)

且該臺灣神社老明信片據「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網站」日治時期圖像寫真藏品資料顯示,其發行年代約1910年;(註29)以此參附筆者收藏之日治時期臺灣神社明信片,其上蓋有「臺灣神社大祭紀念,明治四十年〈1907〉十月二十八日」之戳記(圖10),以及「國家文化資料庫網站」老照片系統識別號0000557915明治卅七年《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紀念帖》老照片,(註30)與同網站系統識別號0000559175臺灣總督府鐵道部大正元年(1912)出版之《臺灣鐵道案內》等老照片;(註31)其中石獅之身形相近,並都為「11型」擺設方式,相關物件之分佈位置亦皆一致,如皆位於拜殿前第三重鳥居之前,鳥居其左設有「下乘札」,鳥居其右有「揭示所」,兩旁有「木燈籠」,前方有仙童玉女石像(註32)等等,在在顯示該獅在1910年以前便已存在於臺灣神社。



(圖10)臺灣神社明信片有"臺灣神社大祭紀念,明治四十年十月二十八日"之戳記


  再從後來的一些老照片相比對,可見該獅之相關位置曾經多次的變動。如筆者收藏之日治時期臺灣神社明信片中可見今急公好義坊旁大獅曾位於今劍潭公園石獅前;(圖11)「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網站」系統號0000362253之臺灣神社老明信片中,可見該獅既不在鳥居前,也不在劍潭公園石獅前,劍潭公園石獅前替換為仙童玉女像;(註33)「國家文化資料庫」系統識別號0000544852昭和10年(1935)《躍進臺灣》老照片,相同之位置卻僅見今劍潭公園石獅,已不可見今急公好義坊旁大獅與仙童玉女像了。(註34)故此獅後來的位置與流向尚待更多的文獻來闡明。



(圖11)筆者藏臺灣神社明信片,可見急公好義坊旁石獅曾位於劍潭獅前

  綜合上述諸點,再對照《臺灣神社誌》中石獅設置時間,則此獅來歷當以明治三十四年(1901)九月十三日板橋林本源捐獻最為合理。故筆者以為,板橋林家捐獻予臺灣神社之物並非圓山飯店廣場前之石獅,而實為急公好義坊旁之石獅。由是又引發了一個新的問題,即圓山飯店前的石獅假若不是板橋林家所獻,那它又會是哪裡來的呢?

四、劍潭公園入口處石獅

  據明治四十年(1907)10月30日《漢文臺灣日日新報》第5版雜報「獻納之石燈籠」條載:

與故宮殿下有關係諸家。製造石燈籠二十七基。欲進呈于臺灣神社。既屬如所報。聞其製式皆一定。模型係倣照平安神宮中門所立者。極其高尚古雅。石質則取山口縣德山產之花崗石。其石匠前年曾為陸軍幕僚製造大獅子。献納之于臺灣神社。近因落合赤間神社宮司之篤志。復執監督之勞。故使此熟手之石匠為之。其告竣當在本年十一月上旬也。(註35)

文中所述「石質則取山口縣德山產之花崗石。其石匠前年曾為陸軍幕僚製造大獅子。」皆與《臺灣神社誌》中記載明治三十五年7月13日在臺灣陸軍高等官敬奉石造獅子之訊息相合。且圓山大飯店廣場前石獅、臺北二二八公園內急公好義坊旁石獅與劍潭公園入口處之此三對石獅當中,惟有劍潭公園入口處之石獅材質為花崗岩,其餘兩對俱為臺產安山岩所製成。因此現劍潭公園入口處之石獅,當即為明治卅五年(1902)在臺灣陸軍高等官聘請日本匠師所雕獻的「大獅子」;故文中「前年」一語,似未可看實為明治卅八年(1905),當意指明治四十年(1907)以前。

  且據《臺灣神社誌》載,明治四十年(1907)以前,臺灣神社所有之石獅僅明治三十四年(1901)板橋林家與明治三十五年(1902)在臺灣陸軍高等官所獻之兩對;再參附「國家文化資料庫網站」系統識別號0000544852明治43年(1910)《臺灣館》老照片中已可見今劍潭公園石獅之身影,(註36)證明該獅在1910年前便已存在,更加說明此獅很可能即為明治卅五年(1902)在臺灣陸軍高等官所奉獻。
  
五、臺北圓山大飯店廣場前石獅

  昭和十九年(1944)一架日本客機在松山機場降落失事而撞上劍潭山,將神社建築部份燒毀。(註37)戰後,國民政府便將臺灣神社原址改建為「臺灣大飯店」,民國四十一年(1952)改名為「圓山大飯店」。(註38)而臺灣神社之陳蹟也就在這過程中被消磨湮沒,廣場花圃前的這對石獅,可說是臺灣神社原址上少數僅存之信物。惟原先之「一一型」擺設,也已被改換為傳統之「11型」擺設了。

  若上述對臺灣神社二對石獅之考據皆可成立的話,則由刪除法可以得知,臺灣神社的三對獅子中尚未確認來歷的,僅餘圓山飯店廣場前的此對石獅;故其極可能為臺灣總督石塚英藏於昭和五年(1930)12月28日所敬獻予臺灣神社之石獅。

  就文獻資料來檢驗,也可發現此獅出現的年代稍晚,在1910以前之臺灣神社舊照片中,筆者至今尚未發現此獅之身影,而多集中於日治後期。如昭和十三年(1938)1月內埔皇國農民學校修學旅行合影之老照片(註39),以及《楝花盛開時的回憶:日治時期畢業紀念冊展圖錄》書載臺北第三高等女學校第十八回學生在戰時體制國民總動員及皇民奉公運動的號召下至臺灣神社祭拜之合影,(註40)皆可見該獅左公右母呈「一一型」擺設。

  恰巧李榮聰先生發表於《臺灣文獻》之〈漫談兒玉神社與台灣百年因緣〉一文,揭露了位於日本神奈川縣藤澤市江之島崇祀第四任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之兒玉神社當中,亦有石塚英藏於同年敬獻的獅子一對。查該獅身軀靠近神道中軸一側之底座刻款為「昭和五年十一月」,尾端底座處刻款為「石材產地臺灣臺北州觀音山」,由造型觀之,其雕造亦出自於臺灣石匠師之手。(註41)



(圖12)神奈川兒玉神社臺灣總督石塚英藏於昭和五年(1930)所獻公獅
圖片來源:神社探訪.狛犬見聞錄
http://5.real-sound.net/~tetsuyosie/kanagawa/fujisawasi/kodama/kodama.html



(圖13)神奈川兒玉神社臺灣總督石塚英藏於昭和五年(1930)所獻母獅
圖片來源:神社探訪.狛犬見聞錄
http://5.real-sound.net/~tetsuyosie/kanagawa/fujisawasi/kodama/kodama.html


 
(圖14)今圓山飯店前母獅


(圖15)今圓山飯店前公獅

而若將此對石獅與今圓山飯店廣場前石獅相比對,即可發現雖然兒玉神社該對石獅雕琢裝飾更為繁密,如項頸處繫磬形牌飾,基座四面俱有雕飾,以及為「11型」擺設方式等不同處;但整體而言,兩者間的雷同處遠多於歧異處。首先兩者設置的時間點即十分接近(兒玉神社:昭和五年十一月;臺灣神社:昭和五年十二月),且材質俱為臺北觀音山所盛產的安山岩,而該獅造型亦皆為日治時期臺灣石獅所流行之樣貌特徵,即充滿著制式硬邊的線條、突顯誇張變形的五官、承受擁擠紋樣的寬矮身軀、公獅綬帶處皆串雙錢及穿鑿露空出處增多等等。

  尤其在細部的刻劃上,兩者有很高的同質性,如頭鬃皆十分尖凸、耳?皆有扇形褶紋、四肢指節擬人有骨感、綬帶翻褶扭結之情狀肖似、公獅尾端皆刻有陰囊性徵,以及尾鬃分五束皆鏤空,三長兩短,短尾鬃盤附於長尾鬃等特徵俱同;此外基座亦皆非一體成型,而分上、中、下三層組合而成,除細部雕飾不同外,大體一致。故筆者推測,此二獅除皆為臺灣總督石塚英藏所奉獻外,並於同一時期委託同一批匠師打造的可能性相當高。

  可惜的是該獅並未留下任何落款,不過筆者懷疑原本是有落款的,但政權交替後將便將這段史跡磨滅了;尤其是更建自臺灣神社原址之圓山大飯店,在威權時代便為具濃厚政治宣傳意味之重要地標,當然更不可能容忍有代表日本統治政權之確切痕跡出現。如神社獅子之基座一般多會鑴刻「奉獻」等字款,然該獅基座四面平整光滑、一無所有;此外該石獅正面底座與綬帶交接處有一內削之橫斷線,石皮紋理也與他處有異,極不自然,可能為抹除字款而向內斬斲;蓋一般習慣多以一條細線交代收邊即可,如急公好義坊旁大獅、圓山飯店石獅尾部底座與日本兒玉神社臺灣總督石塚英藏捐獻之石獅皆是。例如現位於圓山兒童育樂中心之原臺灣神社石燈籠,其燈籠柱身「竿」,便鑴刻有一倒「T」字型之凹槽,可能是為了銷除日治紀年刻款使然;然而如今文史無徵,也只能忖之了。
  

六、結語

  在田野探查的過程中,沒有年代刻款的石獅標本十之七八,往往必須借重歷史學與藝術學圖像分析等研究方法,以貫時性與共時性之縱橫交錯分析配合文獻史料,來探討臺灣石獅工藝之傳承與演變。而二二八公園急公好義坊旁之石獅,即為筆者數年前千里之行的起點,也是第一對紀錄的獅子;希望本文能對其歷史淵源之釐清略有助益。
  同時,本文的書寫僅提供一個新的觀點,尚有許多疑問留待解答;如急公好義坊旁大獅若果為臺灣神社中板橋林家捐獻的石獅,那它又是何時及為何會遷落在二二八公園內呢?期待日後能有更多的文獻資料出土來駁反、辨正。



註解:

1 如近來李榮聰先生發表多篇相關文章於《臺灣文獻》刊載。
2  臺灣神社社務所編纂,《臺灣神社誌》,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昭和七年(1943)七版,頁114。
3 同上注,頁115。
4 同注2頁129。
5 此處林衡道先生說法有誤,御影石出產地當非兵庫縣,而為山口縣。
6 林衡道、邱秀堂,〈台灣神社空留兩對獅子〉,收入《台北風情》,臺北,?經出版事業公司,1996,頁86。
7 同樣的見解亦見於tamano的網路日誌-二二八公園,石獅的秘密http://www.wretch.cc/blog/tamano&article_id=8580671(2007/06/16)
8 圖見李乾朗《臺灣古建築圖解事典》,臺北,遠流出版事業,2003,頁289。
9 圖見李乾朗,《台灣建築史》,臺北,北屋出版事業,1979,頁173。
10 關山情主編,《臺灣古蹟全集.第一冊》,臺北,戶外生活雜誌社,1980,頁153。
11 圖見李乾朗,《台灣建築史》,台北,北屋出版事業,1979,頁204。
12 當時筆者的意見為:「台北急公好義坊旁石獅現置於228公園內,坊間部份刊物以為為原臺北府署石獅,然與老照片相驗,不符。查228公園建於明治四十一年(1908),原名臺北公園,大正二年(1913)為紀念兒玉總督設其塑像,並拆除原於園內之天后宮,改建今之臺灣博物館,現園內仍可見到許多天后宮遺存的柱珠。無論在時間點上(急公好義坊於1909年因日本政府拓寬道路,遷移至園內),地緣上,或是形制風格上(台北天后宮起建於1888)都很接近;故筆者大膽地推測,此對石獅極有可能是原台北天后宮之建物。」此意見曾發表於網路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http://www.tonyhuang39.com/tony0366.html#note1(2006/5/02)。                   
13 如李榮聰,〈日治時期臺灣的神社狛犬建置變革之探討(上)〉,《台灣文獻》57卷2期,2006,頁283-288。
14 「11型」、「一一型」之稱謂,沿用自李榮聰〈日治時期臺灣的神社狛犬建置變革之探討(上)〉。
15 現圓山飯店前石獅於臺灣神社之「一一型」擺置,可參見臺灣老照片數位博物館:老臺灣素描網站http:/www.sinica.edu.tw/photo/subject/2_temple/,屏東內埔皇國農民學校生徒於臺灣神社之合照。
16 石獅綬帶造型演變與傳統石雕由簡入繁的趨勢相一致,年代愈晚,綬帶的雕飾也愈趨繁複,如褶紋的描寫增加、綬帶打結的裝飾味變濃等。以筆者田調的三百對臺灣石獅為例,有確切年代者目前以北港朝天宮三川殿安山岩門前公獅綬帶串雙錢為最早,其底座刻款為「明治庚戌年五月吉日置」,時為明治四十三年(1910)。
17 對於臺灣石獅的風格演變,可參照何培夫〈臺灣石獅的雕造〉,《臺灣的古蹟與文物》,臺中,臺灣省政府新聞處,1997,頁52。
18 景美集應廟清咸豐初年建立,同治年間遷至現址,主祀保儀大夫張巡,為安溪移民高姓所建的守護神廟宇。該公獅刻款為「同治丁卯年拾壹月吉置」與「大正甲子年」,可知其成於同治六年(1867),大正十三年(1924)重修時復將表皮剔除。公獅長寬高為79×46×95(CM),母獅為80×49×94,連座高約138CM。
19 板橋慈惠宮主祀天上聖母,相傳起廟於清同治十二年(1873)。該獅落款公獅為:「同治十三年春月榖旦 」,母獅為:「龍邑林德和文記敬謝」。公獅長寬高為71×46×87(CM),母獅為73×45×88,其下基座為新物。
20 木柵集應廟主祀保儀大夫張巡,自景美集應廟分香所建。該公獅刻款:「光緒甲午年小陽春榖旦」,母獅:「峰上鄉弟子王□□□」。公獅長寬高為71×56×86(CM),母獅為77×58×84,連座高約126CM。
21 學甲慈濟宮石獅位於廟埕,獅身為青斗石,基座為花崗岩。公獅銅錢刻款「昭和戊辰」。
22 嘉義彌陀寺現共存三對石獅,一為砂岩打製之嶺南獅,餘二對造型、款識相類,應來自同一出處,可能為日治時期拆廟自他處遷移而來。磬牌刻款為「西市屠畜舖敬獻」,公獅銅錢刻款「昭和壬申」。公獅長寬高為74×54×88(CM),母獅為79×48×88,其下基座已佚。
23 新莊地藏庵山門對獅與其後石燈籠皆原為新莊神社遺物,採神社狛犬常見之「一一型」擺設。石獅刻款為「新莊保甲民一同」、「奉獻」,公獅銅錢刻款「昭和寶」。公獅長寬高為146×64×115(CM),母獅為135×66×120,連座總高約230CM。
24 在晚近的其他石作也能看到類似的情況,諸如龍柱或麒麟堵之面部亦與石獅發展相類,從此亦反應出臺灣晚近傳統石作具有共通的走向與趨勢。
25 日本狛犬主要典型為一阿一吽,身軀橫置成「一一型」,前肢打直撐立後肢蹲坐,尾毛呈尖峰狀。劍潭公園入口處之原臺灣神社石獅即具有上述特徵,並與總督府檔案內林家捐獻石獅之圖稿相差甚遠。
26 溫國良、藤井志津枝編譯,總督府檔案專題翻譯(五)宗教系列之二:《臺灣總督府公文類?宗教史料彙編》明治三十四年至明治三十五年八月,頁133-136。南投市,臺灣省文獻委員會,2000年5月。
27 左右之分際以人居於建築主體向外望為準。
28 此長度為台尺換算公分至小數點第三位四捨五入之結果。
29 「國家圖書館台灣記憶網站」中系統號000362252臺灣神社明信片,年代註記為「1910年代」。http://memory.ncl.edu.tw/tm_cgi/hypage.cgi?HYPAGE=image_photo_detail.hpg&project_id=twpt&dtd_id=10&xml_id=0000362252&subject_name=%e6%97%a5%e6%b2%bb%e6%99%82%e6%9c%9f%e8%87%ba%e7%81%a3%e5%9c%96%e5%83%8f%e5%af%ab%e7%9c%9f
30「國家文化資料庫網站」老照片系統識別號0000557915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出版《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紀念帖》,明治37年4月出版,頁1。 http://nrch.cca.gov.tw/ccahome/photo/photo_meta.jsp?xml_id=0000557915
31 「國家文化資料庫網站」老照片系統識別號0000559175 臺灣總督府鐵道部出版《臺灣鐵道案內》,大正元年出版,頁91。http://nrch.cca.gov.tw/ccahome/photo/photo_meta.jsp?xml_id=0000559175
32 據《臺灣神社誌》頁115載,該對仙童玉女石像為明治三十五年(1902)九月十三日由大稻埕湯和尚奉獻。
33 「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網站」系統號0000362253老照片http://memory.ncl.edu.tw/tm_cgi/hypage.cgi?HYPAGE=image_photo_detail.hpg&project_id=twpt&dtd_id=10&xml_id=0000362253&subject_name=%e6%97%a5%e6%b2%bb%e6%99%82%e6%9c%9f%e8%87%ba%e7%81%a3%e5%9c%96%e5%83%8f%e5%af%ab%e7%9c%9f
34 「國家文化資料庫網站」老照片系統識別號0000544852臺灣通信社出版《躍進臺灣》,昭和十年,前置面1。http://nrch.cca.gov.tw/ccahome/photo/photo_meta.jsp?xml_id=0000544852
35 見《漢文臺灣日日新報》,明治四十年(1907)10月30日,第二千八百四十八號,第五版。
36 「國家文化資料庫網站」老照片系統識別號0000534516: 吉井弘治《臺灣館》,明治四十三年,頁5。http://nrch.cca.gov.tw/ccahome/photo/photo_meta.jsp?xml_id=0000534516
37昭和19年(1944)臺灣神社剛升格為「臺灣神宮」。並預定於同年12月舉行鎮座祭,不料10月時一架民航機在臺灣神宮附近的劍潭山墜毀,損毀了才剛完工的臺灣神宮。是時為二次大戰末期,日本處境日艱,故已無力再修復神宮。次年,便戰敗投降。
38 參考「台灣老照片數位博物館網站」http://www.sinica.edu.tw/~photo/subject/2_temple/index.html
39參見「台灣老照片數位博物館網站」http://www.sinica.edu.tw/~photo/subject/search/life02_pic01.html
40 參見林文龍《楝花盛開時的回憶:日治時期畢業紀念冊展圖錄》,南投,臺灣文獻館,2005,頁233。感謝李榮聰先生提供資訊。
41 請參見李榮聰,〈漫談兒玉神社與台灣百年因緣〉,《臺灣文獻》57卷4期,2006,頁     470-478。
42 參見「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519):劍潭公園、臺灣神社遺跡」http://www.tonyhuang39.com/tony0519/tony0519.html

台長: 磅礴
人氣(4,229)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田野:大臺北 |
此分類下一篇:臺北賓館之石獅篇2009/12/06*NO.510
此分類上一篇:眼見未必能憑-對「大正四年臺北神社參拜」老照片落款之質疑(2010/04/04補記)

太朴草堂
2012-09-28 22:48:13
版主回應
感謝分享.
吳鎮作品敝人所見多為墨竹
無論如何
漁夫圖都是幅傑作.
2012-10-03 19:02:4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